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都市/林夏花许以墨什么小说 回忆已惘然全本阅读

林夏花许以墨什么小说 回忆已惘然全本阅读

都市 秩名 2020-01-19 阅读(191)

林夏花许以墨什么小说?这本虐恋言情小说名字是回忆已惘然,主要讲述的是整整三年,林夏花遭遇了三年的冷暴力,就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怀孕成为她生命中的曙光。如果她有了孩子,许以墨会不会对自己好一点?可是当她回到家,却发现丈夫和别的女人鬼混,也许这辈子,她都无法获得他的爱!

林夏花许以墨什么小说回忆已惘然全文阅读

>>林夏花许以墨什么小说回忆已惘然全文阅读<<

林夏花许以墨什么小说回忆已惘然精彩章节导读

许以墨轻叹了口气,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曾经做错了。

林豆蔻站在一边,一句话都不敢说,她现在有点拿不准许以墨究竟知道了多少事情,会不会在这件事上继续追查下去。

两人背对着背,各自有各自的心思,不过这一切都跟林夏花没有关系了,现在林夏花满心里都是她的比赛,她的希望。

连然的电话也适时的打了进来,知道林夏花已经离开许以墨家之后,二话不说驱车来接了她。

又回到了连然家,林夏花有种亲切的的感觉,这样的温馨安全才算的上是家,在许以墨那里,就算再豪华再大,也只能说是个房子。

把一切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甩在了了脑后,林夏花专心的准备比赛的事情,因为这一场风波,她站在了受害人的角度,组委会特别批准她直接进入半决赛,与四强一起争夺决赛的机会。

这就意味着她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才能得到认可。

准备好了几张设计稿,林夏花去找了麦克利不管怎样,她都需要师父的指点,才能更好的进步。

麦克利极其热情的接待了她,两人专业素养都十分的高,寒暄了两句直接进入正题。

整整忙了一天,才终于将设计稿修改完毕。

一阵诡异的咕噜声打破了工作严肃的氛围,林夏花和麦克利对视一眼,双双大笑。

忙了一天,连饭都没顾上吃,可不是饿了。

收拾好自己的稿子,林夏花斟酌再三,恭恭敬敬的给麦克利鞠了一躬,真诚的说:“这次的事情真的是谢谢师父了。”

麦克利一头雾水:“帮你改稿子是我应该做的呀,怎么突然这么正式?”

“是谢谢您这次帮了我这么大的忙,要不是您暗中出手,抄袭的事情不会这么快就针线更大白。”林夏花是感激的,她知道自己被人坑了,能这么快平反,一定是背后有人帮她操作,有这个心又有这个能力的,想来想去只有麦克利一个人了。

“嗯?”麦克利有点疑惑。

“真的十分感谢师父,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没办法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了。”林夏花说着,鼻尖有点发酸,她是有多幸运,才能一路走来遇见这么多真心实意对她好的朋友们。

麦克利,连然,还有……明姜。

“其实……”麦克利张了张嘴,许以墨的名字在舌尖上滚动了一圈,又咽了回去,笑了笑说:“其实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因为中途的风波,林夏花本就很紧张的时间一闪即逝,三天后,她带着自己最满意的作品重回了赛场,这一次,没有人再能阻拦她奔向胜利与成功的脚步。

林夏花没有忽略,特约嘉宾那一席上,属于林豆蔻的位置缺席了,许以墨想当然的没有出现。

果然是两人联手演的一台好戏吗?林夏花内心冷笑,一个准备冒名顶替了帮她忙的人,以求她感激,顺理成章的将她继续圈养在家里,另一个还是一贯的假意讨好实则心怀恶意。

这一切凭的只是当初她对许以墨的那一份最真的感情,当她收回了自己的心,就不会对她有丝毫的伤害了。

林夏花能够凭着自身的天赋让麦克利赏识,自然是有真实力的,一旦没有了外力阻止,她毫无悬念的冲进了决赛。

决赛只有三人,一个是个好脾气的中年大叔,对人一直都笑眯眯的,从事这一行已经有半辈子了,实力强劲功底扎实。

另一个是与林夏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林夏花怎么想对她都没有太多的印象,因为从事这一行当,林夏花已经是很恶补了关于这一方面的行内知名人士的名单,却真的没听说过这个女人。

