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慕容沣戚茹萱小说在线阅读

慕容沣戚茹萱小说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12-02 阅读(74)

慕容沣戚茹萱小说名字是失忆爹地捡回家,这本总裁类言情小说讲述的是戚茹萱是未婚的单亲妈妈,一直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某一天,孩子竟然自己捡回了他亲爹?原来这是一个失忆的男人,戚茹萱给他取名易沣浪,骗他两人已经结婚,本以为会美好的生活下去,可是有一天,易沣浪恢复记忆了!

慕容沣戚茹萱小说全文阅读

>>慕容沣戚茹萱小说全文阅读<<

慕容沣戚茹萱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慕容沣目不斜视,完全不管身后已经是风声四起。他拿着花,径直走到了戚茹萱的面前。

从他出现到走到跟前,戚茹萱一直都在盯着他,目光复杂,分不清是悲是喜。

而慕容沣神色冷静近乎冷漠,面容凌厉得仿佛刀削的一般。

“沣!”慕容沣从白婉芸面前走过的时候,白婉芸上前一步想要叫住他,但是慕容沣根本理都没理。

“慕容,这蓝玫瑰果然是出自你的手啊?”Allen率先开了口,笑了笑,拉着戚茹萱的手悄悄往后拽了拽。

“嗯,在盛放得最好的时候采摘的。”慕容沣冷冷淡淡地说道,然后将花束递给了戚茹萱,“祝贺你。”

戚茹萱从Allen的掌心中抽出手,然后双手接过花,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手指尖不小心碰到了慕容沣的手,然后仿佛触电般马上缩了回来。

“慕容总裁请转过来一下好吗?”有记者高声喊道,慕容沣背对着他们实在是很不好拍照。

戚茹萱听到这话抬眼看着慕容沣,以为按照他的性格会不加理会,直接走开,但是没想到慕容沣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上前一步转了过来站在了戚茹萱的身边,还抬手揽住了她的肩膀。

“慕容沣,你!”

戚茹萱下意识地想要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开来,但是刚一动肩膀就被慕容沣狠狠捏住。

慕容沣手劲了得,看起来没有用什么力气,但是其实已经让普通人很难挣脱。

戚茹萱之前就已经领教过了。

“戚茹萱这次代表AK公司参加这次比赛,而且能够晋级,我感到十分的高兴,我想这是和她长久以来在AK公司兢兢业业的工作努力是分不开的,你觉得呢,戚设计师?”

慕容沣凤眼微挑,目光凌厉,戚茹萱被那样的目光看得后背发凉。

但是随即她就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怕他。

反正不是都已经毫无瓜葛了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还能把她怎么样?

而且……而且他不是早就已经另有了新欢了,自己还有什么好扭扭捏捏放不开的。

“总裁说的是,我能取得今天的成绩还要多谢总裁的栽培。”

说官话谁不会,戚茹萱打着哈哈露出了淡然的微笑。

完全插不进来的Allen耸耸肩退到一边,于是各大报社周刊记者们的镜头里,只剩下戚茹萱和慕容沣并肩而立的身影,他们身侧的喧闹海洋仿佛和他们毫无瓜葛。

这个时候若是玫瑰换成红色的,那简直就可以当做婚礼宴席上拍摄的纪念照片了。

于是第二天,所有关注着这个时尚界年度盛事的比赛的媒体们,纷纷以“金童玉女”作为标题,刊登了戚茹萱和慕容沣并肩而立的亲密照片。

甚至对那束暧昧的蓝玫瑰还做了相当详尽的分析和科普。

人们发现虽然Allen跟戚茹萱站在一起很是登对,气场相合,而且不管他们是不是男女关系,至少他们之间关系还是相当好的。但是等到戚茹萱和慕容沣站在一起的照片印了出来之后,显而易见Allen和戚茹萱的合照就缺少了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那是一种微妙的却让人兴奋的感觉。

虽然戚茹萱看上去和慕容沣并没有非常熟识,甚至连站在他身边的姿势都显得有些僵硬。

“怎么看都觉得有奸情啊。”Allen用手指弹了弹报纸,很是不满地对慕容沣说道,“慕容,我说你啊,既然都已经有了新欢白婉芸了,干嘛又来招惹萱萱?而且,你国内还有一个相当难缠的未婚妻没有解决吧?”

