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秦欣言苏冕怀小说章节 祸妃染江山无弹窗目录阅读

秦欣言苏冕怀小说章节 祸妃染江山无弹窗目录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1-21 阅读(388)

秦欣言苏冕怀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祸妃染江山》,此书是部古言穿越文。相府二小姐秦欣言这一世只倾心于摄政王苏冕,作为准王妃的秦欣言却被秦妃陷害惨遭苏冕怀的灭满族,失去父亲的秦欣言为得到众人原谅跳城墙而亡。可那次过后却让秦欣言浴火重生,三年后的选秀进宫,秦欣言开始复仇!

祸妃染江山

>>祸妃染江山全文在线阅读<<

祸妃染江山小说精章节导读

苏景桓对于安枕颜的事情十分介意,他很不想看到安枕颜那张酷似安婕妤的脸,可安枕颜出神入化的手艺又不得不令他另眼相看。这个丫头是个宫女,除了容貌与手艺令人惊叹,倒也不甚稀奇,与其他女子并无区别。这就是因这容貌,苏景桓对安枕颜的好奇已超过了预期。
其实苏景桓明白,就算安枕颜再怎样才艺惊人,他都应该对她防范万分,毕竟她和安婕妤实在太像。苏景桓虽然名为皇帝,可权利早已架空,他不想在夺权之路上有任何的绊脚石,所以他必须查清楚安枕颜的底细。
回到龙涎宫,苏景桓一改平时的毒舌与游手好闲的模样,冷下了一张俊脸:“暗卫何在?”
不知从哪里冒出的人影,悄声无息的跪在烛光照不到的暗处,默不作声的对苏景桓单膝跪拜,模样甚是恭敬。
苏景桓冷冷的看了看阴影处的人影,声音低沉又冷漠的说道:“去皇陵的妃陵看看,看看安婕妤的躯身是否还在,回来报知于我。不过此事不易打草惊蛇,等过了下月的朝拜盛会之后再行调查,万不可惊动摄政王的人。”
人影微微点头,像苏景桓微微叩首便消失不见……
从房云居出来,安枕颜的心情十分之好。能够成功的吸引苏景桓的注意,这如何能让她不高兴?只要苏景桓能注意到她,她就有机会去到苏景桓的身边挑拨他与苏冕怀的关系,不过怎么去到苏景桓的身边?安枕颜并没有想好,她需要一些契机才能见机行事,否则她不可能被苏景桓心甘情愿的收到自己的身边的。
为什么安枕颜选择了苏景桓,而不是到苏冕怀身边进行挑拨?除了安枕颜看到苏冕怀就无法压抑苏冕怀的恨意,另外也是因为苏景桓要比苏冕怀好掌控得多。苏冕怀是摄政王,他的心思最是诡秘,安枕颜若是留在苏冕怀身边只怕会引起怀疑,到时候自己报仇不成反而会送了命,这样得不偿失的事情,安枕颜是不会做的。而苏景桓却是苏冕怀手中的傀儡皇帝,看他对苏冕怀完全言听计从,就说明他实在没什么主见,虽然苏景桓毒舌了一些,说话不太中听,可在他身边安枕颜才有机会计划成功。这就是安枕颜为何选择苏景桓的原因。
不过,就算苏景桓再如何容易掌控,安枕颜都不敢掉以轻心。所谓人心隔肚皮,谁又知道苏景桓安了什么样的心呢?可不管怎样,只要能报仇,安枕颜是不惜一切代价的。
回到浣衣局,安枕颜做完手中的活计时已是晌午十分。用过午饭,下午安枕颜除了要给秦妃送衣裳便再没什么活计可做了,因为她是温婕妤身边的红人,温婕妤正得宠,早有人看准了时机想巴结安枕颜,自然就分掉了她手中的活计,让她可以有偷闲的时候,对此掌事嬷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深谙后宫的生存之道,自然不会去拦阻这些人去巴结安枕颜,那丫头不简单,掌事嬷嬷不想给自己徒增烦恼。
下午给秦欣弱送去了衣裳,安枕颜看着姐姐的气色私有好转,虽然还偶有咳嗽,倒是比之前要好很多。安枕颜心中很高兴,就是姐姐对如今样貌完全不同的自己如何冷淡,她只要能日日看着姐姐安好,她便知足了。
出了清荷宫,安枕颜去了御花园。听说那昏君每日都会去御花园散心,她想熟悉一下苏景桓的必经之地,然后找机会接近苏景桓。
