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嗜血绝情妻迟暖萧君铭小说全本阅读

嗜血绝情妻迟暖萧君铭小说全本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11-19 阅读(56)

嗜血绝情妻迟暖萧君铭小说目前已经完结了,本书的作者是浅蓝之星,又名《无怨无悔》,一本总裁小说。一场邂逅,迟暖结识了身份显赫的阔少萧君铭,萧君铭爱上了女孩的善良可爱,迟暖爱上了男人的宠溺。可一场精心的布局,迟暖被神秘组织劫走。多年后再见,她再也不是从前的清纯女生。

嗜血绝情妻

>>嗜血绝情妻迟暖萧君铭全文阅读<<

嗜血绝情妻章节阅读

“丹萌萌,我劝你最好不要打孟君的注意,她现在可是苏姐的重点实验对象,否则苏姐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丹萌萌猛地反过身,看到剪着一头短碎发,长相十分偏男性的女子靠在柱子上,神情严肃,双眼看得人不寒而栗。

“吭!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小白兔,还不让人家玩玩。”丹萌萌心中有些紧张,连带说话也有些颤抖。

女子挑了挑眉,有些惊讶,“小白兔?”

丹萌萌看女子神情有些松动,松了一口气,否则要是她告诉苏姐,那自己就得有苦头吃了。

“是呀!她好像不记得以前的事了,现在可以说是单纯的就像一张白纸。”

女子抿了抿嘴,表情有些凝重,不知道在想什么,丹萌萌也不敢出声,两人就这样僵持在那里。

“不管怎样,她都不是你能玩得起的。”语气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说完,女子转身便离开了。

丹萌萌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脸色刷白,握了握有些湿润的手掌,看着远去的女子,丹萌萌眼中闪过一丝杀气。

“你好!我是徐恬,这是你的训练服,还有晚餐。”女子有些腼腆,红扑扑的脸上闪着光亮,让人恨不得咬一口。

“你好!我是……”迟暖对这个文静的女孩很有好感,语气也轻松了不少,但讲到自己的名字时,迟暖有些失落。

徐恬朝着迟暖笑了笑,“我知道,你是孟君。”

“孟君,我叫孟君,”迟暖喃喃道,“谢谢你,要不然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徐恬有些慌张,双手不停地揪着自己的衣角,“不……不用,我什么也没做。”

“噗!你真可爱,”迟暖捂着嘴巴轻笑道,“不过,你这样可不好,容易被人欺负。”

“是嘛!好像是呢。”徐恬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丝毫也没有发现自己的改变。

“对了,那个训练是什么?”迟暖猛地想起她们一直在说的训练,疑惑地问道。

徐恬咬了咬嘴唇,犹豫地解释道:“就是……你知道杀手吗?”

徐恬说完,又有些恼怒自己实在是太笨了,“就是……”

迟暖是失忆了,但并不代表迟暖连智商也降低了,隐约猜到了一点,朝徐恬笑了笑,“不用着急,慢慢讲,你是想说我们明天是要进行杀手训练吗?”

徐恬点了点头,有些喜悦迟暖能够听懂自己没头没尾的话,但也震惊迟暖竟然这么聪明。

“嗯,我们都是被他们从死亡边界上救下来的,在现实世界中,我们早就只是一具尸体了。”

徐恬有些悲伤,或许自己注定要在这世上苟延残喘地活着,现在的自己是连死的权利也没有了。

迟暖阴沉着脸,没有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徐恬没有注意到迟暖的情绪变化,语气低落地继续说道:“从此以后,我们就只是一个杀人武器。”

“徐恬,说话小心点。”门口传来一句警告,声音冰冷至极。

徐恬猛地一怔,迅速转身朝女子低头道歉。

“莫寒,对不起,我……”

迟暖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女子,要不是听到她说话,迟暖险些将她误认为是男人。

清秀的脸庞,刀削般的鼻子,碎发微微罩住眼睛,整张脸都紧绷着,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

迟暖抿了抿嘴,下巴往外推了推,心里有些紧张,想为徐恬辩解,女子一个冰冷的眼神,又让迟暖给咽了回去。

“好了!下次注意,”莫寒走到迟暖身边,“知道自己的名字了吧,其余的我就不多说了。”

迟暖垂着眉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女子的意思,无论以前自己是谁,现在的自己只是孟君,再无其他。

莫寒满意地勾起嘴角,“至于明天的训练,我希望你不要让我试失望。”

