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穿越小说权倾天下医妃嫁到目录阅读

穿越小说权倾天下医妃嫁到目录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1-16 阅读(236)

穿越小说权倾天下医妃嫁到目录已经全部更新完毕了,本书的主人公分别是夜青冥和王月桐,是作者流年原创的一本言情小说,又名《腹黑战神的医妃》。王月桐一朝穿越成相府嫡女,母亲早逝,父亲不疼爱她,二姨娘欺负她,妹妹设计陷害她。就在王月桐一心想复仇的时候,王爷夜青冥出现了。

权倾天下医妃嫁到

>>权倾天下医妃嫁到王月桐夜青冥全文阅读<<

权倾天下医妃嫁到章节阅读

王月桐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我已诊断出了这位老夫人的病情!该你了。”

听了这话,杨大夫的神情更加的不屑。

望问切问,这乃是医道看病的重中之重!这女子这般轻率就断定了病情,必定是看不出什么来的!杨大夫说话虽然刻薄,但却是有些真才实学的。他蹲下看了看那老夫人的脸色,又翻开了她的眼皮,最后把手搭在了对方的脉搏上。

老夫人的丫鬟十分紧张地看着他,眼睛一眨都不眨的。

片刻后,杨大夫说道:“你家老夫人之前可否有心口疼过?”

那丫鬟面色有些疑惑,想了半天后才说道:“这,前几天她是抱怨了句胸口疼……”

“是了!这就是了!”杨大夫起身,一脸傲然的神色,说道:“没错,你家老夫人是心疾!我看她面色发红,双拳紧握,呼吸声粗且沉,并且她的眼角泛红,脉搏也是时弱时强!这必定是心疾无疑了!”

王月桐却是摇摇头,说道:“这哪里是心疾?”她指着老夫人说道:“这位老夫人,明显已经有了中风的前兆!”她指了指老夫人的口鼻处,说道:“她的口鼻处微微渗出了些液体,便是最好的症状。”

两人相持不下,那丫鬟却是犯了难。

“这……这……”她看了看杨大夫,又看了看王月桐,最后咬咬牙说道:“还请杨大夫给我家老夫人开药!”

那杨大夫得意地看了王月桐一眼,那目光中的得意几乎要凝成实质。

王月桐则是面色淡然的看着他,绿云着急地小声说道:“小姐……”

“稍安勿躁。”王月桐看着杨大夫去写药方,又让人去取药丸,忙得不亦乐乎,她却是十分镇定地说道:“他是回春堂多年的首席,自然比我这来路不明之人要让人信任。那丫鬟选了他,也是在我的意料之中!本来行医救人不应意气用事,不过此事关系到我日后的计划,再加上那老夫人其实病得不很严重,也值得这般行事了。”

听了自家小姐的话,绿云的心这才安定了下来。

她看王月桐站了很久,生怕自家小姐累着了,便去旁边找了个板凳用手帕擦干净了,扶着王月桐坐下。那丫鬟看了看王月桐,十分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位姑娘,实在是对不住了。杨大夫他……他在这回春堂很多年了,附近街坊都知道……姑娘你……”后面的话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确实满脸的歉意。

王月桐摇摇头,示意无妨,她问道:“我看你家老夫人年纪颇大了,若是平日里注意些,请大夫去家里请一请平安脉,也不至于今日晕倒在街上。”

那丫鬟却是叹了口气,只吐出了四个字,“讳疾忌医。”

“原来如此。”王月桐想了想说道:“实不相瞒,今儿却是对不住你家老夫人了。”

那丫鬟听得心里一惊,急忙问道:“姑娘何出此言?”

“你家老夫人确实是中风前兆,但那杨大夫固执己见,这里到底是回春堂我也无法说服他。”王月桐带着一丝惋惜说道:“他开出的药物,定然是祛风养心之药,用来护住你家老夫人的心脉。不过,这药物确实不适合用在现在。恐怕……”

“恐怕会如何?”丫鬟面色惊恐地说道:“难道会要了我家老夫人的命?”

