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欲宠娇妻总裁多情事苏欣怡叶天浩全文阅读

欲宠娇妻总裁多情事苏欣怡叶天浩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11-17 阅读(55)

欲宠娇妻总裁多情事苏欣怡叶天浩全文已经大结局了,本书是一本豪门言情小说,作者是网络作家何贝贝。在苏欣怡被绑架的关头,叶天浩救了她。可苏欣怡哪想到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叶天浩哪是救她,分明就是想趁火打劫。神秘男子将她吃干抹净,还把她认成了妻子。

欲宠娇妻总裁多情事

>>欲宠娇妻总裁多情事苏欣怡叶天浩全文阅读<<

欲宠娇妻总裁多情事章节阅读

“额,你到底有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条件?我要怎样才可以接走他?”苏欣怡很失望,却不得不跟他交涉。

“我的条件很简单,已经说过,做我的女人,不要到处勾三搭四就可以,我可以保证你生活衣食无忧。”

“叶天浩,是让我做你的情人吗?那你给我多少一个月?说来看看,也许我会考虑哦!”

知道他不会那么好心,说什么救了父亲,不过是想要让她乖乖就范而已。

叶天浩狡黠的打量着她,赫然一笑:“你觉得自己值多少?你要多少?”

“你能给多少?”

两人一阵讨价,似乎真当这是一桩不错的生意。

苏欣怡明明恨死了他,却厚着脸皮跟他周旋,也许是想要知道他到底刷什么花招。

叶天浩没有抬眼看她,云淡风轻道:“别以为我给你钱就可以赎回你5年的合同,多少钱你都赎回不了,我给你钱可以花,但不是拿来赎合同的。”

苏欣怡的小心思被他彻底看穿,他是何等的聪明,怎么会让她钻了空子。

“既然这样,那咱们没什么可谈。”苏欣怡的计谋被拆穿,失望的答道,然后准备转身离去。

叶天浩被她这么冷淡的态度惊住了,她那是什么眼神?失望?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会在她的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真的是出乎了他的预料了,是真的不在乎,还是欲擒故纵就不得而知。

苏欣怡躺回到房间,心里一阵的郁闷,他根本就是一个自大,自傲的人,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要他主宰一样,还真的拿自己当神了?

可是,她该怎么办呢!

不知过了多久,楼下门锁的响动,苏欣怡惊醒,连忙穿上鞋子下楼。

苏大户一手里拿着一支猎枪,另一只手提着野兔,从外面回来了。

“爸,你怎么在这里?”

苏大户手中的兔子掉了下来,他脸色有些变化,随即冷冷道:“你又怎么来了?”

“爸,姐姐到这个城市来找你,家里只有妈妈一个人,你在这里还好吗?”她有好多话要问,也不知道他跟叶天浩之间有什么秘密,他会不会也是被胁迫?

听到女儿苏姗姗的名字,苏大户脸上闪过一抹亮色,可站着眼前的她不是自己的女儿,多少年过去他还的记得苏欣怡来到他们苏家接连倒了多久的霉。

都是眼前这个臭丫头害的蒋淑兰不愿意再生,想要见的人没来,不想见的偏偏来了。

苏大户越想越不高兴,接着冷冷道:“你不是不认我们苏家了?怎么又跟她们有联系了?”

“爸,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吧,我以前不懂事,还望你能重新接纳我。”苏欣怡低声又柔和的说。

苏大户沉默了一会儿,虽然他不喜欢这丫头,可凭良心这么些年她已经够努力,她的忍气吞声都看在眼里。

重要的倒不是她,而是他牵挂蒋淑兰和苏姗姗,这里虽好却总是闷得慌。

稍后,他有些伤感的说:“不要告诉她们找到我了,你跟她们说我死了,如果你还念你母亲的好记有时间回去看看她吧!还有照顾你姐姐,她虽然有些任性,但她没什么坏心眼。”

苏欣怡纳闷,不知道父亲说这番话什么意思,难道叶天浩威胁过他什么吗?

“爸,你不要怕,现在是法制社会,谁也不敢把你怎么样,走,现在就跟我回去。”

苏大户坐了下来,不急不忙的点上一支烟,语气极其冷淡的说:“你走吧!记得我刚才跟你说的话。”

不知何时,叶天浩也站在苏欣怡身后,她回头看见他淡定自若的嘴脸忍不住想要发飙:“你是不是跟我爸爸说了什么?”