说完,转身看了一眼一直低着头的徐恬,皱着眉快步走了出去。

“那我也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明天的训练可能会非常辛苦。”徐恬想到明天的训练,就有些担心孟君会吃不消。

孟君心里一暖,开心地笑道:“知道了,你也好好休息。”

徐恬从孟君房间里出来之后,脸上布满了笑容,连带步子也轻盈了不少。

“哟,今天这里可真热闹。”

看着远去的徐恬,一个女子从角落中走了出来。

化着浓妆,蓬松的波浪卷发搭在肩膀两旁,一身红衣勾勒着女子魔鬼般惹火的身材。

女子撇了撇红得似血般的嘴唇,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转身,扭着小蛮腰消失在黑暗的角落中。

徐恬走后,孟君就一直盯着书桌上的训练服,表情有些复杂,以后这就是自己要走的路嘛!

孟君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再想怎么多,既来之则安之,更何况自己也别无选择。至于杀人,想到这个,孟君皱了皱眉,但下一刻也就释然了。

对于一个脑袋一片空白的人来说,反倒没有了那些所谓的道德限制,自然也就不会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有什么不对。

更何况再加上绝情虫的作用,孟君就完全不会纠结这些了。

孟君深吸了一口气,耸了耸肩,好好休息吧!明天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魔鬼训练在等着自己了。

第二天清早,孟君是被一阵急促的口哨声吵醒的,孟君不耐烦地睁开双眼,房间里还是一片漆黑。

门砰得一下就被打开了,走廊上的灯光照了进来,刺得孟君不舒服地闭了闭眼,还没等孟君看清来人,就被女子强行从床上拽了下来。

“孟君,快点,要是迟到了,你会被惩罚的。”

徐恬有些焦急,手忙脚乱地把训练服往孟君身上套。

孟君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惩罚,但也知道自己最好是快点,否则不仅自己会被罚,还会连累徐恬。

两人急急忙忙赶到训练场时,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在那里站着军姿,徐恬拉着孟君快速地站到队伍的一边。

训练官跨着腿,背着双手,像野兽般地盯着两人,微微扯了一下嘴唇,随即转开了视线。

“老规矩,五公里负重越野。”训练官扫了一眼精神抖擞的八人,毫无情绪地说道。

“向右转,齐步走。”莫寒大声地喊着口号,八人迅速转身,跟着莫寒走进了一间小房间。

孟君呆滞地跟着她们,进去之后,微微张开小嘴,有些震惊,没想到这个小房间里的武装设备如此齐全。

“孟君,快点把沙袋绑在腿上。”徐恬轻松地拿起身边的沙袋,递给孟君,语气有些焦急。

孟君回过神,伸手去接沙袋,手上一重,孟君向前一倾,双手抱着沙袋,“好重呀!我怎么看你拿地那么轻松。”

徐恬低着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笑道:“我也不知道,就感觉很轻,手一提就拿起来了。”

“你们两个很闲嘛!”莫寒面若冰霜地站在一旁,警告道。

两人知道现在不是闲扯的时候,动作迅速地绑好沙袋,背好背包,跟着大部队就出发了。

才跑了一半,孟君就有些吃不消,腿上绑着至少二十公斤重的沙袋,而且背包里好像也装了什么东西,重得要命。

徐恬放慢速度,与梦君并排着向前奔跑,“你还行吧!加油,如果不能在二十分钟内跑完,就要受罚的。”

孟君有些惊讶,这个竟然还有时间限制,“嗯,放心,我还支持得住。”

看到徐恬担心的表情,孟君牵强地朝她笑了笑,咬着嘴唇,加快了速度。

观望台上。

苏雯婕缓缓发下手中的望远镜,神情有些凝重。

“怎么样了?”男子看到苏雯婕表情,焦急地问道。

苏雯婕回过神,看了一眼男子,“孟君的表现明显不如其她绝情人,但……”

苏雯婕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讲。

“是失败了吗?不然为什么她的武力值怎么还是这样低!”男子有些惋惜,深深叹了一口气。

“不是,确切地说,她之所以会比起其她绝情人弱,是因为她的绝情虫根本就只发挥了不到一半的作用。”

“什么!“男子猛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语气十分激动。

苏雯婕被男子的动作吓得朝后退了退,抿了抿嘴,点了点头。

“尽然是这样,难怪……“男子低着头,小声嘀咕着,”哈哈……绝情虫的作用才发挥不到一半的作用,就与达到顶峰的绝情人不相上下,那要是……“

“是的,如果她能把绝情虫的作用发挥到极致的话,队里的五个人联合起来都将不是她的对手。”

苏雯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缓地说道。

“不对,为什么其她的绝情人都已经达到顶峰,而她却还不及半分?”

