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春闺梦里人俞洛妍张颖和赵德崇在线阅读

春闺梦里人俞洛妍张颖和赵德崇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11-17 阅读(55)

春闺梦里人》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是俞洛妍(张颖和)和赵德崇,作者沧海明珠,又名《狂妃相忆深》、《回到宋朝被夫撩》。俞洛妍穿越到宋朝,成为一个人人可欺的前国郡主,为了生存张颖和步步为赢。哪怕是孤身一人,她也要把这王朝掀得翻天覆地!复仇路上遇见个王爷赵德崇,贤良淑德?不存在的!

春闺梦里人

>>春闺梦里人俞洛妍赵德崇全文阅读<<

春闺梦里人章节阅读

“天啊,这是天堂吗?还是又穿越了?”

“妍姐姐,您终于醒了?”铃铛惊喜的看着醒过来的俞洛妍。

“哎哟,妍姑娘醒了,真是恭喜恭喜!”李嬷嬷跟林嬷嬷也一改往日的冷嘲热讽,态度变的恭敬许多。

俞洛妍看了下铃铛跟两个嬷嬷,疑惑道:“这是那里啊?”

“这是您以后居住的新地方!”铃铛欣喜的道。

“新地方?”

“是啊,这是锦妍轩,是郡王府第二最好的院子!”

“啊?怎么回事?”

“恭喜妍姐姐,贺喜妍姐姐,噢,不,是恭喜妍侧妃,圣上已经亲自为您赐婚了,您现在是崇郡王的妍侧妃!”

轰!晴天霹雳!

“···崇郡王的侧妃?”

铃铛狂喜的拼命点头,两个嬷嬷也在一旁笑的很灿烂,很恭维。

“这怎么回事?”俞洛妍吓的急忙掀开被子,从床上站到地上,只见屋子里布置的很喜庆,各种珍奇摆设琳琅满目,还有几个大红箱子,上面还系着红绸布,且屋子里多了两个陌生丫头。

铃铛眉飞色舞的道:“这都是皇上赏赐给您的嫁妆!”

“天啊,怎么会这样?”俞洛妍惊慌失措的摇着铃铛的手臂。

铃铛疑惑的看着俞洛妍惊慌的样子,道:“妍姐姐,您别这么激动,您现在不是一个人了,您有喜了!”

轰!又一个晴天霹雳,震的俞洛妍半天回不过神来。

“完了,完了,孩子的爹是谁?”

“妍姐姐,您开心的糊涂了吧,孩子自然是崇郡王的啊!”

俞洛妍焦虑的看一眼铃铛,低声道:“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

铃铛也压低声音道:“妍姐姐,崇郡王既然说他是孩子的爹,那您肚子里的孩子自然是崇郡王的孩子!”

“他承认的?”

“对啊,崇郡王亲口在皇上面前承认他是孩子的父亲,皇上才下旨赐婚的!”

“啊?这个神经病,死变态到底要干嘛?抢着‘喜当爹’!唉···!为什么不赐婚给李奕!”俞洛妍焦烦的唉声叹气。

“妍姐姐您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

“待会崇郡王就要过来与您洞房啊!”

“什什···么?洞房?谁要跟他洞房?”

俞洛妍彻底无语了!叫苦不迭。

被逼无奈,只好任由她们给自己沐浴更衣,换上备好的喜服,还象征性的给她盖了红盖头。

尽管是皇上赐婚,可冷冷清清的连个吹奏乐曲的都没有,连民间娶妻纳妾,都还要放挂鞭炮,请亲朋好友搓一顿,拜个天地啥的。

这除了一身红嫁衣,顶个红盖头之外,冷清的寒酸,跟娶邢羽儿时大张旗鼓,大摆筵席的盛况,可差的十万八千里带往返。

这让俞洛妍心中更加笃定,赵德崇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阴谋,绝对没安好心,不定憋着什么坏水。不然他这样的男人怎么甘心自己抢着当‘王八’。明知道她肚子的怀的是个野种,还要抢着‘喜当爹’,细思恐极,绝对有阴谋。

俞洛妍顶着红盖头被关在屋子里,已经等了个把时辰了,也没见赵德崇过来,想来他也不会真心要娶一个怀着野种的女人,不过是怕落人口舌,败坏自己贤德的名声,换一种方式继续囚禁自己罢了。

“妍姐姐,盖头要等新郎亲自揭开才行!”铃铛在一次给俞洛妍盖好掀起的红盖头,耐心的劝说她。

俞洛妍不耐烦的道:“他要过来早过来了,这都什么时辰了,我快憋死了。”说着从床上站了起来,在屋子里走了一圈,连呼几口大气,一眼看到长长的条几上摆了一对青瓷的花瓶。

“喔!宋青花!”俞洛妍眼睛放光,这还是自己穿越过来后见到的第一件瓷器。

古董中,瓷器跟字画可是最值钱,最受藏家追捧的东西,远比金银首饰值钱多了。去年的一场拍卖会上,一个宋代青花瓷瓶,拍出了九千万的高价,而眼前这一对花瓶,可是正宗宫廷官窑的,这要是带回21世纪,起码值几亿。

“噢,我的天,发财了!”俞洛妍激动的朝条几上的花瓶走去!

