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时笙和顾霆琛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时笙和顾霆琛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资讯 秩名 2020-02-07 阅读(870)

时笙和顾霆琛的小说叫什么名字?时笙和顾霆琛的小说叫《顾先生的娇太太》,又叫《许你一世深情》出自作者:桐哥的手笔。时笙说,顾霆琛只要你跟我好好谈一场恋爱,我不仅将时家的所有财产都给你,还会主动跟你离婚,这么好的条件,顾霆琛竟然不为所动。

时笙和顾霆琛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顾先生的娇太太全集目录阅读<<

时笙和顾霆琛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我到桐城有事,后面再联系吧。”

我拒绝了傅溪的见面,他察觉到异常,顿了顿问我,“是不是我上次让你不自在了?”

我垂着脑袋否认道:“没有。”

“我对你没有男女之情,你别瞎想。”

傅溪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我有点怔于他的直接,他叹息又道:“你是我的挚友,我清楚我们的界线在哪儿,希望你不要过多的揣测。”

难道真的是我多想了?!

我应道:“我没那么自恋。”

“嗯,有事给我打电话。”

我答:“好的,我会的。”

挂了傅溪的电话后我打算回酒店,但看见门口阴魂不散的人时,我脑袋一阵充.血。

我过去问:“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的?”

我压根没想到傅溪的前女友会追到这里,而且她现在身边还带着两个人,一看我就是弱势,她笑的嘚瑟道:“你猜我怎么知道?”

我无奈问:“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和傅溪的前女友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但谁让我给她造成了误会。

再说她和傅溪都已经分手了,即使我和傅溪有什么都与她无关。

她毫不讲理道:“滚出桐城。”

闻言我笑开,笑的特别讽刺,“我在哪里凭什么听你的?你真当自己是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枉顾他人的意愿?”

傅溪的前女友似乎懒得跟我废话,她皱着眉吩咐,“你们把她的手机和身份证抢过来。”

闻言她的人上来抓住我的手臂,我无法动弹,我威胁她道:“你抢吧,你抢了我什么都没了我就去找傅溪,我猜你不希望……”

她直接过来一巴掌甩我脸上截住了我接下去想说的话,我震惊的望着她,从没想过傅溪曾经会找这种蛮不讲理,飞扬跋扈的女人。

两人搜出我身上的身份证和手机就松开了我,我忍不下那口气,直接一巴掌还给了她。

她错愕的捂住脸颊,“你敢打我?”

我瞪着她问:“你凭什么以为我不敢?”

凭什么她欺负人就不允许别人欺负她?

她的脑子是单向的吗?

傅溪找的女人都不简单,一般都是世家千金,其实像她这种的世家千金是最低级的。

飞扬跋扈,蛮不讲理。

接着就是叶挽那种,背地里使坏。

真正高级的从不会明面玩什么阴谋手段,表面上跟谁都和和气气,更不轻易得罪人。

叶挽不算,她还是会轻易动怒。

真正高级的,我目前还没遇到。

这女人气急败坏道:“你们给我打她!”

两个人抓住我就拳打脚踢,我跌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我手上的抗癌药都落在了地上。

我用双手护住脑袋,他们踢了我没几脚时就被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包括傅溪的前任。

她趴在地上痛苦的望着突然出现的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忍着痛问:“你们是谁?”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停在了我们的面前,副驾驶座上面下来一个男人。

他恭敬的跑到后面打开车门。

看来真正的大佬是后面这位。

车门被打开,我率先看见一只穿.着黑色西装裤的长腿伸出来,接着露出半个侧脸。

侧脸锋锐,偏过眸的那一瞬间冷血万分,众人都没敢出声,像是怕打扰了什么。

当他走向我的时候,身侧这群穿着西装的黑衣人纷纷后退,似乎很怕眼前的这个男人。

他步伐沉稳,一步一步的走到我的面前,我望着他的脸咬了咬唇问:“你怎么在这?”

男人的眸心漆黑如墨,透着嗜血的光芒,似乎不擅长言辞,他紧紧的闭着唇沉默不语。

他英俊且不可方物,犹如神邸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与昨晚那个满脸血迹肮脏的男人天差地别,我从没想过我会救下这样的男人。

我似乎招惹了更厉害的人。

他弯下腰打横抱起我,我下意识的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当我的手心贴上他的肌肤我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体僵住,但很快就恢复镇定。

他抱着我就要离开,我忙软软的声音说:“我的手机和身份证还在她这里。”

我偏眼望过去,发现身份证已经被折断成两半,手机也被砸碎,这个女人可真狠呐。

我叹息道:“那算了。”

他抱着我离开将我放在车里,我身上的疼痛一阵阵的,等他坐进来我问他要他的手机。

车里很狭窄,他又太过的沉默寡言。

就连我问他要手机,他都一言不发的递给了我,我接过给傅溪打了电话。

我的记忆力很好,很多人的号码都记在心里的,没一会儿傅溪那边就接通问:“你是?”

