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陆朔安桃桃小说名字是什么在线阅读

陆朔安桃桃小说名字是什么在线阅读

资讯 秩名 2020-01-09 阅读(61)

陆朔安桃桃小说名字是什么?这本总裁类言情小说名字是替嫁逃妻有点甜,主要讲述的是A市的人都知道,陆九爷杀伐果断,如虎如狼,对于投怀送抱的女人更是不屑一顾。当安桃桃被父亲许给九爷时,她好怕,她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儿,竟然要面对这样一个杀人如麻的神经病,她该怎么办?

陆朔安桃桃小说名字是什么全文阅读

>>陆朔安桃桃小说名字是什么全文阅读<<

陆朔安桃桃小说名字是什么精彩章节导读

“安桃桃,我带你去琴房,我家琴房可大了。”周米就像献宝的大孩子一样,欢欢喜喜地拉着安桃桃上楼,很快进入到了琴房中。

周米家的琴房果然很大,旁边还有个落地窗户,轻纱一般的窗帘随风而舞,看上去特别的飘逸,在落地窗户附近的地方还有一台黑色的钢琴。

钢琴被保养的很好,灯光落下来的时候反射出最为明亮的光,一看就知道这台钢琴价格不菲。

“我先来教你怎么看乐谱吧。”周米先拿出一本乐谱,摊开在安桃桃面前。

安桃桃看了一眼,根本就看不懂,黑色的音符就像一个个小蝌蚪。

周米很有耐心的教她如何看乐谱,大概花了一个小时安桃桃才总算能看明白了,不过,她也被搞得头晕眼花,特别想睡觉。

这时候,兰姨端着一盘切了片的苹果端进来。

“安桃桃,我们先吃苹果,等吃完苹果我们就试试弹钢琴。”周米当了一回小老师,总觉得特别开始。

听到有东西吃,安桃桃的双眸瞬间就亮了,她叉起一块苹果,入口的时候好甜好甜,仿佛涂了一层蜂蜜一样。

吃完苹果,周米又当起了小老师,“我们来来认认钢琴键吧。”

安桃桃完全没意见,她也不太懂,只要跟着周米来就行了。

又过了一两个小时,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安桃桃觉得学得差不多了,就准备回别墅。

“周米,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安桃桃朝周米挥挥手。

才刚刚离开别墅,安桃桃就发现对面的树下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轿车的车灯亮着,明显是停着在等人。

难道,是陆朔叫人来接她了?

安桃桃一小步一小步挪了过去,等离得很近的时候,车窗被摇了下来,随后,黄琛那张还算俊俏的脸露了出来。

“嫂子!”黄琛见到她,脸上堆着满满的笑容。

安桃桃打开车门,坐在后车座,“是九爷让你来接我的吗?”

黄琛忙不迭点头,“是的,嫂子是女孩子,女孩子走夜路会遇上坏人,九爷就让我来接你。”

“哦……”安桃桃听后,没什么感觉,她扭头看向车窗外。

霓虹灯火在她脸上闪烁,让她的双颊更加娇俏了。

“黄琛,现在九爷已经回别墅了吗?”安桃桃收回目光,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黄琛打着方向盘,很有耐心地回答:“今天九爷四点多就回来了。”

安桃桃一听,有点惊讶,陆朔竟然这么早就回来了。

她下意识用手拍拍自己的小脸,等会见到陆朔,她得用笑脸迎接,假装乖巧懂事,还真是累人。

很快就到了别墅,安桃桃却发现别墅门口有辆陌生的车子,是很普通的大众车,保养的倒还不错,亮油油的发着光。

“黄琛,这辆轿车是谁的啊,别墅里来客人了吗?”安桃桃突然有点好奇,像陆朔这种阴鸷可怕的人,竟然也会有客人来访,不会被吓死?

黄琛看了一眼,突然想起了什么,“哦,是赵家那个,带着他的女儿来拜访了。”

安桃桃一时没反应过来,“赵家,谁啊?”

