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此生不负你情深严易泽秦怡全文免费阅读

此生不负你情深严易泽秦怡全文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1-19 阅读(400)

此生不负你情深严易泽秦怡是小说中的主人公,这本想小说目前正在火辣更新,此生不负你情深全文讲述的是严易泽是一个人人都鄙视的傻子,空有帅气俊朗的外貌,而秦怡是被抛弃的新郎,为了报复新郎的不告而别以及背叛,秦怡现场就要征婚出嫁,而严易泽此时挺身而出,以一个傻子的身份和秦怡结婚了,之后本以为是和傻子度过一生,秦怡发现严易泽竟然是装的!

此生不负你情深严易泽秦怡全文免费阅读

>>此生不负你情深严易泽秦怡在线阅读<<

此生不负你情深严易泽秦怡免费章节

“凌叔,凌婶,你们怎么来了?”

秦怡愣了片刻笑着和他们打招呼,不管凌琳做过什么,凌国强夫妇和她之间并没有过节,甚至于当初第一次去凌国强家,凌婶还送了她一只有价无市的帝王绿镯子,再怎么样秦怡也不可能给他们脸色。

“我们听说你住院了,来看看你!”

凌国强刚要开口,凌婶就抢先开了口,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和微皱着眉头的凌国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对,我们来看看你!”

“谢谢,凌叔,你快坐!刘婶赶紧给凌叔凌婶泡茶!”

“好的,少奶奶!”刘婶点头跑去泡茶,凌国强坐在秦怡病床前的椅子上,笑着询问了下秦怡和她肚子里孩子的情况,叮嘱她要好好的休息,说了一堆关心的话。

见他们绝口不提凌琳的事,秦怡也乐得轻松,和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可她心里却知道凌国强夫妇今天来绝不是和她闲话家常的,想到等下他们开口为凌琳求情,秦怡心里有些烦躁。

不出所料。闲聊了一会儿后,凌婶开口,“秦怡,我们今天来除了看望你,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想要和你商量下!”

秦怡心说这就来了,故意一脸茫然的问,“凌叔凌婶,什么事啊?”

“是关于……”凌婶犹豫了半天。始终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凌国强忍不住了,“你凌婶不好意思开口,那就我来说吧!其实我们过来是想请你给凌琳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我知道凌琳做的事根本无法原谅,可她毕竟还年轻,又那么爱易泽,她不是存心要害你肚子里的孩子,只是一时冲动。才会做出那种事来!”

“是啊!凌琳这孩子从小亲妈就去了,性子有些偏激,可她并不是个坏孩子!秦怡,我请你看在我和你凌叔的面子上,看在严凌两家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面对凌国强夫妻的求情,秦怡很为难。

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想放过凌琳。可凌国强夫妇都亲自过来求情了,她难道还能一口回绝吗?秦怡一时间显得很是为难。

“凌叔凌婶,能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吗?”

“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只要你能放凌琳一马,不让她去坐牢,你说什么我们都答应!按说这事儿,我们根本没脸过来求你!可你凌叔叔和我只有凌琳这一个孩子,我们也只能厚着脸皮过来!我知道你是个宽宏大度的孩子,你可以原谅凌琳吗?我向你保证,凌琳以后再也不敢乱来了!而且我和你凌叔也商量好了,如果这一次你可以给她机会,我们就带着凌琳出国,再也不回来!再也不让凌琳见易泽!秦怡,你就看在婶儿没多少日子可活的份上,给她一次机会吧!婶儿给你跪下了!”

说罢凌婶手扶着轮椅的扶手想要挣扎着起身给秦怡跪下,秦怡赶紧跑过去扶住她,苦笑道,“凌婶,您别这样!”

凌国强的妻子下身瘫痪,真要是硬撑着起身,绝对会狠狠摔在地上,真要摔出个好歹来,秦怡可担待不起。

“那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凌婶激动的看着秦怡,眼睛里满是希冀,秦怡心里无奈的苦笑了下,刚要点头,刘婶突然闯了进来,“少奶奶,时间到了!您该去检查了!”

检查?秦怡愣了下,她不记得她要做什么检查啊?正疑惑呢,就见刘婶偷偷冲她记了下眼睛,心里猛然意识到这是刘婶的缓兵之计。

凌国强夫妇何等的精明,一眼就看穿了,凌国强夫妇对视了一眼,一咬牙当即要给秦怡跪下,逼她就范。

可就在这时,几个医生护士快步走了进来。

“秦怡小姐,时间到了!该走了!”

这几个医生护士的出现让凌国强夫妇愣了下,他们为了凌琳可以给秦怡下跪,可以挡着刘婶的面前屈尊降贵。却无法当着这么多医生护士的面低头。

可想到凌琳将要去坐牢,凌国强夫妇最终还是决定放弃所谓的尊严。

可惜他们想通的晚了点,护士已经搀着秦怡走到了门外,他们刚想追上去,刘婶一下拦住了他们,一脸抱歉的说,“凌老爷,凌夫人,有什么事还是等少奶奶检查完再说吧!”

