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我本惊华佳人云卷云舒莫桑榆慕容止全篇阅读

我本惊华佳人云卷云舒莫桑榆慕容止全篇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11-17 阅读(111)

我本惊华佳人》的作者是云卷云舒,主人翁莫桑榆和慕容止,作者云卷云舒编写,又名《薄情皇帝请赐教》。莫桑榆再次穿越,从人人敬畏的皇后变成了一个人人唾骂的凌婳月。一觉醒来身边不堪入目,而慕容止的眼神冷淡,透露着说不出的鄙夷,凌婳月心里暗暗腹诽,要留意此人。

我本惊华佳人

>>我本惊华佳人凌婳月慕容止全文阅读<<

我本惊华佳人章节阅读

金照夕满脸通红,被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最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一甩衣袖,转身便走。

凌婳月在后面大喊,“金公子,四百黄金,别忘了给呦”。

金照夕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哼!”

“哈哈哈哈”,金照夕走后,凌婳月捂着肚子笑的前俯后仰,慕容止宠溺的点点她的鼻头,“真调皮”。

“活该,谁让他弄断我们的面”。

“面断了怎么了?”慕容止轻问,凌婳月却眼神闪躲开,“没事儿,讨厌的人都走了,我们回将军府吧”。

东流逝水,叶落纷纷,荏苒时光不知不觉便在指尖缝隙中悄悄的溜走了。几个日升日落,几个月影西斜,眨眼便从眼前晃过。

这几日,凌婳月安安静静的在千娇百媚阁呆着,同慕容止下棋品茗,日子过得倒也舒心惬意,只是,外面的风吹草动却从来逃不过两人的耳目。

她的院子旁,她亲手僻了一片田地,种了许多的花花草草,她喜欢躲在那花草中,为它们除虫浇水松土施肥,自己一身脏兮兮的,却感到无比的快乐充实。

离了朝堂纷争,离了尔虞我诈和阴谋算计,这里的一片花花草草,让她的心安宁了不少。

慕容止立在田畦一旁,月白长袍一尘不染。

“秦殇下旨,秦越大选,你成功了”。

凌婳月一身朴素的衣衫,蹲在那花花草草中,身上沾染了不少的泥巴,可是她却仍旧开心的为那些花草拔了一棵棵野草。

她的药膳,不似春药却更胜春药,只要秦殇一燃龙涎香,便会引发他体内的欲望,欲望来势缓慢并不似春药那般的强烈,而且完全可以靠定力控制,而显然,秦殇后宫美女无数,他并不打算控制,所以,近日来,秦殇荣宠后宫。

刚刚重的盛宠的李秋影,再次被秦殇抛在了脑后,听说,他宠幸了一个小宫女,已经给了份位,以前未被宠幸过或者从不得宠的才人婕妤,接连被宠,宫中瞬间热闹了起来,份位最高的李秋影自然也忙了起来。

忙着应付那些女人,忙着机关算尽。

此时,朝中大臣上奏选秀,秦殇也一口答应了下来,毕竟,秦殇继位之后,从未选过秀,此次全国大选,倒也是盛世一件。

凌婳月将一株新开不久的化扶正,在它脚底扶了些泥土上去,以免它撑不住风雨,“楚应狐怎么还不走”,听说一直在打听凌子之的消息,早知道救他这么麻烦,当日就不救他了。

“花希影传来消息,楚应狐此次来访秦越国,还想同秦越国和亲,据说正在物色和亲人选”。

“他凤羽国难不成没女人?”早走早放心,总感觉那个楚应狐也不好对付。

“如此说来”,慕容止目光灼灼的望着花草丛中,几乎被湮没了半个身子的凌婳月,“当今皇室没有适婚公主,若是和亲,定要在三品以上的大臣中找,似乎,你也在这范围之内呢”。

