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顾先生的娇太太时笙顾霆琛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笙顾霆琛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2-07 阅读(288)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笙顾霆琛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时笙顾霆琛是本篇小说的主角名,出自作者:桐哥的笔下,文章主要姜思达女主时笙情托非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爱的那个人其实根本不是自己一心想要家的顾霆琛。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笙顾霆琛小说

>>顾先生的娇太太全集目录阅读<<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笙顾霆琛小说免费阅读

席湛没回我消息,我给助理打了电话,他还没离开A市,最后过来接我的不仅仅是助理,还有坐在后面冷着一张脸的顾霆琛。

我拧眉问:“你怎么在这儿?”

助理赶紧解释道:“顾总昨晚和我住在一个酒店的,因为是同一趟飞机所以早上一起下的楼,然后我正巧接到了时总的电话,”

我:“……”

我无奈的打开车门坐进去,顾霆琛偏过脑袋冷冷的看了眼小区问:“你在这有住宅?”

我无从回答,助理眼见力强,他赶紧替我扯谎道:“顾总,这里有我们两套房产。”

我:“……”

这助理当的真是尽心尽力。

姜忱对顾霆琛倒是挺顺从的。

我们回到梧城很晚了,昨晚没休息好我想回公寓睡觉,但顾霆琛一直跟在我身侧。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新据点,索性我让助理送我回时家别墅,我回去就躺在床上睡下,压根就没有管尾随在身后的顾霆琛。

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我感应到有人在摸我肩膀上的伤痕,而我没有睁开眼睛。

醒来时快黄昏了,梧城最近的天挺晴朗的,我起身去浴室洗漱换了套裙子。

我下楼没有看见顾霆琛,好在他离开了,不然待会赶着他离开都要费一些口舌。

我现在不敢接近顾霆琛,我就怕小五回来他仍旧选择她,美名其曰是为我治病。

我才不需要这种打着我的名义为我好。

我去厨房煮着泡面,没多久元宥给我打了电话,他问我,“允儿,二哥在哪里?”

他们现在找不到席湛就开始找我了。

我哪儿知道席湛在哪里?

我冷淡道:“我不知道。”

“我联系不上二哥。”他道。

“哦。”

他笑问:“你哦什么啊?”

我说:“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那你给二哥打个电话。”

元宥吩咐我给席湛打电话。

我下意识问:“你怎么不打?”

“我不是说了我联系不上吗?”

我反问他,“那我打就能联系上?”

“你这丫头问题还挺多,你打个试试。”

元宥快速的挂断了我的电话,我煮着泡面没有着急的给席湛打电话,吃完饭后收到元宥的消息,“允儿,联系上了二哥没有?”

我:“……”

这真的挺令人烦躁的。

我压根不想去联系席湛。

我收拾完碗筷后去了后院,桃花随微风纷纷扬扬的飘落,我蹲在树下心里纠结。

我犹豫了许久给席湛打了电话。

那边一直没接,就在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那边突然嗯了一声冷清的喊着,“允儿。”

席湛到目前为止都以为我是时允。

他都没私下查我的身份吗?

我淡淡道:“元宥找你。”

“嗯,我在梧城。”

席湛怎么突然跑到梧城了?!

我哦了一声问:“怎么在梧城?”

他简短答:“临时有事。”

席湛的嗓音一直冷冷清清的,我又哦了一声突然听见他问:“允儿,你是哪里人?”

虽然他口里唤的允儿看似很亲密,实际上更像直接称呼一个名字,毫无温柔可言。

或许跟他冰冷的语调有关。

我想了想说:“我是梧城人。”

我心里特别担忧他要过来找我。

结果他淡漠道:“嗯,先挂了。”

我怔住,他真是随口一问?

席湛挂了电话后我给元宥发了消息。

“二哥刚说他在梧城。”

元宥回我,“果然还是你好使。”

我不太清楚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懒得去探究,我收起手机想开车去外面散散心。

我随意挑选了一辆保时捷出门去了海边,沿着海风吹心情畅快了不少。

我将保时捷停在路边去了沙滩上,脱了鞋光着脚踩在上面很舒服。

我往前走,海浪扫着我的脚。

就在我玩的开心的时候我接到了元宥的电话,他着急的语气问:“允儿你在哪儿?”

我望着黄昏下的大海,特别无奈的吐了口气回答道:“我在海边呢。”

元宥特别焦急道:“允儿,二哥遇到了危险,我给你一个地址,你去接一下他。”

我:“……”

我一个弱女子去有什么用?!

话虽这样,但元宥让我去我又不可能不去,我甚至忘了穿鞋直接开车按照元宥给的地址导航过去,到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席湛。

这里是梧城最著名的梧山,在出高速路口的位置,我想了想下车给席湛打了电话。

席湛没有接电话,我想肯定是遇到了危险,他这个男人怎么总是在险境中穿插?

