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主角是夜青冥王月桐的小说(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无广告阅读

主角是夜青冥王月桐的小说(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无广告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1-09 阅读(228)

主角是夜青冥王月桐的小说《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已经完结了,作者是流年,又名《腹黑战神的医妃》,讲述了男女主的一段旷世奇恋。刚进敬王府,敬王就给了一个下马威,不来迎亲和拜堂,让王月桐成了全城的笑柄。可她王月桐也不是好惹的,既然对方不尊重自己,那就把王府闹翻天!

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

>>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王月桐夜青冥全文阅读<<

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章节阅读

而待看清楚了王邵楠身后的人是谁,二夫人这才是真正变了脸色。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指着站在王邵楠身后的王月桐,声音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王月桐眨巴了下眼睛,有些不解地问道:“我让爹爹看看我穿王妃服的样子,本来让姨母您也看看的,可听说您带着一群人急匆匆地来我的院子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便跟着爹爹一起来看看。”

二夫人只觉得一阵子天旋地转,王月桐不在屋里,那屋子的女人是谁?

此时,屋里的女子偏偏发出了一阵欢愉地叫声,这声音让一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混账东西!”王邵楠忍不住大骂道!

他自以为是读书人,平日最喜欢攀凤附雅,就是是有些什么,也是在暗地里行事的!如今这还是大白天的,居然有人敢在府里白日宣淫!这让王邵楠恨不得立刻把屋里的人找出来,当众打死!

王月桐却是沉下了脸,厉声说道:“姨母,你这是什么意思?”

“啊?”二夫人一愣。

“我今日才刚回府,只不过是出去短短一阵子,就有人在我屋里行那等丑事!”王月桐穿着礼服,面色严肃,颇有几分威严,“姨母您不但不阻止,反而站在这里听着,您莫不是想要借机败坏我的名声?”

“我知姨母您对我不喜,可是我今日回门,不过短短几个时辰,您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真是太让月桐伤心了!月桐把您当姨妈敬重,您却把月桐当做敌人!”

说完后,王月桐低下了头,似乎十分不快的样子。

王邵楠却是厉声说道:“还干着干什么!你们都是死人吗?快把屋子里的奸夫淫妇给我赶出来!”

几位婆子面面相觑,立刻进屋拿人!

可是刚进去,她们立刻发出了惊讶的叫声,一位婆子急匆匆地跑了出来,面有难色的看着二夫人,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有什么事就说出来!!”王邵楠第一次发现自己在后宅中的威望居然还比不过二夫人,这让他心中的怒火又是一阵的上涨!

“是……屋子里的是……”婆子咬了咬牙,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屋子里的二小姐!”

“什么!你莫要胡说八道!”第一个反应过来却是王月桐,她指着那婆子的鼻子说道:“是谁给你的胆子污蔑相府的二小姐!雨柔是我的妹妹,我还能不清楚她的性子吗?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这婆子,莫不是老眼昏花看错了把!”

听了她这话,王邵楠点头说道:“月桐说的是,你妹妹向来是最规矩不过的而一个人的!”

“爹!他们这些人太过分了!仗着平日里你和姨母好说话,就什么事情也做的出来!”王月桐看起来很是生气的模样,“爹,不如我们一起进去看看!今日没有您这位相国出马,怕这等丑事日后还是会发生!”

王邵楠觉得王月桐说的很有道理,便朝着那屋子走去。

二夫人紧紧地跟在他的而后面,一来她也好奇屋里的女子到底是谁,二来她总觉得此时有些不对劲!

屋里,流浪汉正被其余的婆子抓住了手脚,用麻绳死死的绑住了!而床上则躺着一位女子,面色依旧潮红,正不住的扭送着身体。

一看到那人,王邵楠便呆了!

“你!你!你不知羞耻!”他的手气得都开始颤抖起来!

二夫人一伸头,当即呆立当场!

床上的人不是王雨柔还是谁!

“雨柔!你怎么了!”二夫人扑了上去,用被子把自己的女儿紧紧地盖住了。她的脑子此时犹如一团乱麻般,为什么?为什么雨柔会出现在这里!雨柔难道真的被这流浪汉破了身子?那她今后还如何嫁人!

