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爱你有始无终的小说叶天浩苏欣怡在线阅读

爱你有始无终的小说叶天浩苏欣怡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11-17 阅读(99)

爱你有始无终叶天浩苏欣怡的小说已经完结了,这本小说是一本豪门宝宝文,剧情十分精彩,作者何贝贝,又名《欲宠娇妻总裁多情事》。叶天浩好心收留,苏欣怡以为自己找到了相濡以沫之人。却在真相大白那天,发现自己不过是他前妻的一个替代品,随时可弃的一枚棋子。

爱你有始无终

>>爱你有始无终苏欣怡叶天浩全文阅读<<

爱你有始无终章节阅读

不一会儿,车子就到了克利斯酒店附近,苏小宝睡得真香,知道她住的楼层太高,有些不忍心。

“我帮你抱孩子吧!”叶天浩主动的提出,还真不是看在这女人的面子上,因为可爱的孩子让他想到了叶波儿。

苏欣怡没有客气,知趣的打开门,苏小宝的重量让她妥协,如果让她抱上楼,还真是有点承受不了。

“谢谢叶总了。”

“你今晚说了许多谢谢,我不喜欢听这几个字,如果你真想谢不如以身相许实在,咱们都是实在人,别搞那些虚把式。”叶天浩很似平静半玩笑,迈开矫健的步伐,朝着她的住处走。

“叶总,你能不能正经点儿,要是许小姐知道了,会多生气,说不定会恨死我。”

“她恨你干嘛?”叶天浩明知故问看着她,淡淡是说了一句,目光却不肯离开似乎在诱惑她说出更多。

“她会说我勾引你。”

啊,苏欣怡暗暗骂自己她这是想找死吗,说完才发现叶天浩更加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他的眼里有团火,心里一阵懊恼,为什么说话不长大脑,她这是惹他。

氛围越来越不好,全世界一下子安静了,唯独他的气息笼罩着她,他是魔鬼,魔鬼的温柔是致命的,她,她,她又一次在劫难逃……

叶天浩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别提多有趣,原来惹这小女人竟然可以让他如此开心。

明明是他故意引导她,可他却偏偏一副拌猪吃相的**样子,勾唇帅气雅笑:“哈哈,你也承认了?你勾引我是吗?没事反正我习惯被勾引,勾引多了,就习惯了,欢迎勾引。”

苏欣怡原本想跟他套近乎,没想到他说话完全没正形,索性闭嘴不理他。

楼层实在有点高,叶天浩平常都是电梯车子伺候,没爬几层就有点气喘吁吁,不过他体力不错,一鼓作气的跑了上去。

苏欣怡看着他的背影纳闷,这苏小宝,还真是怪胎,看见叶天浩每次都改不了要叫叶爸爸,对钟文斌却只肯叫叔叔,难道真是他长得帅么?

刚放下孩子,她收养的流浪猫咪就从沙发下钻了出来,冲着苏欣怡喵喵直叫。

“**,别闹了,妈妈放了小宝,马上给你拿吃的。”因为加班,**今天估计只吃了一顿,苏欣怡说着将孩子放在床上,又急急忙忙的去拿猫粮。

叶天浩愣了一下,他厉声道:“你叫它什么?”

“我叫它**啊,你也见过,上次从你别墅哪儿在路上碰见的一只流浪猫,它挺通人性,有时候我教训小宝,它还要来抱我裤管求情呢!”

不等苏欣怡说完,叶天浩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不许叫它**,什么名字不可以,为什么要叫**?”

苏欣怡觉得他有些匪夷所思,一个宠物名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她顿了顿:“不为什么,就觉得**顺口。”

“你这女人,我不是说了,不许叫它**,你要敢再叫一遍看我怎么收拾你。”

都说女人的心海里的针,看不穿,男人何尝不是,前几分钟还跟自己模糊不清,转身一脸冰霜。

“叶天浩,你凭什么不许我取这个名字?我还偏要叫它**。”苏欣怡看不惯他的德行,虽然很感激今天他出手相助,可也不能剥夺她叫宠物的权利吧!

叶天浩悠闲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眼睛里面带着不加掩饰的奚落,仿佛就在看笑话一样。

“苏欣怡,你有种叫一声,我让它见上帝去!不信你可以试试。”叶天浩冷漠地开口说。

苏欣怡害怕了,她可不敢拿猫猫的性命来赌博,万一他丧心病狂怎么办?