凌婳月手下一顿,继而一笑,“你想多了”,以她的名声,那楚应狐躲还来不及呢,再说了,她好歹还有婚约在身。

慕容止也无所谓的耸耸肩,只是随便一提而已,“对了,听说前段时间你住宫里的时候,挽香楼的苑香姑娘来了好几次”。

凌婳月拔出最后一棵杂草,站起身,浑身已是泥泞不堪,就连脸上都染了不少的泥巴,可看着却是那么多美,让人移不开眼。

她站在花草丛中,便是那翩翩仙子,再美的花儿,都成了她脚下的陪衬。

慕容止伸出手,她淌着泥泞走到他面前,将满是泥巴的手放到他手中,让他扶着她走出来。

“看你,都成了小花猫了”,慕容止爱怜的擦擦她脸上的泥巴,“这些事不能让下人来做吗?”

“当然不能”,凌婳月看着满园的花草,“这都是我从别处好不容易移过来的奇珍异草,可入菜,可入药,他们笨手笨脚的,弄坏了怎么办?”

“你可是个郡主”。

“我倒宁愿做个把酒南山下,种篱弄花草的老农”,两人手牵着手往回走,“容止,做这些可有意思了,不信下次你试试”。

“好”。

挽香楼,经过了一番修葺之后,比之前更加的富丽堂皇了,听说两天前重新开业,金照夕还请了西域的舞娘来跳舞,一时之间,挽香楼人满为患,宾客络绎不绝。

凌婳月一身男装,慕容止又为她简单装扮了一番,少了几分女气,多了几分英挺,看去,便是一个相貌英俊身姿挺拔的翩翩佳公子。

她身边没有慕容止,只她一人,剑十一隐了身形,在暗中保护她。

苑香的卖身契已经给了张寒星,如今的她,是个自由人,可是她却不舍得离开这里,这里有她的姐妹,大家对她都很好。

但是,她已经不需要再登台献艺,更不需要看那些男人的脸色,苑香两个字,只成了挽香楼招揽宾客的一个招牌,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凌婳月走到苑香房门前,轻轻的敲了一下门,里面很快传来了脚步声。

“来了,谁呀?”

苑香推开房门,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郡主?快进来”。

凌婳月闪身进入,低头瞧瞧自己的一身男装,“张寒星同你说了?”

“恩,说了”,苑香望着凌婳月,双眼中充满了崇拜和倾慕,“他若是不说,饶是我想破了脑袋,竟然也想不到,那个文采卓然琴艺高超的子之公子,竟然就是闻名天下的郡主凌婳月”。

“郡主,你倒是瞒的我好苦”,苑香娇嗔一笑,瞪了凌婳月一眼,想起那日她说要那自己为妾的话,才明白是她要套自己的真心,心里有几分怪嗔,却更多的是感激。

凌婳月嘿嘿笑两声,“谁让你死心眼,我家寒星多好,你扭扭捏捏的,万一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我这不是看着着急么”。

苑香双颊顿时羞红,垂下了头,“谁稀罕”。

“我稀罕啊,你要不要那把寒星还给我好了,我的千娇百媚阁最近正空着呢”。

“好啊,还给你”,苑香抬头,笑颜如花,看着凌婳月却半分不让的样子,凌婳月忙摆摆手,“算了算了,那榆木疙瘩还是留给你吧”,她有慕容止就好了。

苑香才软了架子,“郡主别站着了,快过来坐”。

凌婳月任她拉着走到一旁坐下,双眼瞄到一旁正绣了一半的绣帕,“这是要送给那榆木疙瘩的吗?”张寒星能得苑香芳心,真是几辈子的福气了。

“恩,鸳鸯戏水,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苑香小女儿样,生怕心上人不喜欢。

凌婳月拿起那绣帕仔细看了看,“我觉得吧,只要是你绣的,他都会喜欢”,一句话,逗得苑香小脸通红,“可是苑香,我觉得吧,他一个武将,虽说现在成了皇上暗卫,但好歹算个武将,他身上若是带个鸳鸯,若是被人看了,估计就要被别人笑上一会儿了”。

“啊,那怎么办?”苑香顿时花容失色,“我怎么没想到呢,那我该给他绣个什么?”

