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都市/回首又见程墨安陆轻晚程墨安小说在线阅读

回首又见程墨安陆轻晚程墨安小说在线阅读

都市 秩名 2020-01-19 阅读(216)

回首又见程墨安陆轻晚和程墨安在线小说是一本豪门总裁文,又名《风近晚时爱你最深》,作者是汤圆儿。遇见个总裁小跟班,陆轻晚带着他混吃混喝,坐地铁摆地摊,翻墙逃票。等到小跟班单膝跪地求婚,才知道这哪是什么小跟班,明明就是首富总裁程墨安!

回首又见程墨安陆轻晚程墨安小说在线阅读

 

>>回首又见程墨安程墨安陆轻晚全文阅读<<

回首又见程墨安章节阅读

张绍刚从震撼中回过神,拽住田野推了一把,“老田,还等什么,定妆照拍起来!”

田野当了这些年的摄影师,还没被谁的妆容震撼过,这次他着实吃惊不小,激动的抱起一台摄影机,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直接大踏步走到中间。

“定妆照,咱们当场拍!”

陆轻晚翘了翘小嘴儿,漂亮!任性!是她要的范儿!

……

啪嗒!

白若夕的拳头重重捶打桌子,“看来是我小瞧她了!”

王泽楷陪着小心,“白小姐,雕虫小技而已,我根本就看不上眼,拍电音靠实力,不是噱头。”

白若夕气的胸口起伏,“呵!陆轻晚……她跟绝世的关系不一般,不得不防。”

王泽楷不解,“什么关系?”

白若夕收回话题,看来大家都不知道,她没必要找不痛快,更不想坐实陆轻晚和程墨安的关系,敷衍一笑,“没什么。”

记者们一听说对面居然连番掀起高朝,按捺不住好奇心,这边还没结束就从后面溜了出去。

很快,滨城酒店大门外挤满了想来采访的记者,将大门堵的水泄不通,但安保人员拦在那边,谁也不放。

想蹭热度的记者使出浑身解数往大厅挤,有人甚至不惜从保安胯下钻,这样的一幕自然逃不过镜头。

现场表演、高手助阵、当众做造型、当场拍定妆照。

一连串打破常规的举动,无疑推翻了影视圈的开机传统,成了里程碑的一刻!

卢卡斯服气的拍拍手,“总裁认真起来,还是那么可怕啊。”

不过,总裁似乎很多年没这么认真了。

铃铃铃——

一串不和谐的火警铃声突然打破了会场的热闹,记者们却好像没听见,继续抓拍舞台上的一举一动。

有些记者默默无闻数年,指着今天一炮成名呢!

火警持续嘶喊,陆轻晚马上联系酒店保安系统,“哪儿着火了?”

那边的人显然在应急,“二楼包厢!陆小姐,请你们的人马上撤!火势很大!”

玛德!

怎么突然会发生火灾?陆轻晚聪颖的眸子转动,脑海中闪过无数可能。

“好!”

陆轻晚不敢大意,强令暂停活动,吩咐保安和工作人员按照秩序送记者朋友离开。

“各位,酒店突然发生火灾,请马上离开!咱们庆功宴上不见不散!”

记者和现场工作人员还意犹未尽,纷纷错愕,“搞什么?这种时候居然发生火灾?”

还有人怨声载道,“酒店的安保措施太差了!耽误大事!!”

骂归骂,生命到底比工作重要,记者们依依不舍的多按几十下快门,接踵撤离。

桌椅被混乱的人群撞翻在地,玻璃杯“啪啪”砸碎,现场不断有女人的尖叫,男人的咒骂,闹哄哄一片,彻底成了灾难现场。

叶知秋这边帮忙疏散,好在都是经历过大场面的圈内人,不到三分钟全部工作人员悉数离开大厅,上了停在酒店外的商务车。

火警非小事,滨城酒店的服务生、楼上的宾客、后厨人员,一股脑全推推搡搡出来,门外的鲜花红毯被踩踏成了一滩垃圾。

齐晏戴上鸭舌帽,压低帽檐,在人群中低调的走散。

而聂冰则转身去了侧门,跨上哈雷摩托车,一阵旋风刮过,摩托车帅气的消失在转角。

消防车呼啸而至,工作人员携带消防工具跑上二楼。

刚才的喧闹和震撼突然中止,火警拉开黄色条幅警戒线,将全体人员清理出十米开外。

陆轻晚和叶知秋招呼张绍刚他们上车。

张绍刚落下车窗,“轻晚,不错!”

陆轻晚两指并拢举到脑门,做了个帅气的美式“欧了”手势,“张导,咱们好戏在后面!”