她摸着**的脑袋温柔的说:“可怜的小家伙,那以后就给你改名字叫多多吧!”

“多多也不行,不可以叫多多。”叶天浩再次纠正道。

“叶天浩,你真是可恶,流浪猫取个名字就这么难吗?叫多多和**的多了去,为什么它不可以,你是不是就喜欢搞破坏,就喜欢别人别扭?”

“错误的错,我说不可以就不可以。”叶天浩阴冷着脸,大概因为术术有一只脚多多的狗。

苏欣怡喃喃自语对着小猫说:“可怜的小家伙,你这是什么命?比我还惨。”

“可怜?流浪猫狗成千上万,你养的过来么?苏欣怡我告诉你,它反正不可以叫**或者多多,你知道么?”叶天浩几乎低声怒斥道。

“你有点爱心行不行?这只猫这么的可怜,只要施舍它一点剩菜剩饭它就能活下去!我养活它有错吗?”苏欣怡大声的冲着他吼道,眼睛里满满的怒火,这个男人真的好没品,还这么的没有爱心。

“等着我施舍的多了,我施舍的过来么?”叶天浩觉得自己今天越来越奇怪了,竟然跟她因为这么一点的小事儿就吵起来,真的是不应该,他直接的拉着她的胳膊就将她拽到了沙发上。

苏欣怡生气的撩开他的手,没好气的下逐客令:“叶总我不想因为一点小事跟你吵,你那儿来,去哪儿吧!我这小庙供不了你这蹲大菩萨。”

“苏欣怡,你什么意思?你要赶我走吗?”他语气有些微怒,好像谁得罪他了。

“没有,我只是不想跟你闹得不愉快,再说这么晚,你也该回去休息了。”

叶天浩不说话,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苏欣怡看得胆战心惊,他要是在里打她,她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下一秒,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叶天浩压制住她便开始疯狂地折腾。

这男人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火气,死死将她挤靠在墙上,她无处可逃,她的五脏六腑都快被他挤碎了,所有的反抗在他的眼里,好像都成了微不足道的挠痒。

她不过是叫猫猫一个名字,就这样惹他勃然大怒么?苏欣怡冒火的朝他吼:“叶天浩,你放开我。”

“放开?你让我放开然后让谁这样对你?苏欣怡,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太好了,所以纵容了你的坏脾气?”

“哈!”她简直哭笑不得了,现在坏脾气的人竟然变成了自己,”你神经病,我难受,你放开,快放开!好,我重新给它换一个名字好吧!叶大叔,叶大爷,我投降了,我认了。”

“早一点认罪这样不是很好么?还有你跟钟文斌没事走那么近干嘛?我告诉过你离他远点,远一点,他是我的员工,你不可以勾引他。可你是怎么做的?女人是不是天生的犯贱,尤其是像你这种女人,怎么样都不会觉得满足,你以为我会像叶诚西那样纵容你吗?没门,做梦,不可能的事情。”

苏欣怡承认自己被他的话刺激到了,她是做了什么杀人放火的事,要在这里承受他的污蔑和任意的对待了?

“叶天浩,你这个神经病,我又不是卖给你了,我只是你的员工,我跟谁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对叶诚西也没有兴趣!”

“对叶诚西没兴趣?那对钟文斌有兴趣吗?”身后的男人忽而冷笑了起来,“那我刚刚在楼梯间听到你说什么?你自己也承认勾引我。”心里沉甸甸的感觉也怪怪的,”可你勾引的到底是谁?不用我提醒你自己心里也是清楚的吧!这就是你,一边勾引我,一边又勾引着别人。这就是最真实的你”

她现在的心情简直是坏到极致了,抓过他横在自己胸前的大手就去咬他。

他躲闪不及,挨了她小银牙的痛咬,权当她是在陪自己猫和耗子的游戏。

很快,他用男人的方式惩罚。

苏欣怡惨叫一声仰起脸来,就这短暂的间隙,她根本一切都还没准备好。

“知道为什么会疼吗?”邪恶的声音在她右侧后方的肩膀上响起,“不疼你不长记性,像你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一定要学会对你的金主忠诚。这么没有职业道德的所作所为,就应该让你疼,越疼越长记性。”

苏欣怡呜咽了几声,便咬起牙闭上眼睛,所有咒骂的话语全都转化为了疼痛。

“叶天浩,我恨死你了,我恨死你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痛,比这更痛,痛到痛不欲生。”

“是吗?我期待得很。不过在那之前,你最好给我把被别的男人亲过的嘴闭上,我看着恶心,我看着想吐!”