按照Allen之前的计划,明明被称赞为金童玉女的应该是自己和戚茹萱的!谁知道慕容沣这人一天到晚神出鬼没,在那种关键的时候跑过来插了一脚,让那些看热闹不怕事多的无良媒体短短时间内就已经脑内编造出了他们之间各种版本的三角恋关系。

“我不就是去送点花,是你们想多了。”

慕容沣还是用严肃正经的口吻说着,但是他心里确实很高兴,他本来也就是计划着让那些媒体去这样报道的,甚至有些主流媒体还在事先得到了他的暗中授意。

坐在露天亭台上,看着太阳渐渐落山,隐没在阴影之中,原本还霞光万丈的天空逐渐黯淡了下去,而那遥远地方的地平线也慢慢消磨了踪迹,实在是令人心旷神怡。

慕容沣觉得自己这次这招实在太妙了,之前吃了那么多酸葡萄又算得了什么,最后一招釜底抽薪,他就已经彻底翻盘了。

“Allen,接下来的比赛,你也要尽可能地帮助和配合萱萱,有什么要求直接跟我说,上天入地我都会尽可能地满足你们。”

“那你呢?”Allen原本以为慕容沣这次大出了一场风头,紧接着就会将他对戚茹萱的爱慕慢慢展露出来,让世人们知道了,但是现在看慕容沣的意思,竟然是要继续隐藏在幕后,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继续用那样冷淡又疏离的态度去对待戚茹萱。

“没我什么事了。”慕容沣手指动了动,“我又不是她的模特搭档。”

Allen有些气恼,他感觉自己仿佛是做了幌子被慕容沣利用来迷惑那些麻烦媒体的目光的!而最让他烦闷的是,他的这份利用价值还是自己剥开来显露给慕容沣看的!

“慕容,你这样太不地道了!”

慕容沣哪管得了那么多。

过了几天,他堂而皇之地挑了个其他人都不在的时间,来Allen家里单独见到了宝宝。

“爹地?”

宝宝一直呆在家里跟小咪玩,这下突然看到爹地出现在了门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的是爹地!”

宝宝叫了一声,蹦了起来,刚想冲过去抱着慕容沣的大腿,却在半路小脸一皱,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硬生生地刹住了脚步。

“宝宝?”慕容沣也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看来宝宝还是没有原谅自己。

看着宝宝矛盾又憋屈的表情,慕容沣真是心疼得厉害。

他走到宝宝面前,蹲下去伸手摸了摸宝宝毛茸茸的小脑袋瓜。

“怎么,看到爹地了还不开心?”

“没有不开心。”宝宝嗫嚅到,小手上肉呼呼的手指扭在一起,不敢抬头看慕容沣的眼睛。

宝宝真是和自己越长越像了。

好些日子没有仔细看过宝宝,这个时候隔近了看,慕容沣得出了这样的评价。

这种感觉,就像是穿梭了数十年的时光,触碰到了尚还年幼的自己。

十分奇妙,简直不可思议。

“要怎么样才可以原谅爹地?”慕容沣将宝宝抱在怀里,小咪这个时候似乎终于判断出来慕容沣并不是坏人,这时也慢慢移了过来,在慕容沣的脚边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呜咽了一声,然后就枕着爪子又开始睡觉了。

“这是?Allen养的?”慕容沣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小咪的脑袋,小咪打了个呼噜。

“不是,是房东太太养的,他叫小咪,是我的好朋友。”宝宝奶声奶气地说着。

“这样啊。”慕容沣见宝宝还是不愿意看自己,嘴角动了动,他觉得宝宝大概也不是不愿意面对,是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只要假以时日,他一定能够意识到,爹地还是以前的那个爹地,什么都没有变。

慕容沣想到这里,感到心满意足了,于是凑过去亲了亲宝宝肉呼呼的胖脸颊。

戚茹萱依旧每天早上都会收到蓝玫瑰,而且每天都要比昨天多上一枝。

到后来Allen见自家客厅都要被蓝玫瑰给攻占了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给慕容沣打了电话。

“慕容,你别再送花了,不知道萱萱是怎么想,反正我都已经审美疲劳了。”Allen抱怨道,“送花哪有你这么送的?”

