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孽火沈欢颜小说全章节阅读

孽火沈欢颜小说全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8-11-08 阅读(59)

孽火是由西极冰写作的都市总裁言情小说,沈欢颜是小说中的女主角。沈欢颜从乡下考入魔都大学,毕业后本想做一名小白领,却阴差阳错的当上了酒吧女经理。在一次酒吧斗殴风波中,被秦漠飞英雄救美,沈欢颜不信邪,不信命,却在遍体鳞伤时信了秦漠飞,自此之后,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孽火沈欢颜小说全章节阅读

>>孽火沈欢颜小说全章节阅读>>

孽火沈欢颜小说全章节免费导读

  到医院时,走廊非常的安静。

  我来到新生儿ICU门口,却发现我妈竟然也来了,正靠着椅子躺得很香。我顿时鼻子一酸,眼睛有些朦胧了。她始终放不下小凡,一直惦记着。

  我没舍得吵醒她,走到病房门口给特护打了个电话。她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冲我指了指手机,示意我就用手机讲话。

  “李护士,小凡怎么样了?”

  “状况不错,刚才给他喂了牛奶,喝了有一百毫升。体温也降下来了,我看到明天晚上如果各项指标没问题,就能转普通病房了。”

  “谢谢你李护士。”

  “这是我应该做的,咦,你的脸怎么回事?”

  “噢,没事,对了,我能借你们一条被子吗?”

  “这个应该行,你去值班室领吧,就说我说的。”

  “恩!”

  我从值班室领来了一条薄被,搭在了我妈身上。她一个老太太,怕她扛不住夜里的冷风。我就坐在她身边默默看着,竟发现她两鬓的头发都白的差不多了,眼角的皱纹也很深了,还出现了淡淡的老人斑。

  唉!

  是我不孝,不但没能给她一个长脸的女婿,反而还弄出来一个私生子。如果不是我这么没用,爸可能会多活一些日子,那她就会开心些。

  我抱着双臂蜷在椅子上,很困很困,脑子一片浑浊。

  连续两天没有好好躺觉,我有些撑不下去了。可我不敢躺,没等小凡安然无恙地从ICU里出来,我这颗心始终是放不下的。

  “轰!”

  天际忽然一个惊心动魄的炸雷响起,病房里顿时一片婴儿的啼哭声。我妈也被惊醒了,霍然睁开眼睛就站了起来,一脸懵懂。

  “凡凡,凡凡!”

  “妈,别怕,小凡没事的。”

  妈被吓得不轻,竟然没发现我在她身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囡囡啊,快去看看凡凡,我做梦梦见他一身都是血。”

  “……妈,别怕,别怕没事的。”

  她这么一说我心顿时一颤,有种莫名的惶恐袭来,连忙一个箭步冲向了门口,正看到李护士一脸苍白地在打电话,我听不见她说什么,但看她的表情却是那么的惊悚!

  我忽然间有种无法言喻的恐惧感,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呼吸都不顺畅了。是我的小凡没救了吗?

  “李护士,李护士!”

  我拍着病房的门,无法控制地泪流满面了。她打完了电话过后才来开门,但示意我不要闯进去。

  “沈小姐,你现在镇定一点,一定要镇定一点。”

  “我宝宝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啊?”

  “主治医师马上就过来了,你别急。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他可能是急性血液病,不过你别怕,我们医院现在医术高端,他一定会没事的。”

  “什么?急性血液病?”我脑中忽然就出现了各种白血病,那些到死都没法医治的孩子。所以我的小凡也……

  “天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身后忽然传来妈妈一声哀嚎。我霍然转头,看到她直挺挺往后倒了下去。

  就曼丽那狰狞的一笑,我心头什么化干戈为玉帛的念头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明白,跟这样的女人非但做不了朋友,还得提防被她暗算。

