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卫清欢沈睿祁小说昏嫁全文在线阅读

卫清欢沈睿祁小说昏嫁全文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11-19 阅读(51)

卫清欢沈睿祁小说名字是昏嫁,这本都市言情小说讲述的是卫清欢曾经不顾别人的反对,大学毕业后留在离家千里的城市,就是为了嫁给胡博文。可是现实狠狠地打了她的脸,不幸流产,惨遭丈夫婆婆嫌弃,离家出走的她遇到了沈睿祁,一夜荒唐后,又被婆婆和老公撞个正着,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感到疲倦。

卫清欢沈睿祁小说昏嫁全文阅读

>>卫清欢沈睿祁小说昏嫁全文阅读<<

卫清欢沈睿祁小说昏嫁精彩章节导读

沈睿祁穿了身黑色的西装,端坐在黑色的沙发上,前面冰川般的表情像是被冻结住一般,藏在金边眼睛下的,是一双毫无波澜的眸子。

整个人,气场低压得吓人。

“睿祁,你回来了……”我按捺住不适,强行开口。

他抬起头,毫无情绪地看我一眼,像是看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回来了?”

我明显感觉到他语气的不对,却不知道他突然生了什么气。

“你怎么了?”我试探地问。

“哼,”他冷哼一声,“你自己干的好事自己不清楚。”

“什么?”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啪”得一声,拍了一沓照片在桌面上。

我疑惑地拿起来看,却发现,一张张,都是偷拍的照片。

我和宫铭皓在吃饭,一起去试戒指,昨天他喂我吃甜点的,还有一张他抱了我……由于角度的特殊,明明只是正常说话,拍出来的都像亲吻或者耳语,过分亲密。

“我们不是这样的,有人要诬陷我!”我赶紧替自己解释这种关系到忠诚的问题,沈睿祁十分看中。

没想到,沈睿祁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兆,“不是这样的?我都看到了你还说不是?”

“你看到了?”我突然抬起头发问,这么讲,我在酒店在看到的那辆黑色玛莎拉蒂真的就是他的!

“你为什么跟踪我?”我反问他,我最讨厌两个人之间互相猜忌。

他站了起来,迈着严肃的不步子走到我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你要是没做什么亏心事,你怕我跟你么?”

“沈睿祁!”我被他激怒,“我最讨厌别人对我不信任。”

他冷笑一下,突然捏住了我的下巴,锋利的眼神狠狠地盯着我,“我也跟你讲过,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卫清欢,你都是沈家的当家主母了,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你就不能安分老实一些。”

什么叫安分老实?

我和一个帮过我忙的男生出去吃个饭,又让他给我试了个戒指,这难道不是情理之中吗!

怎么在他嘴里,就变成了淫荡,不守妇道?

“难道我就不能有自己的生活,非得亦步亦趋地跟着你你才开心吗!”

我盯着他的眼睛,不卑不亢。

“我才离开多久,咱们才结婚多久,你居然就和别人动作这么亲密,这些照片是我从媒体手里拦下来的,如果不拦下来,给它们流传出去,也许明天的清水日报的头条就是你!

我请求你为了沈家的颜面想一想!”

他捏着我的下巴的手越来越用力,我感觉整个骨头都要碎在他的手上。

想要开口辩驳,可整张脸被他控制住,根本没有那个机会。

我很费力的,才从嘴角挤出两个字,“你信?”

沈睿祁捏着我下巴的手明显松了一下,“照片都摆在我眼前了,我也亲眼看到那个男生抱你了。

还有,我上次就说过,我不喜欢你和他走的太近,你却非要和他过多接触。”

他今天说的每段话都好长,每句话都像一条长长的刀子,狠狠地砍进我的心里,血肉模糊,难受得不行。

我一用力,从他的手里挣脱,一张口,却泪流满面,“拍照可以找角度,照片可以P,你相信这些不知道谁发给你的照片你都不愿意相信我?”

看到我流泪,他也愣了一下,可一转念,是更狠地话:“你什么时候能听我的话?你怎么可以随便让别人乱抱,还吃别人喂给你的东西。”

“怎么?你是拿我当一件商品?”

一件不允许别人碰,只是自己专属的商品。

沈睿祁反问道:“那你觉得,你应该出去鬼混?”

“鬼混?”我提高了音量,“那你和顾长虹之间算什么?偷偷摸摸,金屋藏娇?”

