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池欢免费阅读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池欢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1-17 阅读(527)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池欢是小说中的女主角,这是一本很好看的霸道总裁小说,主角是池欢墨时谦。一次阴差阳错的事故,本来要勾引未婚夫一起先来一次滚床单的池欢竟然发现未婚夫出轨了,但是此时池欢也是体内的药发作,而意外的和保镖墨时谦有了亲密接触,之后池欢不得已而要求墨时谦做自己的男人,但是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是说神秘的大人物,只手遮天,给与了池欢无尽的宠爱。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池欢免费阅读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池欢在线阅读<<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池欢免费章节

池欢仰着脸,眼睛眨了一眨,“我也没有不喜欢啊。”

男人扯了扯唇,“不是你说,不是我挑的你不喜欢?而且……你今天没戴。”

室内很暖,她身上穿的是居家服,头发绑成了丸子,袖子挽起两层,露出皓白的细腕,没有戴任何首饰。

池欢抿唇,还是伸手接了过来,但嘴里道,“那女人的手链又不像男人的手表,每天都戴着,我也是看衣服搭配的。”

她的确是有点膈应那条一模一样的手链,虽然不至于说从此不碰,但也只打算哪天的衣服搭那条手链,哪天就戴着。

等话说完,她就已经把盒子打开了。

第一眼看的时候她就觉得有点眼熟,logo和包装盒都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直到一款女士腕表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才徒然的想了起来。

头顶响起男人低低淡淡的嗓音,“男人的腕表可以每天戴着,女人的也可以,嗯?”

池欢绯红的唇止不住的弯了弯,却又微微撅起,“哪有你这样偷懒的。”

惊喜么,的确算不上多惊喜。

审美么,也许不是得她最喜欢的那一款。

但她还是很喜欢,因为他买的是当初她送给他的腕表的同款女表,刚好配成一对,情侣表。

一模一样的款式,只是一大一小,一款银白色,一款淡金色。

她以前不怎么戴手表,偶尔戴手链和手镯,且都是看心情。

但对于情侣表这个创意,嗯,她很满意。

墨时谦自然是捕捉到了她唇角的那点笑意,看着她将那表取出来戴上自己的手腕,俯身低头,俊美的脸凑到了她的跟前。

池欢抬眸看他,眨眨眼,明知故问,“干什么?”

他看着她眉眼间狡黠的笑,低低沉沉的道,“很晚了,我要去做饭,快点。”

她看了他一会儿,最后还是双手捧着男人俊美的脸,吧唧一下,重重的亲了一口,“谢谢。”

…………

墨时谦起身去厨房做饭了。

池欢正准备搜搜晚上看什么电影——有男人陪她的话,嗯,她应该可以挑战更恐怖一点的。

才浏览了几分钟,手机就响了。

她看一眼,是没有备注的号码,没多想,伸手拿过来接下。

“你好,哪位。”

静了几秒,响起男人极有磁性的低笑,“上次见你的时候,只记得你比荧幕上看到的更漂亮,倒是忘记了,你拍戏都是用的原声,”

顿了顿,才继续不急不缓的道,“听说台词功底很好,在新生代的女星里,是最拔尖的。”

这个声音池欢虽然听得不多,但性感得让人过耳不忘。

裴易突然给她打电话了?

池欢挑眉,抿唇笑道,“前辈,您这么夸奖我,我会当真的。”

“实话实说,难道你要当假?”

池欢没忍住,笑了出来,如银铃般,很娇软,又很清脆。

裴易说的的确没错,她能拿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她的台词功底够扎实,真正有分量的奖项,用配音的演员基本是拿不到的。

笑完后,她才问道,“前辈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裴易漫不经心的笑着,“听说你推了章导的戏。”

“您为这个专门给我打电话吗?”

那端淡淡轻笑,“不行么?”

池欢眉心微拧了下。

她在圈内虽骄傲又臭美,但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虽然拿过几个奖,但远远没到让影帝屈尊的地步。

她斟酌几秒,笑着回答,“能跟章导和影帝合作,我自然荣幸之至,只是姜导那个本子我实在喜欢,而且姜导说他写剧本的时候就是以我为原型,所以……希望下次还能有机会跟影帝合作。”

静了几秒,裴易语调不变的低笑道,“难道是……我上次给你送玫瑰花,你男朋友生气了?”

