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苏绒君王不早朝皇后太妖娆小说无弹窗阅读

苏绒君王不早朝皇后太妖娆小说无弹窗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11-19 阅读(42)

苏绒小说《君王不早朝皇后太妖娆》可在此无弹窗流畅阅读,本书又名《妃绝天下艳无双》,男女主是施以烟和邵世安,一本重生复仇文。施以烟含恨重生在自己十三岁那边,还没有嫁给渣男王爷,一切都来得及。施以烟步步为营,痛打嫡姐和后妈,还虏获王爷邵世安一枚!

君王不早朝皇后太妖娆

>>君王不早朝皇后太妖娆施以烟邵箫全文阅读<<

君王不早朝皇后太妖娆章节阅读

李嬷嬷的声音算不上大,但恰好足够在场的每一个人听得清楚。呵,还真是热闹呀!邵昌月心想。

她有些担忧的向施以烟望去,却见早已有了一半的视线指向了她那个温和和善的二嫂。

邵世安眼眸里神色流转,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当着众人的面,他还是要说上句话的。“以烟,这是怎么回事?”

施以烟面上不起一丝波澜,嘴上却是一直不肯说出个缘由。

另一边的大少爷邵世平也是开口,“琳琅,你说,这药材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郑琳琅听着这声音,头有点犯晕,足下一软就要倒下去。还是身边的丫鬟机灵,及时扶住了她。

“夫君,这定是有人要陷害我们呐!”她上前一步抓着邵世平的袖子,“是她!肯定是她!她一嫁过来婆婆就染了病,在场的人数她嫌疑最大!”

邵世平微微皱眉,这边的邵世安却是扭过头来,“大嫂这话说得可是不厚道呀。以烟是我邵家八抬大轿名正言顺娶回来的妻子,这媒婚事亦是由父亲允准操办,怎么到了大嫂嘴里,以烟就成了专克我邵家的灾星了呢?”

他的声音清朗里透着温润,礼节更是挑不出一丝破绽。但这话说出来,就像是在施以烟心头燃起了一抹烛光,照亮着她,温暖着她。

“对呀!二嫂绝对不会是那样的人!”邵昌月此时站出来,神情恳切。

现下的情况,大少爷和二少爷两房都已经被牵扯了进来,邵世平点点头,“二弟此话不错,琳琅,你这性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哪怕不是那个意思,说出来这般强势,很容易会弟妹误会呀!”

言语里,似乎只是将郑琳琅的失态一笔带去。

但邵氏却不这么想。若有人背地里对她不敬,这怎么能容?“李嬷嬷,你继续说。”

“是。”李嬷嬷抬起头来,“从大少爷房间搜出的几种药材,老奴先前已经说了,只要请一个大夫过来,自然一见真晓。至于二夫人房中的暗门,老奴顾虑着怎么也要问一问当事人的意见,现下,既然大家都在这里,少不得就要请二夫人把钥匙交出来了。”

高僧只说是家宅藏着脏东西,但二夫人暗门里藏着的究竟又是什么呢?

就听得另一边施以烟平静说道,“此事,怕还真是个误会。”

施以烟众目睽睽之下跪倒在地,自袖中取出一枚钥匙,递给邵辉,从容镇定开口,“婆婆有疾,我这做人媳妇的,按理说是要尽心伺候的,只是婆婆身边已经有了李嬷嬷照应,媳妇插不上手,只好暗地里设了一座佛像,日夜为婆婆祈福,以望她能早日痊愈。”

邵氏感觉不可思议,眼前的这二媳妇,真的有这样的好心吗?

绍辉听了这话,颜色总算好了几分。如果把柄真的坐实,那可真是他家门不幸,传出去,邵府的名声又何在?是以他希望施以烟说的是真的。

“去请大夫来看,派人打开暗门!”

施以烟仍旧不动声色的跪在那里,邵世安望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就见绍辉摆摆手,“有什么话说清了就是,我邵家又不是苛待人的主,更何况是以烟这样的儿媳,还不把人搀起来,都是没眼力的么!”看起来,是满眼的关切。

他这一发话,邵氏嘴上微动,却也并没说什么。

翠竹和箬竹连忙唤了一声,“小姐。”施以烟这才肯由着她们二人从地上站了起来。

“琳琅,现在大家都在这里,劳你把话说清楚吧。”绍氏话音一转就到了郑琳琅的身上。

此刻的郑琳琅,看起来比之先前多了些镇定,她思绪在脑海里翻飞,冷静的声音像一颗颗雪球一样砸在大厅之中。

“一无人证,二无物证,即便是药材在大少爷房里被翻出,难道就能证明是大少爷和我有意谋害老夫人,这话听起来,也太过无稽之谈了!”

绍辉眼眸里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话说到这里,邵世平再难置身事外,抱拳说道,“是呀父亲!琳琅言之在理!”