我刚想到这,旁边突然窜出一个人将我紧紧的压在车门上,身体重的要命。

我心里感到恐惧惊呼了一声,突然一抹暗沉的嗓音在我耳边低低道:“是我。”

我反应过来见是席湛,他又受了伤,白色的衬衣上满是血迹,我赶紧扶着他上车。

我开着车要去医院,席湛阻止了我。

“允儿,他们会查到医院的。”

他身上的伤势瞧着挺严重的。

我担忧问:“那酒店呢?”

“避开摄像头。”

酒店的位置在市区,摄像头数不胜数。

既不能去医院又不能去酒店,我又不想带他回时家别墅,最后决定带他去公寓。

我走了一条小路避开摄像头回到了城里,小区那儿摄像头很多,好在是自家产业。

我将车开进私人车库,里面停着琳琅满目的豪车,这都是助理为我准备的。

我将车随意停了个位置然后偏头看向席湛,他眸色清明,精神状态一点都不差。

其实我大可不用管他,但他之前说过会护我一生,甚至擅作主张的将我当了自家人,我虽然不太赞同但还是舍不得扔掉这个大腿。

万一时家以后有想与他合作的机会呢?

抱着这一点可能我选择了帮他。

那时我心底仍旧把他当成陌生人。

我下车扶着席湛进了电梯回到公寓,随后给助理打了电话让他禁止任何人翻查这个小区的摄像头,让他再给我送一套男装。

助理问:“顾先生的尺寸吗?”

我和席湛待在一处的,他清清楚楚的听见助理说的话,我抿了抿唇说:“是的。”

席湛的身高与顾霆琛不相上下,我扶着他要躺在床上,但他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

我拧眉道:“躺下舒服一点。”

席湛丢给我四个字,“我有洁癖。”

我:“……”

嫌弃我睡过是吗?

“我刚搬过来只住了一天,你是第一个进我公寓的人,我都还没有嫌……”

我说什么了?!

我竟然说嫌弃席湛的话。

我赶紧打住,不敢再说下去。

这次席湛没有再坚持,我扶着他躺在床上,他吩咐道:“给我拿件干净的衣服。”

他又要像那天一样用布条包扎伤口?

“家里有纱布和消毒酒精。”

我赶紧跑出去找到带回来解释说:“助理很细心的,不管有没有用,必备的东西他都会全部准备上。”

席湛淡问:“顾先生的助理?”

他把姜忱当成顾霆琛的助理了。

我要是说自己的助理肯定会被他怀疑身份,虽然没有隐藏身份的必要,但我还是下意识的撒了谎说:“是的,他的助理。”

席湛没有问我顾先生是谁,更没有问我和他的关系,他只是从鼻音处淡淡的嗯了一声,随后自己坐起身子拿过剪刀裁剪纱布。

见他这样,我赶紧说:“我帮你。”

“不必,我自己做。”

席湛固执己见,我坐在地板上见他裁剪好纱布这才脱下自己外面的黑色西装。

白色的衬衣被血染红,布料已经干在皮肤了上面,我看见他眉头都没皱直接脱下衬衣。

连个闷哼都没有。

他真的太能隐忍和扛痛了。

我好奇问他,“你这样痛不痛?”

席湛:“……”

他用沉默回应了我,我见他绑绷带的模样有些吃力,忙伸手要去帮他,他赶紧伸回了手淡淡的提醒道:“允儿,我不喜欢被人碰。”

他喊我允儿,却说着很冷酷的话。

我赶紧收回手道:“抱歉。”

呵,有什么了不起的嘛。

我压根还不愿意碰呢。

我起身去了客厅,没多久助理就送衣服过来了,我打开门接过刻意叮嘱道:“我让你做的任何事都不能告诉他人,包括顾霆琛。”

助理错愕,当即猜出公寓里的人不是顾霆琛,他点点头遵命道:“是的,时总。”

我嘘了一声,“小声点。”

助理一脸懵逼的离开,我关上门进卧室没看见席湛在房间里,但浴室里传来响动。

我将衣服放在床边就去了厨房。

算是报答他昨晚的那碗面条,我给他熬了一锅白米粥,又煮了一个鸡蛋两个紫薯。

我端着碗进去时席湛已经换好了助理带过来的那件衬衣,甚至系上了黑色的领带。

我见过的他一直都很严谨。

像个老派的古董。

我把白粥放在梳妆台上就打算离开,他突然冷淡的喊我,“允儿,你怎么会在那?”

我把元宥让我找他的事告诉了他,闻言他凝着眉歉意道:“抱歉,打扰到了你。”

我摇摇头说:“没事。”

谁让他是大腿呢?

谁让他威震四方呢?

我讨好他没什么不好的。

“允儿,你现在定居梧城的吗?”

席湛的乌发微微有些凌乱,在卧室里紫光的照射下显得他侧脸锋锐又格外的冷酷。

我一板一眼的答:“是。”

“允儿有固定的男人吗?”

我怔住,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我有很多男人?!

全集目录

标签:情感虐恋短篇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