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都市/林夏花许以墨大结局完整版阅读

林夏花许以墨大结局完整版阅读

都市 秩名 2020-01-19 阅读(195)

本站提供林夏花许以墨大结局完整版阅读。总裁类言情小说回忆已惘然讲述的是许以墨的身份矜贵,A市不知有多少豪门千金想要接近他,不仅仅是因为他钱权两握,更是因为他英俊的外貌,引得一干女人眼红。因此,林夏花作为许太太没少遭遇白眼,就连自己深爱的丈夫,也不喜欢她,甚至每天折磨她。

林夏花许以墨大结局完整版全文阅读

>>林夏花许以墨大结局完整版全文阅读<<

林夏花许以墨大结局完整版精彩章节导读

林夏花垂着头,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暂时避一避,结束时再回去,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

后院很清静,鲜少有人来,偌大的空场长满了柔韧的杂草,能看出曾经被休整过,但并不是很用心,那些弱小又坚强的绿意还是丝丝缕缕的蔓延了开来。

林夏花很喜欢这个地方,安静,没有人,没有那些探寻的眼光。

她深深浅浅的向前走着,正前方有个小亭子,虽然上面的彩漆已经剥落了,但依稀还是能看得出来曾经的样子。

林夏花坐在了亭子中的石凳上,蜷缩起了膝盖,安静的合上了眼睛。

这时,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林夏花轻叹了口气,都躲到这里来了还是躲不开那些纷扰吗?

睁眼一看,来人却出乎了她的意料,竟然是许以墨。

“你来这里干什么?”林夏花瞬间竖起了全身所有的防备。

许以墨在小亭子中央站定,低头看着林夏花,俊朗的不像话的面容紧绷着,笼罩了一层阴沉沉的气息。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许以墨开口就是质问。

“有话你就直说,难道你现在学会照顾我的情绪了吗?”林夏花动都没动一下,稳稳的坐着。

“你不想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许以墨漆黑的眼瞳更加深沉,闪动着一丝危险的意味。

林夏花不解的看向他,不知道他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解释。

“装什么样子?”许以墨冷笑了一声:“麦克利不是你叫来的吗?”

“当然不是我,我还以为是你邀请的。”林夏花莫名其妙的,她来参加这个许家的聚会都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又怎么可能通知麦克利。

“呵呵,还真是撇的够干净,那他怎么会来?还是专门为了你来的,你手段还真的是可以啊,这么快就跟别人勾搭上了,怎么?上次那个男人已经满足不了你了吗?”许以墨字字句句极尽嘲讽。

“你不要血口喷人!麦克利是我的师父!你不能这么侮辱他的人品!”林夏花语气激动了起来,不管是事业上还是生活上,麦克利都帮了她很多,她不能接受许以墨这样诋毁麦克利。

“你也知道与你联系在一起对别人是一种侮辱啊?做那些背地里的肮脏事儿的时候怎么就不怕侮辱了呢?我看你就是缺男人了吧,怎么?怀着我的孩子还不能让你满足?”许以墨冷笑着说。

林夏花直接蹦了起来,站在石凳上,视线与许以墨平齐:“我可以接受你不喜欢我的事实,但是请你,给我最基本的尊重,不要用你阴暗的思想来揣测我!”

许以墨被林夏花瞬间迸发的气势冲击的一愣,脸庞刀削一般的线条略绷紧了一些,他在林夏花的眼神中看出了最纯粹的愤怒,不由得心头一抽,大概,他刚刚说的话确实是有些难听了?

许以墨第一次有了怀疑自己的想法,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本是带着一腔的怒气来质问的,现下却有些淡淡的愧疚。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认为我是那种随便的女人,这么久了,难道你就真的没有一点改观吗?还是说在你心里我就真的是低到尘埃里?我曾经的忍让和委屈不过是因为那时我喜欢你,在我不喜欢你的时候,你以为你还能用这些来伤害我吗?!”林夏花一句比一句斩钉截铁,这些话她在心里憋了很久了。

许以墨骤然抬眼,林夏花不喜欢三个字听在他的耳朵里,让他的心一阵震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女人的一颦一笑似乎能够影响他的情绪和行动了。

比如今天的事儿,如果放在以往,他压根不会在乎林夏花是不是与麦克利是不是有超越了师徒之上的关系,更不会在所有长辈围着他问东问西的时候发现了林夏花不在房间里,就急匆匆的追了过来。

对林夏花非同寻常的情感波动让许以墨有些自持不稳,他一直骄傲与自己强悍的自制力,不会轻易的动感情,可是为什么在林夏花面前,这些全都不值一提了呢?

