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王月桐夜青冥帝君短篇小说目录阅读

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王月桐夜青冥帝君短篇小说目录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1-09 阅读(30)

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王月桐夜青冥帝君短篇小说是一本重生文,讲述了女主穿越过来的故事,作者是流年,又名《腹黑战神的医妃》。前世的王月桐因为轻信妹妹,闹得满城风雨,还落的自己一身恶名。上天再给了王月桐一次机会,重活一世,王月桐利用自己在现代的医学知识,掀翻了整个汕雪国。

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

>>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王月桐夜青冥全文阅读<<

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章节阅读

此事王邵楠只要一想就知道是谁做的了!他不由地暗骂了二夫人一声:“糊涂!”

夫妻多年,他哪里不知道二夫人是什么心思!不过是看着月桐如今成为了王妃,怕她回门以后给自己脸色看摆谱,这才故意不开大门,好杀杀月桐的锐气吗?

可是二夫人也不想一想,如今月桐到底是王妃呢,又坐着代表敬王爷的马车,若是真的让她从角门进来!那明儿一早,御史的参奏自己的折子就能把自己给淹了!

虽然敬王爷不讨当今圣上的喜欢,但是到底是皇族!

圣上要对付他,要羞辱他,那是他们皇族的家务事!可是他们相府算得上什么?居然敢这般对待皇族中人,圣上知道了要怎么处理还两说,自己被架在火上烤是必然的!

听到外面的喧哗声更甚,王邵楠干脆一挥袖子,直接出到了大门口让管家开门。

门外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了!

这朝廷命官把王爷的马车关在门外不让进,这在汕雪国的历史上还是头一遭呢!

王月桐听着外面的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不由地嘴角微微翘起。

姨母啊姨母,到底是庶女出身,看问题就如同以往那样的小家子气。如今她这般做法,不仅仅呼惹怒了自己的便宜爹爹,还会让她之前刻意弄出来的好形象毁于一旦!

继女回门都不给开正门,这谁还能说二夫人疼爱王月桐如同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

王邵楠派人打开了大门,一身正服亲自拜请王妃回府,虽然是父女,到底也是皇家的媳妇,再不喜欢也不会像二夫人那般面子上过不去。

王月桐并没有抓着辫子不放,马车这才缓缓的移动,进入了相府。

进入前院后,王月桐又由一顶小轿子抬着一路去到了后院。下了轿子以后,她便对着王邵楠行了一礼,恭敬地说道:“拜见父亲大人。”

王邵楠心中本来就有一些不快,可看到王月桐如此恭顺的模样,心中那一丝不快也就散去了。他跟这位大女儿本来就不亲近,本以为这次她回来会给自己摆出一副王妃的架子来,可谁想到,王月桐居然像是突然懂事了一般,倒是让王邵楠觉得这大女儿其实也不错。

说到底,都一家人!出嫁了的女儿还是要靠着娘家才行。

“恩,你在王府过的可还好?”王邵楠问道。

“王爷性子有些冷漠,不过倒是没有亏待女儿。”王月桐低眉顺目极为乖巧。说实话,她对自己的这位爹并没有什么感情,而且,她隐隐怀疑自己娘亲的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可是如今为了获得王邵楠的信任,王月桐也只得装出一副孝顺女儿的模样了。

王邵楠想了想,说道:“王爷倒是个宽厚的,你在王府凡事多看看多听听,无事的时候就回来看看你爹,需要什么东西尽管跟你姨母说去,她定然是会给你弄好的。”

这是让自己当细作?

王月桐心中撇撇嘴,却是压低了声音说道:“爹爹,我这次去王府可是发现了好东西呢。”

听了这话,王邵楠果然是眼睛一亮,他朝着四周看了看,说道:“月桐,你跟我来书房。”

王月桐心中一喜,紧紧跟在了王邵楠身后。这王邵楠最是精细的一个人了,平日里,就连二夫人都不能进入他的书房中,更别提是一向跟他疏远的王月桐了。

王月桐一边记住了附近的地形,一边琢磨着十三现在是不是已经混入了相府。

敬王爷说了让十三跟着她回来,那么十三就一定是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王月桐觉得凭借他的身后,此时应该是在附近地势高的地方监视他们。

