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都市/凌雨欣韩邵庭情恨温柔全文在线阅读

凌雨欣韩邵庭情恨温柔全文在线阅读

都市 秩名 2020-01-19 阅读(46)

凌雨欣韩邵庭情恨温柔的主角,这本总裁类言情小说讲述的是凌雨欣真是够倒霉的,在一次出任务中不小心惹到了韩邵庭,这个作为韩氏集团的现任总裁,商界的龙头老大的男人。而且他也是杀伐果断,有仇必报的一个人,自己就这样把他给强上了,事后还一走了之,简直是在太岁头上动土,不要命了!

凌雨欣韩邵庭情恨温柔全文在线阅读

 

>>凌雨欣韩邵庭情恨温柔全文阅读<<

凌雨欣韩邵庭情恨温柔精彩章节导读

她迈着轻盈的脚步拎着自己的旅行袋,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而韩邵庭却没有上车。

挺拔如玉的身姿,如清朗的松柏一样站在黑色的车旁。

此时雨早就停了,天空透出了一丝蓝色,阳光从厚重的云层喷薄而出,将前面那个身影勾勒出一抹金色的光芒。

仿佛是一个在跳跃的精灵一样。

这是韩邵庭心中有些浪漫的想法。

没有想到那个身影却突然顿住了。

显然是来了电话。

韩邵庭在那静静的看着,没有动。

而凌雨欣拿起电话,一看是多兰的来电,她赶紧点开,里面却传来了多兰的惊恐的大喊声,“凌雨欣,快来救我”

然后那边就传来了几声闷闷的响声,还有其他的声音,电话再也没有声响。

凌雨欣心头大震,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今的多兰不是在石桥镇吗?

那么是韩哲找去了?

他想做什么?

绑架吗?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凌雨欣怒火中烧,将旅行袋嗖的一下就扔在肩头,然后朝着马路,犹如一阵烟一般的跑去。

此时,她要打车去石桥镇,否则也许真的来不及了。

她不知道那里的情况如何,也不能贸然的报jing。

毕竟多兰和韩哲的关系实在复杂,如果多兰进了jing局,对她也不好。

可是此时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出租车都拉满了人。

凌雨欣在路边急得直跺脚。

却不期然,一辆黑色的车缓缓停在她身边。

车窗摇下,是韩邵庭俊美如玉的容颜。

这个时候的凌雨欣,从来没有觉得这张脸是这样的好看,这样的顺眼,这样的舒心。

她惊喜的看着他。

韩邵庭淡淡的开口,“你要去哪,我送你。”

凌雨欣唰的一下就拉开车门,坐进车子,这个家伙真是太够意思了。

竟然知道她有事儿。

凌雨欣急急的开口,“麻烦你送我去石桥镇。”

“去石桥镇。”韩邵庭轻声吩咐前面开车的老杜。

老杜点头应了一声,启动车子朝着石桥镇的方向疾驰而去。

车厢里再度陷入了沉默。

韩邵庭没有接着追问,而是安静的,很有耐心的等着韩哲回答他的话。

“我在石桥镇。”

“石桥镇的具体方位”

“邵庭,你有事找我?”

“是的,我就在石桥镇。”

“那好吧,过了桥,右拐,第三条街的第一个胡同口”说完之后,韩哲咔嚓一下就挂断了电话。

韩邵庭转过头对着凌雨欣说,“你听到了吧?”刚才韩邵庭点开了外放。

所以凌雨欣清晰的听到了方位。

略一思忖,韩邵庭加了一句,“陌生的号码我三叔不会接的。”

凌雨欣了然一笑,点点头,“谢谢你,我自己去吧。”

凌雨欣觉得这件事情韩邵庭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韩邵庭勾起嘴角,“我都已经给我三叔打过电话了,如今你自己去,这不是欲盖弥彰吗?”

“我只是不想让你牵扯太多。”

“树欲静而风不止,不想涉水,却偏偏面前是涛涛大海。”韩邵庭韩似笑非笑的说了两句,然后打吩咐老杜开车,朝着刚才韩哲说的方向行驶而去。

凌雨欣再没有说话,她的心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

其实严格来讲,自从韩邵庭找到她之后,真的并没有对她做什么,一直是礼遇有加,彬彬有礼,就像一个真正的贵公子一样。

无论言语还是行动,还是对她的工作,其实真的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当然了,排除那次储物间里的亲吻。