黄琛比划了一下,“就是那个啊,你同学赵小宛。”

安桃桃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赵小宛,今天学校里流传着好多赵小宛的传闻,弄得她名声都不太好了,就连往日和她玩的比较好的朋友,都不和她玩了,那些人都怕得罪陆朔,惹祸上身。

现在赵小宛和她父亲突然过来,可能就是因为土地的事情,还想要求陆朔的原谅。

安桃桃耸耸肩,放轻脚步走进了别墅里。

别墅里,赵父正声泪俱下祈求着陆朔的原谅。

而赵小宛……

安桃桃看了一眼,差点没瞎掉眼睛。

那个赵小宛竟然,竟然在勾搭陆朔……她本来就长得不错,现在刻意媚笑起来,好像更加漂亮了,有种小妖精的赶脚,她顶着巨大的压力坐在沙发边缘,小脚翘啊翘的,正在不断勾缠着陆朔的皮靴子。

见陆朔不为所动,赵小宛竟然还不死心,她睫毛轻颤,下一秒就给陆朔抛了几个媚眼,“九爷,你放过我们赵家好不好,只要你放过我们赵家,我就是你的……”

陆朔双眸幽邃,眸底全是讥诮。

赵小宛吓得缩了缩脖子,可为了赵家的荣耀,她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安桃桃看了几眼,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个赵小宛不是对纪辰有意思吗?

怎么就突然勾搭起陆朔来了,而且表情和动作都好荡漾,就像古代电视剧妓院里的那种女人,好庸俗。

黄琛也没想到会看到这么限制级的画面,而且最关键的是,安桃桃就在他旁边,万一她误会九爷了怎么办?

“嫂子,你可千万不要误会九爷,九爷的心里只有你,这个赵小宛九爷真的看不上!”黄琛绝对有必要解释一下,这可关乎着他们九爷的贞操。

安桃桃掀了掀唇瓣,笑得有点勉强。

她真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好辣眼睛,赵小宛在她心中的形象也彻底颠覆了。

见她表情僵硬,黄琛只觉得完蛋了。

嫂子肯定误会九爷了,可怜的九爷。

“安小姐你不要误会,是她自己贴上去的,和九爷没关系。”陈妈走出厨房,也立刻解释了一句,“九爷在意的只有你。”

安桃桃嘴角一抽,怎么每个人都要解释,她真的没感觉!!

没一会儿,一道冰凉的视线投到了她身上,安桃桃迅速回神,就跟陆朔的双眸对上了。

他的双眸幽暗无波,可在下一秒见到她的时候,那双黑色的眸子微光涌动,仿佛如石沉入水底。

“过来。”他掀开唇瓣。

听到他的声音,安桃桃还是不受控制地轻颤起来。

不管怎么样,她还是很怕陆朔的,这种怕来源于骨子深处,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抚平,她搅动着手指尖,还是站在原地没有过去。

“过来。”陆朔再次开口,声音微沉。

客厅内的气氛也一下子变得冰冷诡异,跪在地上的赵父和正在实施勾引计划的赵小宛纷纷朝安桃桃所在的地方看去,他们就想看看,到底是谁能够引起陆朔的注意。

当看到是一名长得娇俏艳丽的小姑娘的时候,赵父稍微怔了一下,他没听说陆朔有妹妹什么的,也没听说有女朋友或是妻子,这个女孩子肯定是他的情妇。

年纪轻轻就当了九爷的情妇,本事可真好!

面对赵父不断打量的目光,安桃桃眉头皱了一下,心里有点不舒服。

“安桃桃,怎么是你?”赵小宛盯着安桃桃,一副见鬼的样子,复又大声惊叫了起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安桃桃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听到她的惊叫声,安桃桃眉头紧锁。

赵小宛不断打量着安桃桃,发现她身上的一切差不多都是名牌,还是那种限量版,现在市面上早就没有了,当时她还纳闷过安桃桃的家世竟然这么好吗?

