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风月知你相思意秦木兮全文在线阅读

风月知你相思意秦木兮全文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12-02 阅读(123)

风月知你相思意是一本都市言情的虐恋类小说,秦木兮纪寒卿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讲述了秦木兮和纪寒卿从小就有着婚约,然而却当纪家落魄后,纪寒卿赶到秦家见秦木兮,而秦木兮留下的只是一张不要再来纠缠的字条,心冷的纪寒卿自己开始了打拼,如今他为少帅,并且将秦木兮娶回了家,但仅仅只是为了报复秦木兮当年的狠心,但又有谁知晓秦木兮心中的无奈。

风月知你相思意

>>风月知你相思意秦木兮最新章节阅读<<

风月知你相思意秦木兮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秦木棉瞬间变了脸色,不可思议地看着纪寒卿,声音颤抖:“少帅,我错了,我不自作主张了!

求您,求您看在我们新婚的份上,不要对我禁足,好不好?”纪寒卿眉眼冷冽,唇角勾起残忍的弧度:“再说一句,直接家法伺候!”

秦木棉再不敢说半句,只能落着泪,眼睁睁看着副官将自己架走,而她心心念念的少帅,则是又蹲在了那个焦黑的身体前。

纪寒卿摩挲着掌心里那块冰冷的翡翠,那捂不热的温度,仿佛他此刻已经凉透了的内心。

他那么恨她,他说了要折磨她一身一世的,她怎么能死?谁允许她死的?!

她不知道吗,自从他收到她给他的那封信,那么多个午夜梦回里,他都会做同一个梦,梦见她穿着红裙,高高在上,冷笑着冲他道:

“纪寒卿,你连我家的一条狗都不如!”胸口好似被尖锐的利器撕开了一道口子,冷风疯了一般灌入进去,纪寒卿坐在冰凉的地面,高大的身躯宛若一座雕塑。

当夜,副官陪他站了一.夜。第二天,当太阳爬到了头顶,焦黑的尸体开始有了异样的味道时,副官终于忍不住:“少帅,少夫人不在了,应该入土为安。”纪寒卿最后看了一眼地上的人,他撑着身子起来:“把她彻底火化,骨灰收起来,装入瓷瓶。”

副官应了一声好。之后的时间里,纪寒卿再没有提过秦木兮半句,他也再没有踏入过那个角落半步。

秦木兮仿佛彻底从他生命里剔除了一般,只是,唐镇却发现,纪寒卿就连在战场上,偶尔都会出神。

他会偶尔呆呆地看着一个地方,整个人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子弹声音,他又会突然反应过来,疯了一般冲入战场。

他成了一台彻底的杀戮机器。而少帅府的那几个院子,纪寒卿都没有去过,他一直住在他自己的院落,甚至对于新婚六姨太丫鬟的多次传话,都置若罔闻。

府中渐渐有人开始嘲笑六姨太,说才结婚第二天就失了宠,恐怕是这少帅府里失宠最快的姨太太了。

逐渐地,佣人和丫鬟都发现,纪寒卿还真的再也没有踏入过香园一步,而每次秦木棉托过来传话的丫鬟都会被骂一顿,于是,所有的佣人全都开始图谋起自己的后路来。所谓人过茶凉,很多东西都是源于利益。

秋去冬来,香园中的雪也积了老深,有人说,秦木棉病了,可是,却也只是在佣人之间传传,却没有一句传到纪寒卿的耳中。

而这位少帅,经过这几个月不知疲惫的征战,也终于在一个风雪天病倒。过来看病的西医给纪寒卿输液的时候,听到纪寒卿口中在叫一个名字,因为声音太低,有些听不清楚。

倒是他不断反复问的那句‘你凭什么比我先死’,却赫然清晰。纪寒卿毕竟年轻,加上西洋的药物见效颇快,他在第二天傍晚就退了烧。退烧后,他不顾副官的劝阻,披上一件狐皮大氅,便去了那个他几个月不曾踏入的院落。

彼时,雪落枝头,院落角的那株红梅开得热烈,一朵朵在枝头绽放,发出悠悠的清香。

纪寒卿赫然响起,他十五岁,秦木兮十一岁,他来到秦家院落,就见到了一年不曾见过的她。

姑娘仿佛在一夕之间长大,穿着一件白色边的毛领夹袄站在红梅枝头之下,俏生生地冲他叫了声:“寒卿哥哥。”一瞬间,他的喉结滚动,一直不愿承认的悲恸猛然间袭来,仿佛浸了水的海绵,在胸口中不断变大,塞在胸腹间,上不去,下不来,生生凌迟着每一口的呼吸。

他切切实实感受到了,感受到她真的彻底消失在了他的世界,不论爱也好,恨也罢,都化作那一抹飞灰,装入那青白花的瓷瓶里,埋在这红梅之下,再也不复存在。从此,天底下不再有占据他年少时期的那个鲜活女孩,也不会有让他疯了一般恨着,却又因为失去而万念俱灰的妻子!

“秦木兮,木兮——”他一遍遍叫她的名字,可是伊人芳魂似乎早已魂归故里,再不会为了他而驻足。

“山有木兮卿有意,此生风月唯有你。”他恍惚间,仿佛看到了那个她,冲他说,这句诗里,有我们的名字。

可是,山河在,他在,她却已经不在!最后一抹夕阳一点点沉入地平线,整个小院再度被灰暗笼罩,纪寒卿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直到军装上都落满了积雪。

他弹了弹积雪,转身回到前院,冲着副官吩咐:“备车,去海城。”副官大惊。要知道,海城在南北交界之地,而如今,纪寒卿所处的南城属于南边军阀管辖之地,一直以来,与北边纷争不断。虽然没有明面上开火,可是,只要一有机会,双方必然不遗余力地致对方于死地。

现在,纪寒卿去那边,无异于只身涉险!可是,唐镇劝不动他,见纪寒卿执意前往,只得派了三名副官同行,他来开车,和纪寒卿一同前往海城。

海城那边的隆冬,更加冷了,纪寒卿发烧刚退,似乎又有了反复的趋势。下车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他们一.夜马不停蹄,来到海城之中。纪寒卿等人虽然穿着便装,可是常年作战的气质依旧引人注目。因此,四人分散,暗中保护纪寒卿。

纪寒卿走在自己家乡的街头,因为是南北交战的必争之地,这里早已被无数铁骑踏过,早不复当初的模样。

他还能凭着记忆依稀找到,他家昔日的府邸,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座酒楼,人来人往好不热闹。秦家也早已没落,而只有纪寒卿知道,当初秦父被举报贪污,举报的人其实就是他。

而秦家没落后,原本的院落已经被一名当地的官员占据,秦家则是搬去了海城最偏僻的一座小院。

纪寒卿来到小院门口,意外地看到了刚刚从外面买菜回来的鸢儿。鸢儿看到他,只是瞪了一眼,便径直往屋里走去。她关门之前,纪寒卿抬手挡住了即将关闭的门扉,挤了进去。

......

全文阅读

标签:都市言情少帅虐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