“让开!”

凌国强脸色一变,冷冷的喝了声,凌国强的妻子脸色也很是不好看。

可刘婶却始终没有让开,依然挡在他们面前。

凌国强急了,用力拨开刘婶追出去,可眼前哪还有秦怡和那些医生护士的身影?

追到电梯门口见电梯正在下行,凌国强掏出手机让人在楼下截住秦怡,他清楚的知道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

严老太太和严易泽这会儿怕是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凌婶摇着轮椅跟出来见凌国强沉着脸站在电梯门口盯着上面的楼层显示屏,焦急的问,“国强,秦怡人呢?”

“应该进电梯了!别着急,我已经让人去堵他们了!只要在严老夫人和严易泽赶来之前,让秦怡松口,凌琳就还有救!”

“恩!”凌婶忐忑的冲他点头,凌国强等了会儿推着凌婶进了另外一部电梯往楼下赶去。

刘婶站在秦怡的病房门口,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转身进了隔壁的病房。

凌国强夫妇眼中已经前晚一楼去做检查的秦怡此刻就坐在这间病房里的床上,几个医生护士守在她的身边。

“刘婶,这是怎么回事?”

见刘婶推门进来,身后没有其他人,秦怡好奇的问。

“少爷早就料到凌家人会来找您求情,怕您一时心软,所以提前布置了一番!我原先还以为少爷想多了,却不想居然真的用上了!”刘婶笑着解释了句,安慰道,“少奶奶,您放心好了!少爷这会儿就在医院,!甚至老夫人现在也在赶来的路上,他们不会再来烦你了!您只管好好的在这呆着!”

秦怡点了下头,没有在说什么。

对她来说这样的结果应该是最好的,毕竟凌国强夫妇真要不顾尊严的哀求她。她真的没法狠下心来,刚才她不就差一点答应了嘛!

当凌国强夫妇乘坐电梯赶到一楼,迎面看到的是一脸忐忑的两个保镖,顿时脸色一沉,“人呢?”

“我们没见到严家少奶奶!”

“没见到?”凌国强一下皱起了眉头,“难道她早料到我们会来?”

“国强,我们现在怎么办?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别担心,只要她还在这栋楼里,我就能找到她!”凌国强脸色一沉,吩咐道,“让人给我一层一层,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找,一定要赶在严老夫人和严易泽来之前找到她!”

话音刚落,一个满是调笑的声音突然传进凌国强夫妇的耳中,“凌叔凌婶,你们这么大费周章的是要找谁啊?”

“严易泽?你怎么会在这?”凌国强的脸色猛地一变。

“我来看我老婆!对了,凌叔你刚要找谁来着?”严易泽眯着眼睛看着他问。

“你肯定是听错了,我是让他们去买点东西,等下我和你凌婶探望下秦怡那丫头!”凌国强笑着敷衍道。

“这样啊?那您和凌婶还真是有心了,不过秦怡这会儿应该还在坐检查,要不我们过会来再来?出去喝杯咖啡怎么样?”严易泽笑着说,“我想凌叔凌婶会给我这个面子吧?”

“那感情好!”凌国强答应的很爽快,严易泽点头,“那我们走吧!”

说完当先往住院大楼外走去,凌国强夫妇对视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跟了出去。

刚走出大门,严老太太迎面走了过来,笑着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听说严易泽要请凌国强夫妇喝咖啡,说是好久没见过了,一起去坐坐。

严易泽扶着严老太太当先走,凌国强夫妇跟在身后。他们的保镖突然不合时宜的问了句,“老爷,那还要不要找严少奶奶了?”

“找个屁!”

凌国强气的低喝一声,心阴沉着脸瞪了他一眼,心知最好的机会已经错过了,凌琳算是完了。

楼下发生的事,刘婶在第一时间告知了秦怡,得知这一切秦怡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少奶奶,我们回去吧!”

刘婶带着秦怡回到她的病房刚坐下一会儿,严易泽推开门走了进来,笑着问,“刚才你没事吧?”

秦怡轻轻摇头,好奇的问,“你是怎么处置凌琳的?怎么凌叔凌婶他们居然会……”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让她去自首!”

严易泽轻描淡写的解释了句,秦怡微蹙起眉头,“自首?自什么首?”

“老婆,你是不是糊涂了?凌琳让人在食物里下药,要毒害我们的孩子,这可是谋杀。要不是顾忌严凌两家的脸面,我昨晚就让叫警察抓她了!”说着严易泽的脸色阴沉下来,“不过就算是自首,她至少也得在监狱里待个八九年!女人最美好的年华也过去了,这也算是比较重的惩罚了!”

“易泽。这会不会……”太重了?

秦怡话没说完,就被严易泽打断了,“太轻了?说的是,看样子我得想想办法,让她再惨一些才好!”

秦怡没想到严易泽居然误会了她的意思,赶紧摇头,“不是,我的意思是这样的惩罚对她来说眼残忍了!”

“残忍?她要害我们孩子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残忍?老婆。她可差点害死了我们的孩子,我没要了她的命已经算不错了!难道还要我放过她吗?”