可现在,赵小宛终于回味了过来,原来她竟勾搭上了陆朔,怪不得能有这么多限量版东西,果断是被陆朔包养了。

赵小宛紧紧盯着安桃桃,眼中有些愤恨。

她刚才拼命想要勾引陆朔,可陆朔竟然不看她一眼,而这个安桃桃却能被陆朔包养,她到底有什么好的啊?

“小宛,你们认识啊?”赵父有点激动,虽然是情妇,但和她攀上关系,让她在陆朔面前吹吹风,他们赵家应该能起死回生。

赵小宛扬眉,有点不屑,“她是我的同班同学。”

赵父更加开心,竟然是同班同学,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可能是看出了赵父的心思,陆朔眸光略深,隐隐带着几分冰寒刺骨,“安桃桃,你给我过来。”

这时,三道眼神齐刷刷盯着安桃桃看,她再也顶不住压力,小步挪到陆朔跟前。

陆朔伸手把她拉住,很快就把她安在自己的大腿上。

安桃桃吓得动了动身子,却又不敢挣扎的太明显,当赵父和赵小宛再看过来的时候,她终于不再挣扎了,而是略带僵硬地窝在陆朔怀中。

陆朔摩挲着她眼下的泪痣,薄唇附在她耳边轻轻吹起,道:“她是你的同班同学?”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畔,安桃桃被吹得有些痒,身体也轻颤了一下,“九爷,她是我的同班同学,她今天是来做什么的啊?”

陆朔冷声嗤笑,“是来负荆请罪的。”

安桃桃眨着水润的眼睛,没说话。

“小姑娘,我们无意间得罪了九爷,还请你帮忙求求情,让九爷放过我们。”赵父的声音带着迫切。

话落,他瞪了赵小宛一眼,示意她也开口求饶。

赵小宛仿佛是受到了巨大侮辱,眼眶红红的,一张脸也狰狞难看,过了一会儿,她才开了矜贵的口,“安桃桃,我们是同班同学,你就帮帮我们吧。”

安桃桃垂下眼帘,睫毛在眼下投下一小片阴影,明显心情不佳。

她挺讨厌赵小宛的,刚刚还在勾引陆朔,现在看勾引不成,就想搬出同班同学的交情来让她求情,明明刚才对她那么的不屑。

陆朔扣着她的细腰,眸光紧锁,“你要替他们求情吗?”

感受到赵父和赵小宛灼热的视线,安桃桃呼吸一窒,这陆朔竟然这么问她,明显是想将问题推给她,感觉好坏啊。

她掀开唇瓣,笑起来俏生生特别甜软好看,“这种事情我不懂啊,九爷想怎样就怎样,我绝对支持九爷的。”

赵父和赵小宛瞬间如泄气的皮球。

他们还以为安桃桃会求情,谁知道,她说了一大堆没用的话,最后还得让陆朔来。

两人颤颤赫赫看了陆朔几眼,尤其是赵小宛还在摆弄姿tai,希望能得到他的怜惜。

陆朔狠狠皱眉,眸光更加不屑,“出去,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下次就不在是一块土地那么简单了。”

言外之意很明显,就是不肯原谅,如果再来纠缠肯定会死的更惨。

两人听出了言外之意,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两位,请出去吧。”黄琛笑嘻嘻地走过来,对他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人瞬间回神,一脸颓败,尤其是赵小宛她狠狠剜了安桃桃一眼,就是这个女人害得他们被陆朔羞辱一顿,如果她能求求情,他们也不会被陆朔赶出去。

这个女人真的好恶心,学校的时候装作清纯圣女勾搭纪辰,可没想到,暗地里竟然是这种货色。

亏得纪辰还叫她什么小仙女,呸,真恶心!

赵小宛再也忍不住想破口大骂,却直接被黄琛赶了出去。

父女俩坐上大众车,灰溜溜的离开了。

直到轿车的鸣笛声再也听不见了,安桃桃才挣扎了几下,变扭地从陆朔腿上逃开了,“九爷,你给我的转让书是赵家的吧,我还给你?”