也许跟她一样也是匹黑马吧,毕竟能站在决赛台子上的,就算名不见经传也值得尊重。

今天就是最后的一战了,林夏花拿出了她最耗费心血的设计稿,明姜也调整好了状态,以求在台上能够最好的表现出设计的特点。

只此一战,再无遗憾。

比赛进行的异常激烈,一共要经过三轮的选拔,最后统计三轮成绩相加分数最高的一个人登顶成为冠军。

林夏花被临时打乱了出场顺序,变成了第一个出场,不过她也没太多想,实力摆在这里,先来后到并不重要。

唯一让她心里有那么点芥蒂的,几场比赛都缺席的林豆蔻又坐在了嘉宾席上,在她上场比赛的时候还特意对她挥手微笑。

林夏花理都没理,只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

两轮过后,她当之无愧的分数排在第一名,每轮的满分都是一百分,两轮累积,林夏花总分是188分,剩下的两个人,中年大叔186分,另一个姑娘紧随其后,184分。

最后一轮的喊场已经开始,林夏花深吸了口气,与明姜对视一眼,信心十足的上了台。

展示完毕,打分环节,四个九十五分打出来的时候,林夏花微微笑了一下。

林夏花对评委鞠了一躬就下去了,丝毫没有注意到林豆蔻眼中划过的一丝阴险。

最后一组参赛人员评比完毕,观众席中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在后台的林夏花都听的清清楚楚,主持人在请所有参赛选手上台。

撩开幕布的那一瞬间,她眼神一凝,属于最后胜利者的领奖台上正站着一个人,是三人中最后的那个姑娘。

怎么会是她?

林夏花转头看了下面的计分牌,最后一轮那个姑娘的得分竟然是四个整齐的一百分!

总分不多不少正好压了林夏花一分!

只一分之差,林夏花就变成了第二名。

这不对劲,像艺术类的比赛中,评委会约定俗成的不去打一百分,寓意是艺术的追求没有止境。

林夏花不相信这种分量的比赛中,评委会不懂得这个规矩!

那为什么会出现齐齐的四个一百分?还正好比她多一分将她压制!

林夏花越想越不对劲儿,实力不如人她无话可说,但明显有暗箱操作她真的有点接受不了。

如果她拿不到这个第一名,最大的得益者是谁?林夏花第一时间看向了那个站在领奖台上的姑娘,随后又暗自摇了摇头,不可能是她,有能力操控评委打分结果的人不会站在台上来比赛。

第二个人……林夏花转头,看向了稳坐在嘉宾席上的林豆蔻。

林豆蔻并不与她对视,而是轻轻地鼓着掌,一脸欢快的表情。

是你吗?我的妹妹?也只能是你了吧,处心积虑的想要把我拖进不能挣脱的深渊,那你还真的找错人了,血脉至亲,我看透了你是什么人,你却永远都不会理解我到底能坚强到什么地步!

林夏花深深的看了一眼眉目间与她有几分相似的妹妹,从善如流的根据主持人的指引站上了第二名的位置。

以为这样就能把我打败吗?不可能的,这段时间的努力收获都已经刻在骨子里了,荣誉可以夺走,名词可以作假,真正自己得到的东西是不会被任何人消灭的。

林夏花腰板挺的笔直,她从来问心无愧,对这种被后台操控了的结果也没有太多的不满。

领奖,致辞,感谢,鞠躬,下台。

林夏花所有的表现都正常的不得了,一点都没有与第一名失之交臂的失落感。

看台上的林豆蔻暗自不满,她好不容易安排的局,就是为了看这林夏花怎么失望无助又气愤,可是她希望的都没有发生,她的姐姐好像很平静的就接受了这一切。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林豆蔻脑海中转了一圈,站起身来,顺着嘉宾通道走向了后台,姐姐呀,人前你可以强撑着,没有人的时候难道不会痛苦难过吗?

