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安锦凉沈泽挺爱在心口难开全本阅读

安锦凉沈泽挺爱在心口难开全本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11-19 阅读(60)

安锦凉沈泽挺是虐恋言情小说爱在心口难开的人物,主要讲述的是安锦凉爱了沈泽挺一整个青春,却斗不过他初恋情人短短的半年,她输了,输的一塌糊涂。在她亲眼撞见他和小三在一起那一天,她失去了婚姻,同时也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也失去了爱情。从此,她的心不再属于任何人。

安锦凉沈泽挺爱在心口难开全文阅读

>>安锦凉沈泽挺爱在心口难开全文阅读<<

安锦凉沈泽挺爱在心口难开精彩章节导读

说来也巧,就在今天,沈泽挺去B市的一家公司去谈合同,却偶然在街上看到了安锦凉。

“锦凉,你这几年究竟去了哪里?还有……”沈泽挺又看了看她怀里的孩子,继续沉声道:“这个孩子他……”

安锦凉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墨玉一般的眸子望着他,定定地道:“这个孩子是和我丈夫的。”

沈泽挺被她的话噎了一下,眸子里原本的喜悦之意顿时变成了惊愕。他呆呆地望着安锦凉,半晌才说出一句话来,喃喃问道:“你……你结婚了?”

不知为何,小嘉恒对沈泽挺有一种特殊的好感。从进了这家餐厅以来,就一直对着她笑。并且还拿着手里的葡萄,下巴带着口水,道:“叔叔吃,叔叔吃!”

许是孩子的声音令安锦凉有些烦躁,便从小嘉恒的手里抽出那粒被揉搓的不像样的葡萄,扔进了垃圾桶内。

“是啊,难道……我和你离婚了以后,就不能再和别人结婚了吗?”安锦凉冷冷地反问道。

一看到他,安锦凉就不禁想到在网上看到过的那段录像。在安氏股份转让的大会上,他的脸上露出少有笑容,并且和夏季握手时,暧昧至极。

这个男人,惯会用这样的手段,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总是会装出和夏季一副不熟的样子,可转眼在自己离开之后,便立即又和夏季在一起。

安锦凉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一团浊气,怎么呼吸都感觉不顺畅!

“他……他对你好吗?”沈泽挺的心像是被刀子剜走了一块儿似的,缓缓说出来一句话。

安锦凉将小嘉恒放在服务员搬过来的儿童座椅内,揉了揉酸痛的胳膊。听了沈泽挺的话后,顿了一下这才用略带讥讽的语气说道:“那是自然。”

沈泽挺看着她身边乖巧的孩子,心道:章远说孩子像我,真的是这样吗?那……为何锦凉会告诉自己,说她已经结婚了呢?

“他没有陪着你过来吗?我看你带着孩子有些不大方便。”沈泽挺这话原本是出自好心,体谅她一个人在街上带着孩子的时候,似乎很是艰难。

可这话放在了安锦凉的耳中,就又变了一种意思。心里敏感的她认为沈泽挺讨厌这个孩子,顿时便怒了。

“他是我的儿子,无论是否真的艰难,我都会带着他。至于我丈夫,他最近很忙,所以不便回来。”

沈泽挺仔细地观察着安锦凉脸上的表情,甚至连一丝一毫都不肯放过,

熟悉安锦凉的他,很快便发现了一些端倪。每当安锦凉说出丈夫这两个字的时候,就特别的没有底气。

故意声调杨高,眼睛也不看直视沈泽挺的眼睛。

这么多年以后,无论她对自己表现的多么冷漠。但是她的一些本能的反射和习惯却始终没有改变,比如说现在的这个说谎时候的神态,依然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沈泽挺知道,安锦凉方才说的那些话,十有**都是假的。但是她却不愿意告诉自己实情,微微叹了一口气,转念便问了一句,说:“孩子很乖,叫什么?”

安锦凉闻言,摸了摸小嘉恒的头,温柔地道:“嘉恒。”

沈泽挺点了点头,并夸赞说:“好名字!那他姓什么?”

安锦凉立即jing觉起来,道:“你问这些做什么?想打听孩子父亲的信息吗?”

沈泽挺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并道:“锦凉,你能不能不要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我对你何时有过恶意?我只是想要多关心你一下,还有……宋嫂她很想你,经常都会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家。”

安锦凉心道:又来了!