眼见严易泽一副咬牙切齿,愤恨无比的样子,秦怡突然把凌琳抛在了脑后,心里忽然一暖。

“把这件事我就不管了!可要是凌叔凌婶再来找我怎么办?”

秦怡为难的看着严易泽问,严易泽顿时笑笑,拉着她的手安慰道,“放心吧!不会了。即便他们还不死心,我也不会再给他们接近你的机会!”

说完严易泽轻轻拉她起来往门外走,秦怡好奇的问,“我们这是去哪儿?”

“回家!这样一来,他们就没有接近你的机会了!另外凌琳的案子没有了结之前,你暂时不要出门,免得他们再来烦你!”

“好!”

秦怡乖巧的点了下头,任由严易泽拉着她走了出去。

身后刘婶看着拉着手走出去的两人。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

回到严家,回到她和严易泽的房间,严易泽陪她坐了会儿就回公司去了,秦怡在房间里躺了会儿,感觉有点闷,起身下楼想去散散步,刚一出门就撞见严老太太上楼,顿时恭敬的叫了声,“奶奶!”

“丫头,这是去哪儿啊?”

“屋里有点闷,我下楼走走!”

“好,不要在外面待太久,你现在有了身孕,吹了风,着了凉就不好了!”严老太太一脸关心的嘱咐了句,又看向她身后的刘婶叮嘱道。“刘婶,照顾好少奶奶!”

这边秦怡下楼散步,那边凌琳找上了凌穆扬。

面对凌琳的求助,凌穆扬显得很是无所谓,随口道,“既然他让你去自首,那你就去自首好了!”

“凌穆扬,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去坐牢?”凌琳气的一下站起身来,手指着凌穆扬冷笑道,“凌穆扬,你别忘了,这事儿你也有份儿!你如果想要袖手旁观也行,我不介意把你给供出来!反正我是要坐牢了,不介意让你也陪我一起坐牢!”

凌穆扬笑着摇了摇头,摆手示意她先坐下,“别那么激动。坐下,坐下!我又没说我不管了!我们毕竟还是合作关系嘛!你说,对吧?”

“哼!那你说你打算怎么帮我?”凌琳气的坐下来,冷哼了声死死盯着凌穆扬的眼睛。

“我没办法让你不坐牢,但我又办法让你少做几年牢!你放心的去自首,我保证最多两三年,你就能出来!”

“凌穆扬,你少忽悠我!我这是谋杀未遂。少说也要判个十年,就算是我去自首了,也最多减一两年,你居然说两年就能出来?你是法盲吗?”凌琳说完冷笑起来,“况且,就算你能做到,凭什么就我要去坐牢,你就可以逍遥法外?”

“我进去了。谁来帮你呢?”见凌琳又激动起来,凌穆扬示意她稍安勿躁,“放心好了,我会补偿你的!”

“你要怎么补偿我?给我钱?我不差钱!”凌琳脸色阴沉的说。

“给你一个回到严易泽身边的机会,怎么样?”凌穆扬一如既往的轻松,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褪去。

“他不可能再接受我,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所以,你还是等着跟我一起坐牢吧!”

说完凌琳起身就走。她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看样子,你并不信我!”凌穆扬笑着叫住她,示意她附耳过去,“来,我给你好好说道说道!”

凌琳将信将疑的把脑袋凑过去,凌穆扬微弱的声音一丝丝的传入她的耳中,渐渐的凌琳脸上的愤怒,不甘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怀疑,“你真的能做到?”

“没有把握的事,我从来不会随便承诺!你信我,就过去自首,耐心的等几年,如果实在不信,也可以把我供出来,大不了我陪你一直蹲监狱好了!”

凌琳迟疑了许久,也考虑了许久,最终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在睁开时她的脸色沉静入水,“凌穆扬,希望你说到做到!”

说完凌琳转身大步走了出去,欧若兰见她出门紧张的问,“琳姐,凌先生怎么说?他答应帮您了吗?”

凌琳摇头,欧若兰脸色顿时大变,“那怎么办?您不会真的打算去自首吧?”

“除了自首,我现在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吗?”凌琳苦笑一下,“难道真要严易泽叫警察来抓我?”

欧若兰一下就沉默了……

凌琳去公安局自首的消息,第一时间经刘婶的口传进了秦怡的耳朵里。

当时就让秦怡许久没回过神来,“刘婶,你是说凌琳她去自首了?真的假的?”

“这当然是真的,这可是公安局那边刚才传过来的消息,您要不信的话,过一会儿公安局的人应该就会过来了!”

秦怡这才意识到这是真的,悠悠的叹了口气说,“她这样也好,希望法院能念在她自首的份上,从轻发落吧!只是可惜了她还这么年轻,等她出来的时候怕是已经人老珠黄了!”

“少奶奶,你的心可真善良!她都那样对您和小少爷了,你居然还为她可惜上了?这样的女人根本不值得可怜!要我说,她简直就是罪有应得!”

全文阅读

标签:现言虐文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