刚刚进了御花园,安枕颜老远就看到了一个老熟人,是大将军慕锦晨,同时也是禁军统领。后宫之内,除了侍卫,任何人不得戎装进出,此时的慕锦晨一身黑色常服,腰系九尺佩剑,再配上他一张俊脸,模样很是英气。只是此时的慕锦晨一直看着一个方向,神色凄然,握着腰间佩剑的手已是青筋暴露。
安枕颜知道慕锦晨在看哪里,那是姐姐秦欣弱所居的清荷宫的方向……
原来,这个自小和姐姐一起唤做锦晨哥哥的人,他一直都在惦念姐姐……
忍不住走到慕锦晨的面前,安枕颜有心想要劝慰慕锦晨几句,可想到自己的身份,她又不得不转而变为请安的姿态:“奴婢见过大将军。”
慕锦晨猝然回神,握着佩剑的手也不再崩得死紧。是他看得太入神,连有人经过都没有察觉。
“你是哪里的宫女?为何会在此处?”因为慕锦晨是禁军统领,经常初入内宫,所以安枕颜认得他他并不觉得稀奇。只是最近新进的宫女不少,又临近朝拜盛会,慕锦晨自然要谨慎一些。
“奴婢安枕颜,是浣衣局的宫女,途径此处看到将军,所以特来请安。”安枕颜微微抬头,说得不卑不亢。
“你……”慕锦晨吓了一跳,这个宫女竟然与安婕妤有着十分相似的容貌,可又并不十分相同。慕锦晨跟随皇帝多年,又时常出入内宫,自然是见过安婕妤的。他曾听皇帝说过有个宫女与安婕妤的容貌有九分相似,也姓安,想必就是她了。
又是这样的神情,安枕颜心中叹气,到底安婕妤之死有何蹊跷?这些人见到她的容貌都是这样诚惶诚恐,难道安婕妤不是病死的吗?虽然这样想,但安枕颜还是不动声色。
慕锦晨自知失态,于是定了定神色,说道:“原来如此,你起来吧。”
“谢将军。”安枕颜站起身,依旧落落大方。“奴婢看将军神色不宁,可是有什么是奴婢可以帮上忙的?将军是男子,出入内宫多有不便,若将军有什么吩咐,奴婢可以代劳。”安枕颜如此说其实是想提醒慕锦晨,他就算是禁军统领,可以出入内宫,但只能止于侍卫所经过的宫室外围,身为微臣绝不可越矩,她不希望慕锦晨和姐姐惹上任何麻烦。
安枕颜的话提醒了慕锦晨,他才知道自己刚刚那样痴痴的看着清荷宫,让有心人看到恐怕会惹来麻烦。还真是要谢谢这个小丫头,慕锦晨对安枕颜笑了笑,神色缓和许多:“多谢姑娘,朝拜盛会将至,本将军是进宫来安排侍卫换防的事情的,并不需要姑娘帮忙。”“朝拜盛会?”安枕颜一愣。是了,下个月就是一年一度的朝拜盛会,到时周边小国都会派出使者来天朝朝拜景帝,以贺天朝威仪。这是大事,怪不得慕锦晨会亲自安排换防事宜,以防有宵小之辈前来作乱。
以为安枕颜是新进宫女,不知朝拜盛会,慕锦晨好心解释道:“我天朝威仪震慑九州,各边境部族小国无不敬畏,每一年都要派使者前来朝拜进贡,以彰显我天朝威严。盛会就在下月,未免出乱子,这宫中也会加紧戒备。”
安枕颜耳朵微红,不好意思道:“原是将军忙于公务,倒是奴婢不自量力了。”
“姑娘也是一番好心。”看着安枕颜微红的耳尖,慕锦晨不由得柔软了心。这丫头的言行像极了已故的秦欣言,自己一直把她看做自己的妹妹,记得她不好意思或是说谎的时候就会耳尖微红,可是那个刚烈的丫头在秦府灭门之后便跳了城楼自尽,躯骨无存。想到这里,慕锦晨心中又是一阵疼痛,也是因为秦府的灭门惨案,他和秦欣弱天各一方,现在他只能隔着那朱红色的宫墙去眺望,可却再看不到秦欣弱的音容笑貌了。
安枕颜看着慕锦晨又失落下来的面容,心中十分不落忍,可又不能告知实情。于是,安枕颜行礼道:“将军日理万机,就算能力出众,有些事也勉强不得,还望将军珍重自身。奴婢这便告退了。”
说罢,安枕颜也不得慕锦晨回应什么便离开了御花园。慕锦晨愣愣的看着安枕颜的背影,这丫头说得好似是在关心他操劳过度,可这话里似乎又有另一层含义,这丫头是否知道什么?慕锦晨摇了摇头,他与安枕颜萍水相逢,她能知道什么?不过是自己多心而已。
安枕颜躲到一处假山后,安抚自己狂跳的心脏。该死,她怎能如此不谨慎?万一慕锦晨察觉到了什么,她岂非误了大事,好在的是慕锦晨似乎并没有察觉什么。
一路回到浣衣局,安枕颜刚刚进门就看到一众宫女都集中在大堂。安枕颜不明所以,这些人都聚集在里是要做什么?
