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快穿之寻夫之旅小说林牧晓萧寒章节阅读

快穿之寻夫之旅小说林牧晓萧寒章节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11-19 阅读(44)

快穿之寻夫之旅》小说的主人翁是林牧晓与萧寒,是作者昭和编写的一本重生系统文,又名《夫随你魂牵梦绕》。苏家被离奇灭门,女主林牧晓重生后,为了寻找夫君萧寒的灵魂碎片,启动了神秘系统!同时,苏家被灭门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巨大的阴谋被揭露!

快穿之寻夫之旅

>>快穿之寻夫之旅林牧晓萧寒全文阅读<<

快穿之寻夫之旅章节阅读

林牧晓听到苏瑾瑜说的话就开心的跑进了人群,原来摸别人的头的感觉这么好,怪不得他们一个个的都喜欢摸自己的头。

后来苏瑾瑜也就跟上了林牧晓的步伐,林牧晓对每个活动都很有兴趣,都咋呼的去看,去玩,苏瑾瑜只好无奈的在后面跟着林牧晓的步伐,时刻看着林牧晓的动作深怕她因为人群拥挤而被挤丢了。

林牧晓正在开心的玩着,就在这时,林牧晓听到一个声音:“林小姐,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到你。”林牧晓听到之后回头发现是太子殿下,刚准备要行礼,苏瑾轩抬手说:“算了,人太多不要声张。”

林牧晓也就没有行礼。苏瑾瑜也看到了苏瑾轩,心想,这个人果然还是来了,就知道自家二哥不会罢休,果然还真真的就来了。林牧晓礼节性的回了一句:“是啊,没想到在这里遇到您。”

苏瑾轩看着和林牧晓在一起的苏瑾瑜,也没有什么表示,就直接说:“既然遇到了,那我们就一起逛逛这个花灯会吧,林小姐不会介意的吧。”

苏瑾轩都这样说了,林牧晓也不好拒绝,只好应承了下来,苏瑾瑜看着林牧晓无奈应承下来,也就不好说什么,也就默认允许苏瑾轩一起了。

有了苏瑾轩的加入,林牧晓玩的也就不那么开心了,因为林牧晓总觉得约束着什么,总觉得有苏瑾轩在,就会有好多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一样,很不舒服,也特别拘束。

就在这时,林牧晓看到了前面的小商贩有在卖兔子灯了,看上去好可爱,林牧晓突然忘了苏瑾轩的存在,跑到那个小商贩的面前,掏钱买下了那个兔子灯。

林牧晓看着那个可爱的兔子灯,观察发现原来那个兔子灯的舌头是可以动的,按一下那个兔子的尾巴就可以移动那个兔子的舌头。

发现了这个机关的林牧晓感觉像发现了宝藏一样的开心激动,特别想要找人分享这个好玩的奥秘,看着跟过来的苏瑾瑜,林牧晓把兔子灯放在自己的脸旁边,一边弄着兔子灯的机关,自己还吐舌头配合着兔子灯的表情。

同样,这一幕也被同样跟过来的苏瑾轩看到了,苏瑾轩觉得自己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灵动鲜活的姑娘。一身鹅黄色的裙装上面绣着一朵一朵的兰花,淡淡的柳叶眉,小巧高挺的鼻子因为做吐舌头的表情而皱在一起,小小的很可爱,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闪亮的光芒。

就在这时,林牧晓背后的天空绽放了绚丽多彩的烟花,就这样一副动人艳丽的场景,深深的刻在了苏瑾轩的心里,同样,把面前这幅画刻在心里的也有苏瑾瑜,在加上刚刚到来的萧寒。