叶天浩刚要说什么,苏大户先冒火的说:“你懂什么,叶老板救了我的命,他喊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反正我这辈子就留下来给他还债了。”

苏欣怡一下惊呆了,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父亲,什么时候他也成了他手中的棋子,叶天浩一定是做了调查,故意将父亲扣在他这里。

“爸,你不要相信他的鬼话,他都给你说什么?你跟我回去,不要怕他。”

苏大户不高兴的拍了下桌子,语气冷冷的说:“苏欣怡你听不懂我的话么?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那儿来回那儿去。”

自始自终,苏大户没有好脸色,几年后的再度重逢,她期待着她们的关系可以改变,他还是原来那样嫌弃她。

苏欣怡只觉得浑身冰凉,他不喜欢自己,不管什么时候都如此,她的改变他都看不见,她不怪他,毕竟他们没有血缘关系,而他曾养育了自己。

好吧,看在母亲的份上,她低三下四的说:“爸,你就不为姐姐和妈妈想吗?她们会很担心你。”

“有屁的担心,我在这里吃得好,睡得好,让她们别担心。”

叶天浩咳嗽一声,看着父女两的对话总觉得别扭,完全是鸡同鸭讲说不到一堆。

苏大户害怕惊动了叶天浩,他陪着笑脸讨好的说:“叶老板,小女教育不好,让你见笑了。”

某人脸上闪现得意的笑,似乎在默认苏大户的话,这女人确实缺乏教育,他只笑不语。

天渐渐黑了,苏欣怡的心也越来越不安。

这个地方好荒凉,什么东西都没有,虽然有座大房子,在她看来极不协调,只有孤零零的一座房子像聊斋故事那样有些恐怖。

最要命的是父亲现在心里怎么想,她完全不知道,叶天浩使用了什么卑鄙手段,让他说自己死了,不愿意跟他走,看来她们还得有一场谈判。

叶天浩难道真是想让她当他的情妇?为什么偏偏是她?这个男人还真是一个十足的疯子,大概他喜欢折磨她罢了。

叶天浩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对苏欣怡招呼:“既然你爸爸也看了,咱们该走了。”

苏欣怡注意到,苏大户的眼睛闪现一抹失落,那是隐藏不掉的哀怨,一定有什么不能说的苦衷,叶天浩是冲着她来,她还是希望可以带走他,不惜一切代价都想让他回到妈妈身边。

“天浩,让爸爸跟我们走吧!”

叶天浩看了苏大户一眼,摊开手说:“你也看到了,你爸爸在这里好吃好喝,他自己不走。”

“他走不走还不是你一句话,求你让我爸爸回去吧!”

叶天浩冷哼一声,转身拿过柜子旁边的钥匙,不咸不淡的说:“好吧,他愿意走就走,这下你满意了。”

不等苏欣怡开口,苏大户打断话道:“我不走,你们自己走。”

“爸,你怎么了?”

“别管我,照我说的话去做。”

愣了一会儿之后,她还是走过去跟苏大户打招呼:“爸,那今天我先走,改天来接你。”

“苏欣怡,你要真为我好,别告诉姐姐和你妈我还活着,不然会有大麻烦。”

苏欣怡听不下去了,她小跑着离开,一定要问问叶天浩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天浩的车开的很快,那双如鹰般敏锐的双眸炯炯有神,好像他也有什么心事。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各自揣着心思。

绕了好几圈后,叶天浩最后把车停到了还亮着灯的碧翠院前……

叶天浩停好车,并没有下车。

“苏欣怡,知道你爸爸为什么不愿意承认自己活着吗?”

苏欣怡的好奇心一下被他挑起来,她坐正了身子:“不知道,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可以,但,前提条件就是……”

苏欣怡笑了,她明知故问道:“做你情人吗?需要多长时间?”

叶天浩望了她一眼,难道做他情人就那么痛苦,有多少女人想跟他往来,她却偏偏要做出一副清高的样子。

越想越气,叶天浩不高兴的说:“苏欣怡,你别这德行,想回家是吧?我马上送你回去,给你一周的时间考虑,我不会强迫你。”

“随便你好了。”

苏欣怡刚说完,叶天浩重新点燃引擎,一个箭步,车子就驶入了苍茫的黑夜。

不一会儿车子就回到了苏欣怡的租住处,一个急刹,叶天浩将车停在路边。

“谢谢你送我回来。”苏欣怡拿着自己的东西准备下车,虽然她心里讨厌他,可还是客气的说。

叶天浩的脸上带着一丝的玩味,打开了窗户,冷漠地瞅着站在外面的苏欣怡,自信十足的说,“我想要不了一个星期,你会主动求我。”

“你赢了又怎样?还不是采取非常手段,就算你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谁要你的心,你心什么东西,我就是看不惯你嚣张的样子,就想看你在我面前求饶。就这么简单而已,你以为我看上是你的人?”

