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女主叫时笙男主顾霆琛顾先生的娇太太全集在线阅读

女主叫时笙男主顾霆琛顾先生的娇太太全集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2-07 阅读(720)

女主叫时笙男主顾霆琛小说顾先生的娇太太全集在线阅读。本文是一篇适合女性阅读的短片虐恋言情小说,本站提供小说全集阅读。直到死时笙都不知道自己我爱的那个如清风般朗月温润的男人从不是顾霆琛,只不过是时笙自己认错了人而已。

女主叫时笙男主顾霆琛

>>顾先生的娇太太全集目录阅读<<

女主叫时笙男主顾霆琛

我最近太倒霉总是被人欺负,不是挨巴掌就是挨打,还被刀划伤,现在又被泼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好在被顾霆琛抱住躲开。

顾霆琛将我护的紧紧的,我身上倒没有受伤,就是有些狼狈的起身坐在椅子上。

后院的灯光微暗,我心有余悸的坐在那儿平复情绪,压根就没有去管顾霆琛。

他从地上起身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西装,随后嗓音冷漠的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叶挽赶紧摘下自己身上的嫌疑,解释道:“顾先生,这事与我无关,我压根就不知道温如嫣会这样做,你和时小姐没受伤吧?”

顾霆琛压根没理叶挽,只是眼眸沉沉的盯着温如嫣问:“你瓶子里装的是什么?”

温如嫣笑说:“霆琛,是硫酸。”

她现在的模样才是真的无所畏惧。

我望着地上那些液体心里实在不敢想象它到我脸上的情景。

我真的无法想象自己毁容的模样!

那真的是生不如死!!

我喘着粗气,听见顾霆琛冷冷的吩咐刚跟过来的助理,“莫佘,带温如嫣去外面。”

顾霆琛的助理带着温如嫣离开,叶挽一个人不敢留在这儿,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

顾霆琛等她们离开后过来坐在我的身边,他的手臂紧紧的搂着我的肩膀,轻言轻语的哄着我说:“没事的,你别怕,我在这儿呢。”

我摇摇脑袋,听见顾霆琛愧疚道:“抱歉,我没有保护好你,总是让你受了委屈。”

他试探性的找上我的唇瓣轻轻的吻我,我深深地吐了口气说:“没事,谢谢你。”

闻言他失落道:“我们之间无需言谢。”

“顾霆琛你走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我想了想,提醒他说:“你检查一下温如嫣的精神状态,有问题的话就把她送到其他城市。”

留在梧城对我来说就是个祸害。

“嗯,我先去处理这件事。”

顾霆琛亲了亲我的脸颊离开,像是恋人一般亲密,我没有拒绝他这种行为。

我被吓懵了,来不及拒绝。

在后院里坐了一会楚行来找我了,他见我一副神游的模样,坐下揉了揉我的脑袋问:“瞧着你这模样怎么一副心有余悸似的?”

我摇摇头说:“没事。”

我起身捡起刚刚落在地上的手机,楚行问我最近身体怎么样,我说:“挺好的。”

他问我,“想去脸上的疤痕吗?”

我惊喜问:“可以去掉吗?”

“嗯,下次你回S市我找人帮你消掉。”

我感激道:“谢谢你哥哥。”

“没事,我们之间无需言谢。”

他和顾霆琛说的一模一样。

楚行临时有事要离开回S市,走之前他叮嘱我早点回S市,不然他亲自来抓我回去。

我信誓旦旦的答应,等他走后我闭着眼坐在椅子上许久,再次睁开眼时随意往四处望了望,但扫过附近阁楼时我怔住。

阁楼上有个男人负手而立,他目光漆黑深邃的望着我这边,不知道他在那站了多久。

难不成在我来之前?!

那他看见了所有发生的事?

包括顾霆琛亲我?

包括楚行的出现?

叶挽说我是一个玩弄男人于掌心的女人,这事本就是假的,但后面顾霆琛他们却出现,而且这些男人都有至高无上的权势。

但就是这些权势的男人都与我关系亲密,再加上他亲耳听过傅溪喊我宝贝儿。

在他心里他是不是也就认为我是那种玩弄男人的女人?