“是我。”

傅溪熟悉我的声音,他惊奇的在电话里喊着,“宝贝儿,你的手机呢?”

车里很安静,傅溪的这句宝贝儿大家都听见了,包括司机,包括坐在我身侧的男人。

“傅溪,你的前任欺负我了。”

我的声音很平静,因为我压根不记恨那个女人,像她这样的千金我曾经遇到过很多。

在和顾霆琛的婚姻期间也解决过很多想靠近他的女人,而且我还因此受过算计和欺负。

不过我真的不记恨。

这些女人只是因爱生恨。

她们针对的并不是我。

她们针对的只是出现在男人身边的女人。

话虽这样,但我没那没好欺负。

我虽然不记恨,但从没有轻绕过谁。

傅溪顿住,半晌道:“对不起。”

我微微的偏头看向窗外,景色一略而过,我淡淡的说:“没事,我不怪你,但这件事你要解决,我不想再在桐城看见那个女人。”

“嗯,我答应你。”

我直接挂断了电话将手机还给了身侧的男人。

他接过忽而问了句,“傅家的傅溪吗?”

他难得主动问我问题,我说是。

想了想,我感激的说:“今天谢谢你,昨天我救了你,我们算是两不相欠吧。”

他没有对我的话做出回应,而是漠然的说了一句,“傅溪在桐城是个名人。”

我诧异问:“怎么?”

“你们什么关系?”

他问的很直接,似乎是误会了什么。

我觉得没有回答的必要,但又不想别人误会我和傅溪的关系。

我想了想耐心的解释说:“没什么关系,顶多算朋友,但那个疯女人却觉得我是傅溪的女人,一直都在找我的麻烦。”

“他刚对你的称呼很亲密。”

我叹口气道:“他对谁都这样。”

……

我的身份证被折成两半,手机又被砸掉,压根没地儿去,只有跟着他回了席家别墅,不过至今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没有问,他没有说。

我又回到了之前那个房间,床上还放着那件白色的衬衣,我忍着痛去了房间里的浴室。

我艰难的脱下身上的衣裙,刚用温热的毛巾擦拭了下身体,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我穿上白天脱掉的那件白色衬衣出去开门,看见门口站着刚刚为那男人开车门的人。

我笑问:“有事吗?”

他将手中的袋子递给我解释道:“时小姐,这里是你的药以及手机卡,席先生刚已吩咐我给你准备个新手机,大概还有半小时到。”

我接过袋子问:“怎么称呼你?”

“我是席总的助理尹若。”他道。

“哦,谢谢你尹助理。”

尹助理摇摇脑袋,恭敬的笑说:“时小姐,你要谢就谢我们席先生,你是他第一个肯出手救的女人,想必你对席先生很特殊。”

“你们席先生是不是叫席湛?”

在桐城有一个睥睨全城的家族——席家。

席家的当家名叫席湛。

是一个行事冷酷阴晴不定的男人。

他的家族体系庞大,但很少有人真正的了解过,而其势力与刚到梧城的陈深不相上下。

不过梧城的时顾两家也不落于下风。

我曾经一直听说席湛但从未打过交道。

用傅溪的话说,在桐城真正能说话的就这位爷。

其实在早上他说出席家两个字的时候我就猜到了大概,所以一直没问他的名字。

我以为不会再有交集,没想到下午就被他救回了席家,这真的是躲也躲不开的缘分。

“是,席先生名席湛。”

尹助理离开后我回到浴室继续擦拭身体,擦干净后出门问别墅里的女佣要了杯热水喝药。

我喝完抗癌药身体舒展了不少,这时女佣给我送了饭,我问:“你们席先生呢?”

“席先生在书房呢。”

我哦了一声接过饭菜回到房间,吃了没几口就咽不下去了,又没手机玩显得很无聊。

我穿着那件宽大的白色衬衣去了后花园,外面有点冷,但在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女佣很有眼见力,她给我拿了一件沉黑色的大衣给我,我穿上就到脚踝的位置了,显得我整个人又小又矮。

可实际上我却有一米七二。

我虽然高但身材比例完美,有一双雪白笔直的大长腿,长相高级完美,头发的发量很厚,又长又滑顺,压根没有席湛说的那么丑。

女佣见衣服太大,她笑了笑解释说:“这是席先生的衣服,家里没有其他人的衣服,我的衣服又不配给小姐穿,先委屈小姐一下!”

席湛的人对我很客气,我感激的说了声谢谢,女佣摇摇头说:“小姐你有什么事喊我一声就是了,我先去厨房准备晚饭了。”

女佣离开后我独自逛着花园,这个季节阳春三月正是百花争艳的时候。

席湛的别墅里没有他这人那么冷清,腊梅,迎春,桃花皆有。

腊梅已是凋零的季节,基本上看不见花,但桃花开的很茂盛,我伸手去摘低处的一枝桃花,很轻松的折到手上。

我瞧着花朵硕大满足的笑了笑放在鼻尖闻了闻桃花的味道。

桃花的味道很淡,带着微微甜香。

我忽而想起顾霆琛那日从南京过来找我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站在一颗桃花树下。

带着一脸自信的表情。

只因我说我想他了。

想到这我赶紧扔掉手中的桃花又去摘了一朵迎春,我别在耳朵上开心的抬眼,没想到正对上一抹毫无温度、充满冷酷的视线。

我微笑,喊着,“席湛。”

他凝眉,“二哥。”

我疑惑的看向他,“嗯?”

