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温柔大少独宠妻苏欣怡叶天浩无删减版阅读

温柔大少独宠妻苏欣怡叶天浩无删减版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11-17 阅读(58)

苏欣怡和叶天浩是《温柔大少独宠妻》的主角,主要讲述了男女主第一段爱恨纠葛,作者何贝贝,又名《欲宠娇妻总裁多情事》。苏欣怡不过就是参加一次朋友的生日趴体,却又再次遇见那个可怕又危险的男人叶天浩。三年前,苏欣怡被迫剩下孩子后遁走,没想到多年后又撞见了他。

温柔大少独宠妻

>>温柔大少独宠妻苏欣怡叶天浩全文阅读<<

温柔大少独宠妻章节阅读

尽管吴总监说的是事实,苏欣怡好讨厌此时他在旧情人面前揭她的伤疤,重新拿过叶天浩手中的杯子,自顾自的斟满:“来,来。我敬一杯,祝贺我们的广告顺利拍摄。”

许萌萌看见叶天浩来后,便再也不跟赛嘉乐说话,埋头认真的吃菜。

“看来我是打扰了各位?”叶天浩冷着脸准备离开,肖婷和吴总监一左一右将他架回了位置。

“叶总,你是主角,怎么能少了你,谁敢说打扰,没有你世界就没有颜色。”肖婷越说越煽情。

赛嘉乐始终酷酷的样子,当苏欣怡是透明人。

叶天浩坐在苏欣怡和笑婷之间,因为有他,桌上的氛围更加热闹起来。

稍后,赛嘉乐主动敬叶天浩:“叶总,合作愉快。”

叶天浩笑笑端起酒杯:“合作愉快,后生可畏啊!”

“叶总太谦虚,希望有机会再合作。”

叶天浩满上酒杯,客气的说:“当然,当然。”转身对旁边的苏欣怡道:“喂,臭丫头,一个人喝闷酒,不知道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又不是见到了旧情人很压抑!”

苏欣怡的脸红至脖子,她愣了愣端起酒杯,不满的说:“你不也是在喝闷酒?你又怎么了?难道你又被人甩了?”

有人偷偷笑,这苏欣怡胆子可真大,敢跟叶总裁这样说话,只有肖婷满脸怒火,有气没地方发,苏欣怡真是当她透明么,敢这样跟叶总说话。

苏欣怡喝得有点多,自认为事实也是如此,反正平常对他的积怨也不少,正好趁次发泄一番。

叶天浩没打算跟她计较,举起酒杯,两人一饮而尽。

许萌萌像看到了什么,愣了下,随即又若无其事的跟大家喜笑颜开的说话。

稍后,赛嘉乐走到苏欣怡身边:“喂,这位苏小姐,好像在哪儿见过咱们可以喝一杯吗?”

苏欣怡心砰砰的跳,原来,他没有忘记自己,原来他一开始就认出了自己。

激动得眼泪都快要出来,她端着酒杯,语无伦次的说:“我们没有见过,赛先生你认错人了。”

叶天浩打量着二人,年龄相当,男才女貌,金童玉女,她们看上去真养眼,他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赛嘉乐的眼神没有逃过叶天浩的眼睛。

赛嘉乐突然站在她面前,苏欣怡惊异的瞪大眼睛。

这应该是今天晚上她最丰富的表情了。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轻轻敲了一下。

竟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赛嘉乐看到一脸惊讶的她,脸上的笑意一闪而过:“没事,因为女人太漂亮,男人都喜欢找这种借口接近而已,我只是开一个玩笑罢了。”

下一秒,苏欣怡没任何准备,赛嘉乐将自己的嘴巴离她耳朵很近的地方说了一句:“苏苏,对不起。”

苏欣怡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埋怨全部接踪而来,她一下子哭了,世界仿佛安静了。

一句迟来的对不起,诠释了她的委屈,原来,他并不是记不起过去的她。

“赛先生,还真是会开玩笑,我哪儿漂亮,我,我,我……菜真的好辣。”

她找了个借口,眼泪哗啦啦的落了下来,她想起了美好岁月,他长期在她的梦里,他是白马王子,如今却只是路人。

她很想问问他到底有没有爱过,他会不会偶尔想起自己?他过得好不好?