凌婳月想了想,“寒星生性狂放大大咧咧,若让我以一种动物形容他的话,我会想到狼”。

“狼?”苑香想了想,“狼好吗?”怎么感觉怪怪的。

“好啊,当然好,狼王”,凌婳月脑子里已经在想象,张寒星看到上面绣着一只狗后的样子了。

哦,不对,是狼。

天真的苑香不知道,她已经被黑心眼的凌婳月算计了。

苑香立马高兴地拿了新的绣帕,慢慢描绘起来,可是,似乎怎么都描绘不出狼王的样子,“郡主,你会不会画?”

凌婳月想了一会儿,“当然会,但是我为你画了狼王,你怎么报答我?”如此男装,潇洒俊帅,桃花目微微一挑,苑香心口都不禁漏跳了两下,脑中突然想起那日他说要纳自己为妾时的样子,脚步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哈哈哈”,凌婳月见自己恶作剧得逞,不禁笑了起来,苑香自觉上当,娇嗔的瞪她,“小心我让阿星杀了你”,这郡主怎么这德行。

初见时,自己竟然把她当成了知己,哪有女人这么狂放不羁的,虽是这么想,她却极为羡慕凌婳月此时的肆意而活。

“郡主帮我画了狼王,我便为郡主舞一曲,如何?”

“好”,凌婳月执起狼毫笔,在那绣帕上细细描绘起来。“你我一见如故,别郡主郡主的叫了,叫我月月吧,我叫你阿香”。

收起了方才的玩闹神情,此时认真作画的他,更让人着迷。

苑香自然高兴不得,“郡主都不嫌弃了,我又有何不可”。

凌婳月抬头,“还郡主”。

“月月”

“阿香”

“呵呵”,两人相视而笑,属于女子间的友情从此建立,来到这个世界,两世,她第一次有了闺蜜。

一手执笔,一手扶了宽袖,她挥毫于绣帕之上,行云流水姿态优美,很快,两只狼便跃然绣帕之上。

苑香拿起绣帕,一双眼睛充满了惊喜。

早就知道她身为女子却才华横溢,没想到一幅画竟如此生动。两只狼,狼王高大凶猛,却微微低头同那稍小一些的母狼耳鬓厮磨,霸气尽显又不失缱绻柔情,看的她很是喜欢。

“狼,是最为忠诚的一种动物,一生只得一只为伴,愿你们一生相扶相持白头偕老”。

“谢谢你,月月”,苑香轻轻将凌婳月抱住,一男一女,若是此时让人见了,定以为苑香姑娘在会情郎,可是,两人之间却只是流转着淡淡的情谊。

苑香对凌婳月充满了感激,只觉此生得她为知己,已是足够。却不知,凌婳月对于她,也是极为珍惜的。

“哎呀,最受不了这你侬我侬了,快给本公子舞上一曲”,凌婳月调笑的说道,苑香狠瞪她一眼,“你侬我侬可不是这么用的,我跳舞,你来弹琴”,她的琴声,听过一次便如上瘾一般。

“好”

苑香取了琴,放在琴案上,凌婳月走到琴案前坐下,十指微挑,试了一下琴音。

两人相视一笑,极为有默契。

纤纤素指在琴弦上挑动的一刹那,苑香翩翩舞姿随声展开。

顿时,美妙的琴音,曼妙的舞姿,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回荡。

“江山多娇/千叠山万重水/唯独你霞光点燃/是我的知己红颜/锦江碧水如烟/恰似你柔肠百转/牵了魂去叫我眼望穿/万古青山/不老红颜/就这样相依相恋/永永远远”