陆朔有些不悦地看着她,“现在是你的。”

言外之意就是不用还。

“可是,今天赵小宛来,就是想要回土地的吧.”安桃桃扁着嘴,刚才赵小宛眼中的恨意她看得分明,现在她还拿着赵家的土地,感觉愈发烫手了。

陆朔冷笑一声,“不用管他们。”

他完全没将赵家放在眼里,说这句话的时候,身遭全是霸气,让安桃桃一下子就闭嘴了。

好吧,不还就不还,就当是保存在她那里的好了。

这时候,谁都没有再说话,客厅里气氛一下子就诡异了不少,陈妈和黄琛都已经出去了,他们是想把空间留给他们。

安桃桃倍感压抑,还有些惴惴不安。

“刚才,是她自己扑上来的。”就在诡异的气氛中,陆朔突然开口说了一句更诡异的话。

安桃桃听后,差点被惊呆了,他突然这么说是在解释什么吗?

可她刚才那会真的没有任何感觉。

见安桃桃表情呆呆,没有怒意也没有喜悦,好像一副很不在意的样子,陆朔扯开衬衫上的口子,心中无端的烦躁了起来。

“给我换药。”

安桃桃应了一声,乖巧地给他换药。

安桃桃解开陆朔的衬衫,发现他背后的伤口没有裂开,已经开始愈合了。

她看了一眼,不禁松了口气,作为一名医者她还是希望陆朔能够快点好起来,等好起来之后,就不用做那么亲密的举动了。

“九爷,你的伤口恢复的很好,再过不久就能痊愈了。”安桃桃掀开唇瓣,嗓音甜腻。

陆朔听得舒服,双眸不由闭了起来,“今天玩了什么?”

安桃桃微怔,想说没玩什么,可突然想到了黄琛,也不知道他在别墅外面呆了多久,是不是听到了,从沁芳里传出来的钢琴声。

如果真的听到,会不会和陆朔打小报告啊?

所以,她应该如实说出来,而不是然陆朔从别人嘴里听到,这样怀疑也会减轻。

安桃桃深吸一口气,有些兴奋地说道:“刚刚,周米在弹钢琴给我听,可好听了。”

陆朔低低一笑,撑着下巴看她,“你没有弹?”

他的手指修长有力,手背上的肌肤白皙,浸润在灯光下的时候散发的莹润的光,让人看一眼就难以收回视线。

“我当然弹了啊。”安桃桃挑眉,理直气壮地说。

虽然弹的混乱不成音,可她真的弹了啊。

陆朔始终盯着她不放,幽黑的眸子好像有一抹不明的恶劣因子,看得人头皮发麻,“弹的比周米还要好?”

安桃桃搅动着手指尖,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如果是安定然的话,应该弹的会比较好吧,她可是安家特意培养出来的大家闺秀!

见她局促不安,陆朔恶劣一笑,情绪不明。

“当然弹得很好了。”安桃桃还是理直气壮,可当话音落下后,她的气势就弱了几分。

她的魔音的确比周米的好。

陆朔双腿交叠,环胸看着她,眸中好像有些病tai的愉悦和灼热,“别忘了我们的约定,你还有十天时间。”

他的目光有点渗人,安桃桃被吓了一跳。

这种神经病一样的目光,她已经好久没看到了,现在再次看到,她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我知道,我会好好弹给九爷听的。”安桃桃说得有些咬牙切齿,可心里还是挺害怕的。

她扭过头,再也不敢去看陆朔的眼神。

“汪汪汪——”

突然一道狗叫声传来,后院的那条黑背就像是脱缰的野马,迅速跑进别墅内,随后趴在陆朔脚步,大尾巴摇晃不停,就一副狗腿子模样。

安桃桃看到是那条凶悍黑背,吓得站起身,立刻离得他们老远。

陆朔摸了一把狗头,又朝安桃桃投去一个眼神,“怕?”