只是这些都是多余的废话,苏欣怡实在不想他人看到自己丢脸,索性将真实的自己掩藏起来。

叶天浩夹了一口筷子面前的菜,乐呵呵的说:“这菜怎么辣了?我觉得还听清淡呀!今天谁点的菜,太清淡了,赶紧给我上两份红烧的菜来调调口味。”

他这故意出她丑,还是无心之谈。

吴总监没有听出门道,连忙回应:“主要是两位肖小姐和许萌萌她们都说吃清淡的菜来着。”

苏欣怡真囧,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她相信叶天浩这货故意让她丢脸,一般人也就顺水推舟,他可倒好专门揭短。

剩下的时间,苏欣怡只好祈祷快点结束,赛嘉乐终于坐不住,可叶天浩这货又故意捣乱,她完全没心情吃饭,只顾得喝酒。

不知过了多久,宴席才结束,服务员来买单的时候,叶天浩自然抢在吴总监之前。

眼看着大家就要分别,赛嘉乐孤独的背影还是牵动着她的心,他似乎走得特别慢,好像在等她。

至今,她都没有搞清楚自己当年为什么要离开他。

或许是因为他的背叛,或许是因为她没有安全感,而赛嘉乐又是一个倔脾气。

今晚的月光很好,许萌萌看见大家要离别,自然跟叶天浩走到一块温柔的说:“天浩,我没有喝酒,我送你吧!”

叶天浩的眼睛盯着前面的人,语气不咸不淡的说:“怎么不喝酒?难道你有心事?”

许萌萌原本还想勾搭赛晋轩,看见叶天浩立马不敢轻举妄动,她可不敢得罪他,笑笑说:“天浩,你不觉得女孩子喝酒很危险么?要是醉了很容易出事情。”

叶天浩摸着她的脑袋:“你真乖。”

许萌萌不是傻子,今天晚上叶天浩对苏欣怡的那些表现,从来没有用在自己身上,难道他喜欢上了那个女孩?一种危机深深占领她的心。

“天浩,去我家好吗?你好久都没有去了,我可以帮你揉肩,还可以帮你按摩……”

后面的话越来越小声,苏欣怡没兴趣听她们说什么,现在满脑子是赛嘉乐的影子。

苏欣怡冷漠的态度令叶天浩很失望,他大声的说:“吴总监,你们都走吧,我跟萌萌回去滚床单了。”

他的声音太大声,所有的人都听见,虽然他俩不是秘密,可还是让人咋舌。

苏欣怡没头也没有回,巴不得他快点消失,只是想想他一边要求她做他的女人,一边又和别的女人高调显摆,还真是恶心。

快步走向前,准备要甩掉他,滚床单这么隐秘的事情,还搞得人尽皆知。

看着赛嘉乐冰一样的表情,好怀念那个温文儒雅的他,或许,又是自己自作多情。

酒还真是一个害人的东西,她居然想从后面抱着他,只是静静的抱着他就好。

她想痛哭一场,她想告诉他离开后,发生了好多事情,他可是她无疾而终的初恋,他可是她爱过的人。

苏欣怡的脚步越来越轻,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会水上飘的功夫,整个人都快飞起来了。

稍后,一个结实的肩膀抱住了她,吻,吻,铺天盖地而来。

“苏苏,你怎么可以结婚?苏苏,你有没有爱过我?苏苏,我对不起你,苏苏,我好想你,好想好想这样抱着你,直到永远。”

苏欣怡以为自己做梦了,她抬头望见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才清醒过来。

赛嘉乐,他是赛嘉乐,她爱的赛嘉乐。

高兴,冲动,委屈,无助,呐喊,全部涌了上来,苏欣怡只觉脑子嗡嗡作响,他不是假装不认识吗?他不是狠心移情别恋吗?