“没话说了吗?如果没别的事儿,要不你走,要不我走,我不想再跟你这样纠缠不清了,还是那句话,等孩子生下来,我们互相还对方自由。”林夏花没有心思再去分辨许以墨突然的沉默到底是为了什么,说完转身就要走。

身体总比大脑要更诚实,许以墨一伸手就抓住了林夏花的手腕,林夏花没防备下被扯了个正着,向外走的身体被硬生生的拽了回来,脚下不稳,正好扑进了许以墨的怀抱。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温度,林夏花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逃离这让她想去沉沦的熟悉。

“放手!”林夏花挣扎,许以墨抱的却越来越紧,她气结,狠狠一脚踩在了许以墨的脚趾头上。

许以墨吃痛,终于是让她挣脱了开。

“你不用……”林夏花话才说到一半,突然听见了一种不正常的嘎吱声。

正纳闷,在她对面的许以墨脸色大变:“小心!!”

说着不管不顾的将林夏花又按在了怀里,甚至一只手紧紧的按住了她的后脑,不让她抬起头。

林夏花刚想发怒,就听到头顶上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紧接着,周围的光线就暗了下来,有重物砸下来的声音,夹杂着许以墨的闷哼声。

还没等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肩头后腰和被护住的后脑都遭受到了重击,林夏花一阵眩晕,昏过去的最后一瞬间,努力抬头看到的画面是塌下来的亭子顶和许以墨渗着血却还对她笑的脸庞。

再次恢复意识,林夏花是在小腹撕裂般的疼痛中醒来的。

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病房里很安静,除了她没有别人。

小腹处的剧痛一波胜过一波,后脑和肩膀也与之交相呼应,林夏花额头上渗出了冷汗,伸手按了床头的呼叫铃。

没过三分钟,病房门被推开了,进来的却不是医生,而是许以墨的母亲。

“我怎么了?”林夏花白着一张脸问。

“你还好意思问!”许母冲上来就给了林夏花一耳光。

林夏花骨子里的傲气终于被激发,咬牙压制住身体上叫嚣着的疼痛,梗起了脖子:“我凭什么不好意思问?!”

“亭子顶突然塌了!以墨为了保护你被砸中了头!现在都昏迷没有醒过来!你这个丧门星!”许母跳着脚对林夏花喊。

“这种意外是谁都不愿意看见的,你凭什么来指责我?!”林夏花被身上的疼痛折磨着,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许母抬手又欲打。

“你再敢对我动一下手,你许家的孙子绝对保不住,我肚子已经疼的受不了了。如果我是你,就会先去通知医生。”林夏花大声的说。

许母的手高高扬起,呆了半晌,像是被人打了一闷棍似的,又缓缓放下了,林夏花再讨厌,肚子里怀的也是她许家的种,这当口真的是损失不起。

许母狠狠的瞪了林夏花一眼,转头出了门。

林夏花虚脱似的倒回了床上,双手紧紧的捂着肚子,身体上的疼痛无一不在提醒她之前发生看什么事儿。

当时……她还没有发现危险的来临,真的是许以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救了她。

林夏花沉思,同时也是将许以墨的身影在她的脑海中回放了一遍又一遍。

莫名的心头发烫,那个男人为了她连自己的安危都置之度外了,甚至昏迷到现在都没有醒。

林夏花闭上了眼睛,眼角划过一滴泪,为什么总是在她已经死心的时候给予她曾经渴望的温暖呢。

来的太晚的温暖到底还能不能修补她一颗已经被伤的千疮百孔的心?这些只有林夏花自己知道了。

顶楼的贵宾病房中,许以墨安静的躺在那里,敛尽了一身骇人气势的男人现在显得甚至有些虚弱。

他的头上缠着密密麻麻的绷带,各种管子插了一身,高精的医学仪器在他身边摆着,发出机械特有的微小噪音。

许母坐在旁边,就这短短的一天时间,中年女人保养的十分优渥的脸上似乎都出现了几条皱纹。

她实在是担心的不行,许以墨是她所有的希望,现在却躺在床上安静又脆弱,这一切都是林夏花那个女人所造成的。

许母眼中的厌恶越来越深。

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伯母,我来看看以墨哥。”林豆蔻从外面走了进来。

“进来吧。”许母点了点头,面容缓和了些。

林豆蔻走到了许以墨的身边,握住了他搭在床边的一只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侧,喃喃说道:“以墨哥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家里人都很担心你呢。”

许母看向林豆蔻的眼中多了一丝欣慰,说是姐妹,林豆蔻温婉可人,比林夏花那种女人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林豆蔻蹲了半晌,才站起身来,状似虚弱的晃了下,许母连忙扶住了她:“你没事儿吧?”