上次他不就是用了这个借口骗自己回了安氏老宅,这才……这才有了那一夜。

安锦凉脸上又羞又怒,干脆沉默了起来,不再说话。倒是小嘉恒,吃着面前的食物,那叫一个香甜。

看着孩子吃的香甜,安锦凉的脸上也不仅露出笑容里。望了望窗外,已经是七八点钟,繁华都市早已经灯火通明。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在街道两旁闪烁起来。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小嘉恒却早已经打起了哈欠,并伸出白嫩的小手来,张开手臂,口中叫着:“抱抱……妈咪,抱抱。”

沈泽挺也不知怎地,突然开口说道:“叔叔抱好不好?”

小嘉恒望了望他以后,思索了一下,很快便笑着答应下来。

安锦凉脸色顿变,不想让嘉恒和沈泽挺有过多的接触。

这孩子从小便聪明伶俐,比同龄的小孩儿多了一个心眼儿。现在看他对沈泽挺这么的友好,真怕这两个人在一起生出什么父子情义来。

想到这里,安锦凉立即严肃地对小嘉恒摇了摇头,并明确地说了一句:“no!”

可是一向乖巧听话的小嘉恒却突然不依了起来,并哭闹了起来,道:“妈咪不好,妈咪不好!”

沈泽挺看孩子这么喜欢自然,再看他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盛满了泪水,不由地心疼起来。走到小嘉恒的座椅旁,并先一步把他包在怀里。

第一次抱孩子的沈泽挺,神情有些异样,这奶声奶气的小孩子到了自己的怀里以后,便立即止住了哭泣。还裂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对他咯咯地笑了起来。

安锦凉在一旁看的暗自心惊,想要从沈泽挺的怀中抱回嘉恒,无奈见他已经迈开了大长腿。并走向了外面。

王章远在车内已经坐了好久了,一直都在默默地观察着二人。看见总裁和安锦凉走了过来,他立即开门下车,并将早已经准备好的儿童座椅给安置好。

沈泽挺看见以后,用赞许的眼光看了他一眼。

安锦凉拦住车门,不解地问道:“沈泽挺,你这是要干什么?”

沈泽挺笨手笨脚地把小嘉恒放进座椅内,并指了指一片漆黑的天空,道:“我送你回去,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也不方便。”

安锦凉正要说话,王章远立即道:“安小姐,请您坐前面吧!”

嘉恒坐在后边,安锦凉怎么能放下心来呢?可一回头这才发现,沈泽挺早已经闪身坐进了后排内。

手里不知何时变出来了一个玩具来,逗弄着嘉恒。

安锦凉惴惴不安地坐在了副驾驶上,通过车内的镜子,不停地看着嘉恒和沈泽挺二人。

王章远一边开车,一边观察着安锦凉,看她有些不心不在焉,于是便问道:“安小姐现在住在哪里?”

安锦凉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地址,立即便报了出来。

王章远继续问道:“那安小姐这几年都是在哪里?”

一心系在小嘉恒身上的安锦凉,哪里来得及多想,便立即回答说:“法国。”

沈泽挺将手里的玩具递给小嘉恒,并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蓝色的手帕,擦了擦他嘴角的口水。心中默然道:法国?怪不得自己没有在德国找到她的消息,原来她竟然在法国。

王章远看到沈泽挺脸上满意的神色,便又问道:“许久未见安小姐,再次见到可真是大吃一惊。您这次回国以后,还会离开吗?”

终于问道了自己心中所想,王章远不愧是沈泽挺这么多年以来的好哥们,看来很了解他。

安锦凉道:“我只在国内停留一个月,祭奠爸妈。”

此话一出,刚刚心情好了一些的沈泽挺,顿时乌云密布起来。

一个月?安锦凉方才说她只在国内停留一个月,祭奠父母?这么说,她已经接受了夏季告诉她的那段往事。

怪不得,今天她对自己冷淡又疏离的神色,一定是为了这件事情。

正在思索的时候,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原来王章远已经来到了安锦凉所住的小区内,只见在她住宅不远处,停着两辆jing车,正在呼啸一般的鸣笛。

而一群穿着jing服的jing察,正用手铐铐住了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

其中的一个女孩子,不断地哭泣着,她的面前还有一位女jing,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不停地在跟她说着些什么。

