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婚债难偿小说夏浅顾承泽在线阅读

婚债难偿小说夏浅顾承泽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2-16 阅读(93)

婚债难偿》小说夏浅顾承泽可在线阅读,本书的作者是张小灶,又名《总裁的灵药小娇妻》,是一本先虐后甜的总裁文。夏浅在遭遇了男友背叛之后,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命运要自己掌握。于是,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夺回爸爸的公司,在此之前,她韬光隐晦,和恶魔总裁顾承泽签订下合约,目的达成后,两人就立即离婚。

婚债难偿

>>婚债难偿夏浅顾承泽全文阅读<<

婚债难偿章节阅读

重新懒洋洋地躺好,夏浅闭上眼睛,闷闷地说道:“请进。”

“咔哒”一声,门被打开了。

“顾承泽,我现在伤还没好呢!用的着这么快回来剥削我?”

“夏小姐……”

“呃。”这个声音明显不是顾承泽,夏浅连忙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白大褂。

和周围冷漠的白色不同,这身白色大褂带着通明,纯净的感觉。

夏浅认真的看了看这个人,记起他就是为自己伤口缝针的医生,现在,他站在自己的病床边,欲言又止。

“医,医生你好。”夏浅坐起身,对面前地这个男人礼貌的问道,“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我……”

“是不是查出来我有什么病了?”夏浅猛地抓住医生的手,欲哭无泪的看着他。

医生这种犹豫的样子,夏浅曾经见到过。

当年母亲病危,无法挽救的时候,声音也是这么轻,语气也是这么犹豫!

现在这个医生带着口罩,金丝边的眼镜反射着光,让她看不进他的眼底。

那种恐惧的感觉,再一次袭来。

“不,不是。”楚森有些无奈,他顿了一下,伸手摘下了自己的口罩,“你,叫夏浅,对吗?”

在急诊为夏浅缝合伤口的时候,楚森就觉得这个女孩儿有些眼熟,只是因为当时夏浅受了伤,情况有些紧急,他来不及多想。

等到出了病房的门后,他就去了咨询台,查到了夏浅的名字。

果然是她!

其实,在敲门之前,楚森已经站在门口很长时间了,他不知道自己就这么过来,是不是有些唐突。

但是这种顾虑,最终被自己的激动淹没。

现在,他站在夏浅的面前,胸口地心仍然是狂跳的。

“你是……”夏浅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医生,觉得他有些眼熟,平和俊朗的五官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但是拼凑在一起又是那样地和谐完美。

如果说顾承泽是帅的人神共愤、具有攻击性的,那么这个医生,就是帅的温暖而美好,就像清晨的阳光,让人忍不住去靠近。

“浅浅,是我,豆芽菜!”

楚森像小时候一样,伸手点了点夏浅的鼻尖,嘴角扬起地弧度恰到好处,金丝边地眼镜,多多少少地为他遮住了一些激动。

在楚森手指碰到夏浅鼻尖的时候,她的大脑突然一个白光闪过,紧接着,夏浅就开始惊讶地喊道:“豆,豆,豆芽菜!”

夏浅的母亲在生前,很喜欢做慈善事业,在G城投资建了一家福利院,还经常带着夏浅去那家福利院去玩儿。

夏浅虽然那个时候是独生女,但是在那家福利院有了很多地玩伴儿。

其中一个叫“豆芽菜”的小男孩儿,是夏浅童年时期最好的玩伴,因为个小男孩儿又瘦又小,所以夏浅一直叫他豆芽菜。

后来,这个小男孩儿被一个美国的夫妇收养了,两个人就失去了联系。

“嗯,是我。”楚森收回自己的手,他没想到,自己和夏浅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

在美国的时候,他也曾经向夏浅寄过信,可是从来都没有回信。

再后来,自己的信又被退了回来,说没有夏浅这个人。

楚森当时很失望,他还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和夏浅见面了。

只是,无论怎样,现在已经见到了,他很开心。

“记得你小时候又黑又瘦。”夏浅脸上乐开了花,像小时候一样捏了捏楚森地脸颊,“这么久不见,现在变得这么帅,我都认不出来了!”

“是吗?”楚森皱皱眉,嘴角地笑容像是窗外地阳光,“我还觉得自己和以前一样,一直都是你认识的那个人。”

“哪有哪有!”夏浅摆摆手,当年地豆芽菜现在真的帅地人神共愤好吗?

“楚医生!主任找您过去一趟!”