王月桐摇摇头,“那倒是不至于!杨大夫既行医多年,定然是不会用那虎狼之药的。”

两人说话间,药已经熬好了。

原本熬药需要的时间应该不会这么快,可是回春堂内常年备着急救用的药丸,若是有那等急症病人急需用药的,便可以取出相应的药丸熬煮开来。诊断的大夫再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往药丸中添加一些药丸,增强药效。

此时,杨大夫正小心地扶起那位老夫人,按住了她的人中,把药物一点点的灌入了她的口中。

丫鬟听了王月桐的话,更是一脸忧虑,“这位姑娘,若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家老夫人会如何?”

“半盏茶过后,老夫人会开始手脚抽搐,并且脸色泛红!”王月桐十分笃定地说道:“接着,若不立刻治疗的话,老夫人便会开始因为体内热性过多而开始流鼻血。”

杨大夫离得近,自然是把王月桐的听了进去,他嗤笑一声,说道:“还在这里危言耸听胡说八道呢!还什么手脚抽搐流鼻血?瞎说呢!我这药一喝,这老夫人不过一时半刻就会醒来!我若是你的话,便早早的离去,免得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丢到家了!”

王月桐看了他一眼,并未答话。

她那种淡定的神态,却是与杨大夫讥笑的神情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就连一旁看热闹的百姓,都开始低声嘀咕着什么,“这位姑娘似乎很有些高手的风范。”

“说不定是不出世的医道大家呢!”

“咱们再看看,看那老太太会不会好起来。”

杨大夫却是冷声一声,抱臂站在一旁,等着老太太醒过来,到时候再好好讥讽王月桐一番。

绿云却是显得信心满满的样子,王月桐因为身份的关系,并不想像市井村妇一般与人当众与那杨大夫唇枪舌剑的吵架。

但是绿云就不同,她也学着那杨大夫的模样,抱着双臂翻着白眼,一边冷哼着,一边说道:“是啊是啊,还不赶紧趁着人家没发病的时候走掉,免得到时候丢脸丢到家了!”

“你!”杨大夫一瞪眼,说道:“不过是个小小的丫鬟,不分尊卑大小,看来你家主人也是个不知道礼数之人!”

他还想说什么,就被却是被一声惊呼声打断了。

“老夫人!老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杨大夫心中一紧,立刻朝着那老太太看去。

只见那老太太双目紧闭没有一丝要清醒过来的征兆,不过她的手脚开始微微颤抖起来,那抖动的幅度是是越来越大。而她的脸,也慢慢地开始涨红了起来。

杨大夫立刻上前一步,把手搭在了老太太的脉搏之上。

乱,脉象大乱!

眼看着老太太手脚抽动的越来越厉害,杨大夫却是急得满脑门的汗都冒出来了。

“这……怎么会这样?”他心里一百万个不愿意相信,那蒙面的女子居然说中了。

别的人刚才可都听见了王月桐的话,现在看到这老夫人的症状果然跟她之前所说的一般无二!不由地都朝着王月桐看去。

“姑娘,姑娘求求你救救我家老夫人啊!”丫鬟立刻跪在了王月桐身前,她现在算是彻底看明白了!那杨大夫十有八九是误诊了,而这位姑娘居然连杨大夫误诊之后,自家老夫人的反应都能判断得一清二楚,这医术妥妥的比杨大夫高出了一大截啊!

王月桐点点头,说道:“你放心,我定会保你家老夫人平安。”她的态度平静,对着绿云说道:“我要救治老夫人,在地上却是不行的。”她看向过来一边的坐堂大夫说道:“劳烦派两个人,帮我把老太太抬到里面去。”

她细细地吩咐道:“注意,不要把老夫人扶起来!一人拖住老夫人的头和肩膀,一定要保持老夫人的头不要晃动!还要一人扶住老夫人的背部和腿脚部,让老夫人平平稳稳地躺下来!还有,要让老夫人的头部抬高并稍向后仰。”

坐堂大夫点点头,派了两位医婆子过来帮忙,她们小心的把那老夫人抬到了内堂中的软塌上。

王月桐从袖中掏出了个小木盒,里面放着她的银针。

这些银针是她特地找人做的,虽然不能跟她前世用的现代加工的针灸专用针相比,但是在这个时代,也是难得的精细之物了。

只见王月桐熟练的把银针扎入了老夫人身上的穴道之中,旁边的坐堂大夫早就一众闲杂人等赶了出去,此时,在周围的,除了那几位丫鬟以外周围的大夫们全都屏息凝神地看着王月桐。而那被王月桐打脸的杨大夫也是如此,他看着老夫人在王月桐的医治之下,手脚渐渐停止了抽搐,脸色也变得正常了很多,这让他脸上泛起了尴尬难堪的神色。