凌婳月红唇轻启,歌声穿过肌肤血肉,直直撞入人的灵魂,正舞的尽兴苑香脚下踩错了一个舞步,旋身间瞥见凌婳月时,带了满目的惊喜和艳羡。

没想到,没想到,她不只琴艺了得,歌声如魅,就连她这个女子听了都心神荡漾。琴音歌声,透过窗子,传了出来,宛若一道道带着魔力的咒语,传入挽香楼所有人的耳中,顿时将整个挽香楼都震慑了。

寻欢作乐的男人忘记了调戏身旁的美人儿,娇笑柔美的美人儿忘了给各位爷斟酒倒茶,二楼雅间内的各雅士才子被定住了一样,下棋的忘了落子,作画的任墨汁滴落在宣纸上,吟诗作对的忘了那灵感一现。

整个挽香楼,都被那清灵的歌声蛊惑了。

“不老红颜/万古青山/就这样有情有爱/岁岁年年/夜夜难眠/一颗心两处悬/刚惦念奇峰三千/又结交青竹十万”

房中踏歌而舞的苑香已经完全没了章法,由着那歌声带着自己舒展起来,一举一动,好似都被控制了一样,让那歌声掌管了自己的身体,但是她却是笑着的,她相信,自己此时的舞姿,才是最美的。

二楼最大的雅间内,安离然在听到那琴音的时候,就惊喜不已,他听得出,那是子之的奏法,那样高超的琴音,他今生只在上次子之弹奏时听过。

二楼另一个雅间内,楚应狐在听到歌声时,便挥了身边十几个美丽侍女,打开窗子,寻找歌声来源。那琴音,很熟悉,他一听便分辨的出,可是那歌声,男女不辨,让他一时分不清楚,到底是不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凌子之的。

那样的歌那样的词,除了凌子之如此才华,还有谁能唱的出。

邪魅的脸上笑容满面,一双桃花目望着歌声传来的方向,深邃悠远。

听词意,该是个男子所唱,可是却格外的婉转纤柔,又不似男子歌喉,这男女不辨的音色,顿时成了所有人心中的谜,而能唱出如此天籁的人,更是让所有人都翘首相望。

楚应狐倒了一杯酒,懒懒的倚在窗边,闭了双眼,只用耳朵倾听如此天籁,胸口却不知为何,悸动了一下,脑中拂过一个模糊的面容,他猛地摇了摇头,暗笑自己可能有些醉了。

“阴阳合/天地间/成就者未了情缘/放歌纵酒相约丹霞山/万古青山/不老红颜/就这样相依相恋/岁岁年年”

真的是醉了么?

就这样相依相恋,岁岁年年

她的一词一句,都好似扎入了他的心中,那不是痛,而是痒,让他的心口发痒。可是怎么可能呢,为了一个男人心口发痒。

楚应狐倒了一杯酒,狠狠灌入自己口中,再次甩甩头,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可是入耳的歌声,却好似带着无尽的蛊惑,让他更加的醉了。

很快,歌声尽,琴音缭绕婉转过尾音,也渐渐停了音色,苑香的舞步倏地止住,整个人猛地回神,好似突然被释放了灵魂一般。

她怔怔的看着凌婳月,像是发现了一个宝贝。

整个挽香楼,顿时又活了,也沸腾了。

“管事儿的,去把这唱歌的姑娘请出来”

“我出一百黄金,让这姑娘给爷再唱一曲”

“挽香楼来了新姑娘么?快请出来看看”

一楼的客官们纷纷迫不及待,可是挽香楼的老鸨红衣,都纳闷了,是哪位姑娘偷偷练了如此绝技,一边忙着安抚客人,一边让人去查探。

琴声停止的那一刻,安离然已经坐不住了,他迅速的跑出雅间,循着那歌声传来的地方找过去,直到走到了苑香门前。

看着房门旁挂着的木制名牌,他犹豫了一会儿,才抬手敲上了门扉。

房内,苑香惊喜的望着凌婳月,“月月,你太厉害了,你真的是凌婳月么?”

