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都市/一刻不曾遗忘你林夏花全文在线阅读

一刻不曾遗忘你林夏花全文在线阅读

都市 秩名 2020-01-19 阅读(38)

一刻不曾遗忘你的女主是林夏花,这本虐恋言情小说又名回忆已惘然,主要讲述的是林夏花从一开始就错了,她不该爱上许以墨,这个不属于她的男人,更不该对他动情!结婚三年,他每天都在折磨她,她知道他恨她,可是她没有办法离开他,所以她选择默默承受一切,只希望有一天他能回头看看她。

一刻不曾遗忘你林夏花全文在线阅读

 

>>一刻不曾遗忘你林夏花全文阅读<<

一刻不曾遗忘你林夏花精彩章节导读

许以墨意味深长的看着林夏花。

不要丢人,林夏花想起来许以墨对她的嘱咐,准瞬间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当下举起酒杯站起了身:“以墨不能喝,也不能怠慢了各位,这酒我就替他喝了。”说完,也不管其余人什么反应,一仰头就将辛辣的酒液倒进了自己的喉咙。

那可是一整杯的高度数白酒啊!

林夏花这一举动将旁人都震慑住了,足足安静了五秒钟,胖子才哈哈大笑,打破了这种气氛:“不愧是许总的夫人,爽快!来!喝!”然后也一口干掉了白酒。

林夏花略点了点头,端庄的坐下了身子。

她喝的有点太猛了,这会儿酒意直接就开始上头,可是也是没办法的事儿,许以墨今天这个样子摆明了就是让她来挡酒的,如果不把这些人先震一震,一杯杯敬过来她可应付不来。

“还不错。”许以墨又在她耳边说,听起来像是赞赏,语气中却没有一丝的温度。

林夏花没有说话,单手攥成了拳头,死死的顶住了胃口的地方,上来先一杯白酒,胃里翻腾的厉害。

许以墨注意到了她的动作,眸光闪了闪,给她夹了一筷子菜。

林夏花顾不得许多,连忙吃了下去,好歹是把那就以压下去了。

“许夫人真是好酒量,真是人不可相貌啊,来,我再敬你一杯,祝我们两家的生意蒸蒸日上。”又是一个人起身。

林夏花勉强笑了笑,见许以墨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只能又端起酒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林夏花纵然再有身份在这里压着,还是抵不住一圈圈的人来敬酒,喝到这时整个人都已经空茫了,房顶上的大灯似乎都在一圈圈的转。

她用指甲掐住自己的手心,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微笑,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在这里垮下去,不然就随了许以墨想要看热闹的心了。

许以墨靠在椅子上抽着烟,整顿饭下来都没吃多少东西,一直在注意林夏花究竟喝了多少酒。

到最后,实在是数不清了,也就只能放弃。

身边的女人已经喝多了,一直以来带着点傲气的眼神已经彻底柔软了下来,似乎还泛着点水光,没有焦距,俏脸的线条柔和的不像话,整个人都在轻微的摇晃。

虽然已经喝多了,林夏花还是感受到了许以墨带着侵略性的目光,已经变的迟钝的大脑控制不住身体本能的反应了,转过头去看着许以墨,她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微笑。

许以墨心弦一颤,他从未见过林夏花这么纯粹的笑容,干净,耀眼,让人移不开目光。

这时,又有人想敬酒,许以墨一个眼神横了过去,阻止了那人的举动。

接着,挽着林夏花的手臂站起了身:“各位好好玩儿,家里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就先不奉陪了。”

许以墨想走,这一桌子人都没有敢去拦的,连忙都站了起来往外送。

林夏花失了所有防备,最后的一丝理智都在维持自己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做出什么丢人的事儿,身体已经无力支撑,半倚在了许以墨的身上。

许以墨一路半扶半抱着林夏花走进了地下停车场,身边靠着的小女人因为酒精的缘故体温高的吓人,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她皮肤上的那种温度。

