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时笙和顾霆琛最后为什么没在一起

时笙和顾霆琛最后为什么没在一起

资讯 秩名 2020-02-07 阅读(18379)

时笙和顾霆琛最后为什么没在一起?小说《顾先生的娇太太》中女主时笙和男主顾霆琛最后为什么没在一起?因为时笙的时日已经不多,爱了顾霆琛这么多年,即使想要努力,恐怕也是白费,时笙的唯一心愿是顾霆琛能跟自己好好谈一场恋爱,哪怕供上时家的全部财产。

时笙和顾霆琛

>>顾先生的娇太太全集目录阅读<<

时笙和顾霆琛免费阅读

傅溪从未提醒过我什么,但在席湛这里他难得多嘴的警告道:“笙儿,席湛是一个从一无所有发展起来的强大男人,他的手段、他的残忍、他的冷酷都是我从未见过的!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去接近他,免得到时万劫不复。”

傅溪给席湛的评价是,万劫不复。

我抿了抿唇,问:“你对他了解多少?”

我认识的席湛虽然冷酷,但没有傅溪说的这么恐怖,而且说实在的我对他这人不了解。

“我对席家了解本就不深,很多事情都是从我爸那儿听说的,他说席家是一个残忍的家族,与席湛一辈的原本有好几个儿子,但活到现在的只有席湛一个人,听说是因为输了被淘汰出局,具体发生了什么我是不太知情的。”

我诧异的问:“是家族阴谋论?”

傅溪否定道:“不是,席家从未有家族阴谋论的说法,具体什么情况我不知情,但席湛那个男人绝对不能招惹,不然最后是你自己难受!笙儿,那是一个想要什么就必须要得到的男人,我怕他……我前任说他昨晚救了你。”

“是的,昨晚救了我的就是他。”

我没有否认,傅溪叹息得说道:“他从不是一个心软的男人,用我们桐城的评价,那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存在,他能救你说明他对你上了心,我怕你最后逃脱不了他的掌控。”

傅溪好像说的是另一个人,我认识的席湛貌似不是这样的,因为我在席家来去自如。

而且在席家他从不与我交谈。

我没有告诉傅溪我和席湛现在的关系,他要是知道我要规规矩矩的喊席湛一声二哥估计的吓死,索性将这件事当成秘密放在心底。

我表面上答应傅溪不去招惹席湛,他放心的挂了电话,随后我坐飞机又回到了梧城。

回到梧城已经快晚上,我给助理发了消息。

我赶到小区时他已经在门口等着我。

他把手中的钥匙给我,解释说:“这是时家名下的公寓,里面的装修这两天都换过。”

我接过说了句,“麻烦你了。”

助理摇摇头道:“时总,这几天顾总来找过你,还有小五的下落我已经查到了,她过几天会有一班航班回国,目的地正是梧城。”

闻言,我心里一阵涩然。

她终归选择回梧城了吗?

那她心底怪不怪时家?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听见助理又道:“时总,这些年流到海外的资金小五都没有动。”

“她终究怪了时家。”

我恍惚的回到公寓,推开门进去坐在沙发上一直沉思,想了想给时骋打了个电话。

我原本想告诉他小五回国的事,结果他率先说道:“小五联系我了,她说她要回国。”

我:“……”

我想起前几天时骋给我打过电话,不过我没有接到,我再打回去的时候他关机了。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无措的问了时骋一句,“时骋,你说小五她会不会怪我?”

“时笙,小五有不原谅你的理由。”

我狡辩道:“可当年的事是我父母做的,与我……我并不是在狡辩什么,我只是愧疚。”

“时笙,有个事我没说过。”

时骋的语气忽而严肃,我握紧手机问他什么事,他嗓音低道:“当年和你的母亲配上型号的不仅仅是小五,时笙,还有一个你。”

时笙,还有一个你。

这句话像梦魇似的缠绕着我。

我红着眼睛道:“对不起。”

我压根就不知道当年的事是这样的,就算我知道……当年的我压根就没有能力去阻止。

再说躺在病床上的那个是我母亲,要不是小五的话……说到底我也是存有私心的。

可私心归私心,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我心里一清二楚,这件事终归是我们时家的错,是我们时家欠着一个女孩一条命。

时骋叹了口气,情绪低落道:“时笙,我是真厌恶你们时家,可又见不得你跟着倒霉。”

时骋的话里有话。

我忐忑问:“发生了什么?”

“小五这次回国怕是来者不善。”

我轻声问:“她是想对付我吗?”

温如嫣认识小五,甚至跑去医院要我的出生档案,这些事不用猜都是小五透露的。

“时笙,小五给我打了电话,她说她现在的身体很差,一个肾已经不足以撑着她,而跟她配上型的只有你,她这次回国是找你的。”

原来小五想要我的肾。

我问时骋,“你觉得我会给吗?”