况且我刚还顺着叶挽的话故意承认这事气她,在他心里估计以为我就是那种女人!

我抿唇,没有喊他。

他对上我的视线亦没有理我。

就这么四目相望,我抵不过席湛的视线终究败下阵,收回目光起身离开了后院。

前院太过热闹,我不想在这儿久待,而助理一直游走在各个家族之间打着关系。

我踩着高跟鞋离开叶家一直在公路上走着,不远处跟着一辆黑色宾利。

我想了想打电话给了助理。

他接通问:“时总你在哪儿?”

“我没在宴会,你别管我,明天我自己回梧城。”默了默,我问道:“你了解席湛吗?”

助理问我,“桐城的席湛?”

“嗯,就是他。”

我趁着夜色往市里走,助理听闻我打听席湛,深深地吐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他。”

助理的语气里带着丝微的恐惧道:“桐城的席湛是个很特殊的存在,应该说席家是一个很特殊的家族!时总,在我们业内都不太了解席湛,但他的传闻如雷贯耳,是一个手起刀落、做事异常利落冷酷的男人。”

他们都在说席湛是个冷酷的男人。

助理道:“桐城的苏家,A市的宋家,包括S市的沈家以及D市的侯家,这四个家族以前都是各个城市的大家族,但就在八年前席湛突然出手干掉了他们,就在一夜之间各个城市的权势崩溃重新洗盘,这才有了叶家和楚家的壮大!我们至今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干掉四大家族的,但我听说那些家族与他无冤无仇。”

这事我听说过,但因为那时我刚接手时家所以没有精力去关注这事,要不是助理提起我都忘了这事。

当年这事对这几个城市来说的确是个大洗盘,让一些稍弱的家族上了位。

叶家和楚家算是抓住了机会。

当然时家一直不弱,势力遍布全国,如果当年席湛想对付的话肯定没那么容易。

我猜这就是他放过时家的原因。

助理提醒我说:“席湛不与任何人做朋友,当然也不随意与人成为敌人。我不知道时总为什么突然问起席湛,但我希望时总能够谨慎行事,别太接近席湛,这于时家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时总千万别与虎谋皮。”

无论是傅溪还是助理都在警告我远离席湛,那个男人真的那么令人恐怖如斯吗?

这样厉害的人又怎么会遭到追杀?!

我隐瞒住我和席湛认识的事,对助理说道:“我不认识他,就是刚刚听人提起有点好奇!不过我们也不该怕他,我们时家一向和气生财,但也不怕攻击,没必要仰人鼻息。”

“嗯,我只是说一些我的看法,你看过陈深的资料,而席湛应该比陈深更有底蕴。”

看来席湛真的特别厉害。

我偏过脑袋看向后面,那辆黑色宾利停在原地的,原本我不怕他,但听傅溪和助理这样警告我,让我心底对他莫名生了恐惧。

我怕席湛,这是突然生起的想法。

我挂了助理的电话继续向山下走,那辆车一直跟在我身后,我实在撑不住了就走向那辆宾利,不过没有看见席湛的身影。

我问司机,“席湛呢?”

司机恭敬的解释说:“席先生吩咐我让我跟在时小姐身边,说你有需要就送你回家。”

他倒挺细心的。

我在A市没有家,我让司机送我去酒店,闻言司机说道:“时小姐,席先生吩咐过,如果你没地方去就让我送你去他那儿。”

我:“……”

我被送到了席湛的小区楼下。

我原本想重新打辆车离开的,但司机一直紧紧的盯着我,我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我无奈的跟随着司机去了楼顶。

他输入密码,然后伸手请我进去,待我进去之后他快速的关上了门,像是专业训练过一样,我在公寓里四处转了转没看见席湛。

这个点他估计还在叶家。

我随便找了个房间进去卸妆,露出那张苍白的脸时我笑了笑说:“还好没毁容。”

我特意看了眼疤痕,很浅很浅。

真没席湛说的那么丑。

我拍了拍脸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去了客厅,透过窗子望下去是川流不息的人流。

这个点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

我坐回沙发上玩着手机,没多久顾霆琛给我打了电话,他关心问我,“你在哪儿?”