萧寒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爱的林牧晓,这一世就是在那次酒楼相遇看到了那样狡黠生动可爱的林牧晓,后台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没有想到,这次自己急急忙忙来到花灯会寻找林牧晓的自己正好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可爱,灵动,有生机感觉都无法形容现在的画面,萧寒觉得自己上一世错过了无数好的风景,错过了林牧晓无数这么可爱的一面,看到这样的林牧晓,萧寒特别想把林牧晓藏进家里不能让别人在窥见这样绚丽的场面。 (((

萧寒看着苏瑾轩和苏瑾瑜两人,两人均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林牧晓,萧寒觉得自己要是在不做些什么的话,自家小娘子总会被别人拐跑的,虽然这个的可能性不大,可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有人每天想着自己家的东西,这滋味也不好受啊。

于是萧寒走到苏瑾轩旁边,稍微施了一下礼,并把声音压低了一下说:“臣拜见太子殿下,六皇子殿下。”萧寒的声音,将苏瑾轩和苏瑾瑜从刚刚的场景中拉了回来,看着行礼的萧寒,苏瑾轩淡淡的嗯了一声,萧寒也就起身了。

看到萧寒的出现,林牧晓还是比较开心的,自己很萧寒这么巧呢,怎么每次出门都能碰到呢,于是也就行了礼说:“小女拜见丞相大人。”萧寒看了看林牧晓说:“免礼吧,你写个脚可是全好了?”

听到萧寒关心自己的脚,林牧晓又是不受控制的激动了一下下,平复了一下心情说到:“多谢萧大人关心,小女的脚已经完全好了,这还要多谢萧大人的出手疗伤和您送的药啊,您的药是非常的好用,现在是真真的好全了,多谢萧大人了。”

“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跟林牧晓说完话之后,萧寒回头对苏瑾轩说:“太子殿下,臣在前面揽月楼中订了一个包厢,在那个包厢是观赏花灯会最好的地方了。”

苏瑾轩觉得在外面待的时间长了被别人认出身份来就麻烦了,所以也就答应了萧寒的提议。

等到一行人来着包厢中时,发现果然是,从这里看下去,能看到整个花灯会的情况很是热闹,也很漂亮。刚坐下,就有一个奴仆打扮的人来在林牧晓耳边说了几句话,林牧晓听完之后就对他们三人说了抱歉就走了。

林牧晓走了没多久,苏瑾轩说自己突然累了,也就回去了,萧寒了苏瑾瑜也没什么可以聊的,也就纷纷回家了。

林牧晓是听到自己大哥突然来找自己,说大哥在护城河边的小桥上等着自己,林牧晓以为大哥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所以也就没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位传话的奴仆,也就忽略了林辰逸是怎么知道林牧晓会在哪里。

等到林牧晓到达小桥的时候发现桥上并没有大哥的身影,林牧晓在桥上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大哥在哪,突然林牧晓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句:“不用找了。是我找你,我找人说你大哥找你把你约到这里来的。”

林牧晓听到声音后就立马回头,发现居然是太子殿下,林牧晓收拾了一下心中的震惊开口说:“不知太子殿下把小女约到这里所谓何事?”

苏瑾轩还十分郑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来口说到:“林牧晓,我喜欢你,在那天宴会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对你产生了兴趣,这两天跟你相处下来,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你的可爱,你的灵动越来越让我移不开眼睛,所以我才出此下策,利用你大哥的名义把你约到这里来的。”

苏瑾轩的话彻底的把林牧晓给震惊到了,那天还在开导爹爹不要想多,没想到现在真的发生了,这,林牧晓想太子的这个想法应该还没有跟皇上提过,要在太子跟皇上提之前,把这个念头给打压下去。

于是,林牧晓想了一会儿说到:“太子殿下,多谢您的错爱,当初那个宴会我实属无奈才会上台,我其实没有想要争那个席位的打算,如果给您造成了什么误会,我十分抱歉,我现在心里并没有这个打算,我不是说太子殿下您不优秀,我只是说我配不上您,我这个人不是什么大家闺秀,而且我的原则是我喜欢的人最后只娶我一个人,而且我觉得您没有直接下旨就已经非常好了,如果您直接下旨的话,您可能就会看不到我了。”