王月桐却是惊呼出声,“雨柔妹妹!你怎么!”

“气煞我也!”王邵楠狠狠地说道:“不要叫她妹妹!我没有这等不知廉耻的女儿!”

“相公!”二夫人听了这话,犹如被一把匕首狠狠地刺进了胸口一般,“雨柔,雨柔她定然是被人陷害的啊!”

“是啊,爹,雨柔妹妹肯定是被人陷害的。”出乎二夫人的意料,王月桐也开口说道:“爹爹,你看雨柔妹妹像是被人下药了一般,我们进来以后,她还是那般模样,像是认不出来我们一般!爹爹,不若找个大夫来给雨柔妹妹检查一番,说不定……说不定她还是完璧之身呢。”

听了这话,二夫人立刻转头看向了王月桐,那眼神犹如刀子般的锋利。

王月桐却是没有理会她,继续说道:“爹爹,倒是那男子十分的可疑!我看他倒是已经清醒过来的样子,不若我们好好审问他一番,说不定就能弄清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王邵楠转头看向那男子,发现他衣衫褴褛,但此时目光已经恢复了清明,正一边看着自己一边发出了“呜呜”的声音,显然是有话要说了。

他按捺下来心中的火气,说道:“把他嘴里的布条拿掉!我要听听他要说什么!”

二夫人心中一惊,刚要阻止,就听到王月桐继续说道:“姨母,你为何如此的害怕?莫非,这男子你其实认识不成?”

看到王邵楠突然变得阴森的目光,二夫人生生撕了王月桐的心都有了!

她站起身,指着王月桐骂道:“都是你这个丧门星!若不是你,我的雨柔怎么会遭此大罪!”

“怎么又扯上我了?”王月桐惊讶地问道:“莫非,姨母你其实希望被人奸污的是我?这男子是你安排进相府来对付我的?姨母,这不是真的吧?”

就在此时,绿云却是上前一步,撤掉了那流浪汉嘴巴上的布条。

就听到那流浪汉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被这个老女人抓来的!”他的目光赫然看向了二夫人,“我……我被关在柴房里,这老女人每天都要来,她,她强迫我了好多次!我要是不从,她还要给我喂药!”

“大人!我没有破这位小姐的身子啊!”

“不信你看看床上,床上根本就没有落红!”

流浪汉的话一说出口,整个室内都陷入了一片寂静中。

他说的消息实在是太过惊讶了。

二夫人听了他的话,几乎要晕过去了。

这人是在胡说八道什么啊!

自己是绑了他不假,可是自己几时每日缠着他给他喂药要强迫他!二夫人此时简直不敢去看的眼睛,她实在是太了解自己这位夫君了。就算自己能够解释的清楚,王邵楠心中肯定也会有一些疙瘩,“你莫要胡说八道!”二夫人厉声说道:“我每日进出都有丫鬟婆子跟着,几时有过你说的那些事情的!”

王邵楠一句话不说,只是目光更加的冰冷,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月桐却是有些好奇了,她原本以为这人就是普通的流浪汉,可没想到,此人就然来了这么一出,简直是活生生的要坑死二夫人!

此人定然不简单!

这二夫人以为自己随意在街上弄来的人,说不定,这便是什么人给她设的套!

果然,就听到那流浪汉对着二夫人说道:“我乃是清清白白的良家子,不过是京城的路上被人抢了钱,想要在附近的破庙里休息一下的,就被你的人绑了来!”说完,他看向了王邵楠,说道:“这位大人,我看你气宇轩扬,想必是位大人物,你可不要被这女人给骗了!她是万万配不上你的!她在强迫我的时候,曾经亲口说过,她还在府里养了好几个相好的!”

“什么养花的英俊小哥,厨房帮忙的高大北方汉子,还有,还有二小姐门口的一位脸上有疤的侍卫!这些人都是她的相好!”