我扯谎说:“在酒店。”

“给我地址我来找你。”他道。

“不用,明天我自己回梧城。”

见我拒绝他,他忽而示弱的语气说道:笙儿,我很想你,我像陪在你的身边。”

听见他这样说心里没有触动是假的。

但我真的怕再次伤害。

而且我的病情加重……

我不应该再拖累任何人。

我挂了电话给他发了条消息,“给我一段时间静静吧,至少在小五回来之前。”

小五回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总觉得是个麻烦。

我伸手捂住自己的肾,突然想起时骋昨天在挂断电话之前问我的问题,“如果小五生死攸关需要你的肾,你坦白告诉我你会给吗?”

凭心里话,我不会给。

我和小五分开了十一年,即使曾经的感情再深经过漫长岁月的打磨已经没剩多少。

再说她是为报复时家而归,何况我又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度,我无法摘下自己的一颗肾给她。

除非等我离开这个世界我会捐赠给她,可在此之前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给的。

我自私的对时骋说:“我不会给。”

按照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女主应该会大度无私的说会给,可生活并不是电视剧。

时骋笑了笑,放心道:“很好,是我认识的时笙,你要是给了老子还不认识你了呢。”

闻言我惊讶道:“我以为你希望我给。”

“是,我希望,可在你遵从你自己意愿的情况下给,因为时家欠她的并不是你欠她的,我把这些事告诉你是希望你能有个心理准备,因为我感觉这次小五会不择手段。”

小五会不择手段。

医治我的事绝不可能。

这是顾霆琛永远都无法明白的仇恨。

我将手机关机,这时门口响起了开门声,我偏头望过去,看见一脸冷酷的席湛。

我乖巧的喊了声,“二哥。”

天知道,望着他深邃的眼眸我心里的恐惧油然而生,这都怪傅溪和助理的警告。

原本不怕的,突然之间怕的不得了。

他轻轻的嗯了一声问:“吃饭了吗?”

我摇摇头说:“还没有。”

闻言席湛进了厨房,没一会儿他做了一碗面条,望着这碗面条我心里五味杂陈。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种神仙般的大佬会亲自给我做饭。

我战战兢兢的吃完,随后主动去了厨房刷碗,出来时看见席湛在落地窗前抽烟。

云烟缭绕,遮住了他大半侧脸。

见我出来,他掐断了烟蒂偏过头望着我,许久才淡漠的说了一句,“你化妆很漂亮。”

我:“……”

意思我现在很丑?

直男说话都这样吗?!

我瘪嘴,识趣沉默。

席湛向来寡言,他什么都没说突然就回了房间,我坐在沙发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在梦里我一直反反复复的回想起傅溪和助理说的那些话,随后突然看见席湛满脸血迹的脸,阴森恐惧,我睁开眼大喊着不要。

我喘着气,突然看见窗边有一抹身影。

我伸手揉了揉眼睛见是席湛。

我心有余悸的问:“你还没睡?”

此刻的席湛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乌发微微凌乱,袖子处还是金色的纽扣,他转过身吩咐道:“外面凉,你回房间睡。”

我摇摇头拒绝道:“天快亮了,我躺一会儿待会就离开,对了,我还没有买机票呢。”

我拿过手机登录上软件买了机票,刚买完机票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份证折了。

白天坐飞机还是用的户口簿。

而现在户口簿在助理那儿。

不知道机场能不能办临时身份证。

算了,待会给助理打电话让他等我。

我放下手机抬眼看见席湛还盯着我的,我伸手摸了摸脸颊问:“这疤痕很丑吗?”

他冷淡的吐出两个字,“不懂。”

不懂……

既然不懂那之前为什么说我丑?

我悄悄白他一眼没再说话,他站在落地窗前一直没动,直到我离开他还是那个姿势。

真的是格外的深沉。

我下了楼收到一条短信,是尹助理给我存的席湛的号码,他说:“缺什么可以告诉我。”

缺什么告诉他?!

席湛是不是觉得我缺钱才游走在各个男人身边的?

我无语的回道:“缺爱。”

全集目录

标签:情感虐恋短篇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