安桃桃点点头,可又摇摇头,“其实,还好吧。”

比他们村头的大黄狗凶多了,她当然怕极了,可她又不敢说实话,万一陆朔知道她害怕故意吓她呢?

“那就过来摸摸它。”陆朔掀开薄唇,黑眸深邃的厉害。

这时候,那条黑背同样扭头看向安桃桃,它的眸色和陆朔如出一撤,同样深邃,可隐隐透着狠厉残暴,真是一条可怕的狗。

她如果真的摸了,可能手都会被咬掉,安桃桃吓得脸色煞白,想都没想就飞快跑回了房间。

傻子才会去摸那么凶悍的狗。

“呵呵……”陆朔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突然发出一阵愉快低沉的笑声。

安桃桃把房门死死关上,又用家具把房门顶住,一切做完之后她才安心爬上床。

这别墅太可怕了,不仅有蛇窟,还有一条凶悍黑背。

甚至,还有像陆朔这样的大魔王。

安桃桃想了一阵,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安桃桃下楼的时候,清楚听到一阵狗叫声。

她朝楼下看去,发现那只凶悍黑背竟然在大厅里欢快的跑,一副没人管束的样子,安桃桃看了几眼,都有点不敢下楼了。

陈妈见她还站在楼梯上,就叫她快点下来吃早餐,“安小姐,再不吃早饭,你上学就要迟到了。”

安桃桃根本不想下去,她对那条黑背特别忌惮,“陈妈,那条黑背怎么在大厅里啊,它不是被关在后院的铁笼子里吗?”

陈妈给她准备了一杯牛奶,笑着说,“是九爷让人把黑背放出来的,他说,黑背关的太久了,适当活动一下有益身心健康。”

安桃桃听后,脸色都扭曲了,她怎么觉得陆朔是故意的,昨天她的害怕已经表现的够明显,可今天,他转头就把黑背放出来了。

他是不是很喜欢看人害怕的表情啊?

真是个神经病,大变tai。

陈妈又朝安桃桃招招手,笑容特别真诚,“安小姐你快下来,这条黑背不会咬你的,九爷已经让它熟悉了你的味道!”

安桃桃还真的信了,小心翼翼挪下了楼。

那条黑背只是戒备地看了她一眼,真没有扑上来,安桃桃不禁松了口气。

这个时间,陆朔已经去公司了,安桃桃啃了几口面包,就让黄琛送她去上学。

黄琛还是开着那辆骚包的劳斯莱斯,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安桃桃想要低调一点,就让黄琛停在有绿茵遮挡的路边,可当她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闪过。

亮亮的,好像是闪光灯……

安桃桃有些疑惑地眨眨眼睛,怎么突然会有闪光灯的灯光,难道是什么人在偷拍吗?

还是她感觉错了?

安桃桃纳闷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应该是感觉错了,她又不是什么名人,偷拍她做什么啊?

想通了之后,安桃桃一下子又恢复了朝气,她蹦蹦跳跳进入学校,头发上的丝带也随之飘舞,身上全是青春和活力。

教室里,学生们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赵小宛一改昨天的颓败,正低着头玩手机。

安桃桃背着背包走过去。

赵小宛看了她一眼,吓得连忙将手机藏在桌子底下,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她的举动实在太奇怪,让安桃桃忍不住看了她几眼。

赵小宛瞪着安桃桃,暴躁喝道:“看什么看?”

安桃桃同样瞪了她一眼,有病吧?

待安桃桃回到位子上,赵小宛才将手机拿出,继续浏览上面的东西。

每看一眼,她的脸上就多一分笑容,最后,那抹笑容竟然变得激动,且怨毒。

“安桃桃,我觉得今天赵小宛有点奇奇怪怪的,一直抱着个手机在那边笑,不会是疯了吧?”周米看到赵小宛的笑,总觉得有点渗人。

安桃桃将背包塞进课桌里,“可能是,谈恋爱了?”

周米压低声音,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家都那样了,还有心思谈恋爱?”