林豆蔻笑了笑:“知道以墨哥受伤了,我担心的吃不下东西,只是有点低血压,没关系的。”

许母连忙给林豆蔻找了把椅子,让她安安稳稳的坐好。

“哎,如果不是姐姐跟麦克利关系不清不楚的,以墨哥也不会这么着急的冲过去,也就不会受伤了。”林豆蔻叹着气,状若随意的说着。

“什么?”许母的注意力被林豆蔻的一番话吸引了。

“没什么,我乱说的。”林豆蔻有点惊慌:“她是我的姐姐,我不该说她不好的。”

许母迫切的想要知道林夏花到底还隐瞒了些什么,宽慰林豆蔻:“你说就行,有我给你做主,放心就是,你也不希望以墨一直被那个女人蒙在鼓里吧。”

“其实这些事情都是传言,我知道的并不算太多的,姐姐和麦克利师徒相称,但是她在设计权内的地位上升的也太快了,虽然我觉得那是她应该得到的地位,但是圈子里很多人都在质疑,如果没有麦克利,姐姐是不会上升的这么快的。”林豆蔻斟酌着用词,尽量委婉的说。

林豆蔻故意这么说的,这种事情,说的太明白了就没有想象空间了,说一半留一半,听进去的人自然会脑补出她所希望的另一半。

尤其是许母这样本就对林夏花颇为不满的人。

许母的眼神瞬间就变了,满是怨恨:“我就知道她是那样的一个人,以墨还挺身去救她,害的自己受这样的苦,真的是……”

林豆蔻又添一把火:“也许以墨哥是担心姐姐肚子里的孩子呢。”

无形之中,林豆蔻将林夏花的身份打的无限底。

“要不是因为她有这个孩子,我早就把她扫地出门了。”许母恨恨的说。

林豆蔻满意的笑了,她想达到的目的已经完美的达到了,林夏花,在许家你永远翻身无望,至于这次,她认为是事发突然,许以墨来不及躲闪才会受这样的伤。

至于是为了救林夏花,不可能的吧。

“也不知道姐姐身体好点没有,她跟以墨哥在一个医院里,以墨哥醒来就可以去看望她了。”林豆蔻决定再加一把火。

许母顺着林豆蔻的思路走,越想越生气,猛地站起身:“这样的女人怎么配跟以墨在一家医院!”说罢就往门外走。

林夏花刚刚苏醒,身体还不是很舒服,医生正在帮她做进一步的检查,许母气势汹汹的推门就进来了。

林夏花有些疑惑的看了过去。

许母抱着肩膀,特别不屑的斜瞄着林夏花说道:“你,现在就收拾收拾出院。”

林夏花微微抬起头:“为什么?”

“这还要为什么?我不想让你跟以墨在一个医院里,说出去丢人,这个理由可以吗?”

林夏花勉强一笑:“我知道你可能不想看见我,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走。”

“那关我什么事儿?”许母见林夏花竟然敢反对她,火气更大了:“我让你现在走就现在走,不然你信不信我找人把你直接扔出去?!”

林夏花挣扎着坐起身,刚想说点什么,却被医生一把按回了床上。

“这位女士,病人现在情况很不好,让她转院是不可能的。”医生手上检查的动作不停,义正言辞的对许母说。

“谁说要让她转院了?只要离开这间医院,她爱去哪里去那里!”许母没把医生放在眼里。

“那就更不行了,我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医生不再看许母,专心给林夏花检查身体。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跟我这样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又知不知道躺在床上的这个贱女人是个什么货色?!”许母接连受到反驳,一直高高在上的她怎么能受得了这个委屈。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她是谁,躺在病床上的就是病人,在她身体恢复到出院标准之前,谁都不能让她离开这里。”医生一席话说的不亢不卑。

“好啊。”许母掉转话头又对林夏花说:“你的魅力还真不小,刚见面的医生就能这么向着你说话了。”

林夏花现在只觉得疲惫,全身上下的伤口都胀着疼,整个人都木木的,不想再去跟许母对话了,干脆别过身去,给了她一个后背。

许母见她不再言语,顿时更生气了,好像一套组合拳打出去却打在了棉花上。

她还想接着说点什么,但林夏花直接闭上了眼睛,表现出了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气势,她再说下去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狠狠的瞪了林夏花一眼,许母摔门而出。