“先生,你是谁?我不认识你。”良久,她才镇定些,轻轻的推开不属于她的幸福。

“苏苏,我是赛嘉乐,我是爱你的赛嘉乐。”

月光柔和的撒在他身上,像度了一层朦胧的外衣,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先生你醉了,你不是赛嘉乐,你是大明星,你是赛晋轩,我不认识你。”

赛嘉乐着急将她搂在怀里,着急的想要吻她,绝望无助的说:“只要你给我10分钟,我告诉你真相,当年有些误会,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苏欣怡捂住耳朵,倔强的说:“不,我不要听解释,我什么也不要听。”

赛嘉乐的眼眸似乎闪了闪,最后移开目光,暗淡的说:“苏苏,你就不能给我十分钟吗?”

苏欣怡叹了一口气:“好。”

她的内心也想要一个答案,为什么他会突然爱上别人,他是不是从来没有喜欢过她?

“苏苏,你还记得诚西吧?”

苏欣怡愣了下,她当然记得,叶诚西还是他介绍给她认识的,他们算是好哥们。

“嗯,怎么提到他?”

“苏苏,我跟诚西风雨同舟很多年,我们无话不说,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赛嘉乐说着有些难受,他停顿了下,继续道:“诚西特别依赖我,什么事情都会跟我讲,当他知道我喜欢你,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理我。”

那时候,我没多想,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忙,或者有别的事情,后来他有天找到我,问了一个特别古怪的话。

赛嘉乐说到这儿停顿了下,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

“他说了什么古怪的话?”

赛嘉乐含情脉脉的盯着她:“你想知道吗?”

“废话,当然了。”

“诚西说,假如,假如他是女孩子,我还会不会选择你。”

苏欣怡愣住了,她像不认识赛嘉乐那样,虽然叶诚西性格略有点内向,他应该不会是那种喜欢男人的男人吧!

赛嘉乐摸着她的头,温柔的说:“苏苏,你还是原来的样子,第一眼我就认识你,我以为可以割舍,原来我错了。”

“赛嘉乐,你什么意思?为了友情将我转手给叶诚西,过了3年你又回来说后悔吗?”

赛嘉乐傻傻的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的说:“苏苏,我知道错过了就再也没机会,不管怎么样,我只是想告诉你真相,你可以怪我,可以骂我,甚至打我。”

“真相是什么?真相就是你为了友情,可以抛弃我,你是想我说一句你真他妈伟大吗?”

苏欣怡激动的粗口,这么说来她只是一个皮球,说不准这两个美少男喜欢彼此,却碍于世俗无法在一起。

“苏苏,你别激动,我在你面前很真实,我不想掩饰自己,尤其是现在每天带着面具,很累,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苏欣怡抹了抹眼泪,抬头淡然的说:“我不激动,也不是为你哭是为自己难过。”

“苏苏,你信命吗?以前我不信,可后来我信,这就是命,别人都以为我很好,其实,我活着就是一具活尸体,我过得不好,我整夜整夜失眠,我常常想要是当初不放开你的手,也许我们会结婚生子然后幸福下去。”

“赛晋轩,你说这些有屁用,求你不要说这些没用的废话,我该回家了。”

“苏苏,是不是你打算永远都不原谅我?”赛晋轩一把牵住她的手激动的追问。

“求你,别叫我苏苏,我最不喜欢听这两个字,别人都叫我欣怡你干嘛要叫我苏苏。”

赛嘉乐再要进一步动作被苏欣怡推开,她嫌恶的说:“真相真的很残忍,我情愿你爱上的是一个女人。”

“苏苏,你要怎么才肯相信我?我以为天下谁都可能误解我,但你不会,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我承认,我分不清爱你多一点还是爱他多一点,我分不清到底更爱谁多一点。”赛嘉乐说着说着眼泪流悄悄了下来。

“现在不用想这么多,我已经退出了,你们慢慢玩,不,你俩应该可以在一起,我会祝福你。”

苏欣怡再也不愿意多停留,因为她的心脏承受不了,她也想理智一点,她也知道感情的事情说不清楚,她不也一样,她的生活已经够乱七八糟,不想再添乱了。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翩翩倒倒去开门,几次都不给力,手中的钥匙被人用力的夺了过去。

苏欣怡以为自己产生幻觉了,她笑呵呵道:“叶天浩,你个讨厌鬼干嘛抢我钥匙?”