“就要送完了。”慕容沣说道,此刻他正坐在高档餐厅里切着牛排,他对面坐着艳装打扮的白婉芸。

听到慕容沣的话,白婉芸正好奇地看向他。

但是他很快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沣?”白婉芸最近常常和慕容沣在一起,自己觉得跟他的关系已经进了一大步。

虽然很有可能只是被当做戚茹萱的替身,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她跟慕容沣真正有了感情,害怕自己不能彻底将戚茹萱那个丫头彻彻底底从慕容沣的心里挤出去?

“是谁的电话啊?”她好奇地随口问了一句。

慕容沣好像这个时候才真正注意到她的存在,凤眼一挑,盯着她看了片刻。

“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穿得这么艳丽。”

看着白婉芸涂脂抹粉,画着浓妆就觉得烦的厉害。

白婉芸被慕容沣说得一愣,随即默默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这样了。”

白婉芸乖巧地说着,她了解慕容沣这种人,根本没法同他争论什么,对于他来说,他的任何观点都是不容反驳的。

“嗯。”慕容沣冷淡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就继续专注于他的牛排,不再与白婉芸交谈。

慕容沣送得蓝玫瑰,果然在数量达到12朵的时候就没有再送了。

Allen对此很是松了口气,这些天来他忙于和戚茹萱一起商量决赛服装的事情,每天都忙到脚不沾地。

“慕容沣倒是十分有心。”越伦最近也是忙得见不到人影的,等他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这么评论道,“十二朵蓝玫瑰的花语是,对你的爱与日俱增。”

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戚茹萱。

今天难得他们能够在同一个饭桌上凑到一起吃早饭。

戚茹萱扯了扯嘴角,最后还是没有笑出来。

她也不知道慕容沣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

“爹地可真是有心啊。”

宝宝听到越伦的评价之后感叹了一句,声音不高不低,却恰好能让所有人都听到。

他端起牛奶杯喝了一口,嘴巴上面糊了一整圈的牛奶。

“小孩子家家,大人说话少插嘴。”

戚茹萱一边说着,一边用纸给宝宝擦干净。

宝宝做了个鬼脸,吐了吐小舌头。

戚茹萱每天忙着设计图可能并不知道,其实决赛名单宣布之后,慕容沣每天晚上都要过来看一看宝宝。

其实也就跟他说说话,一起和小咪玩一玩,每天他都会带给宝宝一份精心包装的小礼物和一盒小蛋糕。

那蛋糕是花城顶级餐厅里的厨师制作的,每天都不带重样的。

慕容沣每天过来都会先问几句戚茹萱的情况,然后一般都会得知她还在工作室里画图。

慕容沣心疼戚茹萱日夜辛苦,自己帮不上忙,但是却不会去干预她的工作。

因为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次的比赛对于戚茹萱真的至关重要。

加上戚茹萱初赛表现突出,人们无疑会因此更加关注她的作品。

宝宝毕竟还是很喜欢慕容沣,于是对爹地的态度也愈来愈软乎,他见爹地每天都给妈咪送花关心妈咪,而且虽然很忙,但是没有一天没有过来带给自己礼物的,渐渐的就在心里原谅了慕容沣。

他只是个小孩子,心里也装不下太大的仇恨。

不过还是臭着小脸,他发现这样才能让慕容沣每天都更加关心自己。

“爹地,你什么时候回国啊?”

这天宝宝正坐在厚绒地毯上搭积木,积木是慕容沣送得礼物。

小咪趴在一边,百无聊赖地耷拉着眼角看着宝宝小心翼翼的将一块积木放好。

“怎么,不喜欢爹地每天过来陪你?”

慕容沣的工作是负责将积木块递给宝宝。

宝宝撇撇小嘴,“不是啊,我觉得这次出来好像已经很久很久了。”

慕容沣捏了捏他的小脸。

“等你妈咪比赛结束了,爹地带你们一起回国好吗?”

“那越伦叔叔他们呢?”