凭着最强大的自制力,许以墨才让他的手停驻在了林夏花的肩膀上,没有顺着那诱人的曲线滑下去。

打开车门,将林夏花好好的安置在了副驾驶上,又帮她系上了安全带。

林夏花上了车,不知为什么,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彻底的松懈了下来,体内一直叫嚣着的酒精终于彻底的模糊了她的意识。

许以墨坐进驾驶座,刚把车子启动,一条软软的手臂就缠上了他的臂膀。

“干什么?”许以墨偏头道,却鬼使神差的没有推开林夏花。

“嘿嘿嘿。”林夏花露出了喝醉酒的人独有的天真又蠢的笑容,看了许以墨一会儿,欢呼了一声,整个人就要往许以墨身上扑,却被安全带束缚住,拉回了自己的座椅上。

她有些不解的看一眼安全带,又抬头看向了许以墨,一双鹿一样清澈的眸子中满是委屈和一丝丝的不解。

许以墨真的没有想到林夏花喝醉的时候是这样的,十分的孩子气,却有分外的好看,一颗冷硬的心不经意间柔软了下来。

林夏花不满意的扯着安全带,却不知道怎么解开,只能小声的嘟囔着。

许以墨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伸手帮她解开了身上的束缚。

林夏花瞬间惊喜的抬头看着许以墨,好似他做成了一件世界上最伟大的事儿。

那种眼神让许以墨莫名的想笑。

林夏花又是一声欢呼,整个人谱了过来,这次成功着陆在了许以墨的怀里,她高兴的用鼻尖磨蹭着他的颈项,间或轻轻的咬一口,含糊的说道:“你真好闻!”

许以墨被她这种过于亲昵依恋的动作吓了一跳,想要推开,一双手伸了出去,犹豫了半晌,最后却落在了她的后背,轻轻拍了两下:“别闹。”

“才没有闹!”林夏花直起身子,盯着许以墨的脸看了好久,复而笑了:“你真好看。”

许以墨不知道要怎么回应。

林夏花说完这句话,又低低的重复了一遍,酒精经过这会儿的折腾,彻底上头,无边的眩晕感袭来,她摇晃了两下,干脆靠着许以墨的胸膛睡着了。

半天没有动静,许以墨才发现了这个情况,也就纵容林夏花在他怀里睡了,直到真正睡熟,响起了微微的呼噜声,许以墨才尽量轻的将林夏花放回了副驾驶,又帮她系好安全带,轻踩油门上了路。

这一场酒,不知道究竟醉了谁呀。

第二天,林夏花刚睁开眼睛,就被汹涌而来的头痛折磨的忍不住叫出了声。

她很少喝酒,昨天一口气喝了那么多,还几乎没怎么吃东西,现在报应全都来了,不但头疼欲裂,胃也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似的,抽搐着疼。

真是喝酒误事啊。

林夏花勉强坐起身来,开着床头,揉了揉太阳穴。

疼痛稍缓,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渐渐浮现在了脑海中。

太连贯的记忆没有了,但是她记得她好像是在车场跟许以墨撒酒疯了,应该还说了他……很好看?!

林夏花不敢再往下想了,喝醉酒做出来的事情都是让人不堪回首的!

简直太丢人了!林夏花自己都尴尬的不行,干脆一头扎进了被子里,先鸵鸟一会儿再说吧。

这时,门被推开了,林夏花连头都不想抬,然后又觉得不对,这脚步声不是许以墨的。

悄悄从被子里露出一只眼睛,发现来的人竟然是许露露。

“别在这里装睡了。”许露露靠窗站定,看着床上的林夏花。

“我愿意睡觉管你什么事儿?”林夏花肯定不会在许露露面前示弱,忍住了让人牙酸的头疼,坐起了身子。

“不管我的事儿,不过听说你昨天还挺威风的呀,过足了许夫人的瘾。”许露露语气中赤裸裸的嘲讽。

“我为什么要过瘾?本来我就是堂堂正正的许夫人啊。”林夏花毫不退缩。

许露露上前了一步,更加贴近林夏花:“你自己心里还不明白吗?以墨对你也就仅仅是玩玩而已,根本不会对你有别的感情。”

“感情这种东西,我从来不强求,不过既然是许以墨要求我陪他去的,我自然也不会拒绝。”林夏花十分的淡然。

“如果是我……”

“好了。”林夏花打断了她的话:“我现在很不舒服,不想跟你说话,没什么事儿你就先走吧,不然一会儿许以墨来了,听到你这么说会怎么看待你呢?”