虽然叶天浩不愿意承认自己被眼前这小女人把心掏走,事实就是事实他微微叹息一声:“你不是挺能喝的?我就看你晚上回不回来,还好你没有在外面留宿。”

原来她没有产生幻觉,站在她面前的真是叶天浩本人,他凭什么干涉她的自由。

刚才是谁说要去跟许萌萌滚床单,他怎么又到这里来耍横,一把推开他生气道:“你当你是谁?凭什么管我?你不是我爹,更不是我男人。”

“苏欣怡,是不是没有收拾你不知道好歹,你跟那小子眉来眼去的别以为我没看见。”

“怎么?我就跟他眉来眼去,而且我告诉你,他是我的旧情人,是我的初恋,他长得很帅吧!”

“苏欣怡,你敢再多说一句,在这里就要把你办了,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叶天浩,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她的脸在灯光下,显得更加好看,叶天浩拍着她的脑袋:“苏欣怡以后不许这样喝酒。”

“不,我就要喝,有酒就喝,喝醉了才好,喝死了才好。”想起赛嘉乐的话,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的心真的很难过。

委屈的眼泪哗啦啦的流,像断线的珠子,叶天浩叹息的将她扶进屋子,他不知道自己这是干嘛?听说她们在聚餐,撇下手上的事情直奔饭店,看见她独自喝闷酒就知道有事情。

苏欣怡的身体很沉,刚进屋就开始吐,叶天浩拿过垃圾桶,没好气道:“你不是那么逞能,怎么要吐?”

“你管我,我喜欢。”

叶天浩给她找来毛巾,正准备给她擦拭的时候,外面的门响了,他皱了下眉头,这时候谁会来看她?

打开门看见钟文斌抱着苏小宝站在门口,两个男人都愣了下,钟文斌先说话:“叶总,你来了。”

叶天浩随即明白,钟文斌平常在帮她看孩子,这女人还真是一点也不负责,明明家里还有孩子却偏偏跑出去喝酒,真是欠管教。

“小钟,你进来吧!今天晚上她们部门聚餐,她喝多了,我送她回来。”大概还是不想员工误会,所以他特意解释了一遍。

钟文斌伸手去拿叶天浩手中的毛巾,满脸笑意的说:“叶总,天太晚了,你回去休息,我帮她就可以。”

叶天浩面上有些难看,紧紧拿着毛巾,又不好发作,语气不容质疑的说:“没事,我作为老板有责任,倒是你应该早点回去,明天还要上班。”

两个男人相互僵持着,谁也不愿意退一步,钟文斌索性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叶天浩也不好发火,温吞吞的帮着擦脸,心里憋了一肚子气,这女人还真不省心,今天晚上跟那臭小子眉来眼去,这里还有个帮她带孩子,是得管教管教她。

叶天浩准备扶她休息的时候,钟文斌热情的去帮忙,两男人没有说一句话,但都很清楚对方在想什么彼此都无声的宣誓自己的霸主地位。

内向不善言辞的钟文斌这次不打算退缩,因为他真的觉得苏欣怡不错,虽然有点大大咧咧,可她心地善良,又能忍辱负重,重要的是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让他怜悯之心油然而生。

稍后,叶天浩也顾不得上下属关系,闷闷的摇摇头:“小钟,我看今天你是打算要在这里耗下去了?”

钟文斌一脸无辜,乐呵呵道:“叶总,我跟欣怡是邻居,又是同事照顾她是应该的,再说我俩都是同病相怜的穷鬼,她有事情我当然要帮忙。”

叶天浩何尝听不出他的话,意思说她们才是一个世界,而他和她不是一个世界。

叶天浩想笑,什么时候穷鬼也成了优势?如果人人都这样想社会要倒退了。

“小钟,你把现实想得太简单,生活很残忍,你以为自己可以罩住她吗?孩子马上要上幼儿园,她娘儿俩的吃喝,还有房子这些你有考虑过吗?”