这个男人还真是嘴毒,苏欣怡的脸涨得通红,他说话还真难听,懒得跟他废话,转身进了小巷子。

接下来几天,叶天浩没有为难她,苏欣怡也不敢告诉姐姐找到苏大户的事情,一是苏大户态度坚决,二是不知道叶天浩到底跟他有什么纠葛,要是苏姗姗知道实情,肯定会跟叶天浩闹腾。

琳朵儿走了,意味着小宝只有她一个人带,虽然有个临时阿姨可以帮忙照看,她还是不放心苏小宝,有时候实在不行,就带到公司,反正有休息室,做事的时候就将她锁在休息室。

今天是双休日,苏欣怡需要把花送到许萌萌的家里去,一手捧着鲜花,一手拉着苏小宝,一大一小两人快活地行走在私人小道上。

虽然小道有点长,早上的空气清新,她只当是出来锻炼身体好了。架上黑框眼镜的苏小宝蹦蹦跳跳的,还一边唱着苏欣怡教的儿歌,好生兴奋。

在别墅群里,苏欣怡一眼便看到那幢豪华的宅子,那便是许萌萌的家。

苏小宝挣脱她的手,往前跑去,跑了几米远后回过头来,大声地喊着:“妈咪,快追我呀,快呀!”

“被妈咪追到了可是要打手心的哦。”苏欣怡扶正脸上的大镜框,笑着小跑着追了上去。

“妈咪,你慢一点,苏小宝不要打手心,苏小宝怕怕。”苏小宝一边迈着小脚丫跑着,一边频频回头张望着撒娇。

“怕也没用啦,哈哈。”苏欣怡俯身,长臂一伸,小小的身子便被她抓进怀里。

“妈咪!这次不算!不算嘛!”苏小宝大笑着挥动着四肢,挣扎着,苏欣怡怕他弄坏了怀里的玫瑰,只好放了他了。

得到自由的苏小宝慌忙逃离她的身边,转身之际,一个不巧撞到一个白色的人影身上。

“小心!”苏欣怡惊呼一声,伸手想要接住他往后弹的身子,被撞的人却先她一步,扶住了苏小宝。

“苏小宝,你没事吧。”苏欣怡紧张地打量着她。

“妈咪,我不痛。”

“不痛就好。”苏欣怡宽了心,抬头望向被撞的人,在看清时,不禁一愣,忙俯下头歉意地开口:“叶总,对不起,孩子没撞着你吧!”

此刻的叶天浩,一身运动蓝色衣穿在他健美的身上,一改平时的深稳,多了一份阳光,好生帅气。

叶天浩紧抿的唇微动,对于突然的意外没有多少表情,平淡地吐出两个字:“没事。”

“爸爸,你好,我们又见面了。”苏小宝大声道,仰着小脸盯着他,妈妈说过,撞到人要说对不起!可是眼前这个帅叔叔好像在哪儿见过,对了,他眼神好像爸爸,是的他就是爸爸。

叶天浩和苏欣怡同时一怵,她叫他什么??什么又见面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苏欣怡真拿她没办法,这熊孩子老毛病总是不改,看见长得帅的都会扑过去叫爸爸,打过很多次也不长记性。

“掌嘴!”苏欣怡小小用力的在她脸上拍了一记,气急败坏道:“小宝,给你说过不能乱叫别人,快叫叶叔叔。”

“叶爸爸好。”好不容易看见一个长得帅的男人,而且她们明明有见过,她记性可好了。

苏小宝用她那稚嫩的声音不甘心的说道:“叶叔叔长得好漂亮,他就是像爸爸嘛!”

叶天浩刚缓和下来的脸瞬间被一层红晕上,她这是在夸他吗?这个小女孩真可爱,一点也不像她的女儿,她怎么可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孩子。

苏小宝红扑扑的小脸蛋,真是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捏,一双乌黑的眼睛,怎么看怎么可爱。

“闭嘴!”苏欣怡看了一眼叶天浩突变的脸色,忙冲苏小宝怒喝道。一边道歉一边拖着的小手,快步离开他。再留下来,不定这个臭丫头还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呢。

“叶总别见怪,孩子见到好看的男人就认爸爸,瞧瞧都把孩子教成什么样了!回头定要找他们算账去!”