许露露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不允许她在这里继续打压面前的女人了,只能冷哼一声,出了门。

林夏花在她走后又一头扎回了被子里,觉得自己应该把房间门安个单向锁了。

又转念一想,这是许以墨的家,那个男人肯定不会允许她这么做的,只能作罢。

林夏花难受的在床上打了个滚,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时间,发现自己竟然睡了将近一整天,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怪不得许露露被她吓住了呢,原来不是许以墨要起床了,是他要下班了。

一直不停歇的头疼折磨着林夏花,她干脆又栽回了枕头上,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林夏花被一声女人的叫嚷吵醒了。

睁开眼睛一看,面前站着许露露的母亲,正横眉冷目的看着她。

“有事吗?”林夏花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恼人的不适感已经少了很多。

“我家露露说来看看你,接着就找不到人了,电话也打不通,你说,你到底把她弄到哪里去了?!”许露露的母亲尖声质问着林夏花。

“我怎么会知道?她在我这走了以后我就睡觉了。”林夏花如实的回答她。

“那怎么会找不到人了?我不管,她最后见到的一个人是你,你就得负责把她找回来!”许露露的母亲上前就抓住了林夏花,一用力将她硬生生从床上拽了下来。

林夏花赤着脚站在地上,皱了皱眉头:“我要去哪里找?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没等许露露的母亲说话,门又开了,许以墨走了进来,见这种情势,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林夏花还没有开口的机会,许露露的母亲就添油加醋的把她认为的事实说了一遍。

许以墨瞪了林夏花一眼,往门口一指:“去找,找不到露露,你也就不用回来了。”

林夏花闭了闭眼睛,复又睁开,瞳孔中带着淡淡的无奈,她就知道是这种结果,略收拾了一下衣服,没有再试图分辨,擦过一左一右站在她身旁的两人,走出了门。

夜幕已经降临,林夏花站在街上毫无头绪,突然想起来一个人,于是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贺非鹤接到林夏花的电话时还是有些惊喜的:“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你知道许露露一般这个时候会去哪里吗?”林夏花试探的问道,她恩能想起来的人也就贺非鹤可能会知道许露露的日常爱好了,毕竟他们是亲戚关系。

“许露露?你怎么想起问她?”贺非鹤很好奇。

“没什么,就是想知道她大概会去哪里。”林夏花不想多说,让贺非鹤知道许以墨这样为难她,难保不替她出头,她不想再牵连其他的人了。

贺非鹤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只知道她平常喜欢去夜色酒吧,这个时间应该也差不多开场了。”

“好,谢谢你了。”林夏花挂断了电话。

夜色酒吧吗?可以去碰碰运气,有个目标总比这样瞎逛要好很多吧。

霓虹闪烁人群嘈杂,林夏花对酒吧这种场所有些无所适从,她并不经常来。

“要喝点什么吗小姐?”侍者走过来问道。

“啊,我要一杯橙汁吧。”林夏花说着,又想起来:“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叫许露露的女人?”