出乎王月桐的意料,书房却是在相府较为偏僻的角落中。这里外面的侍卫护院却是比别的地方多了很多,周围不见一个丫鬟伺候,来往的都是些年纪小的小厮,王月桐却是在相府中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

看来,相府还是有一些自己不了解的地方呢。

所谓的书房,其实是一整个院子。

王邵楠当年能够考取状元,也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不说他人品如何可是腹中的墨水却是实打实的。这院子共有三间房子,全都被他打通,如今王月桐已经去,入目的便是满满当当的书籍。

“爹爹,这些书您都看过了吗?”王月桐有些惊讶,这种藏书量可谓是十分丰富了。可若是王邵楠把那些信件藏在了这些书籍中,那她就算是费上十天半个月也是找不出来的。

王邵楠却是露出了一抹微笑,“学无止境,这些书都是我看过的一部分,觉得好的就留下来了。”说话间,他却是满是自得,看得出来王邵楠是以自己能读过这么多书儿感到有些自豪的。

王月桐心中翻了个白眼,负心总是读书人!读了这么多书,人品若是不好的话,还不如不读书。不过她倒是配合着王邵楠的样子,说了几句赞美的话。

王邵楠身为相国,平日里拍他马匹的人不少,可是自己的女儿如此赞美自己的话,王邵楠还是第一次听到,因此他这心里就觉得格外舒坦。

“爹爹,这是我从王府里无意中弄来的。王爷旁边的小书房,平日里他都是不去的,我无事便帮着王爷整理,没想到却是从个小盒子里翻出了这封信来。女儿看上面用蜡印封好,便觉得应该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因此特地拿回来给爹爹看看。”王月桐一边说着,一边把早就准备好的信递了过去。

王邵楠迫不及待地接了过来,信封上面果然是密封好的。不过由于放置的时间太长,蜡印上的团却是一片模糊了。他拆开口,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可是越看他的眉头越是紧皱,看完后,他却是陷入了沉思。

王月桐看着他这模样,不由得觉得好笑。

自己的便宜爹爹过半是以为这里面藏着什么机密吧!他若是得了敬王爷的秘密的话,献给当今陛下,说不定会得到什么赏赐!可是信里面的东西哪里是什么机密?里面的东西是王月桐亲手弄出来的,为的就是有个理由能够进入这书房。

王邵楠琢磨了半天,这才开口问道:“月桐,你没有打开这信吧?”

王月桐摇摇头,摆出一副好奇的模样问道:“爹爹,这信里写了什么,可否告知女儿?”

看到王月桐这般模样,王邵楠觉得她应该是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的,于是他开口说道:“这里面是一张菜谱。”

“菜谱?”王月桐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可是菜谱为什么要弄的这么郑重,放这信的盒子可是藏得很隐蔽!莫不是这菜谱其实有什么问题?”

“这……”听王月桐这般说,王邵楠也有些不确定了。

“爹爹,之前我进宫,皇帝陛下和太后娘娘言语中都提到了爹爹您呢。”王月桐款款说道,意思便是,我知道咱们家是皇帝陛下一派的了。“若是爹爹看不出其中的关碍,不若待到日后献给皇帝陛下。陛下手下能人众多,若是这菜谱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些人定然是会发现的。退一步讲,万一这是真的只是一张菜谱,那敬王爷这么郑重的收着,说不定也是极其珍贵的东西呢。”

“对!你说的对!”王邵楠眼前一亮,觉得自己女儿这主意出得很好,不由地对她有些刮目相看起来。

“不过这封信爹爹还是收好,说不定真是个重要的东西。”王月桐提醒道。

王邵楠点点头,就听到王月桐突然说道:“爹爹,我能看看你的书吗?”她知道王邵楠要放东西,自然是要让她出去的,到时候她就算是白来一趟了。如今她干脆先避开,王邵楠就不好开口让她出去了。

果然,听了王月桐的话,王邵楠想了想就同意了。在他看来,这封信便是女儿的投名状!今天虽然只是个菜谱,当谁知道下次王月桐能带回来什么?说不定就是能惩治敬王爷的有力证据了!因此他也就没有让王月桐回避了。不仅如此,他心中觉得王月桐十分的知趣,发现自己要放东西,为了避免误会就主动避开了。

