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风月知你相思意纪寒卿小说完整版阅读

风月知你相思意纪寒卿小说完整版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12-02 阅读(62)

风月知你相思意是一本都市言情虐恋类小说,纪寒秦木兮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讲述了秦木兮和纪寒卿从小就有着指腹为婚的婚约,然而却当纪家落魄之时,纪寒卿等待的却是秦木兮的侮辱之词,五年后纪寒卿成为了一代少帅,并且将秦木兮娶回了家中,狠狠的折磨着秦木兮,但又有谁知道秦木兮为纪寒卿做的一切,可惜的是纪寒卿得知一切后,秦木兮却已不在了。

风月知你相思意

>>风月知你相思意纪寒卿最新章节阅读<<

风月知你相思意纪寒卿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您家道中落,小姐从老爷那里听说,有人要至你于死地,所以,她连夜出府,去求海城督军。”

“当年,督军的女儿曾被小姐救过一命,督军虽然不想得罪政敌,但是在小姐的相求下,还是安排了一人,假扮你被处以军法,然后把你偷偷换了出来。”

“所以,你出来的时候,整个被打得鼻青脸肿,其实不是有人故意在狱中为难你,而是为了不被人认出你。”

“你出狱后就来了秦府,小姐根本不知老爷已经给你发了退婚书,她还是从佣人口中得知你到了门口,满心欢喜去见你,却被老爷拦下。”

“我不明白,即使小姐没能出来,你就没想过,她可能被老爷禁足吗?难道你们那么多年的情谊,都抵不过一场误会?!”“她给了我一封信。”纪寒卿从口袋中将那封信取出。信笺曾被他撕碎,他又重新拼了回去,只为提醒他当年的愚蠢。

鸢儿接过去,唇角溢出一抹笑,笑得却极为苍凉:

“怪不得,那时候老爷为什么专门请了海城的那位私塾先生过来,原来,只因为那位先生模仿得一手好字!”“怪不得,那时候老爷关着小姐,后来我们却听见风言风语,说小姐和北城的贺家少帅交好,原来,只为让你死心!”

“少帅,您可知道,小姐那天嫁给您,是怀着怎样的欢喜和期待?

她对我说,她这十多年的苦,终于到了尽头!”“可是,她却不知,原来少帅府中的那五年,比起她那十七年的受的所有苦加起来还多!”

听到这里,纪寒卿只觉自己的心仿佛被千百颗子弹穿透,痛得无法呼吸,偏偏,他却死不了,只能感觉痛苦仿佛丝线,缠绕在他的心头,越呼吸,收得越紧。

“这些话,你过去从来都不信。”鸢儿眼睛发红:“小姐说过一次又一次,可是换来的却是更重的惩罚。

渐渐地,她也就不解释了,她放弃了……”纪寒卿的身子晃了晃,此刻的他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其实,之前所有的不信,在看到那些发黄的信笺的时候,他就明白,他这一生都错过了什么!“木兮,你一定很恨我对不对?”他望着天空,那里已经开始飘落纷飞的雪花,大片大片,占据了整个视线,天空一片青白。

“小姐她其实自从两年前就已经对你没有期待了。”鸢儿轻叹道:“就算没有那场大火,小姐也撑不过这个冬天了。”

“什么意思?”纪寒卿凝眸,心头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想。“两年前,你娶四姨太的时候,小姐发了高烧,退烧后就开始咳血。

到了这后来,是越发得重了。”鸢儿想到这里,眼底涌起不甘和愤怒:“她好歹是一条命,那天小姐高烧不退,我去前院,求您叫一位医生给小姐看病,可是,你却让副官把我关起来,说如果下次再擅自出现,就和小姐一起,家法处置!”

纪寒卿蓦然想起了两年多以前的那天,他刚刚娶了四姨太,也是那般在四姨太房中折腾了一整夜,听到鸢儿求见,只觉得心中快意。

他知道,她这是在吃醋。她觉得羞辱、她觉得不开心,那么,他终于报复到她了。他恨她能够轻易左右他的情绪,恨她明明已经背叛了他,他却还是日日夜夜念着她。

他恨她明明卑微不堪,却让他觉得,他才是那个得不到爱、摇尾乞怜的可怜虫!纪寒卿痛苦地去抓自己的头发:

“两年前,她就得了咳血症?!”所以,那天在香园,丫鬟婆子出来说,秦木兮快不行了,原来是真的。她胸口的那片刺红,秦木棉窗棂上的那些血花,都是她用最后生命燃烧的控诉!

可惜,他不知道,他以为她是在演戏,他都错过了!

错过了五年前心心念念嫁给他的她,错过了两年前病卧床榻的她,错过了那个深秋,最后一次执拗地去找他的她!

所以,那天他那样羞辱她后,她对他说,祝他新婚欣喜,祝他和秦木棉白头偕老、儿孙满堂!那个时候的她,该有多绝望,该有多痛?

所以痛到麻木后,他冲到火海前,看到她最后一眼的眼神,是那般平静,仿佛她即将面对的死亡,是她最安宁的归宿!纪寒卿颤抖着嗓子问:

“她那天走的时候,可还有什么话,托你带给我?”鸢儿摇头,眼泪控制不住噼里啪啦落下来,她却拼命笑着:“没有,小姐对你已经无话可说。

她只告诉我,她想妈妈了,她要去找妈妈了。我想,现在的小姐,肯定和老夫人团聚了!以后,有老夫人疼她了,再也不劳烦任何人了!”

听到这里,纪寒卿猛然间红了眸子。是他,用五年的时间,将她十七年的生命和热情全部燃尽,付之一炬,她该有多恨、多绝望,才会连最后走的时候,都要用那样决绝的方式,而且连半句话都不留给他!心被冷风撕碎成了千百片,纪寒卿恍惚着又来到了秦木兮的房门前。

满地的信笺,他就是那么扫过一眼,也能清晰地看到,每张纸上,提到最多的,都是他的名字。

一声声‘寒卿哥哥’,仿佛刀子,直直插入眼睛,纪寒卿觉得眼眶很痛,他手里的信笺却已经多了一滴晶莹。

他这么多年,第一次哭。子弹洞穿肩胛骨的时候、被敌军抓住,严刑拷打烙铁加身的时候、被逼至绝境,不得不跳下悬崖的时候,他都不曾落泪,可是,此刻,他的眼泪越来越多,最后,将手里的信笺打湿得看不清字迹。

他连忙伸手去擦,动作慌乱,就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以为上面的泪水干了,信笺上的字迹清晰了,她就能回来。当晚,纪寒卿一直坐在那个房间里。

冰冷的房间,早已没有曾经主人的气息,他躺在她曾躺过的床榻上,努力地嗅着。仿佛,伊人犹在,他还能嗅到她的暗香。

......

全文阅读

标签:都市言情虐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