苏心怡被他恶劣的话刺激得不行,反手就去拉扯推搡他,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他。

苏欣怡被他折磨得不行,可身体上感觉真实不过,她好象无法拒绝。

头晕得厉害,大脑也开始逐渐陷入混沌的状态。连喝了三杯咖啡强撑的精神感,被他刚刚那一下全部消耗殆尽。她现在只想睡觉,这个神经病想要怎样都随他吧!她不行了,她现在只想睡觉,别的什么都不愿去想。

看她老老实实倦缩在一旁,叶天浩轻轻地笑了,好像认识她到现在,最安分就是这次,不吵也不闹,紧闭的长睫毛像个睡美人般安静甜美。

温热的手顺着她美丽精致的面庞轻抚而下,俯在她的耳边低低的,“以后在我面前不要化浓妆,不穿V领裙,不穿蕾丝衣服,平常怎么样我不管你,但在面对我的时候,只要听我的话就好。”

他也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何那么在意这件事,但心底里始终觉得她应该仰慕自己才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喜欢她在别人面前妩媚的样子,或许人人都习惯戴着张面具做人,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会那么在意她的一些举止。

苏欣怡难耐地拂开了他在自己脸上摩挲而过的大手,一个翻身,寻着一个舒服的姿势,睡颜安静得像个天使。

他轻笑一声,好像刚刚所有的不畅快都已成为云烟。

俯身过去,从背后抱着她,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便觉得一切安好。

忍不住抬身过去,吻了又吻。

很好,她身上的气味全是他的。

只要他不放手,她也只能是他的。

苏欣怡从疲倦的睡梦中清醒过来时,窗外的天色已经暗沉得极深,黑纱的外面,到处都雾蒙蒙一片

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迷迷糊糊地盯着窗外,好像看懂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懂。只是盯着看了好一会,才缓慢地收回目光,仔细打量起这间房间的装潢。

一堵墙的外面,好像有什么人在说话。

昨晚好像做梦一样,叶天浩那个讨厌的家伙爬上了自己的床。

倏然从大床上弹坐了起来。晕,这不是琳朵儿的房间是什么?她怎么还在这里?

昨晚的不是一场梦?叶天浩当真跟她又擦枪走火了?她梦到那些画面都是真的?

掀开被子赶忙去找衣服,才发现偌大的房间内,哪里有她什么衣服。

拢紧了身上的被子,慌忙隔墙去听外面的动静。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其中一个是那叶天浩的声音没错。另一个声音娇滴滴的小娃娃,不是苏小宝是谁?

只听叶天浩态度温和的哄着苏小宝:“小宝乖乖,让妈妈多睡一会儿,叶爸爸给你做早餐。”

苏欣怡依在门口偷看,苏小宝揉着睡悻悻的眼睛:“叶爸爸,我要吃煎鸡蛋,我要吃面条。”

“没问题,小宝先洗脸,叶爸爸给你做煎鸡蛋面条好吗?”

“OK。”

“啊,小宝好可爱,还会说英语,小宝还会说什么英语单词都跟叶爸爸说行吗?”

“叶爸爸,你帮我做饭,我会教你英语。”

“好啊。小宝教我什么呢?”

“你好,是嗨喽。”

苏欣怡愤愤的脸上,渐渐消去,孩子是她手心的宝,看在他那么耐心对小宝的份上,改天再算账。

可,就这样是不是太便宜这男人了?他又一次吃干抹净,她就这么好欺负吗?

苏欣怡想起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她现在正处于排卵期,待会儿一定要去药店买紧急药。

不一会儿,厨房那边飘来一阵阵饭菜的清香,昨天加班太晚,又被某人狠吃,现在饿得不行,可她就这样出去多没面子。

稍后,叶天浩给苏小宝盛了一碗面条,先安顿了好她,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你这妈妈是怎么当的?孩子要吃饭,你就假装睡觉吗?我严重怀疑孩子只是你用来敲诈别人的道具,她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

苏欣怡的怒气,恨不得一巴掌将他扇到窗外,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么?