林牧晓把事情好好的说了一下,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而且还表达的如果要是直接赐婚的话自己会有的态度,说的严重一些,可能会吓住太子,而且林牧晓说完就毅然决然的走了,来表达自己的决心。

苏瑾轩看着如此决绝的林牧晓,第一次有了心痛的感觉,但也知道不能逼迫林牧晓,自己绝不能这样做,也就落寞的回宫了。

林牧晓回到家中之后,十分忐忑,就害怕苏瑾轩会有别的动作,没想到之后的几天都很风平浪静,林牧晓也就放心了。

林牧晓又收到宴会的邀请,其实林牧晓最不喜欢的就是参加宴会,可是没办法,只有参加宴会才能好好的接近萧寒,平常又没有理由去接近他。

上次太子选妃的宴会由于林牧晓的原因没有成功,后来皇上问太子有没有中意的人,太子想说林牧晓,可是想起那天林牧晓拒绝自己的样子,也就沉默了。

其实自己可以下旨赐婚的,她反抗不了,可是苏瑾轩就不想看到林牧晓不开心的样子,而且苏瑾轩觉得林牧晓还是能做出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事情的,所以也就没有提林牧晓,而皇上以为太子是因为那天突然中断的原因,而没有好好了解其他人,所以才会回答不上来,所以皇上有举办了一个以宴会为借口的太子选妃。

林牧晓知道这次宴会的目的是什么,虽然知道太子的心意了,但是林牧晓觉得那天晚上自己说得已经够明白了,所以也就没有担心什么,想想萧寒,林牧晓还是好好的打扮了一番,觉得自己的妆容衣服没有什么问题后,就出发了。孰不知,一场阴谋在等着她。

宴会无非就是一些阿谀奉承,拉帮结派,林牧晓很是反感,所以每次参加宴会的时候总是自己待在一个人少的角落里静静的坐着,吃点点心,喝点茶水之类的。

自从那次宴会的事情后,再也没有人在宴会上来找林牧晓的麻烦,林牧晓倒是难得的清净,倒也是合林牧晓的心意。没想到,今天倒是有人来打破这份宁静。

就看前方柳幻雪一步一步优雅的走来。身着一身淡绿色裙装,倒也清新淡雅,不过很像自己当初参加太子选妃的那个宴会所穿的衣服,不过柳幻雪有自己的气质雨风格,柳幻雪穿着这样的衣服就看起来更加清冷了,而林牧晓则是很有生机的感觉。

不得不承认,她是个很优秀的女子,但是萧寒是我林牧晓的,别人都不能抢。这可是我找了三个世界才找回来的萧寒,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你们。

自从那次林牧晓和萧寒的关系有一点点进展之后,林牧晓彻底发挥了作为小狐妖时候的不要脸的精神,萧寒去哪里,林牧晓就去哪里,一直跟着,关键是柳幻雪也同样出现,所以每次场合中都会有这三个人一起出现,特别神奇的三人行。

由于那个比较神奇的三人行,他们之间也有一些话题可聊,突然,柳幻雪看着林牧晓的头发说:“姐姐,你的头发好顺滑啊,平常都是用什么保养的呢?”

女人的话题总逃不过保养与男人。柳幻雪说完还拿起最旁边一侧的头发羡慕的摸了摸,后来又觉得不太好一样,又用手绢轻轻擦了擦自己刚刚用手摸过的地方,

“姐姐抱歉,妹妹觉得姐姐的头发好顺滑,一时手痒没忍住,抱歉。”

林牧晓总觉得柳幻雪有些奇怪,却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只好摇摇头说:“没事,不碍事的,宴会要开始了,我们一起过去吧。”