叶天浩笑了笑:“没事,她多大了?”

苏欣怡顿了顿,可不想告诉他实际年纪,敷衍的说了一句:“哦,3岁了。”

“妈妈,你说谎,小宝才2岁。”苏小宝不满苏欣怡答案,对着叶天浩乐呵呵的笑。

苏欣怡连忙将她一把抱起来,尴尬的说:“好了,不打扰叶总。”

叶天浩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嘴角无意识地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真是一对活宝母女。只是,难道在她们家流行戴这种大黑框眼镜么?难道没有人告诉她,真的很难看?

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偏偏被打扮成这么不伦不类的。

“臭丫头,你是不是想害死你娘呀?”离叶天浩有五十米远之后,苏欣怡才停下脚步板着脸道。

“妈咪,叶叔叔真的长得好漂亮呢。”苏小宝依然用他那稚嫩的声音道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她不怕死的说。

苏欣怡彻底被他打败了,翻了翻白眼:“好漂亮又怎么样,是别人的老公,别人的爸爸!”说完起身往许家快步走去。

许家果然是气派,站在宏伟的雕花大铁门前,苏欣怡踮着脚往里面张望,里面的花园建筑,让她惊叹不已。

“妈咪,我也要看。”苏小宝扯着她的裤脚晃动着道。

“有什么好看的。”苏欣怡不理他,上前按了门铃。好久后,出来一位中年男子,正上下打量着苏欣怡。

苏欣怡微微一笑,礼貌道:“你好,这是叶先生送给许小姐的玫瑰,请您帮忙签收一下。”

中年男人接过玫瑰,高兴得好似是送给他的一样,转身进屋去了。紧闭的大铁门再试度砰然关上!

感觉还没休息到,又要上班了,苏欣怡早早走到门口,没想到碰到了钟文斌。

她嬉笑一声高兴的招呼:“钟文斌你好!”

钟文斌脸一红,尴尬地笑了起来,“你也好啊!今天有什么开心的事情么?看起来心情不错啊。”

苏欣怡其实一点也不好,只是好与不好都是过日子,她没理由对一个不熟悉的人倾诉衷肠。

“嗯,还好了,对了,悄悄告诉你,我参加了一个选秀节目通过了初试。”不高兴的事情可以不说,但喜悦的事情总可以分享,其实苏欣怡对于倩东的选秀,还是没有把握,她根本不相信她会是那个幸运儿。

钟文斌愣下才反应过来,随即高兴的说:“不错啊,你为什么要应聘叶氏的保洁?一直想问害怕你生气,所以不敢开口,以你的能力怎么愿意屈居后勤部呢?”

他算是说出了她心中想说的,只是很多事情她解释不清,难道要告诉他自己跟叶天浩有过节,她被算计了。

有些事只能埋在心里,她懒得去解释,她笑了笑:“因为我很懒,所以来应聘后勤。”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后勤做的事情并不少,而且她管辖的区域好像比一般同事要多。

“欣怡,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苏欣怡忙摇头,笑了笑:“没有,实话告诉你,我没什么文化,所以才做保洁,你不会因此看不起我吧?”

“怎么会呢!你太谦虚了,以前不好意思跟女生说话,很少主动跟女生搭讪,你亲和力很好,让人心无戒备,我应该感谢你呢!”

今天的天气很好,而钟文斌的话更让她觉得如沐春风,苏欣怡乐呵呵道:“你亲和力也很好,和你聊天会有种回到少年时光的感觉。”

钟文斌愣愣的看着她:“什么?你看上去好小,应该比我小多了吧?”

“也不小了,我实际年纪很大呢,心里年纪更大,咱们是历经沧桑的人了。”

“对了,苏欣怡,我这周末过生,有时间帮我庆祝吗?”

苏欣怡十分惊讶,她们虽然是同事,她们接触并不多,她不想跟他走太近。

“哦,周末可能没空,我要带小朋友。”

钟文斌以为她是要帮亲戚带小朋友,连忙说:“没事,你可以叫小朋友一起来,我认识的人很少。”

“那再说吧!”突然看见不远处叶天浩的车子,苏欣怡心慌的回了一句。

钟文斌高兴的搓手:“那我到时候给你联系,对了,你手机号码多少?”