池欢低眸看着腕上的表,“他是挺生气的。”

裴易似饶有兴趣,“哦?”

“不过生气归生气,一束玫瑰花还不足以让我放弃一部电影,他虽然有点霸道,但是接哪部电影,我还是能自己选择的。”

那话里,俨然是毫不掩饰的甜蜜。

或者说,是刻意让他感受到的甜蜜。

裴易在手机的那头眯了眯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低低的笑着道,“我回头去瞧瞧,让你放弃和章大导演合作的本子,到底有多精彩。”

池欢怔了怔,这话里头隐隐绰绰的意思,她多少是明白的,但没点破,只开玩笑般的说了一句,“好啊,如果前辈喜欢的话,我说不定真的有机会和前辈合作。”

又零零散散的说了几句话,电话就挂断了。

裴易虽然是她挺敬佩的影帝,但不代表她很想深入交往。

尤其对方……有意无意的释放着暧昧。

…………

手机的那一端,是一家餐厅的包厢。

裴易手指把玩着手机,薄薄的两片唇勾着似有若无的笑,成熟性感之余,带着几分罂粟般的危险。

对面刚喝了一杯酒的男人搁下高脚杯,大声的笑着,“哈哈哈哈哈,又碰钉子了?我早跟你说了,这女人在兰城出了名的难追,出道这么多年,只有她追到过男人,没有男人成功的把她追到手。”

男人不置可否,淡淡的笑,“挺有意思的。”

“哥,你不会真的有兴趣吧,她男人好像跟clod—summer有关,听说还是董事长流落在外的亲儿子,你还别招惹了,我听说过那男人……跟风行,两个都是狠角色。”

裴易执起酒杯,低低长长的笑,“她男人要真的是clod—summer的董事长的儿子,那她得多可怜……这种豪门中的顶级豪门,就算她是市长女儿都欠了点,别说还是落马贪官的女儿,最多偷养起来当情妇。”

对方不屑,“当情妇有多稀奇,几个女明星没当过情妇。”

“有魄力推了章延跟我,去接姜嵩的电影……怎么会愿意当情妇,你帮我去姜嵩那边问问,如果我对他的电影有兴趣。”

“哥,你不是吧,你已经答应章导了。”

裴易淡淡的睨着他,“客串,友情出演,行么?”

晚上。

因为男人的厨艺太好,池欢直接吃撑了,不得不去花园里散两圈步。

她撒娇拉着男人陪她,墨时谦低睨她一眼,答应了。

虽然天冷,光线在傍晚后就很暗,风也刮得很萧瑟,但池欢还是很有心情。

她走在前面,倒着走,两只手拉着男人的大手把玩,好奇的问,“你厨艺为什么这么好啊?”

“做得多了,自然就好。”

“你经常做饭么?”

“在美国的时候,基本每天都做。”

因为孤身在外,在国外连中意的外卖都很少,于是就自己动手。

“你……”池欢迟疑了几秒,抬头看着男人明暗交错的俊脸,还是问了出来,“你说你还有个妹妹……那你家里还有什么其他的人吗?”

她其实有几分说不出的忐忑。

但男人神色很平淡,没什么犹豫就回答了,“我爸,我妈,爷爷几年前过世了。”

池欢顿住了脚步,下意识的反应,“啊?”

他……父母健在?

“我妈是中医,我爸是退伍军人,因为腿有旧疾,在当地教小朋友武术,我妹妹17岁,念高三,其他没什么走得近的亲戚,”他看着她有些呆滞的脸,伸手捏了捏,淡淡的笑,“你还想知道什么?”

他还真的不像是……退伍军人和中医教出来的儿子。

也不能这么说,她觉得墨时谦是难以言喻的矛盾,像是家教极好,所以责任心很强,但他又像浪子……不是那种吊儿郎当轻佻的浪子,是孤独而没有归属的浪子。

因为他当她保镖的那些年,他很少很少回家。

根本不像有家的人。

直白的说……她一直没觉得他是很健全的家庭出来的孩子。

“风行是我爸战友的儿子,很早就认识了,除了我去美国的那几年,他基本跟我一块儿。”

池欢看着他,很迟钝的回了一句,“哦……”

好奇怪,总觉得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

不对,是很多不对劲的地方。

“你之前跟梁满月取消婚约,你爸妈没什么意见吗?”