席湛此刻正站在我刚才那个房间里的阳台上,估计是没在房间里找到我恰好看见我在楼下,也不知道他在那待了多久。

他双手背在后面负手而立,一身精致的黑色西装,脖子上系着黑色的领带。

他很帅,比影视剧里的男明星都帅,正派中透着一股禁.欲的味道。

而且我之前看见了他那双手掌,手指根根修长白皙且结实有力。

其实他身上的疤痕挺多的,但露在外面的肌肤却没有一丝败笔。

“唤我二哥。”

他莫名其妙的让我称呼他为二哥……

我和他很熟吗?!

默了默,他冷酷的嗓音解释说:“时允,你救了我的命,我给你一个护你一生的承诺。”

我懵逼问:“什么?”

我懵逼是因为我太过惊讶。

似乎我太傻,连这几句话都听不明白,席湛凝眉道:“唤我二哥,以后你就是我家人。”

顿了顿,席湛沉然道:“家人是我会尽全力守护的,而至今为止……”

席湛忽而打住,那时他有句话没说。

至今为止我是他唯一的家人。

“谢谢你,其实不用这么客气。”

我和席湛没有熟到那种程度,不过席家这般强大,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强。

想到这我乖巧的喊着,“二哥。”

他点点头,评价道:“很上道。”

我:“……”

席湛转身离开了,没多久助理拿着新手机来找我,我发现与席湛是一个款式。

助理似乎能洞察人心,他解释说:“时小姐,这是席家自主研发的手机,之前只有席先生能用,现在他把这个权限给了你。”

席湛这样似乎真把我当成了自家人。

实际上我们跟陌生人差不多。

压根不熟,更谈不来。

助理替我把手机卡装进去道:“我替你把席先生的号码存进去,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打电话找他,我还要带你见一个人。”

我好奇问:“谁?”

“席先生给你的礼物。”

尹助理带我去见了一个人。

他的名字叫元宥。

他让我唤他三哥。

他见到我的第一面就诧异的问:“这就是二哥选择的人?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啊。”

尹助理笑说:“席先生让我带时小姐来见你,他说以后都是一家人理应互相照应。”

元宥伸出手笑说:“你好,时允。”

我真名时笙,可昨晚我骗了席湛。

索性将错就错。

我伸出手握住喊了声三哥,他笑开说:“很上道的丫头,很高兴认识你。”

我:“……”

因为席湛,我乱认了亲人。

认完人后尹助理就带我回席家,在车上我听见他说:“时小姐,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就可以找我们,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

我似乎捡了个天大的便宜。

“嗯,谢谢你。”

回到席家后我打算在这儿休息一晚上明天就回梧城,无论如何都得回那个地方,哪怕要去面对糟心的事情。

我躺在床上闭着眼强迫自己睡觉,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了。

一直都没有人来喊我。

我起身打开衣柜,发现这儿多了几套女装,样式普通但做工都很精致。

我换上一件米色长裙,因为天气还凉我又穿了一双丝.袜,外面披了一件薄款风衣。

我出房间的时候没有看见席湛,我问女佣他在哪儿。

女佣答:“席先生在书房。”

女佣带着我找到书房,我抬手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抹冷酷的嗓音,“进。”

他的嗓音富有磁性,低沉的太过。

但格外的悦耳。

我推门进去看见席湛正握着钢笔处理文件,他抬眼看见我淡淡问:“有事?”

我解释说:“我要走了。”

“嗯,一路小心。”

我没有说去哪儿。

他亦没有问我去哪儿。

就像昨天,他从未尝试留我。

更没有好奇打探我的身份。

即便这样,他还是认可了我。

让我称他为一声二哥。

并承诺说会守护我一生。

我想了想道:“再见,二哥。”

我不知道以后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但他昨日的确给了我一份温暖。

这份温暖我会记一辈子。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我转身利落的离开打车去了4S店想去开我那辆劳斯莱斯。

不过车还在维修中。

我留下了傅溪的电话,等车修好4S店的工作人员会打电话给傅溪让他来取车。

我刚出4S店才记得自己的肩膀前天被划伤了,而且那天晚上我还狠狠地咬了席湛。

我先去医院换药,然后再去的机场。

在机场我接到傅溪的电话。

他歉意的道:“我把她处理了。”

我恩了一声说:“谢谢。”

“不必,这事是我给你带的麻烦。”

傅溪说完,犹豫的问:“你认识席湛吗?”

我下意识问:“怎么?”

全集目录

标签:情感虐恋短篇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