我一生气,竟也变得口无遮拦。

果然,一瞬间,沈睿祁的眼睛里的火光燃烧了起来,几乎要给我吞噬,他沉着嗓子,压抑道:“你不要把自己和长虹对比,你们不一样。”

对,怎么能一样呢,人家是温香软玉郎情妾意,我这是合约结婚互相猜忌。

怎么看,都是不同的。

我突然觉得心坠入了无边黑暗,倒也是极度释然。

我深呼吸一口,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又正了正大衣,让自己看上去精神点,“我们当然不一样了,合约婚姻而已,如果沈先生不满意,可以提出解约离婚的,这样,对我们两个谁都好。”

语出,我感受到沈睿祁的脸色骤然变化着,他长腿一伸,走到我的身边,再一用力,我就被压在了他的身下。

宽大的手掌摩挲过的我的每片肌肤,都带来了不一样的战栗,我害怕地躲闪,却迎来他更猛烈地攻击。

眼泪不自觉地划过脸庞,一点点被沈睿祁舔舐干净,只留下一片濡湿。

沈睿祁的动作,带了占有的味道,一次次用力,都又爱又恨地轻呢着我的名字,“清欢啊……”

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这场战斗的。

我只感觉自己满身伤痕,身子动一下都难受得不行。

迷迷糊糊里,我感觉身体贴在了温暖而热烈的身子上。

本能反应般,我拖着残破的身子快速往相反地方向蹭了过去。

“过来。”我听到沈睿祁在毫无情绪地发号施令。

黑暗里,我小幅度的摇了摇头。

“过来。”他再一次重复。

我张了张嘴,却是异常沙哑的声音,“不,恶心。”

“恶心?”他不可置信地重复一遍,“我都不嫌弃你,你嫌弃我?”

说着,他长臂一挥,把我揽到他的怀里。

我机械地重复着干呕的动作,却什么都吐不出来,躺在他的臂弯里,瞪着眼睛,等待天明。

第二天清早,我身边的位置早就空了出来,我身上也被套了一件衣服。

我拖着难受的身子,去洗了个澡,热气腾腾里,我突然觉得恶心感觉更厉害。

又突然想到,我大概有两个月没有来大姨妈了。

而每次和沈睿祁那个,他都没有带。

我脑子里轰地一声炸开了,慌乱地洗漱了一下,随便穿了件衣服,就去了大药房买了验yun棒。

沈睿祁一早就出去了,我没办法知道他做什么去了了。

卫生间里,我一个人坐在马桶上,双手捂着验yun棒,祈求千万不要出什么事。

我深吸两口气,做好十足的心里准备,缓缓地打开手,却被那两条红色的杠深深地刺激着眼球。

我……怀yun了?

这怎么可能!

胡博文曾经说过,我很难再怀yun的。

而且,我和沈睿祁现在的关系这么僵硬,这个孩子,也许根本就不该来。

我心烦意乱,随便把验yun棒扔进垃圾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一整天都在家里坐立不安,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到了晚上,我看到宫铭皓给我发微信,是一句语音。

“姐姐姐姐,你今天干嘛去啦,我一个人好无聊啊,你什么时候有空来找我玩啊。”

有这个磨人精在,我暂时忘掉了验yun棒上的两条杠,赶紧回复他,“我最近很忙啊,没有时间陪你的。”

他连忙回复,“你忙个屁!我都跟我讲了现在待业,你忙什么!”

没想到她记性这么好,我赶紧敷衍他,“这不是忙着找工作吗?”

“找工作?”

“那你可以来我家公司啊。”

我刚看到他的消息,果然是小孩子,还想着随便走后门,我不知不觉的嘴角就带上了笑容。

突然,门被打开,沈睿祁高大挺拔的身材就出现在了门口。

“你在干嘛?”他看着正在笑的我,没有一点好情绪。

我也赶忙敛住了笑,“我干嘛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我这句话明显激怒了他,他的脸骤然拉了下来,“我是你合法丈夫,你说有没有关系?”说着一把夺过我的手机。

我的手机还停留在我和宫铭皓的对话框上。

他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抬头就质问道:“你怎么还跟那个小子联系?”

我觉得好笑,冷哼一声,“我选择跟谁联系,不是我的自由吗?”

我还没说完,他有力一甩,就把我的手机从窗口扔了出去。

“喂,你疯了!”我一遍朝他喊,一遍把身子伸出窗外,试图看到手机掉在哪里。

可楼下是一片修剪整齐灌木,手机掉进去,哪能看得见?

就算看得见,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估计也要成了一片废物。

沈睿祁把大半个身子都探出窗外的我拦腰抱了回来,皱着眉毛,道:“你要跳下去吗?不要命了。”

我怒目横斜了他一眼,狠狠道:“我不要手机了?”

