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权倾天下医妃嫁到王月桐和夜青冥的小说

权倾天下医妃嫁到王月桐和夜青冥的小说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1-17 阅读(216)

权倾天下医妃嫁到夜青冥王月桐的小说已经大结局了,作者是流年,又名《腹黑战神的医妃》、《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夜青冥,是皇上的弟弟,是架空时代的一代战神,城府颇深,冷面无情。却再遇上了夜青冥后转性了?变成了事事为王妃着想的忠犬王爷!

权倾天下医妃嫁到

>>权倾天下医妃嫁到王月桐夜青冥全文阅读<<

权倾天下医妃嫁到章节阅读

而整个城中最大的药铺乃是“回春堂”了。这是一间有百年历史的老店,里面不但药材丰富到几乎应有尽有的地步,而且坐堂的大夫个个都是医术高超之辈。

唯一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恐怕就是这回春堂的收费有些昂贵了,因此初入这里的人通常是非富即贵的。

王月桐本不愿去这里,被人记住的概率有点高,但是此时她也没有别的法子,只抱着去看看的想法,带着绿云去到了回春堂内。

一进门,迎面扑来的便是一股子药香味。

门口迎接客人的药童十分的热情,领着王月桐一边介绍着自家店铺,一边回答着王月桐的问题。

“您问百年人森?有啊,我们店里有的。”药童说道:“不仅如此,之前您说的那几样药材都是有的,您是要买药买?这我就不能做主了,这些药材十分难得,要请我们的管事大夫来跟您谈谈。啊,请您在这里歇歇脚喝喝茶,我这就去找管事大夫。”

王月桐微微点头。

她人坐在这里,却没有真的去喝茶,管事大夫一进来,看的王月桐心中便是一紧。这位姑娘妻子非凡,虽然带着面纱看不真切脸,但光看着她那通身的气派便可知她是大有来头之人,更别提她身上的哪见外袍一看便知是价格昂贵无比的。

“你就是管事大夫?”王月桐问道。

“是,不知姑娘是要长期购买还是就只买这一回?”管事解释道:“只购买这一回的话,价格就比较贵。当若是您想要长期购买的话,价格就会便宜很多,而且我们这边有了新收上来的药材也会第一个通知您的。”

王月桐想了想,自己需要药材是长期的,若是一次次的购买,算下是非常不划算的,因此她便问道:“不知这长期购买的价格如何?”

管事大夫报了个价格,王月桐也报了个价格。

她如今虽然有母亲的嫁妆,宫中也会给她发属于王妃的俸禄,不过手头上能周转的活钱却是不多。王月桐不愿意坐吃山空,也不想卖掉母亲的嫁妆,因此报出的价格更管事大夫的价格还是差得有点远。

“这……”管事大夫十分为难地说道:“姑娘,这个价格恐怕是不行的。要不,我去问问老板,看他怎么说。”

王月桐点点头。

待到屋内就剩下王月桐和绿云两人的时候,她开口问道:“绿云,你查地如何了?”

“王……,小姐。”绿云差点脱口而出“王妃”这两个字,但是她立刻醒悟了过来,改口说道:“小姐,我去打听了一下,夫人留下的老人都被二夫人发卖了,很多人都不知踪迹,若是要寻找他们的话,怕是需要很长时间。”

“你娘呢?她可有记得什么?”

“还是老样子。”绿云摇摇头,“我娘的身体倒还是挺好的,就是脑子越来越糊涂了,我回去以后她硬是看了半天才认出我来。我猜,若不是因为她脑子糊涂了,说话也不利落,二夫人早就把我娘赶走了。”

“姨母倒是好手段。”王月桐说道:“你娘是我娘的陪嫁丫鬟,怕是我爹也是记得她的,这么多老人都不见了说起来倒是有些奇怪,可姨母却偏偏留了你娘一人,还让她管着洗衣房的事情,这在我爹眼里看来,便是姨母宽宏大量了。”