  她那脸比我还狼狈,血印比较长,连遮瑕膏也遮不住,所以她今朝把头发跟我一样披了下来。

  我心情不好,也没理会他们俩。倒是赵小淡过来时我递了一支烟过去。

  赵小淡接过烟点着吸了一口,挥挥手让姑娘们去了外面,休息室就剩下了我们三。他默默地把一支烟抽完过后,才瞥了眼我们俩,有些欲言又止。

  我大概猜到他想说什么,就找了个地方坐下,而曼丽则杵在他面前,盛气凌人得很。

  “秦欢,曼丽,你们俩可都是公司的顶梁柱,大人物,老板见了都要让三分的主,就不要整天相互蹬鼻子上脸了好吗?你看看你们俩这脸,这不互相伤害嘛。”

  可能赵小淡是得到了老板的指示来做调解,我就没有发言,也不想发言。

  我很清楚,甄晓东应该不太可能让我离开。至于曼丽,他也不会让她离开。

  而我和曼丽应该都不想离开。

  所以我不打算深究昨天的事情,还是希望这矛盾能在赵小淡的调解中息事宁人。

  只是……我大概想多了!

  曼丽没等赵小淡说完冷冷来了句,“赵小淡,你的意思是昨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我这伤恢复起来怕是得好些天吧?你让我怎么见人?”

  赵小淡被她这么一呛声脸都黑了,霍然站了起来,“曼丽,这是老板的意思,你别太放肆了?”

  “呵呵,我放肆?我看某些人更放肆吧?仗着能勾搭几个男人就在这场子里耀武扬威,嘚瑟个屁啊,在老娘眼里还不是算一贱货。”

  我正要反唇相讥,手机刚好响了起来,是一个老客人李斐然,于是我故意摁了免提。

  “欢欢啊,人马上到。有几个重要客户要招待,那曼啥丽的那一组的就不要介绍过来了。”

  “李哥你放心,马上给你安排。”

  “好,给哥安排个至尊VIP。”

  “明白!”

  我接了电话就走了,到门口时对赵小淡说了句,“小淡,我尊重老板的意思,但如果有些人处心积虑想惹我的话,我脾气不好你也知道的,还希望你多担待些。”

  我一直觉得,在一个穷凶极恶的人面前低头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她不会把妥协视为对她的尊重,反而会觉得你怕她,会越发趾高气昂。

  所以,对于曼丽我绝不退让半步。

  李斐然是搞贸易的,他手里有好几个地区总代理,出手阔绰人品也好。我领着姑娘们在门口等他,这份面子是给足了的。所以他们的车一停,他立即乐呵呵地下来了,笑得跟一尊弥勒佛似得。

  “李老板好,欢迎你们大驾光临!”

  姑娘们不等我开口就异口同声道,把李斐然乐得心花怒放。他当即大手一挥,叫我把姑娘们都叫过去给他的客户敬酒。

  我明白他的意思,把他们安排进包房过后,我就把姑娘们全部叫了过去,挨个给他和他的客户敬酒,这自然少不了一份好处。姑娘们都是懂事的,李哥张哥的叫得很甜也很有分寸,于是他们就多留了几个。

  我到前台时,赵小淡已经出来了,但脸色非常的难看,估计受了曼丽不少的气。我走上前跟他提了一下李斐然包房的规格,叫他按照五万的标准上。他安排好过后找我讲话,有些难为情。

  “有事说事吧,别吞吞吐吐的。”

  “欢欢,你是有文化的人,知道人微言轻的道理。无论我好说歹说,曼丽她就是不肯妥协这件事,所以……”

  “恩?”

  听赵小淡的意思是让我妥协,我脸顿时就寒了下来。且不说这件事不是我的错我不会低头,就算是我的错,我也绝不会跟曼丽这种人低头的,她算那颗葱?

  “别,你别误会,我可不是要你去跟她道歉的意思。你看你,脸一黑我都怕了。”

  “所以?”

  “欢欢,我的意思是多给她安排一两个包房,希望你别生气,你大人大量别跟她这样的计较。当然,我会把这部分钱暗中补给你的,不会让你吃亏。”

  原来是这样,他是想做个姿态给曼丽看,他们是对我有做出一点惩戒的。所以,算来算去这件事还是我的不对?