宝宝还是十分了解戚茹萱抢手状况,他虽然并没有十分讨厌越伦和Allen了,但是还是希望妈咪只跟爹地在一起。

“妈咪每天都跟Allen叔叔关在房间里,爹地你就不吃醋吗?”

慕容沣觉得宝宝可爱得厉害,他总有着自己的一套想法。

“吃什么醋?”他耐心地解释道,“宝宝,你长大之后就会明白,人就算是真心喜欢一个人,那也没办法每天都和那个人厮守在一起的。总会有别人喜欢他,会因为工作或是其他关系产生各种各样的人际交往。”

宝宝滴溜着一双明亮的猫儿眼,认认真真地听着。

“这些交往是不得不存在的,就像我和别的女人一起吃了一顿饭,但是并不会代表我就喜欢那个女人了,你妈咪和越伦叔叔他们的相处也是一样的道理。”

宝宝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总觉得并没有慕容沣说得那么简单。

不过他不再深想,只要爹地跟妈咪能在一起就行了呀。

他歪着小脑袋,将最后一块积木放了上去。

“搭好了!”

宝宝拍着小手,欢欢喜喜地看向慕容沣。

“宝宝真厉害!”慕容沣温和地说道,伸手摸了摸宝宝的小脑袋。

小孩子就是这样的,什么地方都是小小的,软软的,总能让人想尽可能地去呵护他。

往常慕容沣都是陪宝宝玩了一阵就在戚茹萱他们下楼之前离开,但是今天因为搭积木搭得时间有点久了,所以在他帮着宝宝将积木收进盒子里的时候,正好跟下楼找吃的戚茹萱打了个照面。

“慕容沣?你怎么在这里?”

戚茹萱惊讶地问道,看到积木,终于明白为什么宝宝每天都会多一样小玩意,她还以为是Allen或是越伦带给他的,一直也没有多问。

原来是慕容沣送的。

戚茹萱感觉气氛有些尴尬,她最近全部注意力都在设计图上,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慕容沣的事情。

而宝宝竟然也从来没有跟她提过慕容沣每天过来陪自己玩的事情。

不过也不能怪宝宝,戚茹萱最近都没有什么跟他说话的机会,常常是自己准备休息的时候宝宝已经睡着了。

对此戚茹萱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内疚的。

“我过来看看宝宝。”

慕容沣说着已经帮宝宝收好了积木,放在了茶几上。

然后抱着宝宝让他站起来,“宝宝,时间不早了,是不是该洗澡睡觉了?”

宝宝顺从地点了点头,“我去找房东太太让他给我洗澡!”

说着扑闪着睫毛,眨了眨一双大眼睛,就带着小咪一起去找房东太太了。

客厅里只剩下戚茹萱和慕容沣两个人。

很久没有这么独处过了。

“谢谢你每天过来陪他玩。”戚茹萱觉得喉咙干涩,于是倒了红茶喝了一口。

她喝茶的时候微微仰起头,纤长浓黑的睫毛铺散开来,因为红茶的滋润原本就水润的唇瓣看起来更加诱人。

怎么喝个茶都这么撩人。

慕容沣在心里默默评价道,然后深刻怀疑自己是禁欲太久了。

“蓝玫瑰,你喜欢吗?”

慕容沣看到自己派人专程送来的每朵蓝玫瑰都得到了精心的照顾还是很满意的,虽然是来自房东太太的精心照顾。

“很漂亮。”戚茹萱抿了抿嘴唇。

房间里很安静,几乎可以听到座钟上指针走动的声音。

她感觉自己似乎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

“你有什么想跟我说得吗?”

戚茹萱抬眼看着慕容沣一双凤眼墨中带蓝,俊美而冷酷。

他的可以主宰世间万物的望着。

戚茹萱心里其实有很多问题,她想问他为什么要来花城,为什么要给她送蓝玫瑰,为什么会和一个长得像自己的女人在一起,为什么,为什么她都已经离开AK了,他还要追过来纠缠不清。

但是最后她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垂下眼睫,看着自己的手。

已经不重要了。

她已经不想知道答案了。

慕容沣盯着戚茹萱,因为只是呆在工作室里搞设计,所见的人无非是模特和裁缝,所以她就没有再选择那些极具女人味的穿着了,一切都以方便工作为最高准则。

于是慕容沣看着她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头发简单挽在脑后。

他想起了第一次来到花城那天在街心花园看到的背影。

“你之前是不是有一次,在街心花园那边听黑人小孩唱歌?”