医生阻止了她赶林夏花离开,医院又算得上是半个公众场合,尤其这种高档医院,如果真的闹起来,于她许家的脸面上也不好看,许母也只能暂时作罢。

等到医生检查完毕,林夏花真诚的道了声谢。

病房里安静下来,这间屋子只有林夏花一个人住,她面对着一片纯白的墙壁,恍然间一会儿看见倒塌下来的亭子,一会儿又是许以墨的面容。

心乱如麻。

三天后,林夏花基本上可以自己走动了。这三天里,许母每天都要来她的病房大闹,冷嘲热讽,唯一的目的就是让林夏花离开医院。

林夏花不看其扰,想着与其勉强的住下去还不如躲个清静呢,于是自己一个人悄悄的办理了出院手续。

收拾好随身物品走出了医院大门,林夏花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她的名字,回头一看,是麦克利。

“师父,你怎么来这里了?”林夏花有些惊喜,被许母精神虐待了这么多天,冷不丁见到个熟人,还是很开心的。

“我来探望个病人,刚才看背影还想着是不是你,结果真的是,你来医院干什么?”麦克利疾步走上前来。

“已经没事儿了。”林夏花笑了笑,不想让麦克利为她担心。

麦克利听出了林夏花语气中淡淡的苦涩,没有再深究,开口道:“你去哪儿?我送你。”

林夏花也没拒绝:“那麻烦师父送我去连然家吧,我最近一直住在那里。”

第二天一早,许母照常去林夏花的病房里想找事儿,却一扑扑了个空,这才知道林夏花已经出院了。

“哼,这次还算识趣。”许母回到许以墨的病房中,气哼哼的跟林豆蔻说道。

林豆蔻明知故问:“怎么了阿姨?”

“林夏花自己灰溜溜的跑了。”许母言语间很是得意。

“啊?可是姐姐的伤还没有好啊。”林豆蔻皱眉。

“你啊,心地就是太善良了,我能看得出你对以墨的感情,难道那个女人把以墨害成这样你就不心疼吗?”许母摸着林豆蔻的头,语重心长的说。

“说是这么说……唉……这次确实是姐姐做的不对了。”林豆蔻望向许以墨的眼神中满是担忧。

许母点了点头:“你们是姐妹,性格怎么会差的这么大,豆蔻,你是个好孩子,可千万别被你那个丢人现眼的姐姐给带坏了啊。”

“姐姐有时候只是一时糊涂。”林豆蔻说完这句话锋一转:“阿姨,您也注意身体,也不要太生气了,不然以墨哥醒过来以后肯定会怪我没有照顾好您的。”

许母欣慰的笑了:“还是你懂事。”

林豆蔻顺从的垂下了头,隐藏在阴影中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得意。

虽说已经出院了,林夏花的身体还是没有恢复的很好,连然一边骂着林夏花傻一边给她煲汤喂药,换着花样的做好吃的。

林夏花的情绪总是不高,她一直没有再见到过许以墨,在医院时向医生打听过,听说许以墨的伤势很严重,一直没有苏醒过来,因为头部受到了重击,有淤血压迫了脑部神经,而且血块产生的位置十分的刁钻,没有医生有把握可以成功的将它取出来。

于是就只能靠着许以墨自己来抗,能抗过去,就可以苏醒,如果不行,也许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林夏花当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不相信的,许以墨那样的人,怎么会被一个小小的血块打倒?

直到许母的情绪越来越失控的时候,林夏花才确定了这个事实,许以墨为了救她,是真的豁出了性命。

这一认知让林夏花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是担心,是难过,还是……异样的喜悦?也许都有一点点吧。

连然白天忙工作基本上不在家,林夏花就坐在沙发上,脑海中思绪杂乱,有时候能呆呆的坐一天。

以至于有人敲门,敲了很久林夏花才缓过神来。

开门一看,是明姜,自从上次明姜表白林夏花婉拒之后,他们已经有一阵子没有见过面了。

“我能进去吗?”明姜一贯的温柔。

林夏花没有说话,只是让开了身子。

“你不开心。”问句的句式,明姜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还好。”林夏花重新窝回了沙发上。

“是因为……他吗?”明姜眼神有些暗淡。

林夏花没有反驳,许以墨的伤势如同一块大石头似的压在她心头,确实是开心不起来。

“如果是因为许以墨,我大概可以帮得上忙。”明姜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他喜欢林夏花,自然更能明白林夏花放不下许以墨,虽然他和许以墨算得上是半个情敌关系,但如果能让林夏花重新开心起来,他不介意做他能做的一切。

“真的吗?”林夏花兴趣缺缺的问了一句。

许家找的医院肯定是最好的,医生也是最厉害的,都说没有办法,明姜一个模特还能做什么呢。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总裁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