王月桐一转身,就走到了书架之后。

书架上满满当当的都是书,王月桐从怀中取出了个小镜子放在了拐角的地方。她放的位置十分隐蔽,王邵楠并没有发现她的动作。王月桐悄无声息的蹲下,一边调整镜子的角度,一边从镜子里看着王邵楠的动作。

只见他并没有信放入抽屉中,而是直接起身,掀开了他背后的一幅画。

原来那幅画只是个幌子,画后面的墙壁却是挖空了的。王月桐离得远,看不真切里面有什么东西,不过隐隐约约的能看到有许多是书信。看到这里,王月桐立刻收起了镜子放入自己怀中,轻手轻脚的往后走了好几个书架才停了下来。

她的看了眼书架上的书,却是意外的发现是些话本子,这让她有些吃惊!

这些话本子一看名字就是些风花雪月的东西,跟其余的《四书》《五经》之类的书籍摆放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她想了想,就从书架中抽出了几本诗词歌赋,再把这些话本子混在了里面。

“月桐,你看到想看的书了吗?”王邵楠脚步很轻的走近了王月桐,显然,他也是有一些提防的意思在里面。

王月桐指了指自己选出来的几本书说道:“爹爹,这几本书我想带回去王府看看。”

“你不是说你旁边就有个小书房吗?”

“那里都王爷的兵书,女儿看得头痛。”王月桐笑了笑说道:“再说了,我从相府中带回去的书,只说是借爹爹你的,到时候看完要还回来的。可是还回来的是爹爹的书,还是王爷的书,别人又怎么会知道。我看王爷的兵书上,还做了很多的批示呢。”

听到这话,王邵楠眼前一亮,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好好好,不愧是我的乖女儿,这几本书你带走吧。”王邵楠摸了摸胡子说道:“逛了一番,想必你也乏了,回你之前的院子好生歇息,都还是你原来的模样,一点没动。”

王月桐让等在外面的绿云拿了书,就往自己原来住的院子走去。

如同她所料的那般,她原来的院子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这不是二夫人不想做什么,而是王邵楠的命令。

此时,她的院子门口站着几个人,最中间的一人,穿着淡粉色的长衫,打扮得是楚楚可怜,不是她那好妹妹王雨柔还能是谁?

王月桐没料到这王雨柔居然这般胆大,上次亏她还没有吃够吗?

“见过姐姐。”王雨柔还是以往那副柔弱的做派,“听说姐姐今日回门,我便早早起来给姐姐做了糕点,请姐姐尝尝。”

王月桐却是扫了眼王雨柔,说道:“行礼。”

她不是喜欢扮作白莲花,成天一张被人欺负的脸吗?那自己就干脆真的来欺负一下好了。

王雨柔一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什么行礼?”

“你不过是相府的二小姐罢了,真要论起身份来,你娘也不是原配,你这般的身份,如何能跟我平起平坐?”王月桐看着王雨柔的脸色大变,觉得有些好笑,“我乃是敬王王妃!你平日里看到泰王王妃,也是这般的干站着?”

“还不快行礼!”

王雨柔手一抖,捧着的点心差点摔倒地上,她的眼巴巴的而看着王月桐,缓缓地跪下,对着她行礼道:“见过敬王王妃!”

王月桐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这点心我可不敢吃,谁知道有没有往里面放东西。”

“姐姐,不,王妃,这是我亲手做的,绝对没有放什么东西。”王雨柔解释道。

“真没放?”

“千真万确。”

“那你自己吃一块看看。”王月桐对着一旁的绿云使了个眼色,绿云会意的走近了院子中。

王雨柔这次给王月桐送吃的,目的其实是想要打探一下敬王的消息。自从那日她看到了自己的这位姐夫,每晚做梦都会梦到他!短短几天,王雨柔只觉得自己对敬王的爱慕似乎无法控制了。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嫁给敬王去做小的,可是,若能跟敬王爷找个机会谈谈心,甚至能跟敬王爷温存一二也是好的。

因此,她端来的点心却是好的,里面其实并没有放什么东西。

王月桐自然是知道王雨柔不会在众目睽睽下给自己吃有问题的东西,她之所以让王雨柔吃那点心,也是有原因的。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穿越架空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