安锦凉越看越觉得那女孩子有些眼熟,等走进了一看,这才发现竟然是静雯。

“静雯?你怎么会在这里?”安锦凉大吃一惊地走上前去。

静雯听到安锦凉的声音,抬头一看,是锦凉姐,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将头紧紧地埋在双腿之间。因为她心里很是愧疚,不知该如何面对对自己这么好的锦凉姐。

“静雯,怎么了?”安锦凉不明所以,但很是担心地看着她。

身旁的女jing看出些眉目来,便起身对安锦凉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道:“你好,请问你是受害人的朋友吗?”

安锦凉点了点头,沈泽挺将孩子交给了王章远,也上前查看详情起来。

哪知,却又看到了一个不该看的人来。

夏季正蹲在地上,手上还带着手铐,一脸的愤怒。

不用这些jing察说明事情的缘由,沈泽挺甚至都能猜出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泽挺,快救救我!”夏季看到沈泽挺以后,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

可沈泽挺却冷了脸,转过身去,不愿意再看她一眼。并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安锦凉的身上。

一旁,静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直对安锦凉道歉说:“锦凉姐,锦凉姐对不起……对不起!锦凉姐,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看到这里,这位女jing察不由地问安锦凉解释说:“安小姐是吧,请你好好的安慰一下你的朋友,否则的话,她一句话也不肯告诉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录口供不是?”

安小姐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并朝这位女jing鞠了一躬。

“静雯,你到底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我呢?是不是夏季她对你做什么了?是不是她威胁你?”安锦凉说着,回头看了夏季一眼。

静雯先是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脸色苍白不已,双唇很是颤抖。

“静雯,你别怕。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是jing察不是都在这里的吗?只要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jing察,我相信法律是会给你一个公道的。”安锦凉一边安慰静雯,一边将她搂入怀中,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后背。

在报jing人和静雯的口述下,周围的jing察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便立即将夏季等三个人送入了jing车。

连同报jing人一起,去了jing局录口供。

放心不下静雯的安锦凉,只好也跟着过去,但小嘉恒已经睡着了。要是没有人照顾是不行的,王章远便毛遂自荐,留在家里照顾小嘉恒。

沈泽挺陪着安锦凉,安锦凉则一直讲静雯揽入自己的怀中,不停地安慰她。

可怜的小姑娘早已经被吓傻,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软绵绵的身子一直都靠在那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听了静雯断断续续的描述,安锦凉气氛不已。瞪了一眼沈泽挺,冷冷地道:“自己的女人不好好看着,倒四处出来欺负人。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给你灌了什么**汤,你竟然会把安氏股份转让给他。呵呵……果然是蛇鼠一窝,一样的货色!”

安锦凉毫不留情地说道,沈泽挺碍于jing察坐在旁边,也不好开口解释。难道要告诉安锦凉说,夏季用你的消息做的交换吗?

这话若是说了出来,安锦凉他会相信自己吗?

录完了口供,沈泽挺亲自派人把静雯送回了家。

至于那个夏季,他现在连看都没看一眼的心思了!

安锦凉带着疲倦的身子回了家,并感谢了王章远。小嘉恒一直很乖,夜里也没有哭闹。

却不想,第二天,新闻头条竟然是安锦凉。

这下,她想要低调回国的事情,显然就已经败露的。

大清早还没有起床的事情,就听到了门铃声。不知情况的安锦凉只得一边揉着惺忪睡眼,一边打开了门。

连人影都没有看清楚,就被人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锦凉,我终于找到你了!”苏子安将安锦凉抱的很紧,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他曾经在德国待了一年半的时间,却没有安锦凉的任何消息。随着时间的过去,心中的不确定也越发的明显起来。

直到看到了凌晨的新闻以后,这才知道安锦凉竟然已经回国了!

照片是经过处理的,虽然面目很模糊,但苏子安仍然一眼便认出来了安锦凉,并注意到了她身边的沈泽挺,虽然心中有几分愤怒,但渴望见到锦凉的欲望迅速便侵占了他的整颗心来。

安锦凉脑子迟钝起来,愣了几分钟以后,这才哽咽地道:“子安,对不起,这么久了,我让你担心了!”