看着你难过是我最开心的事情呢。

林豆蔻优雅的拎着裙角,一步步的向后台走去,她要去观赏那个失败者的落魄姿态,尤其这个失败还是她一手造成了,那就很有成就感。

林夏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一转身正看见林豆蔻在不远的地方站着。

“你来干什么?”林夏花没有什么表情,她现在不想因为林豆蔻再有过多的情绪了。

“妹妹,你为什么只得了第二名啊!我觉得你才应该是第一!”林豆蔻说的情真意切,眼底的讥讽却藏都藏不住。

“花了不少钱吧?”林夏花冷不丁开口。

“什么意思?”林豆蔻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

“我说,买通这些评委你花了不少钱吧?不可能是管许以墨要的吧?看来你没在许以墨身边待这么久,都有自己的小金库了,许以墨知道吗?”林夏花一连的发问。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呀妹妹,我真的很为你难过,我以为你会得第一的。”林豆蔻向前走了两步,更加靠近林夏花。

林夏花随着她的动作向后退:“你还在我面前演不觉得累吗?许以墨现在又不在这里。

“妹妹,以前我因为爱以墨爱的深,可能会做过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但是我都是无心的,这次的事儿真的跟我没关系,我没有这么大的能力的。”林豆蔻说着就落下了泪。

“呵。”林夏花实在不想跟她多说什么。

这时明姜已经将东西都收拾好了,走过来站在了林夏花身边:“我们走吧。”

林夏花点了点头,又对林豆蔻说:“我忍你已经忍了很久了,如果你再处处针对我,我不介意把你做的那些事情一件件都抖出来,也许许以墨不会相信我,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能够相信我的人并不少。”

林夏花说完,转头就走,她实在是不想多看一眼林豆蔻的样子。

林豆蔻还想说些什么,明姜转过头来,给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一双桃花眼中散发出了凌厉的目光,将林豆蔻的一番话都堵了回去。

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了楼梯口,林豆蔻刚刚还楚楚可怜的表情渐渐隐了下去,精致的眉眼间全是算计的神色。

她绝对不会允许林夏花有翻身的机会,虽然许以墨嘴上没有说些什么,平日里待她跟往常也没有什么不同,但林豆蔻是什么人,心思缜密到不行,明显的能感觉出来许以墨在偶尔谈到林夏花时语气有些微的变化。

林豆蔻摊开手掌,看着上面纤细的纹路,喃喃自语:“妹妹呀,怎么样才能让你身败名裂呢?”

林夏花这边回到了比赛方给准备的酒店,这次赛程时间很长,所以参赛人员都是住在酒店里的,这下比赛结束要回家了,有很多东西都需要收拾。

明姜承担了一切的重活,林夏花在一旁收拾手稿,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林夏花接起来一听,传来了一个嘶哑凶戾的男声:“你姐姐在我手上,想让她活命,自己来楼下301室。”

“你是谁?”林夏花有些jing觉。

“哈哈,你管我是谁,五分钟之内,你如果到不了,就可以直接给你姐姐收躯了,你的电话行动已经被我监视了,如果敢报jing或者告诉别人,那后果是你想象不到的。”

还没等林夏花说话,那边就挂断了,紧接着,林夏花接受到了一张照片,点开一看,上面赫然是林豆蔻,还穿着她们刚才见面时候的衣服,但被五花大绑着扔在了一张床上,人看起来是已经昏过去了,额头上还有一大片的血迹。

林夏花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半天,实在拿不准林豆蔻到底是不是真的出事了,可是她也不敢随便的去问,如果电话里的人说的是真的,她贸然的动作等于送了林豆蔻的命。

这条实在劲爆的消息充斥了林夏花的脑海,林豆蔻的名字也不停的翻滚,那些林豆蔻对她做过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她都还清晰的记得。

要不要去救她?

林夏花咬紧了嘴唇,心里悄悄冒出了一个想法,如果不去救她,让她真正的人间蒸发,是不是对自己来说更好一些?