侍者探身从吧台拿了一杯橙汁递到林夏花手里,偏头想了想,抱歉的摇了摇头:“这个名字没太有印象,不好意思啊。”

林夏花嘬着橙汁连连摆手:“不认识就算了,麻烦你。”

夜色酒吧是本市最火的几个酒吧之一,现在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场子里几乎是人挤着人,没有一丝空隙。

林夏花艰难的在人群中穿梭,闪动着的灯光让她看不清道路,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个人。

音乐声震耳欲聋,林夏花实在是有些习惯不了这种氛围,就算是许露露在这里她都找不到人,还是干脆出去再想想办法吧。

她奋力的往外挤,终于身边一空,抬头一看,嗯……男厕所。

正想掉头再挤回去,突然听到了一边的角落里有人说话,声音特别的熟悉。

林夏花循声望去,在男厕所和卡座之间,有一块小小的空间,背离舞台不引人注意,要不是她正好走反了挤到了这个地方,也是发现不了的。

那里站着五个人,四个男人围着一个女人,女人背对着她,正在说些什么,看身形,就是她要找的许露露!

竟然真的在这里!林夏花略微有一点欣喜,连忙往那边走。

“我都答应你们了,你们还想怎么样!”许露露正激动的说些什么,这一片还算比较安静,声音清晰的传进了林夏花的耳朵里。

“不想怎么样啊,上次你伺候的哥几个很舒服,一日夫妻百日恩,怎么也得凑够个百日吧?嗯?”领头的一个男人狞笑着伸手去勾许露露的下巴。

许露露明显想躲,却又不太敢,只能别别扭扭的接受调戏,压抑着怒火说道:“那是你们趁我喝醉了做的事儿!你们这叫……强奸!”

领头男很是得意:“对啊,就是强奸怎么样?你告我去啊,你只要报jing,那些风光四射的照片马上就会呈现在所有人的眼中,你看我能不能干的出来。”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许露露整个人都在发抖,她想要反抗,却被拿住了死穴。

“当然是……”

“你们够了吗!”林夏花这时终于挤了过去,开口大喝道。

“哟,哪里又来了个小美妞。”领头男摸着下巴打量着林夏花,眼神中不怀好意。

“我告诉你,这是我妹妹,实相的你们就快点滚,我丈夫是许以墨,但凡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丝,你看看你们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林夏花手心都攥出了汗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特别的凶悍,没办法,她一个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拿出许以墨的名头,不然不光救不出许露露,还可能把自己搭进去。

许以墨的名字在本市简直是太如雷贯耳了,领头男明显被这个名字吓了一跳,打量了一遍林夏花,想在她的神色中分辨出到底是不是真的。

林夏花毫无惧色,也恶狠狠的盯着他们,把许露露挡在了身后。

许露露脸色苍白,她不知道林夏花究竟听到了多少事情,也不知道究竟该感激林夏花来替她解围还是该气恼她见到了自己如此难堪的一面。

领头男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是没有勇气挑战许以墨这个名字,恶狠狠的瞪了两个女人一眼,带着手下离开了。

只剩下林夏花和许露露面面相觑,两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走吧,你妈妈担心坏了。”还是林夏花先打破了僵局,转身往外面走。

许露露也就跟上,嘴唇抖了抖,低声了说了句:“谢谢。”‘

“不必。”林夏花也没奢望她能来感激。

两人一前一后挤出了酒吧,安静的大街和喧闹的酒吧形成了两个极端。

“叫车来接你吧,你的电话为什么打不通?”林夏花随口问道。

“被那些人抢走了。”许露露倒也没再隐瞒,嘴唇抖了抖,说:“你刚才……听到我跟他们说什么了吗?”这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林夏花想了想,还是没有隐瞒:“听到了个大概。”

许露露猛的抬头,盯着林夏花看了一会儿,又垂下头去:“你会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吗?”