“如假包换,阿香可要验明正身?”凌婳月不正经的伸开双手,苑香走过去,围着她转个不停,“月月,你确定你不是神人转世?凌子之,听说不但此文妙字赢了花希影,更传说你治国策论赢了天下第一公子,你琴艺了得我早就见识过了,如今一曲一歌宛若天籁,月月,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凌婳月倒是有些脸红了,自己活了三世,只是比别人多了些见识而已,“我不会的可多了,比如跳舞,我就不行”。

“月月,你教我方才的歌吧,叫什么名字?”

“恩,方才的歌,是送给你的,曲名叫做知己红颜”。

“知己红颜”,苑香细细品味着这四个字,双眼之中带了一丝感动,“月月,今生得你一知己,是我之幸”。

凌婳月温和的笑着,“今生凌婳月得你一知己,也是我之幸”。

“叩叩”,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让屋内两个酸来酸去的女人才分开,苑香整了整衣衫,去开门,在看到门外站着的安离然时,微微愣了一下。

“安公子…”

“子之是不是在你这里?”安离然急切的问道,苑香点了点头,微微一侧身子,让他进屋来。

一见到凌婳月,安离然兴奋不已,“子之,果然是你,我就知道,那么美妙的琴音和歌声,除了你不会再有别人,你也真是不够意思,来了挽香楼怎么不去找我,不是吧,难不成你也是苑香姑娘的入幕之宾?”

凌婳月看看苑香,“我同苑香可是知己,再说了,方才弹琴的是我不错,唱歌的,却是苑香”,说着,朝苑香眨眨眼。

苑香愣了一下,没说话,算是认可了。

那样的嗓音和歌喉,若说是个男子所唱,倒也没什么不行,只是若让人知道了,她会嫌麻烦。反正苑香本就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会唱个曲,也没什么稀奇的。

而这句话,正巧让红衣打发来的下人听到了,下人去回了红衣,红衣一听是苑香,倒没多少惊讶,青楼头牌,自是有两把刷子的,只是从此之后苑香的名声,更盛了。

同安离然寒暄了几句之后,凌婳月便辞了苑香和安离然,离开了挽香楼,今晚的月色不错,一轮弯月挂在天上,周围星子萦绕,晴朗的夜空中很是热闹。剩下的夜晚,难得的吹过几许凉风,走在安静的京城大道上,周围只有夜虫的鸣叫。

她深吸一口气,直达丹田,很是舒爽。

如此安静祥和的日子,怕是不多了,能多享受一天就多享受一天吧。

可是,这样让人沉醉的时刻,偏偏有那些讨厌的人摆脱不掉。

凌婳月走着走着突然顿住,眼神往后瞄瞄,冷喝一声,“跟了这么久,出来吧!”话方落,一道黑影箭一般的从黑暗中窜出,手中明晃晃的剑,直朝着凌婳月而来。

夜色下,那剑格外的凛寒锋利。

凌婳月却不躲不避,冷冷的看着那剑朝自己刺来,近在眼前时,剑十一从空而降,“叮”的一声脆响,两剑相撞,剑十一瞬间便和那黑衣人打了起来。

剑十一还算有些脑子,知道此时她是凌子之的打扮,所以他也便如上次一样蒙了一块儿黑巾,乍一看去,就只是哪家富贵公子养的侍卫而已。

凌婳月看着那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脑海中迅速思索起来。

他身手不错,在剑十一剑下也丝毫不显败象,能请得动如此高手的人,天底下也没有几个,而她,的罪过的人,有仇的人,屈指可数。

王灵芷?李秋影?还是柳如烟?

缠斗了一会儿,那黑衣人许是见大势已去,一个剑花逼退剑十一两步,他趁机跃身而起便要离去,剑十一哪能任他逃跑,便纵身也跟了上去。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穿越架空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