而且若有若无的,他还关心着她。

深夜去修配厂接她回别墅。

下雨的时候为她撑伞。

还有现在亲自送她到石桥镇。

这一桩这一件好像一个个雨点一样砸在凌雨欣的心头。

她感到莫名的一阵恐慌。

这种恐慌不知道从何而来,她倏然的转开了头,看着窗外。

韩邵庭将她的神色都收在眼底,微微的翘起嘴角,翘起了一个动人的弧度,星眸微闪,仿佛里面蕴藏着暗夜星辰。

其实连他自己也解释不清,今天为什么看到凌雨欣在那焦急的等着车的时候,自己想都不想的就吩咐老杜开车过来。

按道理讲,今天之后两个人,应该再无交集。

可是他就是不想就这么轻易的让凌雨欣离开自己的视线。

也许是因为一个月之前的那一场情缘,也许是因为这半个多月来的相处。

这个有些清冷,有些暴力,有的时候单纯的像一根筋的女孩,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撞进了他的心。

他总是不知不觉的观察着她的行踪和一切。

他觉得自己有些像偷窥狂,也有些懊恼。

但是,他却不想制止自己这样的行为。

车厢里再度陷入沉默。

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时候凌雨欣应该像往常一样,说着客套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客套话再也说不出口。

觉得说出的话都很苍白无力。

所以,还是悻悻然的闭上了嘴。

老杜稳稳的开着车,按照刚才电话里提示的方向,将车子开到了那个胡同口。

凌雨欣打开车门,朝着胡同口跑去。

胡同口空无一人。

凌雨欣迅速的查看一下,发现在十步开外,有一户人家的门是开着的。

她想都没想的就朝着那个方向跑过去。

这里显然很安静。

在胡同口外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悠闲而自在的走着。

这是一个古老而又淳朴的小镇,就连这户人家的门上都是斑驳的漆。

暗香疏影之下,院子里静悄悄的。

凌雨欣调动全身的jing戒,想都没想的冲了进去。

然后就看到了在葡萄花架下,一个面容俊美但是却一脸冰寒之气的男子,慵懒的坐在藤木椅上。

在他的前方,是低着头,披散着头发的多兰。

“是很巧,韩先生是来这里旅游的?”凌雨欣淡淡的问道。

“不是旅游,就是来看一位老朋友。”

韩哲站起身子,双手插在裤袋里对着凌雨欣说,“我不过是看到一个认识多年的老朋友,可是没有想到她避我如蛇蝎,算了,我这人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这点自尊还是有的,既然不想和我说话,那我就走吧。”

说完之后,韩哲抬腿朝着院外走去。

身后的凌雨欣笑着开口,“是啊,这样才对吗,既然不想说话,何必纠缠不放,闹得大家都不开心?”

“嗯,我知道了。”韩哲竟然意外的没有生气,而是点点头。

他走了几步,回头看着也站起来的韩邵庭,口气温和的说,“邵庭,你不和我一起回帝都吗?”

韩邵庭眉目优雅,勾起嘴角,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三叔,我暂时要处理一下这里的两个项目,毕竟投资很大,我要亲自跟进,所以暂时不能回帝都了。”

“我临来的时候,大嫂让我将你带回去呢,我现在空手而归,只怕大嫂会将我赶出来。”

韩哲半真半假的说道。

“没事,我一会儿就给我爸妈打电话。”

“还有,你的祖父也想你了,希望你抽时间去看他一下。”

“我知道,等我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我就回帝都看他们。”

韩邵庭的声音有礼有节,不卑不亢,淡淡的像三月的流风,也像七月的骄阳。

带着说不出来的闲适和气质风华。

凌雨欣心想,这个世界上能有这样气质的人,除了小师叔也就是他了吧。

“行,那你在这里玩一会儿,我走了。”

说完之后,韩哲迈开长腿朝着院子外走去,几个保镖站也是随后紧紧跟随。

一时之间,院子里只剩下四个人。

站在门口的老杜看了眼院子没有动。

毕竟只要有韩哲出现的地方,他就要提高十二万分的jing惕。

韩邵庭看了一眼凌雨欣和多兰,觉得这两个女人应该是有话要说。

于是,他薄唇轻启,“我在外面的车里等你。”

然后不疾不徐的朝着大门外走去。

老杜跟着韩邵庭也离开了。

院子里,依然静悄悄的。

即便是刚才人多也依然如此静谧。

“到底怎么回事儿?你为什么喊救命?”凌雨欣有些严厉的说道。

幸好她没有出动jing方的力量,否则今天又是闹个大乌龙。

假如韩哲对此不依不饶的话,她真是收不了场。

毕竟上一次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好就又出现类似的事情,再加上某些人暗中捣乱,想来她凌雨欣没准儿会被停职。

所以她的口气,就带着一丝懊恼。

多兰抬头看着凌雨欣,明明自己还比她大几岁,可是为什么有的时候,却感觉她像她的主心骨和靠山一样。

她喃喃的说道,“我没有想到,韩哲会追到石桥镇来,当时,我在院子里浇花,他一脚将大门踢开,我当时很害怕,拿起电话准备和你通话,没有想到韩哲就冲过来抓住了我,然后夺去了手机”

“那他有没有对你动手?”