说了就穿上拖鞋往外面走。

“你干嘛?”他声音里是浓浓的不悦,一把拉住我的手腕。

“我当然下去拿手机啊,不拿你给我手机?”我没有好气地反问。

莫名奇妙的男人,昨天刚刚吵了架,今天还摔了我的手机,现在却问我这些没有营养的问题。

没想到,他更莫名奇妙,认真地点了点头,“好,我给你手机。”

这倒是让我愣了一下,我扬着下巴,指着窗外,“我要那个手机,不是你买的。”

他眼里的怒火只闪了一瞬就认怂了,低声道:“好,我给你下面的手机。”

然后,他一点也没有形象地把身子从窗口探出去。

“刘叔,快派人在下面灌木丛里找夫人的手机!”

刘叔明显愣了半晌,才接受了这个命令,叫人过来。

楼下是找手机的嘈杂声,楼上,是我们两个寂静而互不相让地对视。

最后,居然是沈睿祁先服了软,讨好似的把手伸过来牵我,“你过来坐,站着不累?”

我愣了一下,我们是在吵架,他这是……求和?

不对,这根本不符合他的性格。

“你抽什么风?”我冷冷地问道。

语出,沈睿祁的脸色陡然难看起来,像是结了一层冰霜,大概是从来没有人敢和他这么讲话。

他沉默着,过了会调节好情绪,想要跟我说话,可碍着面子没办法开口,“那个……你过来坐……”

我看着他这幅有点扭捏的样子,更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

困惑地往他的身边蹭了蹭,道:“你到底要干嘛?”

他反而不理我,就是不想和我生气一样,拉着我的手跟我,讨好似的开口:“昨天你是不是和那个宫铭皓去试戒指来着,我觉得那个戒指应该是给我的吧,那个……你……你现在给我?”

一提昨天,我就更加难受,冷哼一声,“那个就是留着我和宫铭皓带的,关你什么事呢?”

沈睿祁不被我激怒,反而死不要脸地跨过我,拎起我放在沙发另一边的包包,把那对戒指掏了出来。

他挑了大的那只,戴在了自己无名指上,又转过身,坐到我的身边,拉着我的手,把另一只戴在了我手上。

他的手干燥而温暖,摩挲过我的无名指时,带来了一阵温柔的触感,再加上金属和肌肤的摩擦,让我一瞬间脑子触电般,隐隐有些激动。

戴着戒指的双手扣在一起,无名指上的戒指发着金属的光辉,他低头,认真道:“昨天的事是我不对,你也不要太和我生气,毕竟yun妇,身体最重要。”

他丝毫没有发现我的不正常,不过眉头却皱了起来,眼里点点寒意,“怎么?你怀yun了不想让我知道。”

“我……”我吸了口凉气,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就是因为知道我怀yun了,才会容忍我的脾气,才会对我无限的包容,才会承认昨天的错误。

如果我不怀yun,他今天是不是还要和我大吵一架,然后拉到床上干他想干的事情!

说到底,并不是沈睿祁觉得自己做错了应该道歉,而是他觉得我肚子里有了孩子,为了孩子道歉。

我一下子就回到了当初在胡家,被肚子里那个孩子支配的恐惧!

我抬起头,磊落的目光认真地注视着他,“沈睿祁,我不想提这个孩子。”

“不提?”他幽暗的眼神冷冷地定在我身上,“为什么不提?有了我的孩子,让你很不齿吗?”

我苦笑着摇摇头,捋了捋头发,尽量让自己保持理智,组织下语言,开口道:“咱们是合约婚姻,指不定哪一天就契约离婚了,这个孩子,他不该来的。”

我觉得这句话,说得中规中矩,很有道理。没想到,沈睿祁眼里又渐渐冷了起来,捉摸不透的目光盯着我,让我浑身难受。

他向我倾斜身子,把我禁锢在他和沙发的空隙里,强大的气场笼罩着我,简直要喘不过气来。

他的眼神一直放在我的脸上,好久好久,薄唇轻启,吐出四个字,“不知好歹。”

说完,他愤怒地起身,一把摘下无名指上的戒指,顺着打开的窗户,用力一抛。

小小的戒指,早就没了影子。

他整个人没有说话,就那样站在那里,空气里好像就要冷了几度,仿佛下一秒就要爆发……

我的心早就随着被他抛出去的戒指跌入谷底,自嘲的笑了笑。用缠在手腕上的皮筋利落地扎了头发,笑着站起来,走到衣橱前面,弯腰收拾行李。

“你干嘛?”他一手压住我装衣服的手。

我抬头,不带情绪的眼睛看着他,“我出去住。”

“出去?”他手上的力道大了点,“这就是你家,你要去哪里。”

“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情绪都不太好,有必要出去冷静一下。”

我淡淡地解释。

......

全章节目录

标签:都市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