闻言时骋默了一会,他深深地吐了口气说道:“我了解你的,你心地善良但容不得自己平白无故的被欺负,你心里虽然对小五愧疚但还不足以让你付出一个肾,你不会愿意的。”

我笑问:“我很冷血对不对?”

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没有办法给小五捐肾,倘若真的给了她我这条命肯定保不住的。

“时笙,做错事的是你的父母。”

时骋真是一个是非分明的人。

我诧异问:“你不怪我吗?”

“与我没有关系,我怎么想的你也不必在意,你应该想想小五……她不会放过你的。”

时骋的话里透着莫大的严肃,我好奇的问他,“是不是小五打电话给你还说了什么?”

“她现在是个医生,她有对付你的武器。”时骋解释说:“这就是她说的原话。”

挂了电话后的我心情久久都不能平静,我不太明白她那个对付我的武器究竟是什么。

但听样子好像能让我一招致命。

我摇摇头不再去想以后的事,无论小五做什么我都尽量接住,尽可能的不去伤害她。

我起身去浴室洗了澡,出来后看见扔在沙发上的手机,与席湛是一模一样的款式。

瞧着像情侣款似的,尹助理说这是席家自主研发的,在这世界上只有两款在投入使用,就我和席湛。

我的微信里有很多消息,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点进去,而是点了份外卖,吃饱喝足后我下楼去小区里散散心。

我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取出手机点进了微信,季暖,郁落落包括顾霆琛都给我发了消息,我先点进了季暖的聊天界面。

她说:“我昨天大着胆子亲了陈深。”

她还是选择了将陈深牵进这场复仇。

而且利用的是陈深的感情。

我回复问:“他什么反应?”

“笙儿,他的唇瓣很凉。”

我:“……”

季暖回消息特别快速,就像她一直在玩手机似的,回的内容有点令人无语。

我回复道:“难不成你喜欢?”

季暖发了一串省略号给我。

或许她的情绪很复杂。

我个人感觉很复杂,因为她面对的不是其他男人,而是陈深——要不心动肯定很难。

不知道季暖会不会经受得住诱惑。

我没有回复季暖而是点进了郁落落的消息,“你在哪儿时笙姐?我回梧城了。”

我回复道:“在家里。”

最后我点进了顾霆琛的聊天记录。

他问我,“你在哪儿?”

前天发的消息。

见我没有回复,他又发了一条道:“笙儿,我有我的苦衷,给我一段时间,等这几天过去我就给你一个解释。”

没有任何人愿意在原地听谁解释。

我再也不肯原谅顾霆琛。

他已经磨尽了我对他的爱。

无论原因是什么我都不在意了。

我坐在这儿想了很久,终于还是矫情的回了他一条消息,“如果你有一天找不到我了,千万不要难过,也别再费尽心思去寻找,不是我不爱你,也不是你不爱我,只是人生终归有了错过……顾霆琛,我们之间只能到此为止。”

顾霆琛快速回我,“你在哪儿?”

我没有再回他的消息,他又给我发了一条说:“笙儿,再给我一周的时间。”

我没有回复,他终于没有再发消息。

而我和他的分开才刚开始。

我收起手机回了家,突然之间很想喝酒,更想抽一支烟,可我的身体不允许我这样。

我没有放纵的资格。

我突然想起傅溪那晚带着我去酒吧的事了,我真想再体验一下当时的感觉。

心痒痒的,当即决定拿着车钥匙去了梧城最热闹的酒吧,自己找了个安静的位置。

我要了这里最好的一瓶红酒,不敢喝但可以闻闻酒味,坐下没多久时我看见了郁落落。

她正被几个男孩子围着进酒吧的。

见他们有说有笑的应该是熟人。

不过郁落落受伤没几日她就往酒吧跑,我还见她喝了好几瓶酒,在舞台中央激.情的跳舞,是一个热情似火的女孩。

她似乎醉了,我看见那几个男孩子开始对她动手动脚,我皱着眉给顾澜之发了消息。

发完消息后我过去拉住郁落落的手臂,笑着打招呼道:“落落,你也在这儿玩啊?”

那几个男孩见我出现顿时规矩了不少,郁落落见到我很惊讶,乖顺的喊了声嫂子。

见是家人,他们兴趣缺缺的离开了。

我拉着郁落落出了酒吧问:“那几个人你认识?我看他们都对你动手动脚的。”

郁落落摇摇头否认道:“不认识。”

郁落落有点微醉,回答得不是很清晰,我叹口气扶着她的胳膊去了我车里坐下说:“你哥哥待会过来接你回顾家。”

郁落落恍惚的问:“我哥哥?”

全集目录

标签:情感虐恋短篇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