他淡淡的,“她同意,我同意,他们有什么意见。”

“哦……那他们……会不喜欢我吗?”

他似乎忍不住笑,唇角挑起来了一点,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喜欢就行了,过日子的是我。”

她心脏又是一跳,下巴抬起,抿着唇,像是很傲娇的问道,“你喜欢我啊?”

“嗯,喜欢。”

池欢其实明白,这个喜欢,和爱的意思并不对等,但她心头还是自然而然的升起了雀跃。

她靠过去了一点,踮起脚尖把脸凑到了他的跟前,漂亮的眼睛黑白分明,如星芒闪动,“那你喜欢我什么?”

墨时谦低眸看着她白净的小脸,晚风吹拂而过,偶尔会落下几根细细的发丝。

喜欢她什么?

他不知道。

其实他从未想过这些问题,甚至没有想过喜不喜欢她。

只是当问题到他跟前时,看着她的眼睛,她的脸,她的笑,就觉得,应该算是喜欢。

风行当年说,看到楚惜的第一眼就觉得,这就是我的女人,我一定要弄到手。

池欢如今已经是他的女人,而这让他满足,以及愉悦。

男人低低沉沉的笑,“你害臊不害臊,嗯?”

她嘟着嘴,“不知道是谁厚着脸皮非要逼我夸他的,还要一次性的说十个优点。”

他看着她嘟着的唇,俯首就顺势的亲了下。

末了,才摸了摸她的脸蛋,淡淡低笑,“可能是看你嘟嘴,就想亲?”

池欢,“……”

不知道是他话的内容,是低沉性感的嗓音,还是喷薄她肌肤上的唇息,她的脸颊又不可避免的热了起来。

她睁大眼睛,“我不嘟嘴你也没少亲。”

“嗯,那就是看着就想亲。”

她踮起的脚落了回去,颇为得意的道,“这还差不多。”

墨时谦看着她眉飞色舞的眉眼,心头微动,低头扣着她的后脑勺,低头再度吻了上去。

的确是看着就想吻。

一吻结束,池欢抬手看了眼她腕上的表,“不早了,回去看电影。”

“好。”

…………

因为墨时谦事先没有装家庭影院,所以他们暂时只能抱着笔记本在床上看——

池欢撇嘴,“我不要在家庭影院看恐怖片,整个屋子都是阴森森的,吓人,在床上看最好了,有安全感。”

“嗯,你喜欢就好。”

但家庭影院还是要装个。

墨时谦原本就只是陪她,他对恐怖片,甚至是看电影都不热衷。

但是岳霖说,对一个女人好的办法非常简单,第一,花钱,买她喜欢的东西,第二,花时间,陪她做她喜欢的事情。

“这种简单粗暴的准则,尤其适合你这种高冷又无趣的男人。”——岳霖原话。

当然,上床之前,他们洗了个澡。

池欢从书房抱着笔记本回卧室时,男人微倚着床头而坐,显得很随意,但又慵懒而性感,仿佛静止也能散发浓烈的荷尔蒙,黑色短发下的脸尤其俊美。

池欢爬上床,然后自动的爬进他的怀里。

墨时谦纵容她,只随口问了一句,“看什么?”

“我问的悠然,悠然说叫我看……一部叫咒怨的。”

池欢不喜欢看恐怖片,尤其是之前忙着工作,她对这些不怎么了解。

墨时谦对这些更是漠不关心,也不了解。

“好。”

《咒怨》。

电影开播十分钟后,墨时谦觉得,看他怀里的女人一惊一乍,比看电影本身可能更精彩。

又是一声尖叫落下。

墨时谦低头,抬手拍了拍怀里的脑袋,“我替你关了?”

“不要。”

“既然害怕,何必勉强自己。”

“稍微练一练……也是好的。”

男人挑眉,“好,继续。”

他是不太懂,这莫名其妙的死人,扭曲的小孩和女人,简单到重复的剧情……究竟有什么可怕的。

要说池欢胆子小,她独居多年。

说她胆子大……尖叫声此起彼伏。

又过了几分钟,男人淡淡懒懒的道,“现在没有恐怖镜头。”

就她这看法,也叫练胆?

就没看几个镜头。

池欢刚从男人的怀里抬起头,笔记本旁边的手机突然持续震动,幽蓝的屏幕光突然亮起。

全文阅读

标签:言情总裁宠文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