喝醉酒后被人强奸还拍了裸照,如果这件事暴露出去,她的名声就彻底毁了,在她所处的圈子里,私底下的生活怎么混乱都没有人管,但是一旦被公诸于众,就再也没有了立足的地方。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林夏花考虑都没考虑就应承了下来,这是想当然的事情,她是不屑于用别人的弱点去做威胁的,尤其是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

许露露这才微微放下了心。

夜色酒吧内,离许露露刚才所在的地方不远,又一个女人出现在了那里,得意的笑了,正是林豆蔻。

许露露回家之后,很是安静了一段时间,对林夏花也没有那么大的敌意了,林豆蔻因着腿上与许以墨的感情也逐渐的升温,看似也并不像为难林夏花。

林夏花趁机搬回了连然家住,那里会让她感觉舒服很多。

因为在节目上名声大作,林夏花彻底在设计圈里站稳了脚跟,麦克利乐于提携他的徒弟,国际知名品牌JS最近正在找设计师,找到了麦克利的头上,麦克利顺追推舟的将林夏花引荐了去。

林夏花珍惜每一次机会,自然也是认认真真的准备了自己的设计稿。

春季大秀,JS看在麦克利的面子上,破天荒的让林夏花这个后起之秀占据了一席位置。

又是一段忙碌的时间,林夏花用尽了心血准备了这次大秀的服装,提前一周,她就要去见模特了,以便于更好的与模特磨合。

待见到要跟她合作的模特的时候,林夏花瞬间觉得人生都不美好了。

这个模特不是别人,就是林豆蔻。

不过这次林豆蔻对林夏花的来临也是很意外,她很早以前就想要给JS这个品牌做模特了,无奈一直被婉拒,最后还是提了许以墨的名头,才勉强挤进了秀场,主办方告诉她会有个新晋的设计师来跟她合作,她万没想到这个设计师竟然是林夏花。

“你能来不容易吧?”林豆蔻特别看不惯林夏花那种什么事儿都成竹在胸的表情。

“还可以,比你要简单一点,毕竟我是凭本事进来的。”林夏花收拾着手里的东西,一个余光都不给林豆蔻。

“你……”林夏花还想说点什么,看到了正往这边走的许以墨,连忙将到嘴边的话收了回来,从林夏花手里拿过了服装,对着许以墨温柔的一笑,转身钻进了试衣间。

许以墨坐在了林夏花对面的沙发上,开口道:“我就知道你会来。”

“嗯。”林夏花淡淡的答应了一声。

许以墨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再说点什么,哪天林夏花酒醉在车上娇憨的样子还历历在目,怎么也没办法跟面前这个表情冷淡的女人对上号。

林夏花准备好了今天要上场的服装,坐在了休息椅上,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稿,她不想跟许以墨有太多的交流。

没多大一会儿,林夏花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表情不怎么开心,径直走到了林夏花的面前,指着腰线对林夏花说:“妹妹,不是我说你,你这里涉及好像是有点不对劲啊,剪裁没有那么贴身,不太显身材的。”

林夏花看了一眼,说道:“这是JS品牌的风格所在,突出女人身形娇媚的同时又不过分束缚,所以在剪裁上不会特别的追求贴身。”

“不是吧,还有这裙摆上的配色,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林豆蔻扁了扁嘴,很是不满意。

“色谱上来讲,这两个颜色是相对色,营造冲突感又不突兀,没什么问题。”开口的不是林夏花,而是许以墨。

两个女人都因为这突然的一句话呆了一下。

林夏花看向许以墨,而男人并没有看她,她眸光闪了闪,心中泛起了一股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情绪。

而林夏花瞪大的眼睛里先是充满了不可置信,而后注意到了许以墨微微皱起的眉头,已经到了嘴边的抱怨硬生生憋了回去,勉强的一笑:“啊,还是妹妹比较擅长这一方面,我就有很多的不懂了,谢谢以墨哥提醒。”

“不懂的事儿就不要拿出来随便乱说了。”许以墨淡淡的开口,语气中一直以来的宠溺淡了很多。

“知道了,我这不是觉得跟妹妹是一家人,没有必要见外么。”林豆蔻温婉的笑了笑,牵起了林夏花的手:“是我说的不对,你别往心里去。”

“不必,好好准备秀就可以了。”林夏花抽回了自己的手,转身又去忙碌别的事情了。

林豆蔻站在那里,许以墨也罕见的没有帮她解围。

......

全章节目录

标签:都市言情虐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