正当夏浅和楚森寒暄的时候,一位护士急匆匆地推开病房的门。

然而脚还没跨进去,就僵在半空中:这个病人在干什么?居然在扯楚医生的脸?!

最诡异地是,为什么楚医生在笑?!

楚医生是谁啊!

从美国留学的医学博士,青年才俊,医术高超,虽然平时待人礼貌和善,但是分寸感和距离感十分地强,医院好几个科室的女医生和女护士全都喜欢他,但很快被他不动声色又冷漠地拒绝了。

可是他为什么会对这个病人这么宽容,眼神里,还带着一些……,宠溺?!

“呃……”夏浅看了看护士惊讶的脸色,连忙收回了自己的手:自己地动作好像太放的开了。

倒是楚森的脸上地笑容依旧不减,他转过身,对护士点点头:“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哦。好的。”护士八卦地目光仔细地看了看夏浅的脸,退了出去。

“浅浅,我要去忙了。”楚森摸摸夏浅的头发,“虽然你的伤口不深,但是也要注意一下,等我忙完就来看你。”

“好的,我也有好多的事情要和你说呢!豆芽菜!”夏浅摆摆手,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太神奇了。

受个伤遇到了以前地好朋友,也是值了。

楚森对夏浅笑笑,转身离开了。

夏浅则是躺回到床上,也不觉得医院都那么令人害怕了:因为现在她有朋友了!

安心的闭上眼睛,夏浅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太阳渐渐西偏,照在了顾氏公司地大楼。

顾承泽忙了一天,最终将手上的工作完成了。

这时,简毅敲门走了进来:“顾总,您上午吩咐我拟定和夏浅的协议,现在已经做出来了,请您过目。”

简毅说着,将协议递到了顾承泽的面前。

顾承泽点点头,逐页翻开以后,便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合上以后,顾承泽把它还给了简毅:“协议拟的不错,我签上名字了,你下班以后带到医院,让夏浅签上。”

简毅看了看合约,提醒道:“顾总,夏小姐现在是您名义上的妻子,所以,您是不是应该……”

顾承泽顿了一下,知道简毅在提醒什么,自己和夏浅是扮演恩爱的夫妻,现在把夏浅丢到医院不管,只让自己的助理去看看,确实有些看不过去。

况且,现在自己的伯父,还有外界地人都在看着,他也必须拿出个“好丈夫”的样子来。

“我知道了。”顾承泽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站起了身,“走吧,我们现在去医院。”

“是。”简毅点点头,脚步松快的跟在顾承泽的身后。

顾承泽在来医院路上地时候,楚森已经在病房陪着夏浅了。

“哎,豆芽菜,话说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都不和我联系!”夏浅躺在病床上,翘着二郎腿,懒洋洋的,没有一点矜持地样子。

“我怎么会没有和你联系!”楚森为夏浅倒了一杯清水,“我被美国的父母收养以后,就开始给你寄信,你从来都没有回信,最后心还被退回来了,所以……”

“什么?你给我寄过信?”夏浅坐起身,“可是我从来都不知道你给我收过信。”

“你还住在秦阿姨和夏叔叔的房子里吗?”楚森肯定地说道,“如果是的话,我可以肯定我寄过信了,地址就是写地那里。”

夏浅若有所思地抿抿嘴:楚森是绝对不会骗自己的,一定是沈玉兰或者夏瑶丢了自己的信件!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她们最爱做了!

想到这里,夏浅走下了病床:不行,自己要好好的问问她们,是不是没收了自己的信!

“浅浅,你要干嘛去?”看到夏浅下床,楚森也站了起来。

“我要好好的问问那个沈玉兰和夏瑶,为什么我没有收到你的信!”

“沈玉兰和夏瑶?”楚森顿了一下,“你的继母和继妹吗?”

当年秦阿姨去世以后,楚森就被美国的父母收养了,所以并不知道她夏家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也是最近刚刚回G城,原本想着着手寻找夏浅,没想到这么快就相遇了。

但是听夏浅刚才说的话,他也猜出了一些事情,比如这个凭空出现的沈玉兰和夏瑶。

“嗯。”夏浅的语气低落了很多,“其实,在我妈妈没生病之前,我爸爸就和那个沈玉兰在一起了,那个夏瑶,也只是比我小一岁而已。“

“夏叔叔为什么要这样做?”楚森摇摇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像秦阿姨这么好地女人,夏叔叔为什么还要有外遇?