坚决不搭理他,将头钻进被子,假装睡得很沉。

“苏欣怡,你吃不吃早饭?”

“不吃,你自己多吃点,别黄鼠狼给鸡拜年,你以为我是孩子智商?苏小宝上当,我也上当吗?”

“我做的面条可香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是人人都可以吃到我做的面。”

仍然不为所动,可她的肚子开始闹革命了。

两人的距离很近,叶天浩笑呵呵的说:“你当真不吃?原本想补偿一下你,看来只有我跟小宝加油吃喽!”

叶天浩摇了摇头,无趣的离开。

苏欣怡从床上坐了起来,自己为什么要跟他赌气,今天还要上班,还有帮他卖命。

她正要出去的时候,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叶天浩又倒回来了。

这次他手里端了一碗面条,苏欣怡的肚子更加不争气,咕噜咕噜的叫起来。

“有人要吃面条吗?又香又好吃热腾腾的面条,没人吃就我一个人吃了咯!”

苏欣怡想起了吴总监那句座右铭,不蒸馒头,争口气,可这是她家干嘛要跟他这样不讲道理的人争气。

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碗,不客气的就吃了起来。

叶天浩皱了下眉头,苏欣怡猛然抬起头来,床边就站着那男人好看的笑着。

苏欣怡不甘的与他对视,吃了一口面条,悠然的说:“跟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是不科学的事情。”

看她吃得津津有味,叶天浩也懒得跟她打嘴仗,“饿了吗?”声音不自觉轻柔了几分。

“饥寒交迫。”

叶天浩唇边的笑意更深,偏转过头轻轻摇了摇,不急不缓的说道:“别着急,慢慢吃,不够我又帮你做。”

苏欣怡只觉得自己头疼得不行,还是不要吧!她可情愿自己动手:“叶总,你这真是全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苏欣怡,你找死,又忘了该怎么称呼我吗?非要随时提醒你?”

切,苏欣怡转过身,认真的吃饭。

稍后,两人准备去上班,苏小宝照例准备将她放在门口小区阿姨那儿,临走时苏小宝抱住叶天浩的脚:“叶爸爸,你常常来我家玩好吗?我喜欢吃你做的饭。”

叶天浩一脸的自豪,他怜爱的摸着苏小宝的脸蛋,心疼的说:“只要苏小宝呼唤,我就马上赶来好不好?”

苏小宝高兴得跳了起来,抱着叶天浩就热情的亲。

苏欣怡直摇头,恼怒的阻止她:“没良心的东西,妈妈给你做这么久的好吃的,你这熊孩子都记不得。”

“小宝记得,但是,小宝也喜欢叶爸爸做的饭菜,而且叶爸爸的英语比你好,叶爸爸又会讲故事。”

“你……”苏欣怡气得不行,小小年纪,那么快就被他的糖衣炮弹给收买了。

“好了,别跟孩子计较,你瞧你那点肚量,孩子是最纯真,她知道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说明你平常做的饭难吃。”

苏欣怡适时闭了嘴巴,懒得跟他争。

看见苏欣怡将孩子放在小区门口阿姨那儿,叶天浩惊讶的问:“你上班的时候就这样吗?”

“嗯,有什么不对,我一直这样。”

“你这个妈妈真是不称职,世上那有你这样的妈妈,孩子那么小需要有专人照顾,你太不负责了。”

苏欣怡脸别向一边,她真的很无语,他凭什么管她的生活,她喜欢那样和他有关系吗?

车子经过一家药店门口的时候,苏欣怡冷冷道:“停车。”

“你要干什么?”叶天浩斜了眼眸看她。

“我去买东西,你在这里等一下我。”

“没什么东西,我帮你去,我这个方向顺手。”

苏欣怡有些为难,总不可能告诉他要买毓婷吧!可她真的不想有什么意外。

她愣了下,开始解安全带:“没事,不劳你,我自己去就是了。”

“你是聋子吗?我说我帮你去。”

“我的东西为什么要你帮,我自己去就好了。”

“苏欣怡,你就那么不识抬举,难道你觉得昨晚的一切都是折磨吗?”单手擒住她的下巴,捏得死紧,逼她坐仰头对住自己。如果她敢说是,他一定会就地阵法,再让她尝试一遍,这快乐的折磨。

“不是。”她自然看出了他眼中的阴鸷,聪明的女人这时候就不应该说是,说是就是找死。

轻轻抓放下他擒住自己下巴的大手,温柔又妩媚的说“我只是去买女人用品而已,怎么劳你去呢!”