苏欣怡想赶紧趁机进电梯,心不在焉的将号码告诉了钟文斌,却不料着急少说了一位数,钟文斌脑袋伸向了她:“喂,欣怡,你在走神?号码少一位。”

“哦,是这样,我记起来了,一会儿还有重要的事情,改天告诉你好吗?”说话中,不等钟文斌回答便溜进了电梯。

急急忙忙的冲进总裁办公室,想要快速的将卫生打扫,最好是错过和他碰面的机会。

正在她叮叮咚咚整理桌椅的时候,门被推开,叶天浩铁青着走了进来。

苏欣怡连忙招呼:“叶总,早。”

叶天浩瞅着坐在一旁的苏欣怡不由的纵起了眉头……

这女人是犯了什么病,在别人面前笑语欢颜,在他面前就一本正经的样子。

“早什么早,不是让你要在我来之前做好卫生?有时间和别人打情骂俏,没时间打扫卫生么?你到公司来是谈情说爱,还是来做保洁的?希望你搞清楚自己的位置。”

苏欣怡拿扫帚的手捏紧了下,那有他这样的老总,管得也太宽了点儿,她没好气的说:“我是什么身份,不劳你提醒,我自己清楚,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出去了,卫生已经做好了。”

“出去?谁说卫生做好了,这是什么?”叶天浩的手在桌子下面一抹,便有一个印子。

苏欣怡哭笑不得,他这分明是鸡蛋里挑骨头,有谁会这样检查卫生,可,谁让他是老板。

“好,我知道了,我重做就是了。”

“好好做,做到我满意为止,不要以为我好欺骗,没那么容易,你别想忽悠我。”叶天浩似乎有点怒火中烧,愤愤不平。

苏欣怡安静的站在那儿,没有说话,就那么安静的看着他。

叶天浩被她这样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没好气道:“我很好看么?”

“老孔雀,有什么好看。”苏欣怡闷闷的回了一句,开始重新做卫生。

她丝毫没有觉察叶天浩脸色的变化,因为她这个蹲着的姿势,实在诱人,叶天浩轻轻的将门关上。

“可是,有的人女儿都说我漂亮,想必是自己垂延已久,故意怂恿女儿叫我爸爸吧?”

“你…”苏欣怡恨不得给他一个板砖砸去,都怪淘气包苏小宝丢人丢到家了,一刹那她无地自容。

“叶总,你不是让我做事吗?麻烦你不要打扰我的思路,让我好好做事行吗?”

“行,咱们好好做。”叶天浩语气十分暧昧,手抱过她的脖子。

“放开我,请你放开我。你不觉得这样做很对不起你失踪的妻子吗?”

叶天浩一愣,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你知道的太多了,不过,你代替不了她,最多满足我的暂时情况,你不是那么喜欢招惹人么?我就吃亏让你随便招惹好不好。”

“叶天浩,你混蛋,你就是一个彻底的大混蛋。”

“谢谢这个名号,我很喜欢。”

“我爸爸和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总该告诉我吧?”苏欣怡不耐地问道。因为叶天浩的原因,她在这个公司多呆一分钟都会感到不自在。

“哼!你爸爸已经将你卖了,你还问他干什么?”叶天浩冷漠地开口。

苏欣怡眼睛冰冷直直的瞅着叶天浩,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你凭什么这么说我的爸爸?你不配这么说他!”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苏大户不爱她,可怜的自尊让她不愿意失去,苏家是她的家,她是苏家的女儿,苏大户再冷漠也不至于卖了她的。

苏欣怡的话才说完,叶天浩的脸刷的一下变得更加难看了。他冷冷地笑出了声音,略带讥讽地说道:“你爸爸?你知道你爸爸是怎么跪在我面前求我的么?”

叶天浩说着,伸手狠狠地捏住了苏欣怡的下巴。两人在四目相对时,却看不到对方眸子里面有一丝的温度。

“要不是你有一张长得像吴月的脸,你以为我会花一千万买下你么?”

叶天浩的话彻底地刺激到了苏欣怡,苏欣怡使出浑身力气,狠狠地将他的手甩开。

这一切都是骗局,他撒了一张又一张的网,她不会相信他骗人的鬼话。

“我爸爸不是那样的人,就算他真的给你跪下了又怎么样?他……他一定是被逼无奈才会这么做的,他一定有什么苦衷。反正,他在我心里是高尚的人!”

苏欣怡说得没错,苏大户虽然不喜欢她,可是对妈妈蒋淑兰很好以前也是勤勤恳恳做事的人。

“叶天浩,你成天无所事事,除了使用一些无耻的手段来威胁和欺骗人之外,还有什么可耻的事情做不出来?”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