柳幻雪乖巧的跟着林牧晓一起去了花园。

由于林牧晓是和柳幻雪一起到的,而且因为刚刚有些耽搁了,来晚了,说一只能她们两个坐在一桌,看着他们两个坐在一桌,别人都面面相觑。

当然,她们两个是和什么关系的存在,别人都很清楚,大家又都看了看绯闻男主角萧寒,不过后者十分淡定的在喝着酒,还一副冷冰冰,生人勿扰的样子,大家又没有胆量在想些什么就都过去了。

宴会看起来十分平静得进行着。可是谁也不知道蕴含着一些暗潮涌动。

柳幻雪突然对林牧晓说:“姐姐,为我们之间的过往,我想敬你一杯,帮我倒杯酒好嘛?”

两位女子一桌,她们喝的都是茶,柳幻雪突然开口说想喝酒,林牧晓很是奇怪但是也是帮她倒了酒,因为酒壶在林牧晓手边。

两个人相顾无言,不过他们都懂对方想说什么,两人都一口气干了这一杯,没想到,刚喝完酒的柳幻雪突然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林牧晓被吓了一跳,就在这是柳幻雪的侍女大喊了一声:“酒里有毒,来人啊,快来太医啊,我家小姐中毒啦。”

中毒???林牧晓惊到了。怎么可能,她和柳幻雪喝的是同一个酒壶里的酒,自己没事,怎么就偏偏她有事了呢。

一直默默注意林牧晓这边动静的萧寒感觉到不好,林牧晓应该是被陷害了。苏瑾瑜心里也是咯噔一声,小不点儿可能要出事。

太医来了之后将柳幻雪抬到屋子里进行治疗,前方花园中皇上正在审问调查。

太医检测到酒壶里没毒,酒杯里也没毒,奇怪了,那毒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是,柳幻雪的婢女出来说了一句话:“禀告皇上,奴婢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我家小姐的酒是林小姐倒的,当初倒酒时,林小姐的一缕头发沾染了我家小姐的酒液。”

皇上听完下令命太医查看林牧晓的头发,果然在林牧晓的一侧头发中检查出有毒,而且与柳幻雪所中之毒一模一样。

林牧晓看着这缕头发,心想这不是柳幻雪摸过的那缕头发嘛,呵,为了萧寒真是连命都不要了。

苏瑾瑜看着场上的事情变化情况,心里想果然,今天这个事情就是冲着林牧晓来的,不过现在不能为林牧晓求情,不然事情会更加复杂,现在看样子父皇应该先不会处置林牧晓,只能等自己事后去查明真相,还林牧晓一个清白了。

知道事情的过程之后,皇上决定先把将林牧晓关押进宗人府,一切等柳幻雪醒了之后在做处理。

看着林牧晓被关进大牢里,萧寒很是着急,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着急的时候,他要找到证据证明林牧晓的清白。突然萧寒看到了地上柳幻雪的手帕,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拿起来,收了起来。

宴会散后,萧寒偷偷的去外面找了个医馆经人检查发现手帕上有毒,而且就是柳幻雪中的毒。

原来这就是柳幻雪设的局,真是下了血本啊,连自己的命都可以搭进去。萧寒不知道的是,爱可以让人疯狂,可以让人忘了所有,只为自己心中的那个执念。

萧寒想到今天那个婢女所说的话,觉得这个婢女应该是个突破口。

萧寒打发人去调查那个婢女的背景以及家庭情况,了解到那个婢女还有一名重病的母亲,萧寒将婢女的母亲接到了家里,并将那名婢女叫了过来。

萧寒以婢女母亲的性命作为要挟,要婢女说出实情。

原来柳幻雪将毒液涂抹在了手帕中,在宴会之前,找机会将手帕上的毒液趁机涂抹在林牧晓的头发上,在宴会中找机会让林牧晓接触到柳幻雪喝的酒,在喝酒时,柳幻雪手帕遮面实际是将手帕的毒浸染到酒中一点使自己中毒。