张绍刚眼睛里还沉甸甸的顾虑,“轻晚,这场火灾我看不一般。”

开机仪式的整体过程超出了陆轻晚的预期,但火灾太蹊跷,结尾简直糟心。

陆轻晚心里也有自己的算盘,火灾不早不晚,任谁都会有猜疑,她仰脸,“张导,天灾人祸都是不可控力,万幸咱们没有任何人员伤亡,就算是给开机仪式助威了。”

如今大局未定,陆轻晚不想闹得人心惶惶,幕后的鬼,她会捉!

田野上了车,颇有些暗昧不明的道,“陆总,台子还不够硬。”

那意思是,你的后台似乎不如对手来的强劲,好自为之吧。

陆轻晚明媚如光般笑笑,“田老师,台子都是自己搭,不够硬可以加固的嘛!有你们在,我怕什么?”

说一千道一万,她陆轻晚就是分量太轻,在圈内没有话语权。

但是没关系,她会努力!

张绍刚他们的车绝尘而去。

庄慕南和杨娅也被现场的气氛震撼,出了门还没回过神,杨娅捂着心口惊叹,“我心都快跳出来了,陆老师你好厉害啊!这样的设计太精彩太棒了!”

陆轻晚弯弯眼角,“小意思啦!以后还有更多精彩!”

庄慕南动了动薄唇,想说什么,终究还是将唇畔的言语变成了点头,转身是上了车。

陆轻晚不太明白他想表达什么,遂大力摆手道别,“片场见!辛苦啦!”

杨娅和庄慕南同在后座,座位很宽,但庄慕南身上淡雅出尘的香氛却好似触到了她。

咬了咬下嘴唇,杨娅开口道,“庄慕南,你今天真的很厉害,把观众都惊艳了。”

说完,她不安的闪躲他的目光,可庄慕南压根就没看她。

庄慕南闭目养神,头靠椅背,阖眸的时候睫毛如羽扇轻覆,阳光在他脸上斑驳,投下好看的暗影。

“谢谢,你也是。”

俨然是不愿多说的姿态,他在堵杨娅的嘴。

杨娅也不再自讨没趣,转移视线去看窗外,但视野之内的每一寸风景,都在重演舞台上白衣男子弹琴的一幕,琴键交替、声乐齐鸣,美的那样不真实。

车辆有序离开,卢卡斯去取车还没回来,只剩下了陆轻晚和叶知秋。

希尔顿酒店仍在推杯换盏,红毯和花篮摆满地,这边消防车堵门,警戒线开外只影不留,烧焦的味道混合滚滚黑烟。

陆轻晚捡起被踩脏的海报,擦了擦,露出自己的名字。

叶知秋冷冷的瞪对面,“真特么的不要脸!”

陆轻晚摸摸鼻尖儿,“球儿,你说对面是白若夕?”

——

晚晚:搞砸我的发布会,呵呵哒,老娘正手痒想开开荤!

叶知秋:宝贝儿,薯片话梅橙汁儿已经准备好,开战吧,我会鼓掌的。

卢卡斯:你个眼睛没安眼珠子的人,看毛线!

总裁大人:需要我做什么?

晚晚:你负责貌美如花就好啦!

汤圆儿:插个广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首发网易云阅读,么么扎!

晚晚:总裁大大,广告费怎么收?

总裁大人:元宵节再说。

某圆儿瑟瑟发抖ing

叶知秋翘臀靠着车门,环臂,“嗯哼,查过了,白芳玲的女儿,天虹集团董事长孟敖的私生女。”

“有照片吗?”

太忙了,还没顾上打听白若夕是个什么鬼东西。

叶知秋划开手机,“喏,这个女人。”

陆轻晚吹了声口哨,“呦呵!她啊!”

“你认识?你们应该还没机会见面吧?”叶知秋翻包,找车钥匙。

陆轻晚噘嘴,精灵般的眼睛跳跃着火影的余光,“认识啊,还有故事呢!”

那么《如歌》故意叫阵《倾听》就说得通了,火灾……呵呵哒。

“所以说,今天的火灾没那么单纯喽!”

叶知秋柳眉紧拧,两个酒店的对比太特么鲜明了,滨城狼烟滚滚,一片狼藉,人家那边鲜花美女红酒香槟,靠!

“我也怀疑有人故意坑咱们,你想怎么样?”

陆轻晚把手机塞给叶知秋,左手扭扭右手,“我想……玩儿死她!”

叶知秋相信她会的,“他们还没结束,你要不要去砸场子?”