安枕颜走进大堂,看到掌事嬷嬷一脸严肃坐于大堂之上,身边还站着同为浣衣局宫女的挽玉,而云宁等人则站在一旁,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模样。
安枕颜心生警惕,这些人莫非又想陷害于她?
果然,挽玉一指安枕颜:“嬷嬷,现在安枕颜回来了,您可以和她对峙,她在御花园意欲勾引慕大将军,这是奴婢亲眼所见!”
什么?勾引慕大将军?
安枕颜一挑眉,心中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她安枕颜自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虽然云宁、挽玉等人一直排挤于她,但她也不曾想过报复,毕竟与大仇相比,她实在懒得计较这些小事。可是大概因为她一直忍让,素清的事情又没能让这些人吸取教训,所以这些人又开始挑起事端,陷害于她了。
“枉费温婕妤如此疼爱安枕颜,没想到她如此不知检点,竟然想要勾引慕大将军。”
“真是不要脸面,若非挽玉亲眼所见,我们还不知道安枕颜如此不知廉耻。”
“安枕颜已是温婕妤身边的红人,还有何不知足之处?竟然妄想勾引朝中一品大元。”
“青天白日、大庭广众之下,她就敢在御花园里勾引慕大将军,若是到了朝拜盛会,各国时臣觐见,安枕颜还不知要如何卖弄风骚呢!”
周围以云宁为首,在一旁窃窃私语。说是窃窃私语,可声音极大,生怕安枕颜与掌事嬷嬷听不到一般。安枕颜的脸色已经寒到了极点,这些人含血喷人都不眨眼睛,真的当她好欺负呢!
掌事嬷嬷的脸色也是差到极点,她很喜欢安枕颜知进退聪明伶俐的性子,可是有时她行事太过鲁莽与不谨慎,也太过锋芒毕露,容易招来麻烦。她不相信安枕颜会勾引大将军,这丫头心思细密,完全不需要这样做。可是被挽玉抓包,掌事嬷嬷就算相信安枕颜,却也不得不做出样子。于是,掌事嬷嬷用力一拍桌子,厉声喝道:“安枕颜!跪下!”
“哼,有好戏看了!”
“看这次安枕颜还如何脱身!”
“脱身?如此恬不知耻,安枕颜就应该被罚一百大板,然后丢人永巷,还脱什么身?”
“这要是在我们家乡,她早被浸猪笼了!”
安枕颜袖中的手紧紧握成了拳,眼中寒意更甚。挽玉栽赃陷害,云宁等人便煽风点火、冷嘲热讽,当真是墙倒众人推。不过安枕颜不觉得自己会被这种低劣的诡计而弄垮,她百般忍让换来的是这些人的变本加厉,既然这些人不知好歹,她也不必再忍让了。她要用宫规处置这些人,让这些人输得心服口服。
想通了这一点,安枕颜恢复了平静的神色,袖中的手也松了开来,大大方方的屈膝跪地。
看到安枕颜神情自若,掌事嬷嬷满心的赞赏。处变不惊,这丫头果然不简单。但掌事嬷嬷并未表露,依旧一脸严肃:“安枕颜,你可知罪?”
“奴婢不知。”安枕颜回答得很是平静。
大概是因为这份平静刺激了众人,挽玉最先气急败坏,跳脚说道:“嬷嬷,您看!安枕颜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情还不知悔改,嬷嬷应该杖责她一百大板!”
“就是!打死这个贱人!”
“居然还敢不知罪,简直该死!”
掌事嬷嬷被这些人吵得不耐烦,大喝一声:“统统闭嘴!”
众人吓了一跳,都不敢再言。掌事嬷嬷转而看着安枕颜,冷声问道:“安枕颜,我来问你,你今日在御花园可曾见过慕大将军?”
“是。”安枕颜回答得相当干脆。
周围又炸开了锅,吵嚷着安枕颜居然承认,真是不要脸面云云。挽玉露出得意之色,看你安枕颜还如何翻身。
“谁再吵嚷,立马乱棍打出去!门外侍卫何在?”掌事嬷嬷当真是动了怒,这些人只会聒噪,令人心烦得很。
“是!”自门外走进一队手提棍棒的侍卫,周围的云宁等人登时不敢再出声,她们不想因为安枕颜而挨一顿板子,她们还想看安枕颜落魄的惨相。

......

全文阅读

标签:古言穿越复仇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