男子冷静了下来,紧紧抿着嘴唇,神情有些疑惑。

“我刚刚也是在考虑这个问题,我猜有可能跟她注射了失忆药剂有关!“

苏雯婕弯着手肘撑着下巴,皱了皱眉头,望了望远处互相扶持着前进的身影,缓缓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男子不解地看着苏雯婕,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记忆药剂虽然使她丧失了记忆,与绝情虫不再发生抵触,但同时……”苏雯婕放下撑着下巴的手,拿起六个绝情人的资料,随意地翻了翻。

“同时也浇灭了她心中的仇恨,是吧!”男子恍然大悟,用力地拍了一下旁边的桌子。

宋雯婕赞同地点了点头,“仇恨是启动绝情虫的关键,而她现在却如同一张白纸,更别说是那种恨之入骨的仇恨。”

宋雯婕眯着眼睛,脸上有些困惑,“本来现在的她应该是没有一丝武力值的,可偏偏她有,而且还只差顶峰绝情人那么一点。”

“那如果我们……”

“不行,绝对不可以!”宋雯婕没等男子说完,立马坚决地否定道。

“恢复她的记忆,就算能成功激发她的武力值,但同时也会重新使她回到刚开始的情况,到时,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男子垂着眉,有些沮丧,“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吗?“

“至少现在没有,但我会尽力找出办法的。”宋雯婕虽然知道这个肯定会很难,但谁也不能阻止自己,就算不惜一切代价。

“那个,我现在可以见见我的父母吗?”宋雯婕双手交叉,局促地摩擦着,有些紧张的问道。

“这……你知道的,在绝情虫还没有完全研制成功之前,你父亲是不……”男子有些飘忽地说道。

“不会见我是吧!”宋雯婕嘲讽地笑了笑,完全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里,没有注意到男子游移飘离的眼神。

男子怕自己再待下去会漏泄,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

宋雯婕以为他真的有事,也就没有多虑,朝男子点了点头,就又埋头开始工作。

直到听到关门声,宋雯婕才缓缓放下手中的笔,将头靠在柱子上,无力地闭上眼睛。

往事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记忆犹新。

“你是宋雯婕小姐,是吧!这是你父亲让我们转交给你的。”

才十五岁的宋雯婕有些害怕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你……你是?”

“我只是负责送信的。”男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宋雯婕犹豫地接过男子手中地信封,看到信封上写着自己的名字,有些紧张地打开信封,是父亲的笔记。

宋雯婕有些困惑地看着信中的内容,刚开始只是一些莫名其妙地问候语,但到后面,宋雯婕拿着信封的手都是颤抖着地。

信纸从宋雯婕手中缓缓滑落,在空中摇曳着,掉在了地上。

“为什么要自己跟那些人走?“

“什么是绝情虫,自己为什么从来没听父亲提起过!“

“什么叫自己如果没有研制成功绝情虫,就永世不得相见?”

宋雯婕魔怔般重复着信中的内容,心如刀绞般疼痛不已,泪水模糊了她的眼,不明白一向十分疼爱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说出如此决绝的话。

“不对,父亲肯定是有什么隐情,否则不可能这样对自己,一定是!“

宋雯婕慌张地跑进书房,翻找着一切有关绝情虫的资料,却只看到了一张被虫子啃噬掉的尸体照片。

宋雯婕惊恐地丢掉手中的照片,狼狈地跑出了书房,冲进了洗手间,痛苦地呕吐着。

吐完之后,宋雯婕就如一滩烂泥,无力地靠着洗手盥,微微眯着眼睛,像是想到什么,她猛地睁开眼睛,疯狂地跑到了书房。

宋雯婕握了握有些湿润的手掌,最终还是捡起了躺在地上的照片,闭着眼睛,快速翻开照片的背面,上面写着:绝情虫。

宋雯婕猛地从回忆中惊醒,惊恐地望了望四周,发现自己是在观望台上,才松了一口气。

宋雯婕朝远处望了望,她们已经跑完了,看着徐恬扶着的孟君,宋雯婕皱了皱眉,希望你以后的敌人不要是组织,否则你将是组织最大的危机。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都市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