“砸场子这种事太幼稚了,姐不会这么做的,不过呢……呵呵。”陆轻晚灵机一动,心生一计。

叶知秋看她那个表情就猜到肯定想到了对策,“需要姐帮你做什么,直接说。”

陆轻晚扒开包包,没有要找的东西,又去扒拉叶知秋的包,终于找到了,“这个就行。”

“修眉刀?”

“嗯哼!”

卢卡斯开了车过来,打开车门邀请两位美女,“陆小姐,叶小姐,请上车。”

陆轻晚摘下卢卡斯的眼镜,“借用下。”

“没有度数。”卢卡斯脸上一轻,眼镜已经飞到了陆轻晚的鼻梁上。

不得不说,这样一打扮,还挺像文艺女青年呢。

“废话,有度数我还不戴呢,我又不近视,你们去前面路口等我,五分钟后我就过去。”

“你……”干什么去?

卢卡斯还没问,叶知秋附身上车,“你最好别知道,开车。”

陆轻晚戴好帽子,避开摄像头,找到了白若夕的车,在若水居碰面那次,白若夕开的就是这台车。

四下无人,陆轻晚用衣服包住手,掀开车前盖儿,一眼就发现了目标,薄薄的粉唇儿勾着,修眉刀一划!

搞定。

不到五分钟,陆轻晚钻入车子,“走,去大吃一顿!”

卢卡斯握着方向盘,扭头看后座,“陆小姐,你心也太大了吧?咱们的场地失火,媒体炸开锅,拍摄组今天要开始拍宣传照和剧照,摄影棚一定忙吐血。你有心情去吃喝?”

陆轻晚拍拍手,手上并无任何东西,“天大的事吃饱饭再说!开车,去鼎盛楼吃招牌烧鹅!”

卢卡斯不确定的又问了句,“陆小姐,你是不是受刺激过度?要不要喝杯咖啡清醒一下?”

陆轻晚现在神清气爽,憋屈几天了,今儿最痛快,“喝肯定是要喝的,但姐姐要喝酒,烧鹅配牛栏山呗,咱们都是中国胃。”

卢卡斯:“……”

陆轻晚没被刺激,他被刺激了!

“女孩子出门喝酒要么Negroni(尼克罗尼),要么Bronx(布朗克斯),你喝牛栏山?!!”

“鸡尾酒都是装13的玩意儿,中国汉子喜欢对碗吹白酒,武松打虎知道吧?不喝地道的白酒他有那么大力气吗?甭废话,走起!”

卢卡斯:“……”

看不出来,小小年纪如此生猛。

叶知秋和陆轻晚击掌,“不错,宝刀未来。”

陆轻晚小粉唇儿翘翘,小吃货的模样,藏着一颗老司机的心。

绝世大厦,董事长办公室。

电脑屏幕上是刚发布的新闻,《倾听》大反转,一改颓势,登上了热搜榜top3,齐晏、聂冰、民国美男庄慕南、素颜美女杨娅,热度不断攀升,很快就会超过《如歌》的势头。

下面则是滨城酒店突发火灾的新闻,连着好几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有陆轻晚的身影,她在人群中很不显眼,不过可以确定她没事。

那就足够。

程墨安长指滑动触摸板,关闭页面。

一点多钟的太阳往西方倾斜,璀璨的光辉碎在他眼睛里,光华万丈。

手里铃声比预期来的稍晚了一些。

“进度如何?”

卢卡斯手指压眉心,靠着卫生间盥洗台,“总裁,陆小姐和叶小姐在吃饭,点了不少菜,还要喝酒。”

吃菜喝酒,嗯,心情不错。

“别让她喝多……三杯即可。”

陆轻晚上次喝醉的模样历历在目,绝对不能让她再醉酒。

卢卡斯忍不住吐槽的冲动,“总裁,陆轻晚这丫头真是让我开眼界了,今天这么大的场面,她居然还有心情吃烧鹅,而且,到现在她都没看一眼新闻。”

“新闻有什么可看?”

卢卡斯被问蔫了,总裁啊,混娱乐圈怎么能不看新闻?

“啊……也是,不过有个小事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下,我们离开酒店的时候,陆小姐突然离开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就格外兴奋,她去了希尔顿酒店停车场那边。”

八成是干了坏事。

“知道了。”

卢卡斯还是不太甘心,“总裁,你为什么这么帮她?”

“我有必要跟你交代?”

完全是拒绝回答的态度,而且绝对不容许他再废话。

卢卡斯:“……”

没有,当然没有,可是他好奇啊,好奇的心痒,回头得想办法从陈纪年那里打探下!

程墨安按下内线电话,“纪年,进来。”

……

包厢内,陆轻晚和叶知秋哈哈爆笑,吃着喝着聊着。

“程墨安人丑了点,对合作伙伴还是不错的。”陆轻晚嘴巴里含着鹅肉,嘴角蹭了不少油渍,吃相不雅。

卢卡斯:“……”

又说他们总裁丑!