绿云看周围无人,却是说道:“不过小姐,我仔细想了想,觉得我娘未必是真糊涂了。在我小的时候,她就经常有意无意地说让我照顾好小姐你的话,待到我长大一点,我便被派到小姐你身边伺候。我猜,这里面可能有我娘动的手脚。”说完后,她递给了王月桐一个小荷包,说道:“这次回去后,我娘连杯水都没给我喝,不过我却发现袖子里被人塞了这个东西。”

王月桐拿起荷包一看,发现针脚歪歪扭扭的,绣的却是一副荷花图。她用手捏了捏荷包,发现

里面鼓鼓囊囊的似乎有什么东西,不由心中一动。

不过此处到底人多眼杂,不是查看的地方,王月桐便让绿云把这荷包收好,待到回去后再仔细看看。

管事大夫很快就回来了,他充满歉意地说道:“哎呦,真是对不住了,我们老板说不行,价格太低了,比我们的进价还要低一些,若是卖给姑娘您怕是我们要赔本了。不过老板说,您若是单次买的话,这第一次的价格就按照长期购买的价格算,算是给您的赔罪。”

对于这个结果王月桐并不意外,不过这家老板还是很会做生意的,既拒绝了她,有没有得罪人,反倒是给了王月桐一个优惠。

“那就麻烦你了,刚才我说的药材都来一份。”王月桐示意绿云掏出了银票递给管事大夫。

她购买这些药材,其实是准备存一些在手中,免得等到配药的时候突然不够,那就麻烦了。

包好了药材,王月桐在管事大夫的陪同下正要出门,外面却风风火火地闯进来几位丫鬟装扮的女子。

“大夫,快来救人啊,我家老妇人晕倒了!”丫鬟们急得团团转,指着身后被用个架子架进来的老夫人说道。

管事大夫立刻对着王月桐道了声歉,几步走到老夫人跟前查看起了她的病情。

周围看热闹的人立刻里三层外三层的把人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低声的猜测声,让回春堂内像吵杂的菜市场一般喧闹。王月桐站在人群中,看着地上那面色惨白的老太太,再听着周围人叽叽喳喳的声音,顿时觉得头都晕了。

她走到桌旁,拿起了惊堂木使劲在桌子上一敲。

“啪”的声音又大又亮,让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闲杂人等请速速离开!”王月桐声音清亮,有种说不出的严肃感,“你们这般吵杂地围住病人,大夫的头都被你们吵晕了,如何能静下心来把脉!人多气杂,这么多人堵着,这空气混杂,病人连喘气都困难了!你们若是想要帮忙,就都出去,让病人透透气!”

王月桐的话清清楚楚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周围的人看她气质高雅,神情肃穆的样子,不知怎么的便觉得她的话很有说服力。几位坐堂的大夫此时也反应了过来,立刻带着人把客人们都请了出去,王月桐本来也想走,可是她却突然看到了老夫人的口鼻中流出了浑浊的液体。

这是?中风的先兆?

看到坐堂大夫想要移动老夫人,王月桐立刻上前一步说道:“且慢!能否让我看看!”

坐堂大夫们面面相觑,不知周围姑娘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而跟着老夫人一同进来的丫鬟们,却是不干了,“这位姑娘,请您让让,莫要耽误了大夫给我家老夫人看病!”

“就是!你可知道我家老夫人是谁?若是真耽误了,怕是姑娘你承担不起!”

“快走开,你是什么人?不要碍事。”

王月桐却是平静地说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家老夫人这病,根本不能随意的移动!”她看向了其中一位丫鬟,那位丫鬟的穿戴明显比其他人好了很多,刚才也是她先出口让王月桐让一让的,看她的样子明显是这群丫鬟里面能做主的人。

那位丫鬟看到王月桐看向她,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这是为何?”

王月桐指了指那老太太问道:“你家老夫人是不是最近会突然的头晕和头痛,不过只持续一小会儿,事后跟平时一般无二?”