铃铛以为俞洛妍又要像从前那样用瓷片自杀,惊恐的拦住俞洛妍,哭道:“妍姐姐,您不是答应铃铛不在做傻事了吗?”

“我要发财了,还做什么傻事啊!哇哈哈哈——!”俞洛妍狂喜的将那一对儿花瓶小心翼翼的抱住。“这可是价值几亿的宝贝啊,哈哈哈!”

铃铛抹着眼泪,惊愕万分的看着俞洛妍抱着一对花瓶,像是抱着惊天的宝贝一样的狂喜,脑子里挂了一万个问号。

“哈哈哈,光是这一对花瓶带回去,就够我吃一辈子了!”转眼又一看,桌子上摆贡品,及装合卺酒的酒壶都是刻着青花的精致瓷器,“哇哇哇,发财了,发大财了!”

俞洛妍将花瓶小心翼翼的摆回原位,正准备回身去看新发现的娇宠,蓦然间一抬头,条及上挂着一幅画着鬼神的画,落款吴道子。

天啊!俞洛妍激动的要昏过去,画她不懂欣赏,可落款她可是知道的,把这些统统带回去,可是价值几百亿的东西。

第一次感觉实现百亿富婆梦的距离就在眼前,21世纪时她虽然有车有房有存款,可全部加起来撑死也不过千万,而眼下如果能够把这些带回去,分分钟就变身几百亿身价的超级富婆了。

“不行不行,我头晕了···!”俞洛妍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体温起码上升好几度。

“妍姐姐,您怎么了?”

俞洛妍呆呆的看着铃铛,梦呓般道:“去厨房给我倒杯冰水来,记住,要冰的!”

“啊?”

“快去!”俞洛妍身子缺氧一般的都颤抖了起来,铃铛见状,不敢迟疑,立马道:“铃铛这就去。”

铃铛刚一出门,就听见屋子里传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狂叫,接着是失心疯一般的狂喜笑声。

铃铛先是一惊,而后也跟着笑了起来,自喃道:“妍姐姐终于熬出头,如愿嫁给心悦的人了!”

话音刚落,就见屋檐处来了一人,虽未穿大红喜服,却也穿的十分正式而华贵,肩上披着一件及踝的黑绒貂氅,看起来格外的器宇轩昂,俊逸逼人。

铃铛一惊,急忙下拜,“奴婢参见崇郡王!”

赵德崇显然也听见了屋子里的狂喜笑声,薄唇一抿,道:“她在笑什么?”

铃铛略迟疑一下,微笑道:“想来是圣上赐婚,妍姑娘如愿嫁给崇郡王,心中高兴吧!”

赵德崇一听,冷峻的面庞,漏出一抹似笑非笑的魅惑,道:“是吗?哼!下去吧!”

“奴婢遵命!”铃铛施了礼,赶紧疾步退走,面对崇郡王这个喜怒无常的暴虐主子,她可是心中畏惧到了极点。

俞洛妍支开铃铛后,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狂喜,把那对儿瓷瓶娇滴滴的摆在床上,生怕碎了裂了,特意把被子铺好垫在瓶下。

“我的宝贝,我的心肝宝贝···!”

桌子上的贡品瓜果全被俞洛妍倒在废纸桶里,把盘子全部娇滴滴的抹干净,一个一个的摆在床上,数了一下,正好十个青瓷盘,一对儿青瓷花瓶,一对铜制蜡台,字画首饰若干。

当然她知道她目前还没有办法带着这些回21世纪,但要先收集好,做好随时走的准备,万一一个雷把自己劈回去,啥也没来得及带,那可真要活活亏死气死。

看着床上就摆着价值百亿的宝贝,俞洛妍心中一扫往日的阴霾,狂喜之情溢于言表,怎么看都看不够。

“发财了,发财了,钱啊,这都是钱啊!呵呵哈哈——!”俞洛妍笑的丧心病狂,手舞足蹈!

“嫁给我就这么开心吗?”赵德崇鬼魅一般,悄无声息的进了屋。

俞洛妍听到声音,吓了一跳,从惊喜蓦然到惊恐,灵魂差点被吓飞,慌忙将床头的一层纱幔拉了起来。

“你你你怎么来了?”俞洛妍扭转身,急急巴巴的道。

赵德崇俊脸之上挂着一抹嘲虐的笑,道:“你不是盼着本王来跟你洞房花烛吗?现在本王来了,你不高兴吗?”