王月桐倒是没有注意到旁人看她的目光,此时她全神贯注的转动着银针,并且每根针所用的力道全都不同,她缓缓的用力,又拔出了几根银针。看着老夫人的脸色有所好转,王月桐点点头,搭上了老夫人的手腕之上,接着,她便又小心的拔出了几根银针,但是在老夫人的额头正中,又扎入了一根针。

那老夫人身边伺候的丫鬟,哪里见过这般阵仗!

她呆立当场,脸色苍白,一动都不敢动,生怕惊扰到了王月桐。

片刻后,王月桐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慢慢的把针按照顺序都拔了出来。这番举动虽然看着轻巧,其实要耗费许多的精神,再加上这具身子并不强健,这番劳心劳神过后,王月桐竟觉得十分疲惫,头也有些发晕。

“好了,你们先不要移动老夫人,大概一会儿,她便会醒来。”王月桐接过绿云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珠。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那丫鬟惊喜地低声说道:“动了,我家老夫人的手动了一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老夫人的身上,果然,之间她的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接着,她的眼珠子转了转,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真是太神奇了!绿云用充满崇拜的眼光看着王月桐,“小姐,你的医术可真厉害!”她赞叹道。

“不过是看过一本古书上曾经记载过类似的症状,今天只是凑巧。”王月桐淡淡地说道。

那老夫人醒来后,一时半会儿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待听到自己丫鬟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一遍后。

她这才看向了王月桐,充满感激地说道:“这位姑娘,多亏了你,老身才见捡回了这条命!老身姓郑,家住桂花巷子里第二户,门口有一颗大桂花树的那家便是。姑娘,我真不知感如何感激你,你若是有空的话,便去我家做客!我定会好好招待你的。”

王月桐却是微微一笑,“老人家,您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其实您的病并不严重,幸好发现的早,平日只要好好的调理保养便可保证不再犯病。至于招待,那倒是不用了,我跟您一样,也只是这回春堂的客人,不过是看到您的症状很熟悉,这才出手相助罢了。”

说完,她对着郑老夫人身边的丫鬟说道:“我把你家老夫人平日里需要注意的事情跟你说说,你且记好了,今后一定要注意,不能让老夫人大哭大笑,情绪异常激动也是对她身体有害的。”

听了王月桐的话,那丫鬟自然是千恩万谢,郑老太太则是抓着王月桐的手不放,不住的向着她道谢。

倒是绿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脸上有些焦急之色,她拉了拉王月桐的袖子,低声说道:“小姐,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府了,要不……要不可赶不上晚膳,到时候老爷夫人该说了。”

王月桐点点头,对着郑老夫人说道:“您还是赶紧回去好好歇息一番,今儿的事情,虽然现在暂时没事了,但是回去后,还是要多多休息才是。”

郑老夫人听到了绿云的话,再看看王月桐那华贵的披风,自然是明白这也是城中哪家人家的小姐。各家各户的规矩都不同,她也不好因为自己耽搁了王月桐回去,想了想,郑老夫人便摘下了自己腰中的玉佩,递给了王月桐说道:“姑娘,我若送你一些金银珠宝之类的,想必你也看不上。这玉佩是我家传之物,向来是传女不传男的,可我膝下都是儿子,还都未成亲,今日我对姑娘你一见如故,这玉佩,就送给你当做是我的感谢。”

王月桐看那玉佩乃是少见的白玉,通体雪白,更是雕刻琢磨成了一朵富贵牡丹的样子,牡丹的花蕊处却是渗出了一丝绿意。这玉佩一看便是价值连城之物,极其少见,王月桐怎肯要这般贵重的东西,她推脱了几次,无奈那老夫人硬是要塞给她,还放话说,若是她不要的话就干脆把这玉佩摔了!

无奈之下,王月桐只得收下了那玉佩。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穿越架空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