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林菀菀沈遇清小说全文阅读

林菀菀沈遇清小说全文阅读

资讯 秩名 2020-01-09 阅读(779)

林菀菀沈遇清是这本小说主角,小说名字叫做如果我还深爱你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言虐文小说,全文讲述了林菀菀在当初嫁给沈遇清之后,却没想到自己会遭受如此的折磨,当林菀菀的父母去世后,沈遇清就把林菀菀拿出去卖,以五百万的价格卖给了一位老板,随后林菀菀却疯狂的向沈遇清求救,却就遭到沈遇清的嘲笑。

林菀菀沈遇清小说全文阅读

>>林菀菀沈遇清小说全文阅读<<

林菀菀沈遇清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砰!”

房间门被踹开,沈遇清带着人冲进来,吓的刘老板一下子从林菀菀身上跌了下来。

林菀菀定定地看着那道高大的身影,一时间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心情。

他亲手将自己送了人,又来干什么?

放不下么?

从她在下面听到沈遇清的声音,就不再对他有幻想了。

她闭了闭眼,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

沈遇清一眼看到了床上的女人,她的眼泪混着血,在苍白的脸上流成两道血痕。

他只觉得自己的喉咙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掐住,呼吸不上来。

“带走!”

他勉力稳住身形,走过去一脚踢在了刘老板的肋骨上。

“沈先生,您怎么出尔反尔……”刘老板疼地直冒冷汗,却不敢明着得罪沈遇清。

这个男人是个疯子,没人不知道。

除了林菀菀那个傻子,还往上撞。

“你没资格过问我的事情!”沈遇清转身便走。

林菀菀被沈遇清的人搀扶着往外走,她疼到浑身麻木,身体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

该结束了。

沈遇清,该结束了。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你误会了我,误会了一个爱了你十几年的女人。

“林小姐跳楼了!”

沈遇清出来,就听到一声巨响,一道红色的身影一跃而下,砸在下面的高台上。

血,沈遇清没见过这么多血。

林家人死的时候都没流过这么多,眼前这个小小的人儿,却仿佛流也流不尽。

“沈先生,病人虽然勉强保住了性命,但二楼坠下,难保没有伤到要害,只要不醒过来,谁也不能保证没什么别的问题……”

“而且,沈先生,病人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孩子,铁定保不住了。”

沈遇清脸色铁青,死死地攥着栏杆。

“救活她,必须救活她!”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不经过他的允许偷偷怀他的孩子!果然是个贱女人,如此不要脸面!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有点难以抑制的慌乱。

林蕊的债还没有还清,她有什么资格死!她没有!

林菀菀在急诊室抢救了整整两天,血袋一次次往里送,连医生都累倒了两个。

沈遇清守了两天,满地都是烟头。

林菀菀从急诊室出来的那一刻,他却没有看一眼,只留下一个护工,便再没有来过。

她躺了半个月,终于醒了。

沈遇清走到病房门口,听见护工在劝她吃饭。

当即一股火气,他大力地推开门:“不吃就给我灌,对付这种贱人不用讲道理!”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了床上的林菀菀,吓了一大跳。

女人脸色苍白地仿佛一张白纸,身上一点肉都没有,病号服空荡荡地挂在身上,似乎直接套在一个骨架上。

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指骨分明,分明只剩下一层皮。

女人抬眼望向他,那双眼灰白,找不到焦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盲人。

沈遇清想起多年前那双清澈见底,仿佛盛满了细碎星芒的桃花眼,只觉得后背上被人狠狠捶了一拳。

“沈先生,林小姐不肯吃。”护工端着碗粥,为难地说。

沈遇清云淡风轻地走过去,接过粥碗,坐下来:“你出去吧,我来喂。”

林菀菀没什么表情,只有眼珠间或动一动,能证明还是个活物。

“张嘴!”

沈遇清第一次不敢去看这双眼睛,他的手甚至有点颤抖。

林菀菀听话地张开嘴,只吃了一口就被呛到,拼命地咳嗽起来,脸色可怖,最后开始呕吐。

胃里没有东西,只吐出黄色的胆汁。这一番折腾,脸色更加苍白,一点儿活人气息都没了。

沈遇清艰难地咽了咽口水,递上去一张纸。

林菀菀乖巧地接过,乖巧地擦了擦嘴,然后张开了嘴巴,等着沈遇清喂下一口。

沈遇清芒刺在背,放下粥碗:“不想吃就算了,叫医生给你打营养针。”

林菀菀点头,不说话,也不违背,乖巧极了。

“你在怪我?”沈遇清“霍”地站起,阴冷地瞪着床上的女人。

做出这么一副死人样子,究竟给谁看?

林菀菀摇摇头,抬眸看了他一眼。眼神淡然无望,没有期待,也没有痛苦。

她醒来第一刻,知道自己没死,只是摸了摸肚子。

两个多月没有来月事,她知道自己怀了孩子,她原来不敢说,怕被沈遇清逼着打掉。

她清清楚楚地记得,第一次怀孕的时候,沈遇清掐着她的脖子,斥责她没有资格生下沈家的孩子。

她本来以为这个孩子能留住的。

在乱世的时候,她想说出口,可她找不到沈遇清。

后来沈遇清来了,却也不必说了。

天意,这一切都是天意。

这样的眼神对视中,沈遇清再一次败下阵来,他转身欲逃。

林菀菀艰难地张了张口,嗓子很痛,声音难听嘶哑:“我承认。”

沈遇清步子停住,仿佛被钉在原地一样,无法动弹。

“是我杀的,”林菀菀看着沈遇清的背影,轻轻地说,“林蕊是我杀的,都是我。”

沈遇清耳边“轰”地一声,理智被燃烧地干干净净,他粗暴地抓住林菀菀的手腕:“你再说一遍!林菀菀,你再说一遍!”

林菀菀嘴角勾了勾:“是我杀了林蕊!”

“啪!”

一个极重的耳光打在林菀菀脸上,她耳边一阵轰鸣,鼻子里,嘴角都是血,喉咙里腥甜难忍,她拼命压下去,没有吐。

“你终于承认了!你这个贱人,你终于承认了!”

沈遇清强忍着扶起她的冲动,手攥成拳,指骨“咔咔”作响,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捏碎成渣。

林菀菀勉强抬起头,再次对上他的视线:“是,我承认了。沈遇清,杀了我吧,为你心爱的女人报仇。”

“你住口!”沈遇清大喝,慌乱和嫉恨像疯长的海藻,密密麻麻地挤住了他的心房,窒息地疼。

林菀菀却听不见似的,自顾自说:“你不是很爱林蕊吗?那你为什么要碰我?怎么对得起你的林蕊?你不知道林蕊最烦我缠着你吗?”

一字一句,全是故意的激怒。

疯女人!

她一定是不想活了!

......

全文阅读

标签:现言虐文言情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