终于真相大白,萧寒以救治婢女母亲为交换条件来换取婢女的自首,婢女还真是个孝女,真的按照萧寒说的去做了。

皇上知道后震怒,原来自己被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所以下旨革去兵部尚书的职,一家贬为庶民,永不得进京。

其实这样的结果已经很好了,起码性命保住了,只要活着,一切都好说。

柳幻雪这次真的是一场赌注,拿自己的命甚至是全家的命来赌自己和林牧晓的未来,后来柳幻雪输了,输的一败涂地,柳幻雪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比,从一开始柳幻雪就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和旁人给她的优越感。

柳幻雪在这些之后的迷失了自我,当然也有了惨痛的教训,希望柳幻雪能够从中学到一点什么吧。

还了林牧晓一个清白,终于林牧晓出狱了,但是她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萧寒的功劳。苏瑾瑜也有些突然,自己还对这件事情有些发愁,不知道从何谈起的时候,事情就这样顺利的解决了,苏瑾瑜觉得一定有人在暗中帮助林牧晓,就是不知道这个是谁。

此外萧寒还查到,柳幻雪出手不只是为了自己,其实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兵部尚书想拉拢自己来扩大自己的权利,没想到中间出来一个林牧晓这样的绊脚石,兵部尚书觉得林牧晓的出现应该和他的目的一样,都是我低了权利,所以才这么快就出手。

林牧晓看到了上位者对权利的看重与渴望,又想了想自己上一世的经历与结局,看着林牧晓也恢复了自由,准备辞官,归隐田园。

但是萧寒又不想放弃林牧晓,所以想将林牧晓以出去郊游体察民情的借口拐回了江南萧家。

果然,萧寒对林牧晓提出一起去郊游体察民情的要求时,林牧晓非常开心的答应了,她觉得自己快要成功了,所以就开开心心的跟着萧寒一起去了,路上还在想着如何拐到萧寒,孰不知自己已经被人拐了。

因为萧寒说是郊游体察民情,所以每个人就带了一个服侍的下人,一路上开开心心的。

不过林牧晓也有些奇怪,因为她突然觉得面前的萧寒就是上一世的萧寒。

因为一路上萧寒对自己照顾有加,特别体贴,他好像知道自己喜欢狐毛的毯子一样,马车中铺的就是狐毛的毯子,白白的,特别好看,又很舒服。还准备自己特别喜欢喝的普洱茶,带的点心都是自己最爱吃的,等等好多实际表明萧寒没有失忆一般。

林牧晓觉得世上不会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她一直相信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林牧晓决定试探一下萧寒。

某一天晚上,林牧晓抱着被子来敲萧寒的门,萧寒特别惊讶但是看到林牧晓的可怜兮兮的样子就让林牧晓进了门。

等林牧晓门后,萧寒连忙问林牧晓怎么了,林牧晓说自己房间里有老鼠,害怕不敢睡。萧寒听完后笑了一声说:“你不是一直不怕老鼠的吗,怎么今天害怕了。”

突然林牧晓的眼神从无辜害怕变成了犀利说:“我从来没跟你说过我不怕老鼠,你是怎么知道的。”

面对林牧晓的逼问,萧寒头一次结巴了说:“我……我听你的婢女说的,”

“我的婢女?她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些,而且我的婢女一直在我什么,我怎么不记得她说过,说你是不是记得以前!”

面对林牧晓的连续逼问,萧寒招架不住了,最终主动承认了自己还拥有以前的记忆。还把罪过推给了系统,说是系统给的任务自己不能主动说出自己还有记忆,否则的话林牧晓会消失的。

萧寒交代完之后,两人心中都浮出“叮,恭喜二位完成伉俪情深的任务,祝二位永结同心”相视而笑,互拥而眠。

可是,林牧晓不知道的是,事情并没有这么快结束,故事才刚刚开始。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重生玄幻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