  我不想妥协的,但看到赵小淡那焦头烂额的样子也就作罢了。我自己现在处境也艰难,何苦去为难他人呢。

  于是我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道,“小淡,钱就不用给我了,你觉得这样合适就这样做好了,我不想为难你。”

  我说完就走了,心里还是委屈得紧。回到休息室,姑娘们听说了这事都有些愤愤不平,自发地开始联络自己的老客户,想要定包房帮我把缺口补上。

  我没让她们这样做,这两天曼丽本就厌恶我,我不想再拉仇恨。小凡和妈都在病房里呆着,我自己不能再出事了,要不然谁去照顾她们?

  想到小凡,我连忙去到卫生间给李护士打了个电话,问她情况怎么样了。她正在给小凡喂奶,于是就把电话放在了他的嘴巴,让我听他喝奶的声音。

  “小凡,凡凡……”我忍不住喊了一声,忽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咿咿呀呀的声音,是小凡在对我做回应。

  “沈小姐,凡凡听到你声音笑了也,他好懂事啊,不哭不闹的。”

  我忽然间就泪眼婆娑了,挂掉电话就靠着洗手台哭了起来。小凡是我心头最脆弱的一根弦,拨一下就生疼。

  我发誓,我哪怕是拼了命也要让他活下去,好好活下去。

  我正哭得伤心的时候,对讲机里传来了赵小淡的声音,叫我马上去前台。我慌忙揉了揉眼睛整理了一下妆容,扬起职业的笑容走了出去。

  还没到前台,我就瞧见一个熟悉的背影站在前台,居然是陈酒,他怎么来了?

  “陈总,你好!”

  我深吸一口气才过去打了个招呼,背脊莫名有些发凉。陈酒转头淡淡瞥了我一眼,眼神冷漠而阴戾。

  来者不善?我心头忽然一紧。

  “很忙吗欢欢?”

  “不忙,是你一个人来的吗?要不要给你安排包房?”

  “我有几个客人来了,安排的他们不喜欢,你去换掉。”

  我瞥了眼赵小淡,他冲我讪笑了一下,我顿时就了然了。这大概就是他给曼丽的包房吧,没告诉我,但陈酒却主动找上我了,还让我换人。

  可是我能去换吗?那女人现在跟一颗高爆手雷似得,一不留神又炸了,我哪有那个时间和精力来应付她?

  再说,错不在她手里的姑娘们,换掉着实说不过去。而且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陈酒和曼丽似乎有点什么关系,他这样做几个意思?

  “怎么了?很为难吗?”

  我左右为难时,陈酒又问我了。听他咄咄逼人的语气,像是非让我去换不可,他到底要做什么?

  我咬了一下唇,点点头道,“这确实不太好……”

  令我意外的是,包房的客人里面居然有个我十分不想看到的人:陈魁。

  其实这一瞬间我想带着人就离开的,但不敢。

  我看到这混蛋就心里发憷,他身体似乎还有些虚,坐在那里很老实,也不晓得是不是被秦漠飞的人给打伤了。

  看到另外几个生面孔但一身戾气的客人,我觉得他们肯定来者不善。

  纠结片刻,我还是上去一一打了个招呼,把姑娘们分别安排了下去。到陈魁时他意味深长地瞄了我一眼,笑得很诡异。我装着很不在意地冲他莞尔一笑。

  他拦住了,冲我道,“秦欢,我要你陪我聊聊!”

  “好吧,反正我也忙完了,就陪你聊聊吧。”

  陈魁的出现很诡异,我不想再次得罪他,所以就依言坐在了他的身边去。

  我偷偷瞥了眼陈酒,他一进门就坐在了我旁边的沙发上,灯光很暗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我老觉得他在看我,并且视线很阴霾。

......

全文阅读

免费下载APP阅读:

安卓用户请点击>>>安卓阅读APP

苹果用户请点击>>>苹果阅读APP

标签:孽火西极冰沈欢颜都市总裁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