“是的。”

“不仅如此,有时候可有身子的一边突然发麻不好使唤,过一阵子就好了。或者是突然变得喜欢睡觉,偶有呕吐,鼻子还会出血?”王月桐问道。

那丫鬟想了想,说道:“呕吐倒是没有,不过老夫人昨天突然流了鼻血,今早她还说手脚麻了,过了一会就好了。”

“既然这样,为何不早请大夫?”王月桐指了指这回春堂里的大夫说道:“你家老夫人的症状已经很明显了,若是请这里任何一位大夫去看看,今天也不会晕倒了。怎么既然不舒服,还要出门闲逛?”

听了这话,那丫鬟还未来得及说话,但是旁边本来被冷落的回春堂大夫的脸色却是好看了很多。

本来王月桐在他们的地盘擅自出手,这几位大夫要不是看在她是位女子的份上,早就让人把她赶出去了。如今听了王月桐的话,倒是暗地里捧了他们回春堂的大夫一把,这让他们原本斥责的话硬是咽了下去。而说实话,之前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老太太的症状,就算现在王月桐说出了这么多的情况,当这几位大夫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得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

那丫鬟却是眼圈一红,说道:“该说的都说了,可是老夫人仗着自己向来身子骨硬朗,非要说是她这阵子没有活动筋骨才身体发麻的。她说今天天气好,要出来逛逛,等逛到出汗了,这身子骨啊便舒坦了。没想到逛到附近的糕饼店,老夫人她就突然晕了过去……”她眼泪汪汪地看着王月桐,语带哀求地说道:“姑娘,您一定有法子救救我家老夫人!”

“这……”王月桐刚想说话,就听到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在回春堂内响起,“什么姑娘?我们这回春堂内可只有大夫,没有姑娘!”

这话说得刻薄极了,王月桐眉头微皱,立刻开口说道:“绿云,走,这里不欢迎我们!想不到堂堂回春堂内居然还有这般口舌无状的登徒子!”说完后,她便欲离开。

那丫鬟不干了,立刻拉着王月桐不让她走。

“这位姑娘,您不能走啊!”那丫鬟也是个眼明心利的,这回春堂的其他大夫对着她家老夫人都是一脸茫然的模样,唯有这位姑娘,似乎已经知道她家老夫人是什么病了!“您若是走了,我家老夫人的病怎么办?”

此时,那道尖酸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乃是回春堂的首席坐堂大夫,从医将近二十年,无论什么疑难杂症我都遇见我!今儿不知道哪里来的人,在我这回春堂自诩为大夫,还自作主张的给人看病,也不知道是多大的脸面!”

“你!”绿云最是看不过有人说王月桐的不是,当即说道:“你莫要血口喷人!我家小姐明明是好心提醒!万一真的让这位老人家出事,你们回春堂也担当不起责任!”

“有什么担不起的!”那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王月桐看到他年纪差不多五十上下,穿着一身绿色的回南子金蝉纹的锦袍,腰间挂着个大大的玉佩,而他脸色微微有些蜡黄,下巴上的山羊胡子修建的十分整齐。

看到王月桐,他先是一愣,接着发出了嗤笑声,“藏头露尾之辈,带着面纱不敢见人!我杨旭平生最烦像你们这些赤脚医生了,只读过几本医术,便敢给人看病!我看你不是沽名钓誉之辈,就是附近嫉妒我回春堂生意好的药铺雇来捣乱的!”

“你胡说八道!我家小姐乃是堂堂的……”绿云急得差点就要把王月桐的身份脱口而出了。

就听到王月桐打断了她的话,说道:“我平生也最烦不分青红皂白之人!我只是好意提醒,你便一盆子污水给我扣过来!这般的心胸,还是首席大夫,啧啧,怕是在你手下干活的人都被你欺负的够惨吧!嫉贤妒能!说的便是你!”

“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赶紧走!”杨大夫怒道:“我看你年纪不大,能懂什么医术!”

“不若就让我们比比看!”王月桐淡淡地说道:“看谁能救回这位老太太!你若是输了,就要给我赔礼道歉!我若是输了,今后绝对不踏进你这回春堂半步!”

“你……”杨大夫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就听到王月桐轻轻地笑了声。

那声音里充满了鄙视之意,“怎么?怕了?”

“谁会怕你个黄毛丫头!”杨大夫冷哼道:“比就比!救人如救火!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穿越架空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