你们等着,回头打脸打死你们!

叶知秋叉鹅肉,咀嚼,就着白酒抿一口,美味!

“他那个助理,你一定得谢谢人家。”

“那必须,回头我请他吃饭!”

卢卡斯撕一片鹅肉,实在不忍心吃,这特么油炸的吧?

“陆小姐,我们总裁的颜值,我拍着胸脯告诉你,绝对是万里挑一!百万里挑一!”

“嗯哼,我承认啊!”

那种矮胖圆的土老板,的确不太多的。

叶知秋抽出点餐单,差一点咬到自己舌尖,“靠……这么贵?”

八道菜而已,居然三千多!

“咱们吃的不会是天鹅吧!”

陆轻晚抢走单子,“今天高兴,没事儿,算公款,可以吧卢卡斯?”

卢卡斯干笑,“可以。”

反正都是总裁的钱,他又不掏腰包。

“你们继续,我去卫生间。”

陆轻晚人逢喜事精神爽,走路都带风,但太开心了走路没注意看转角,一个不小心撞到了从左边转角走来的人。

“不好意思。”

陆轻晚道了歉,折身欲走。

“我就说不要来这里吃饭嘛,到这里的人能有什么素质?”

娇滴滴的女人,含沙射影的指责,陆轻晚没走远,听的很清楚,而且……这声音未免太熟悉!

“这里的招牌菜不错,爸爸特意让人给预留了雅座。”

等会儿!

这个声音更熟悉了!

陆轻晚舌尖顶顶口腔内部,把小脸儿撑鼓,狡黠的眯眯眼精。

她还没去找他们,他们居然送上门了!

欧阳清清不情不愿的板着脸,很看不起这边的店面,“那好吧。”

欧阳振华今天见女儿光彩照人的一面,心里还乐呵着呢,“下次爸爸陪你吃西餐,等下你妈妈和你哥哥就来了,开心点。”

多好的父女情分啊,多美满的家庭团圆宴啊!

差点都要羡慕了呢!

陆轻晚指头收拢,又松开,扭头,直勾勾的看着两米开外的父女两人,还有他们身后的七零八碎。

“舅舅,表妹,来吃饭啊?”

几年不见,他没什么变化,常年定期保养的面部只有几道眼角纹,养尊处优几十年,中年发福肚子较为突出,一身高档西装,头发根根分明的背过脑门,不算油腻,颇具中年大叔的魅力。

当然,要感谢他有个帅气的父亲。

欧阳振华眼角倏地压缩,第一眼没有认出面前的女孩,第二眼,后背绷紧了,“轻晚?你是轻晚?”

陆轻晚小孩子似的跳了一步,“是啊舅舅,我回来了。”

她回来了,她居然回来了,她不是已经……

心里的念头被压下,欧阳振华强作镇定,慈祥和蔼的笑着道,“你都是大姑娘了,舅舅不敢认了已经,什么时候回来的?”

哟,听听啊,多会关心人!

欧阳清清听说不少陆轻晚的事,怀了野种,被赶出家门,从小就是问题少女,长大后更没干过好事!

总之,就是家里的污点!

陆轻晚乖乖巧巧的抿嘴,无害又萌萌的样子,“才回来啊。”

欧阳振华勉强扯了个干巴巴的笑容,“呵呵,这次回来,是工作还是?”

陆轻晚脆生生道,“算账呗!”

欧阳振华这次连干笑都有些笑不出来,“你这孩子,还跟小时候一样调皮。”

陆轻晚扣扣手指头,嫩嫩白白的手指如雪般干净,“不一样了舅舅,以前我还小,现在长大了,所以,有些东西我也该拿回来了,是吧?”

欧阳清清一步迈上去,讥笑,“表姐,你这话什么意思?”

陆轻晚清亮的咯咯咯笑,“表妹,今天很漂亮,恭喜你买到了女二号,好好演哦,另外,我什么意思,你爸爸很清楚。”

欧阳振华拉住女儿的手臂,护在身后。

他明显能感觉到,这个女孩变了,说不出来哪里,但她身上的戾气很重,眼睛里的肃杀和挑衅完全不加掩饰。

“轻晚,咱们是一家人,说话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

陆轻晚茫然的噘噘小嘴儿,“舅舅,我已经很客气了。不过呢,最近我有点忙,陈年旧账还没空算呢,等我空下来了,咱们好好算。”

言外之意就是,我特么对你们客气,是我空不出手收拾你们!

......

全章节目录

标签:豪门总裁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