“切,谁盼着了!”俞洛妍心中一阵恶心,这死变态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哼,你就这么喜欢口是心非吗?”

“谁口是心非了?”

赵德崇逼前一步,邪魅的看着俞洛妍,冷嘲道:“挺有心机啊,为了嫁给本王,花不少心思吧,居然敢冒这么大风险跑去圣上面前耍花招。你就这么喜欢本王吗?”

我去,这神经病,可真是自恋狂啊!

俞洛妍心中恶心坏了,对于这种高傲自大的男人,她可向来没好感,尤其将来还是个‘神经病疯子’鬼才会喜欢他。

“谁喜欢你了,我才不稀罕嫁给你!”

赵德崇冷屑一笑,道:“还口是心非?刚刚本王都听到你笑的快断气了,高兴坏了吧!”

俞洛妍很无语,跟这种人抬杠实在没意思,“随便你怎么说吧!”

“过来,为本王宽衣!”赵德崇神然自得的说着,微微张开手臂,傲据的看着俞洛妍。

“啊?”俞洛妍口中惊愕的‘啊’了一声,惊恐的看着赵德崇,道:“你你你想干嘛?”

赵德崇戏虐的道:“还跟本王装,女人都这么喜欢口是心非吗?”

“那个,崇郡王,重申两点,第一我没有喜欢你,第二我也根本不想嫁给你,我也不知道圣上为什么要下旨,这样吧,你我还保持从前那样,我呢只是您名义上的侧室···!”

俞洛妍絮絮叨叨还没有讲完,赵德崇已经凶兽一般的压前几步,嫌弃的眼神看着俞洛妍,冷笑道:“本王的府上,何时轮到你来命令本王?只有本王可以命令你,懂吗?”

“好好好,你老大,你说了算,你现在想干嘛?”

“为本王宽衣,快点!”

“你还真打算···?”‘睡我’两个字生生的又咽了回去,俞洛妍惊恐的抱着手臂护在前胸。

“怎么?这不是你一直期盼的吗?你不是很喜欢本王吗?”赵德崇居高临下睥睨着俞洛妍,伸手卡住她的下颌角,强迫她抬起头面向他。

赵德崇的眼神很可怕,就像狼的眼神,黑亮的眼珠透着一抹诡异的精光,既像下一秒就要掐死你,又像恶兽戏虐猎物一般的感觉。

连阅人无数的俞洛妍也猜不出他的心思到底是愉悦,还是愤怒。

俞洛妍后退着想挣脱他的手,陪着笑,道:“崇郡王,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嘛!”

赵德崇随着俞洛妍的后退,紧随着朝前逼近,始终将她控制在身边一尺的距离。“你不是很爱本王吗?这么怕本王靠近你吗?”

说着赵德崇伸臂勾住俞洛妍的腰,用力一收将她箍在怀中,嫌弃的一笑,另一只手依旧死死卡住她的下颌,低头凑近她的唇间。

尽管他没有吻上她的唇,可俞洛妍已经感觉到他口鼻喷出的气息,炙热的可怕。

不知为何,俞洛妍的心控制不住的狂跳起来,脸也“腾的”一下烧起来,慌乱惊吓如小鹿。明明早就过了少女羞涩的年纪,可面对异性这么暧昧的挑·逗,还是忍不住心乱如麻。

赵德崇看着俞洛妍慌乱的神情,眼中满满的都是嫌弃跟得意,仿佛已经认定她渴望自己的宠幸一般。

“我···我我,呃——!”妊娠的反应又来了,俞洛妍忍不住又开始吐了起来,可被他卡住下颌,无法弯腰排吐,憋的眼泪都溢了出来。

赵德崇见状,没有在坚持,松开了她,俞洛妍急忙跑开两步弯腰吐了起来。

赵德崇站在一旁冷漠的看着,嘲讽道:“才一夜就怀孕了,看来你跟那个男人很有缘啊?”

俞洛妍吐了一会,勉强止住呕吐,气恼道:“是啊,不但有缘,还很喜欢呢?”

原本这是气话,为了让赵德崇生气离开,谁知赵德崇听后,忍不住笑了,冷嘲热讽道:“这么说,你很喜欢那天晚上的男人?”

“是啊,我很喜欢呢,巴不得天天跟他在一块!”俞洛妍气呼呼的说完,冷眼瞪着赵德崇。

“你喜欢他什么?嗯!”

俞洛妍满脸怒火,气急道:“什么都喜欢!”

“看来那个男人床上功夫很不错啊,让你这么念念不忘!”

赵德崇说着将领口绑着的襟带拉开,脱了肩上的貂氅,随手往旁边一丢,邪魅的看着俞洛妍,随即又开始解腰间的丝绦跟腰带。

“你你干嘛?”

“你是本王的侧妃,你说本王要干嘛?”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穿越重生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