“这是她亲口跟我说的。”

听着他的话,王月桐觉得越来越惊讶。这人说的这些下人,王月桐还真的有些印象!王邵楠想必也是如此,他一开始根本就不相信此人说的鬼话,可是这流浪汉说的这几个人,他倒是记得。不仅如此,这几人的样貌生得都很不错!

二夫人却是紧张地开始发抖起来,她此时也有些明白了过来,立刻说道:“你到底是谁?你不是普通的流浪汉!你被我抓进来后就一直关在柴房中,怎么会知道府里有哪些人的!”

此言一出,王邵楠立刻扬手对着二夫人就是一个巴掌。

二夫人捂住了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在一旁的王月桐心里简直忍不住的冷笑起来!这二夫人若是一口咬定不知此事还好,可她刚才的话,明晃晃的承认了是自己把那流浪汉弄进来的!

你一位相府夫人,把外男绑进府里是要做什么!

“把此人带下去!我要亲自审问!”不等二夫人再说什么,王邵楠便下了命令!

二夫人脸色苍白无比,也不顾上还在哼唧的王雨柔了,立刻跪在了王邵楠的脚边,“老爷,老爷你听我解释啊……”

“啊!”那流浪汉突然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叫声。

只见他双目圆瞪,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你,你给我下毒!”他怨毒无比地看着二夫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他突然咳嗽了声,嘴里的鲜血被他吐了一地,接着,他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腿一蹬,就直接软倒在地一动不动了。

这番变故来的太过于突然了,现场众人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王月桐却是鼻子一抽,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接着,她脸上闪过一丝恍然的神情。

王邵楠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他到底身居高位多年,见过不少的世面,因此他倒是第一个恢复镇静的,“你们把他的躯体放到柴房中,不许人接近,再请府中的大夫过来看看他到底中的是什么毒!”

“老爷,那雨柔怎么办?”二夫人心中微微松了口气,人莫名其妙的就死了,虽然看着有些渗人但也给了她活动的空间。

“哼!”王邵楠看了眼被裹在被子中的王雨柔,厉声说道:“找医婆子来给她检查!若是像那人说的,她还是完璧的话,到时候在做计较!若不是的话,我相府也是时候跟一些老大人们结为亲家了!”说完这句后,他懒得再看这对母女一眼,直接走人了。

二夫人脸色愣愣的,这么多年来,这是王邵楠第一次当众给她没脸。

“此事万万不可泄露出去!”王月桐看着那几位婆子说道:“事关雨柔的名声,若是让我听到此事传了出去,就算姨母放过你们,我们敬王府也不会放过你们!”

几位婆子打了个冷战,看着穿着王妃礼服的王月桐,脸上的神情又是恐惧又是惶恐。

她们没想到王月桐还真的在为王雨柔着想,倒是让人意外。

二夫人看着王月桐,冷声问道:“此事是不是你做的?”她心中第一个怀疑的人选便是王月桐,可是,王月桐的种种表现又不像是知道这件事情的,要不然她为何在刚才替雨柔说话?

王月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用同样冰冷的态度说道:“我今天才回来,热水都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倒是想要问问姨母,你掌握后宅这么多年,为何突然发生了此事?你把那流浪汉抓进来,又放进我的屋子,是个什么意思?”

“你莫要胡说!”二夫人说道:“我看到有陌生男子在你院子附近初入,一时关心之下,就带人来看看的!”

“那为何这男子说是你带他进来的?”王雨柔逼问道。

“他是受人指使!”二夫人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他害了我的柔儿!我怎么会害自己的女儿?”

“那到底是谁?”王月桐皱起了眉头,说道:“若是雨柔出事,那我在王府的日子也不好过,我是不会用这般方法害她的。而雨柔是姨母你的亲女儿,你盼着她有个好前程,自然也是不会做出此时……雨柔若是真出事了,那谁能获得最大的好处?”

说道这里,王月桐却是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对那几个婆子说道:“你们出去,我有话要单独跟姨母说!”

二夫人一愣,也想要听听王月桐要跟她说什么,便让婆子们带着王雨柔出去了。

屋里就只剩下了王月桐和二夫人两人。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穿越架空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