慕容沣突然问道。

戚茹萱一愣,然后就想起了那个明媚的上午,她将一只纸盒轻轻放进一顶破损的礼帽里。

慕容沣看着她的表情知道自己说对了。

“你看,其实并不是我要对你穷追不舍。萱萱,我们注定要在一起。缘分未尽,你是逃不掉的。”

“我只想过平静安稳的生活。”

戚茹萱盯着玻璃茶几上的红茶搪瓷杯,里面倒映着天花板上玲珑剔透的枝形吊灯的影子。

“我可以给你。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慕容沣用炽热的眼神看着戚茹萱。

看着她薄弱的肩膀,看着她那白色衬衣领口若隐若现的精致锁骨,看着她手指细腻白嫩,指头圆润,会让人轻易联想起贝壳珍珠一类的美好事物。

戚茹萱,总有一种特别的,几乎令人魔怔的吸引力。

就算她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就算她只是穿着普通的白衬衣,就算她只是盯着印花地毯,眼睛里闪烁着破碎的光,仿佛琉璃琥珀。

“萱萱。”

慕容沣伸长手臂握住了她柔柔软软的手。

“让我来照顾你不好吗?你看,宝宝也那么喜欢我。”

他的声音几乎可以称得上柔和了,像他这般平常冷漠严厉惯了的人,懒得温和下来,就显得格外深情。

但是就在这样汹涌澎湃的爱意之前,戚茹萱却退缩了。

她另一只手握住慕容沣,然后认真而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一点一点将手腕从他的禁锢中拽了出来。

“我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跟你们慕容家的人划清界限了,就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瓜葛。”

她轻声说着,目光坚持甚至带着几分固执,她挺直了背,神色冷凝像是覆了一层冰。

“慕容沣,你还是走吧。”

慕容沣走后,戚茹萱回到卧室,就看到宝宝正在摸着小咪的头,凑到了他毛茸茸的耳朵边小声说着什么。

“宝宝,你之前怎么没有跟我说爹地最近每天都有过来找你玩?”

戚茹萱坐到他身边,给他将折在了衣服里的领口拉了出来整理好。

“妈咪要忙着准备决赛的作品,爹地说了,不能随便打扰妈咪。”

宝宝乖乖巧巧地说着,小脑袋凑到了戚茹萱的肩膀上蹭了蹭。

“对不起,宝宝最近我都没有怎么好好陪你。”

戚茹萱用掌心揉了揉宝宝软软的脸颊,触感还是这么好。

“难得出次国,本来说好要好好陪你,但是妈咪没想到这个比赛会占去这么多的精力,所以只能让你一个人跟小咪玩……宝宝,你能原谅妈咪吗?”

宝宝当然知道戚茹萱不是故意冷落自己的。

他伸出小手握住了戚茹萱的手,因为手掌太小,所以只能攥住她的两根手指。

“我知道的妈咪,我会很乖的,所以你也不用担心,好好比赛!”

看着宝宝晶晶亮的眼睛,戚茹萱凑过去亲了亲他的眉心。

“宝宝真乖。”

只有宝宝才是她最大的安慰了。

“简直是岂有此理!”罗美薇愤怒地将报刊扔了出去,她感觉到心里嫉妒和不甘心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烧,几乎就要将她的整个灵魂焚烧殆尽掉!

好不简单戚茹萱离开了这个城市,她本想着趁这个机会跟慕容沣顺利完婚了算了,一方面是以绝后患,另一方面也是让自己能够早日从罗家这个人间地狱逃离出去!

可是结果呢!

本来慕容沣百般推脱的态度已经让她足够不爽了,现在倒好,慕容沣干脆连慕容家老爷子托付给他的产业都扔下,自己跑到F国去追戚茹萱了!

“真是不可理喻!我就没发现那个戚茹萱到底有哪里好了!一个两个,都被她迷得个神魂颠倒!她难道真的是什么千年修炼成人的狐狸精吗?能让你们这么恋恋不忘?我看不过是个喜欢玩暧昧的小贱人而已!”