“大概男人都是喜新厌旧地吧。”夏浅瞬间变得没有力气,她坐回病床上,看着自己的手不说话了。

自己的父亲是这样的,男朋友叶轩也是这样的:喜新厌旧。

“……”楚森看着郁闷的夏浅,抿了抿薄唇,他很想告诉夏浅,他不是这个样子。

可是,夏浅已经结婚了。

而且,她的结婚对象,是G城无人不知的顾承泽,权势倾天,富可敌国,浅浅和他一起,应该很幸福吧。

所以,埋藏在心底的一些事情,就要永久地埋藏。

他只要默默地守在浅浅地身边,就够了。

“不是吧,我看你的丈夫顾先生就很好。”楚森点了点夏浅的鼻尖,“先前为你缝合伤口的时候,我可是亲眼看到你扑倒他怀里地。他对你的态度也不错。”

“不是地!”夏浅连忙摇头,“我和顾承泽他只是……”

“只是什么?”楚森认真的看着夏浅,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作声了。

夏浅的嘴唇掀了掀,最后低下头:“没什么。就像你说的,我和顾承泽的感情确实很好。”

“那就好。”楚森笑了,胸口却有些发闷。

“不说我了,说说你吧,自从我们分开以后,你都在做什么?”夏浅一边说,一边拿起了桌子旁边地苹果开始削皮。

记得楚森小时候特别喜欢吃苹果呢,今天为他削一个苹果,就当是久别重逢的礼物,嗯,虽然有些简单。

“我?”楚森耸耸肩,“没什么好说的。被美国的养父母收养以后,就按部就班地生活,上小学,中学,接着大学的时候选了医学专业,后来我现在所在的这家医院,需要一个外聘的医学博士,我就过来了。”

简简单单的几句,就把自己的前半生概括了。

这么听来,确实有些寡淡。

“你为什么要选择学医啊!记得你小时候胆子特别小,还要我保护你呢!”

提到小时候,夏浅的语气开朗了很多,虽然豆芽菜比自己大了几岁,但是因为营养不良,所以又瘦又小,有时候还会受到欺负,自从和夏浅坐了好朋友以后,才渐渐长高,变得开朗。

只可惜在那不久以后,楚森就离开了。

“因为我不想看到你哭。”楚森看着夏浅,没忍住说出了这有些暧昧意味的话。

他选择学医,确实是因为夏浅。

秦阿姨生病的时候,夏浅整天地哭,眼睛时时刻刻都像肿了的桃子。

他还记得,夏浅哭着告诉他:豆芽菜,为什么我不是医生?为什么我救不了自己的妈妈?

从那时候起,楚森就下定了决心,他要学医,要让夏浅开心起来。

只是,后来地自己当上了医生,夏浅却没有。

“你不要误会。”楚森看着夏浅有些呆滞地表情,不想给她造成任何的负担,“秦阿姨对我有很大地恩情,当年看着她因为病痛折磨,也看你整天的哭,所以我才这么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

“嗯,我知道。”夏浅点点头,原本停止了削皮的手,也继续工作了。

“不过我记得当年,你说你想当医生的。”楚森看着低头地夏浅,轻声问道。

“当年我高考过后,确实想报医学院的,只是我父亲说,公司需要我打理,所以让我改了专业。”

但是想,让夏浅和他的父亲都没想到的是,自己刚刚大学毕业,父亲就生病了,公司也被沈玉兰把持,自己念地那些书,也没有什么用了。

“原来是这样。”楚森点点头,“那夏叔叔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把突发脑梗,现在还处在昏迷的状态,医生说,醒过来的几率很小。”夏浅说的心情越来越低落。

“是在哪家医院?我可以去看看的。”楚森在医学界的成绩不错,同行认识地也不少,如果夏浅需要他的帮助,他义不容辞。

“那谢谢你了。”夏浅说了医院的名字,便噤声了。

其实,她也在考虑,要不要把“砒霜”的事情告诉楚森。

只是,这是自己的家事,让楚森参与进来,会有些麻烦他。

夏浅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说话,只是继续削苹果了。

宁静的氛围在空气中缓缓流动,傍晚地霞光透过打开的窗户照进病房,给大片白色的房间,增添了几分色彩。

夏浅垂着脑袋,手指握着水果刀,零活地在红彤彤地苹果上面移动。

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投下一面淡淡的阴影,看的楚森胸口一阵悸动。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