叶天浩疑惑的看着她:“真的?没有跟我玩鬼把戏?”

“你真是阴暗,你先等我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哦,那你去吧!”

苏欣怡暗自松了一口气,下车后忙朝着药店跑了过去。

苏欣怡来到柜台,神神秘秘的对店员说:“小姐麻烦你帮我拿盒毓婷。”

店员顺手将毓婷递给她,拿着毓婷正准备吞服的时候,发现有堵人墙站在她面前。

叶天浩一把夺过她手上的毓婷,怒声道:“这就是你说的女人用品吗?”

店员一个个伸长了脖子,诧异的看着她们,苏欣怡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她连忙拉着叶天浩小声的说:“咱们有什么可以出去说好吗?”

“我问你这是不是女人用品?”叶天浩不依不饶,将毓婷一把没收了。

“老板,对不起,下次不敢了。”关键时候,苏欣怡温柔的叫了一声,这时候必须得使出杀手锏。

叶天浩他斜了眼睛看她,这小女人撒娇的本领绝对是一流,只是她唤他”老板”的这一声让他心里不太舒服。这种唤法她把他当成啥了?她又不是那啥,于是大力扯过她的身子,定在自己身前,“以后别淘气,记住听我的话,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她莫名的想哭,他是土匪还是强盗,凭什么要这么武断霸道的干涉她,却还只能过点了点头,“好的,老板。”

叶天浩哭笑不得,她左一句老板右一句老板叫得太顺溜。

车子开了不远,叶天浩漫不经心的说:“别住那地方,你上班不方便。”

苏欣怡一愣,家的地方离上班并不远,那后面是老房子,而且在顶楼,再说就算现在朵儿不在两人也平摊了房钱,这样的好事她可不愿意放弃,还有孩子也有人照顾。

“叶总,对不起,这,这房子是我跟琳朵儿一起住的,她还要回来而且现在我们平摊房费。”

“我这里没有对不起,今天晚上就搬,你下午可以提前回来,我会重新帮你找好地方,有人会帮你搬家。”

苏欣怡泱泱地坐在他的面前再不说话了,他决定了的事情,她改变不了。

越想越觉得没对:“叶总,你这样不应该跟许小姐商量嘛?”

“我的事情干嘛要跟她商量?”

“她不是你未婚妻吗?难道你不该跟她商量么?”

叶天浩沉吟了片刻才道:“你以为我是你?什么都看别人脸色做事?”

到了公司,苏欣怡第一件事就是找肖婷,刚进办公室肖婷主动招呼声音依然冰冷:“昨天的计划书做好了吗?”

“做……好了,我已经发到您的邮箱了。”苏欣怡说得有些迟疑,因为她也深知正常人都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这个工作的。

果然,肖婷愣然,疑惑地点开邮箱,里面的计划案确实是和她的一模一样的!

她抬眸瞪着她,咬牙切齿地开口:“谁给你的?”这份计划书除了叶天浩有,她没有再传给第二个人。

苏欣怡一怵,如果告诉她是叶天浩给的,她肯定要疯了吧!?如是,她故作随意地开口道:“是吴总监给我的。”

“他怎么可能有计划书?我没发给他!”

“我也不清楚。”

肖婷狐疑地打量着她,良久,才不情不愿地冷声道:“出去吧!”

苏欣怡得到对方同意后,快步走出她的办公室,想着早点回办公室和吴总监通过口风才行,省得一会穿帮了。

这个肖婷也不知道前世欠了她多少,横竖看不惯她。

吴总监见到他进来,指着地上的广告带吩咐道:“苏欣怡,帮我把这些带子拿到总裁办公室去。”

“这么多?”苏欣怡错谔地打量着地上的一大一小两个箱子。

“你搬小的吧,大的我来。”吴总监说着搬起大箱子,走在前面。苏欣怡一急,抱着小箱子追了上去。

“总监……。”她迟疑着开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