原本叶天浩没打算说这些话,可,钟文斌的态度让他不爽,必须得跟他认真交流,这家伙实在不懂分寸。

钟文斌埋下了头,隔了一会儿,淡定自若的说:“叶总,欣怡不是那种物质女孩,她不在乎物质,我不在乎她的过去。”

“什么意思?你意思你俩在交往吗?”叶天浩难以置信,钟文斌还真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家伙,毫不畏惧他的话,难道他忘了他是老板而他只是小小的员工,他有什么资格跟自己争东西。

钟文斌掏出一支烟,正准备抽,看着苏小宝的小身影又将烟揣了回去:“叶总,我们目前没有交往,但是我准备跟她交往,说实话我在叶氏做了6年工作,最大收获就是认识欣怡。”

叶天浩恨不得跟这家伙搏斗,他居然敢挑战他的脾气,拳头捏紧却还是在理智说服下没有出手。

“钟文斌,你跟她不合适,你可以找一个单身条件好的女孩,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介绍,而且对方条件不比她差,她有什么好还带着一个拖油瓶。”

不等他说完,钟文斌客气的说:“叶总,不劳你费心,我就喜欢欣怡,这辈子只喜欢她一个,所以我不会放弃。”

“那我问你,她喜欢你吗?她会跟你在一起吗?”叶天浩越想越气自己说半天等于白说,两手叉腰不友好的发问。

钟文斌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个,我倒没有问她,不过我想她不讨厌我吧,我不在乎她结过婚有孩子,只要她不嫌弃我收入状况,我会好好对她。”

“钟文斌,我正式给你说你俩不许谈恋爱,公司有规定,不能职工之家谈恋爱,难道你不知道公司制度?”实在没有办法,叶天浩只好拿出公司制度。

钟文斌沉思了一下,不咸不淡的说:“工作可以再找,但好女人不多,虽然许多人眼里她是未婚妈妈,可在我心里她是天使,她是一个可以同甘共苦的女人,所以我不会放弃。”

“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反正你记住了,公司绝对不允许职工谈恋爱。”

钟文斌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叶总,难道你也喜欢苏欣怡吗?”

睡眠中的苏欣怡模糊的听到有人在对话,声音很熟悉,是钟文斌在问话。

叶天浩愣了一下,好面子的他连忙摇头否认:“你以为我像你,没见过女人?什么样的女人我没见过,只是不想看到你俩在一起,因为你俩不合适,你俩就是一个悲剧,两个穷鬼能把生活过好吗?我都是为了你们好,像我这样的好人不多。”

钟文斌虽然有些狐疑,但听到他亲口否定,还是松了一口气,不管怎样,他不承认那么说明他有顾虑,而他无所谓顾虑,他可以骄傲的对着全世界说,我钟文斌就喜欢她。

就凭这一点,他认定自己一定会赢过叶天浩,他清楚苏欣怡不是物质女孩,所以自己的劣势并不存在,只要他对她好就够了。

苏欣怡终于听到了叶天浩的答案,他回答得很干脆,他见的女人多了,她算什么?她什么也不是。

“哦,叶总,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钟文斌笑得很灿烂,一脸的幸福。

“你放心什么?你以为我跟你抢?我还不至于这样没水准,她有什么好,真不知道你瞎了眼睛,还是女人见少了,她那样的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叶天浩有些嘴毒,抬头望了望外面黑漆漆的世界,他怎么可能让这臭小子知道自己的底牌,故作深沉的说。

尽管苏欣怡明白,她们之间有一笔说不清的糊涂账,在他眼里她卑微贪婪,他让她恨这个世界,他就是一个混蛋。

两人嘀嘀咕咕还在说什么,苏欣怡再也忍不住,总以为他对自己有那么一点点温情,原来都是骗人的,他就是一个大骗子。

越想越气,她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到他们身边不耐烦的大声吼道:“你们都给我滚。”

她的声音太大,叶天浩和钟文斌都吓了一跳,两人同时回头看见她披头散发的样子,暗自觉得这女人疯了。

叶天浩并没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什么过失,总以为是她酒还没醒借酒发疯,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你看看你什么样儿?一点形象都没有,看你下次还喝不喝。”

实话说钟文斌吓了一跳,平常的她总是很淑女,今天也不知道谁得罪了她。

苏欣怡拿起桌上的一个杯子,做出要扔的动作,厉声道:“我让你们滚,都给我滚,听不见吗?”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