这个念头一旦滋生就真的抑制不住,林夏花内心左右摇摆,理智告诉她林豆蔻好歹是她血缘上的姐姐,而且总归是一条人命,她不能见死不救。

可是情感上她真的很希望,林豆蔻就此消失再也不出现。

“喂,怎么了呀?还在因为你姐姐的事情不开心?不要想太多了,你还有我们在无条件支持呀。”明姜发现了林夏花突然的沉默,上前来安慰道。

林夏花思绪被打断,突然打了一个激灵,连忙将手机屏幕上的照片返回,可最后看到的一眼,林豆蔻额头上的那抹血色还是在她心中掀起了涟漪。

理智最终还是会战胜感情,她真的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就算林豆蔻对她来说是最恨的人,她还是不希望林豆蔻就这样痛苦的死去。

毕竟,还是亲人吧。

林夏花在心中叹了口气,下意识的看了眼表,没有多长时间再让她来耽误了。

“真的很不开心吗?要不我带你去楼下吃点东西?”明姜没有收到回应,有些担心的问道。

“啊,不用,你在这儿先收拾着东西好吗?我去外面吹吹风,很快就回来。”林夏花回过神来,勉强给明姜递了个微笑。

“好,你随便去玩儿,这里交给我就放心吧。”明姜好脾气的点头,他一直对林夏花无条件服从。

林夏花胡乱的应了一声,转身出了门,电话里说让她去楼下的301,明显就是很清楚她行踪的人,这样看来监视她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她如果想救出林豆蔻,就只能按照那人说的去做了。

她心中有事儿,脚步也急,并没有注意到,在她刚一出门,斜对面的楼梯间内悄无声息的钻出了三条大汉,拿着房卡划开了她房间的门,明姜还在里面。

三楼走廊静悄悄的,这座酒店的设置也很有意思,一号房是在靠走廊的最里侧。

离五分钟还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林夏花心急如焚,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救出林豆蔻,她当然的是不希望她出事儿。

快步走到最里面的房间,林夏花jing惕了一下四周,没发觉有什么不对的,小心的掰动了一下门把手,惊讶的发现门没有上锁。

犹豫了一下,林豆蔻可能昏迷着躺在屋里的可能性让她下定了决心,一把推开了房门。

拐过玄关,她看到了一张跟图片中一模一样的大床,就连床单的褶皱都是一样的,唯一的不同是——床上没人。

刚被躺过的人形还在,却不见应该在这里的林豆蔻。

林夏花还没理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耳后突然传来不正常的风声,紧接着后脑一阵剧痛,眼前一黑,林夏花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一双属于男人的鞋,和……分外熟悉的裙角。

林豆蔻的裙子。

林夏花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砰砰’,巨大的踹门声把林夏花从昏迷中惊醒,睁开眼的时候有一瞬间的迷茫,紧接着就想起了之前的事情,林夏花一挺腰坐了起来,感受到了身上不一样的触感,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只剩下了内衣,躺在宾馆的床上。

身侧的被子有不正常的隆起,林夏花颤抖着手伸出去,掀开一看,身边的人竟然是明姜!跟她在同一张床上!也是半裸着的!

又是一声巨响,门锁终于不堪重负被踹开了。

“原来,你真的,是这种女人!”许以墨走到了床前站定,刀削似的面庞绷出了阴沉的线条,略显狭长的眼中寒气四溢。

林夏花第一反应就是解释,急急的说出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房间里的理由,说到一半,她突然想起了昏倒前看到的裙子,瞬间醒悟,这,又是林豆蔻的阴谋。

许以墨开口道:“说啊,怎么不说了?便不下去了是吗?”

这时,林豆蔻也走了进来,衣衫整洁妆容精致,一脸不可置信的呃表情:“妹妹!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你难道忘记了以墨是你的丈夫了吗?”

许以墨听到丈夫两个字,觉得愈加的刺耳,眼前的这一切挑战着他的神经,林夏花与别人有染的事实让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还要拖豆蔻下水?我真是看错了你!”

......

全章节目录

标签:虐恋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