她走了这么许久,就连她的消息,苏子安都不曾知道,想起之前一直都是苏子安照顾她,爱锦凉没来由的心虚。

在来的路上,苏子安有好多话想要问安锦凉,甚至想要发火,想要质问她为什么这么久以来都不给自己联系。但是当自己见到了安锦凉以后,所有的一切都化为无声的语言,诠释在了他的肢体动作里。

这时,他开口说道:“只要你平安就好,你平安就好!锦凉,以前的事情我不会过问。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的身边了,好吗?即便是你不接受我的爱意,那就让我以朋友的身份守护着你,不要再让我找不到你,好吗?我真的好担心,好担心自己真的有一天会失去你……”

这番深情的告白,让安锦凉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她轻轻地推开苏子安,并示意他进来。

正要说话解释的时候,却听到房间里有小嘉恒的哭声。

“妈咪,妈咪你在哪里?”小嘉恒醒来了以后,没有看到妈妈,又发现周围是陌生的环境,就开始害怕起来。

“子安,你先等一等,孩子醒了我要去看一眼。”来不及详细跟苏子安解释的安锦凉,立即跑回了卧室。

苏子安脑子哄的一下炸开了话,然后脑海中不停地回荡着:“孩子?锦凉已经有孩子了吗?”

他有些不放心,便跟了上去。

一进卧室,就看到了安锦凉正抱着一个小孩子,给他穿衣服。

“哥哥……哥哥……”小嘉恒率先看到了苏子安,并立即指着站在门口的苏子安叫了起来。

安锦凉闻言,回头一看,便对苏子安温柔一笑,道:“子安,这是嘉恒。”

苏子安慢慢地走上前去,心中像是压了一块儿大石头,看着小嘉恒,不由地问道:“他……他是沈泽挺的孩子吗?”

安锦凉皱了皱后眉头,没有说话,只是细心地给小嘉恒穿上了袜子,并把他放在了地上。

“哥哥……”小嘉恒倒是不怕生,笑着跑了过去,抱住苏子安的大腿,甜甜地叫了起来。

苏子安的心,一下子就被他的笑容融化了。

双手将小嘉恒抱了起来,并亲了亲他的脸颊,道:“听你妈妈说,你叫小嘉恒是吗?”

嘉恒点了点头,玩弄着他领口的领带,笑着说道:“妈妈漂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孩子,你说的对,你妈妈可是这天底下最漂亮的人呢!”苏子安一下子就被他逗笑了。

安锦凉却已经知道了小嘉恒的意思,他这是在讨好苏子安呢!只要是他觉得好的男人,就会对人好,并不断在那个男人面前夸赞自己。

若是他不喜欢的男人,便会一直躲在自己怀中,并以各种理由破坏自己的约会。

这是在朱莉给自己介绍了N个相亲对象以后,安锦凉慢慢发现的规律。

这个孩子,才这么大一点,就这么多古灵精怪的鬼点子。安锦凉有时候很是担心自己以后能不能在他可爱的外表给迷惑了!

“子安,好了,你快把他放下来吧!这孩子就是这样,清早起来还是把他放下来运动一下,否则这个孩子早饭就不肯乖乖的吃!”安锦凉笑着上前提醒说。

苏子安闻言,便把小嘉恒放在了地上,弯着腰还要牵着他小小的手指,走出卧房。

小嘉恒初次回国,对国内一切都很新奇,充满了好奇心,更是对自己见到的人,都报以微笑。

体">静雯,你到底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我呢?是不是夏季她对你做什么了?是不是她威胁你?”安锦凉说着,回头看了夏季一眼。

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安锦凉,苏子安心中微微有些不适应。若不是亲眼看到,他怎么也不会相信安锦凉已经有了这么大一个孩子。

心中有无数的疑问,但又不知该从何问起才好。

倒是身旁的小嘉恒是个闲不住的小家伙,拿着手里的一个新玩具,不停地让苏子安教他怎么玩。

“好了嘉恒,该吃饭了,快放下你的手里的玩具,和叔叔一起吃饭。”安锦凉将做好的简单的早餐放在了桌子上。

小嘉恒懂事地拉着苏子安去了卫生间洗手,一蹦一跳,看样子好不开心。

正在这时,门铃突然又急促地响了起来。

......

全章节目录

标签:虐恋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