凌雨欣虽然知道韩哲应该什么都没做,但是她还是不放心的问出来。

“没有他什么都没做”

凌雨欣点点头,“那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想他早就知道我在这里了,如今他的侄子来这里,他也不过是顺水推舟找了个机会罢了。”

“你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儿?”凌雨欣狐疑的问道。

多兰沉默不语。

凌雨欣没了耐性,“好了好了,我不管你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儿,只不过多兰,你要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假如你手里握有韩哲的某些把柄,我劝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我,假如他触犯了法律,那么自然有法律严惩他,而那样你也会安全的。”

多兰猛的抬头,瞪大的眼睛,看着凌雨欣,“把柄,那样狡诈奸猾的人怎么可能有把柄在我的手里?”

“那你为什么这样怕他?”

“雨欣,你不懂的”多兰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

多兰和韩哲到底有过什么事情,凌雨欣真的是猜测不出来。

可是多兰又是如何对她的呢?

凌雨欣脚步只是顿了一下,没有回头看多兰,而是大踏步的朝前走去。

多兰握紧了手心,指甲嵌入了手心里,感到一丝疼痛,她才颓然的放开了手。

低低的呢喃着,“凌雨欣,不是我不告诉你真相,是我也真的并不能确定,这么多年了,还没有证据,你让我如何和你说当年的事情,真的对不起”

凌雨欣来到胡同口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韩邵庭环抱双手斜靠在车旁,看见她过来,微微的挑起了一侧的剑眉,然后抬手看了一下腕表。

凌雨欣干巴巴的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打开车门进去。

随后韩邵庭也上了车。

“今天的事谢谢你了。”凌雨欣还是将话说了出来。

“不用客气,这是作为一个公民应该尽的责任嘛。”

韩邵庭也同样说起了官话和套话。

凌雨欣笑了,“如果每一个公民都能像你这样,那真是天下太平了。”

“是啊,如果都像我一样,你就该失业了。”韩邵庭语带谐谑。

“对呀,我失业了就没地方吃饭了,就会饿肚子的”

此时车厢内的气氛慢慢变得轻松起来。

毕竟和来的时候的心情是截然相反的。

多兰安然无恙,凌雨欣也就放下了心。

她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就算是她所知甚少,但是哪怕知道那么一丁点,对她来讲也至关重要。

所以她不会让多兰出什么事情的。

明知道多兰也是利用这一点,在寻求着某种保护,凌雨欣也根本没往心里去。

“没地方吃饭?”韩邵庭轻声的问道。

“是啊,失业了就没地方吃饭了嘛”凌雨欣好整以暇的开口。

“这件事情很好办啊,来我家,我肯定会让你每天吃的饱饱的。”韩邵庭半真半假,眉目舒朗。

此时略有些暧昧的气氛在车内缓缓的流淌。

“呵呵,我去你家做什么,就是为了吃饭吗?”

“是啊,你不是想要一口饭吃吗?”韩邵庭好笑的反问。

“无功不受禄啊,我无缘无故的吃你什么饭?”凌雨欣一瞪眼。

“你可以做我的保镖。”韩邵庭故作沉吟。

“做你的保镖?”凌雨欣挑起眉毛,不怀好意的看着韩邵庭,“你确定让我做你的保镖?”

“如果有这一天,我想我会很高兴的。”韩邵庭似笑非笑的说道。

凌雨欣不准备就着他的话题说下去了。

这韩邵庭有的时候看似温和无害,有的时候却又凌厉无比。

她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副面孔。

不过,凌雨欣还是神情很轻松。

她歪着头对韩邵庭说,“你要在这里呆多长时间?”

“看看情况再说。”

“我最近工作会很忙,只怕没时间带你出去游玩”

“没事儿,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什么时候去。”韩邵庭漫不经心的开口。

“为什么一定要我带你去,其实这么长时间,你应该发现我这人很无趣儿的,不会说什么轻松俏皮的话,也不会用优美的语言去描述一样东西,我带你去游玩,你不觉得很枯燥吗?”

“不枯燥啊。”韩邵庭好整以暇的睥睨了一眼凌雨欣,“你没发现吗?其实我们两个很相像的。”

“哪里相像?”

“都很无趣儿,我也不太爱说话,我也不太喜欢聒噪的女人,所以你这样的导游甚合我意。”

“那好吧,等有时间我联系你。”凌雨欣暗暗的笑了。

心里想,你就等着吧,等到猴年马月,我也不会去主动联系你,你想玩自己去玩,我才不会带你去呢,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不过这样的想法当然没有表现在脸上。

凌雨欣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但是依然遮不住那一丝丝的小得意。

......

全章节目录

标签:都市言情豪门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