安桃桃不太清楚地摇摇头,“不清楚,可能是找到真爱了?”

“真爱?”周米摆摆手,又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不可能的,她不是对纪辰特别有好感嘛,不可能会存在别的真爱的。”

纪辰是她的真爱?

安桃桃突然觉得有点无语,昨晚那个对陆朔勾勾搭搭,就差脱衣服勾引的女孩子是谁啊?

不就是赵小宛嘛!

感觉只要来个有权有势,能让他们赵家渡过难关的大人物,她肯定合不拢腿,直接上了,毫无贞操可言。

安桃桃皱着眉,扁了扁嘴道:“算了,我们不说赵小宛了好不好?”

再说下去,昨晚的事情就要挥之不去了。

两人又说了些别的事情,一到放学时间,安桃桃就去周米家里学钢琴。

她是初学者,所以,比较适合学莫扎特的C大调钢琴曲,这曲子还挺好听的,安桃桃也学得非常认真。

三小时后,还是由黄琛接她别墅。

现在六点多,天色已经完全黑了,那条黑背正坐在别墅门口晒月光,它目光炯炯,完全是一副看家护院的凶悍样子。

安桃桃看到它,顿时心一跳,直接绕道走。

黑背从地上站起,又踩着步子来到安桃桃身前,她看到突然出现的黑背,再次被吓住,“你干什么啊,快点走开好不好,我又不是小偷……”

黑背吐着舌头,依旧目光炯炯,那眸光凶悍又仿佛能将她一下子看穿。

这幽黑黑的眼神和陆朔差不多,不愧是他养的狗。

“你到底让不让开啊?”安桃桃有些急了,心里也狂跳不止。

她敢用石头丢的大黄狗是条欺软怕硬的流浪狗,可这条黑背是实实在在的凶悍,而且还是陆朔养的。

丢它,就等于是在丢陆朔,如果被他知道,感觉又会有风波了。

“黄琛,你帮我把这条黑背拉走吧。”安桃桃红着眼睛,声音细软,带着一股讨饶的味道。

听到她软软的声音,黄琛好像有点明白九爷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宽容了,声音这么软,长得又好看,眼下的泪痣还这么勾人,任由谁看到了都会心软。

黄琛试图把黑背牵走,可黑背就像是粘在地上一样,巍然不动。

黑背幽黑的双眸紧紧盯着安桃桃,随后,又拱了拱地上的飞盘,直接将飞盘拱到安桃桃脚边,还低低地叫了几声。

听到叫声,安桃桃怕极了。

这是要干什么啊,不肯走,还把飞盘拱了过来,甚至还叫唤。

黄琛又拉了几下,还是没能把黑背拉走,他有些犯难地皱皱眉,这可是九爷的爱犬,他也不敢太用力,万一弄伤了呢?

“嫂子,黑背不肯走……”黄琛也有点无奈。

安桃桃又想绕道进入别墅,可黑背又挪了过来,一副不想让她进屋的样子。

她嘴角一抽,瞬间就无奈了,“昨天凶我,今天还不想让我进别墅,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怎么和陆朔一样难搞?

黑背又拱了拱地上的飞盘,随后,继续用幽黑的双眸盯着她。

安桃桃被看得有点发怂,身子也不由缩了一下。

这时候,黄琛突然灵光一闪,道:“嫂子,黑背可能是想让你陪它一起玩飞盘。”

“让我陪它玩飞盘?”安桃桃瞪大眼眸,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不可能吧,它昨天对我狂叫,可凶了,怎么可能会让我陪它玩飞盘?”

黄琛揉揉黑背的脑袋,黑背稍微对他摇了几下尾巴,就继续盯着安桃桃。

它双眸黑亮黑亮,里面好像有些渴求。

黄琛把手收回来,笑着说,“这只黑背特别的通人性,九爷已经让它闻了你的味道,又反复叮嘱它不要凶你,它肯定也在心里把你当成是女主人了。”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总裁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