罗美薇实在是怒火冲天,这种时候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不形象,扑上去就将玻璃茶几上面的杯子水壶等等林林总总全都一股脑地划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她觉得胸口闷了口气没处发泄,只有这震耳欲聋的玻璃碎裂的声音能够让她的心里稍稍好过一点。

坐在她沙发对面的慕容锦倒是神色不动,冷冷淡淡地看着罗美薇没了名媛淑女的形象一个劲的撒泼。

他思索着,女人啊,果然都是一样的,不管贫穷还是富裕,不管漂亮或是丑陋,外在条件只是在一时之间迷惑了男人的眼睛,但是她们本质上,还是会为了争风吃醋,为了爱而不得这种事情撒疯耍泼。

恨不得诅咒整个世界。

“何必生那么大的气?不过是跟自己过不去。”慕容锦与其说是在安慰罗美薇更像是在安慰自己,“金童玉女再浪漫也不过是那些无聊媒体人的牵强附会,说到底,以你我对于慕容沣和戚茹萱的了解,他们之间哪有那么简单说到一起就到一起?”

慕容锦弯腰将罗美薇刚刚扔出去的那份报纸捡了起来,然后翻了几页摊开递给罗美薇。

“你仔细看看,戚茹萱现在正跟Allen打得火热了,而去送花之前,慕容沣身边的女伴也并非戚茹萱。”

慕容沣似乎对于所有事情的态度都是不紧不慢,在这种时候,他的声音仿佛有了让人冷静下来的力量。

罗美薇翻开报纸,这次仔细看了一遍,然后才发现事情果真如同慕容锦所说。

“这个白婉芸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狐狸精?”罗美薇挑起柳眉,相当不爽地看着报纸,盯着白婉芸的长相看了半天,又说了句,“长得还跟戚茹萱有点像?”

“看来是慕容沣的新宠。”慕容锦揉了揉鼻子,“嫂子啊,你不觉得你应该火速赶去花城一趟?”

罗美薇深以为然,“是!没错!花城那边都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我不去鬼知道你大哥还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小狐狸精一个接一个的上蹿下跳,看来不给她们点颜色看看,她们就是不知道慕容沣已经是有主的人了!”

慕容锦就想要罗美薇过去将现在的情况弄得更糟。

慕容沣不是意气风发地想要左拥右抱吗?这次就让他亲自领略下什么叫做后果自负!毕竟罗美薇可不是什么三言两语好打发的货色,更何况她现在还在气头上。

但是慕容锦当然还是要惋惜一番的。

“大哥有了嫂子你这么好的女人还不知道珍惜,整日心思都飘在外面,这说明嫂子你的工作没做到位啊,你得给大哥强调一下他对于你们即将组成的家庭的责任感。”

“还是锦少爷会说话,旁观者清,你看得清楚,句句说到我心坎里了!”

“哪里哪里。”慕容锦嘴角上扬,露出一个邪魅的微笑,“嫂子跟我是一家人,我为你着想是应该的。”

罗美薇多少在慕容锦这里得到了些许安慰,她觉得事不宜迟,匆匆告别了慕容锦就订了去花城的机票。

罗美薇走后,慕容锦房间内室的门就打开了。

林美琪走了出来,来到慕容锦身边坐下,伸手熟练地缠绕上他手臂。

“锦,这样好吗?让罗美薇去花城那边?”

林美琪其实心里有些担心罗美薇会影响到戚茹萱的参赛。

“罗美薇她就是个疯子。”慕容锦百无聊赖地伸了个拦腰,“这种人当然是让她到处乱窜,才能让事情变得更热闹。”

其实罗美薇只是不知道要如何去爱。

慕容锦嘴角带笑,但是桃花眼中却始终是冰冷的,带着说不出的冷漠和厌倦。

“你有什么好担心的?戚茹萱的护花使者可多着呢。”

“那倒是。”林美琪眯起眼睛说道,见慕容锦任由自己挽了手臂,于是又偷偷凑过去,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轻轻蹭了蹭。

慕容锦摸了摸她的头发。

果然不像戚茹萱的头发那样细细软软,触感细腻

于是乎他又移开了手。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总裁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