“试想一下,若真是有心意图不轨的人,又怎么会傻到把证据留在自己的房间,就等着人来搜查。人赃俱获呢?更何况,做法事,为母亲驱病,这主意可是琳琅想出来的,谁又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他难得的说这么长的一番话,绍辉心疼他这个儿子,一向宠爱有加,登时便信了几分,看着儿媳的神色也缓和了许多。

邵世安面上波澜不惊,只是藏在袖里的手微微泛白。“父亲。”他站出来说道,“大哥所言不错,如果真的有心存心害我邵府家宅不安,儿要求彻查,为了母亲,也为了洗清大嫂身上的污泥。”

他半点不提施以烟私下设了暗门之事,只一味的从邵世平郑琳琅的角度说话,看起来愚钝,实则是聪明了太多。

施以烟心下暗笑,今日的一出,可是把两位少爷都牵扯了进来。邵世安是聪明人,定会选择出来维护自己,只是不知,这温暖的维护,实际里,是藏了几分真心。

绍辉沉吟不语,就在此时,派出去的人陆陆续续的回来,就连那请来的大夫也是匆匆忙忙的赶了进来。

“李嬷嬷,和大家说一说,那暗门之后,藏的究竟是什么?”邵氏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个儿媳会有那么的好心。

李嬷嬷面上浮现出一缕笑容,“回禀老爷,夫人,二夫人所言不假,暗门后面,的确是一间狭窄的佛堂,香火不断。”

邵世安赞赏的看了她一眼,施以烟面色不改,仍旧保持着一副似是受了委屈又隐忍不发的模样。看了委实教人心疼。

邵氏瞪大了眼睛,“真的是一间佛堂?”

“的的确确,实实在在是一间佛堂。”李嬷嬷肯定道。

那这次,她还真的是冤枉了这个自己向来不喜的儿媳妇了。邵氏平淡开口,“以烟?”

“以烟在。”她微微一福,姿态极是诚恳。

“既是佛堂,你大可堂堂正正的,邵府上下,我看谁敢有人置词?本来是一桩善事,何苦多费心机呢?”

这样的话,从旁人嘴里说出来倒也无伤大雅,但说话的是邵氏,绍辉忍不住皱眉。

“婆婆说的是。是媳妇考虑不周。”施以烟低眉顺眼,看起来,是扮足了贤良孝女。

邵世安眉眼一动,故作迟疑,“以烟,为母亲祈福这自然是好事,为何刚开始,你不把话说清楚呢?”

这话,算是问到了点子上。

施以烟温柔一笑,“先前去侍候母亲,承蒙李嬷嬷嘱咐了一句,若真有心为夫人做点什么,不妨平日里多多祈福,以盼神明护佑。”

事关自己,李嬷嬷适时说道,“回禀老爷,的确有这样的事情。当时大房夫人和二房夫人都在,老婆子只是忧心主子,是以这才提了一句。”

有了李嬷嬷这话,郑琳琅面上突然有些发烫。同样是听了这话的人,凭什么施以烟能够想到此事,她却是有着谋害婆婆的嫌疑?

两厢比较,还真是相形见绌。不由的对施以烟,更恨上了几分。

“以烟,你继续说。”邵世安一副明了的神色,事到如今,他还真有些期待,这事情,究竟会朝着怎样的态势发展。

绍辉点点头,“有什么话,以烟可大胆直言。”

有了这话作为支撑,施以烟当然要把话说完,说清。

“以烟听到了自然要用心去办,思量着何必兴师动众,以烟能做好的,便不忍府上费心。再者,设了暗门,也是以烟的一些小心思,佛堂隐蔽,这才避免了有人扰了清净。以便以烟可全身心的为婆婆祈福。”

众人微微回味,更觉得施以烟受了平白之冤。绍辉不便说什么,邵氏又还在怔神,旁人更不便开口,邵昌月却是站出来鸣不平。

“大嫂,你先前污蔑二嫂,如今真相大白,可有后悔?”

邵昌月与郑琳琅向来不对付,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不过,眼下,既要给施以烟公平,又不能将场面闹得太难看。

就见邵世安笑了起来,起身将以烟扶了起来。“以烟做这些,只是出于本心,并不是想要什么。更何况,媳妇孝敬婆婆,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月儿,你这话说的也是有牵连你二嫂的嫌疑哦?”

邵昌月生的憨厚可爱,邵世安玩笑似的话语她听得分明。二哥要做好人,她只好害羞的吐吐舌头,“月儿只是随便说说罢了,还请父亲母亲见谅,请大嫂见谅。”

有了这个台阶,绍辉的心终于宽松下来。对着自己的二儿子,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其实说起为父分忧,邵世安做的,远比邵世平做的要多的多。比如婚事,比如现下这事。只是绍辉的心本来就是偏的,哪里会给邵世安什么公平?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重生复仇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