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回到宋朝被夫撩俞洛妍赵德崇目录阅读

回到宋朝被夫撩俞洛妍赵德崇目录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11-17 阅读(64)

回到宋朝被夫撩俞洛妍赵德崇目录已经更新完毕了,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网络作家沧海明珠,又名《狂妃相忆深》。俞洛妍获得了原主的记忆,原来自己是南唐妍郡主,南唐被灭国,跟原主盗取机密脱不了干系。马上就是渣男和妹妹结婚大典,而她一丝不挂的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回到宋朝被夫撩

>>回到宋朝被夫撩俞洛妍赵德崇全文阅读<<

回到宋朝被夫撩章节阅读

李奕跟赵德崇闻声,立即收了彼此怒怼的眼神,各自换上平和的神情,恭敬的朝台上行揖纳礼。

台上端坐的果真是宋太祖赵匡胤,有赵匡胤发话,赵德崇想来不敢造次,只好任李奕带着俞洛妍走到台前。

李奕横过赵德崇,拉住俞洛妍朝台前走了几步,“臣李奕参见圣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宋太祖喉中呵呵的朗笑一声,带着亲切的口吻道:“快平身,与重光坐一张台吧!”

俞洛妍脑中又是一惊,“重光!莫非是南唐后主李重光——李煜!”心中猜测着,眼神飘向宋太祖手移的位置看去。

只见在台的右首摆着一张矮脚席台,设有两张座椅,为首的座椅上端坐一儒雅高贵的男子。

俞洛妍看了一眼已经可以肯定,这男子就是南唐后主李煜,因为这男子的相貌跟李奕有五六分相像,必然是南唐皇室血统。

看年纪不到四十,须髯保养的十分得宜,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惯了,神情中自带君王的贵气,这种贵气是寻常人绝对模仿不来的。

只是这男子眼眸之中跟李奕一样,溢满忧郁,甚至比李奕更甚,尽管脸上挂着一抹微笑,可连傻子都能看到出来,这笑是多么的勉为其难。

想来亡国之君的滋味一定不好受,或许只有真正深刻的经历过,才会留下“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这么唏嘘绝望的悲词吧。

李煜的绝代悲词——虞美人,流传千古,短短几句,道尽作词者当时痛苦无奈的心境。如今看到真人,更是让都让俞洛妍心中忍不住忧伤的同情,因为她知道,李煜这个绝代悲情才子往后的日子只会更加难熬。

如今是宋太祖赵匡胤在位,对待李煜这个亡国之君尚算宽和仁义,等宋太宗赵光义登基后,只怕李煜真正痛苦的日子才来临。而眼下只怕是这个才情卓绝五代十国的君主,最后一年的平和时光了。

李奕没有立即就坐,在次拱手深揖,道:“启禀圣上,臣李奕有个不情之请,恳请圣上做主!”

宋太祖饶有兴致的看一眼李奕,道:“噢,说来听听!”

“臣恳求圣上做主,将这个婢女赏赐与臣···!”

李奕话还没有说完,赵德崇也已经走到了台前,神宇冷峻中略带些许不安。

宋太祖闻言,哈哈笑了起来,道:“就这么桩小事,朕···!”

“启禀皇伯伯,这个婢女不是普通婢女,万不可赏赐给世子,若是世子喜欢,满院婢女皆可送与世子,唯独这个婢女不可行。”

赵匡胤闻听,忍不住好奇的打量了下俞洛妍,见这个婢女正紧张不已,晶亮无比的大眼直直的盯着自己。

仰面视君,有意刺王杀驾,在古代这可是大大的不敬,好在太祖宽厚大度,不同其他君主那般严苛,不然单是这么直勾勾的看皇帝,已经犯了死罪。

宋太祖见这小丫头虽不懂礼数,长相倒是乖巧可爱,虽穿着婢女的衣服,却难掩天生丽质,浑身充满灵气,是个顺眼缘的小丫头。就是看起来太瀛弱单薄,没有一点丰润大气的福相。

作为马上打江山出身的赵匡胤,自然不太欣赏这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不过转念又一想,年轻热血的男儿,可不就喜欢这种娇滴滴的小可人,也就不奇怪,两个俊年为何要为这么个小丫头抬杠了。

赵匡胤原本准备应了李奕的请求,可听赵德崇这么急切的回驳,想来侄儿也心悦这个小丫头,不然不会当面顶撞圣驾,如此到也不好立即应允李奕了,一时也犯难了。

“崇儿,在皇伯伯面前如此放肆,没点出息,还不快下去。”左首首位上又传来一声严厉的斥责声。

俞洛妍往左首看了一眼,只见左首首位坐着一个同样身穿儒袍,腰环玉带,面容威仪的男子。一双与赵德崇及其相似的鹰眸正严厉的怒瞪着赵德崇。

俞洛妍激动的差一点就要晕过去,“天···啊!这位莫非就是未来的宋太宗赵光义吗?天呢,这一天内见了这么多皇帝,我要是能够在回到21世纪,写本自传肯定会红透半边天吧!”

“父王···!”赵德崇神情略焦灼的欲争辩什么,又迫于父亲严厉的眼神制止,只得抱手一恭,退至父亲的身后。

李奕见状,也深知自己此举过于唐突,跪地道:“启禀圣上,非臣要强人所难,只是这个婢女,是臣在故国旧识,幼时立有婚约,圣上若不信,可向堂兄(李煜)求证!”

赵匡胤听后,呵呵笑了两声,好奇道:“如此说来,这个丫头也是南唐人士?”

右首的李煜,面色略沉郁,道:“回禀···圣上,是的!”

“噢?能够跟世子有婚约,想必是出身名门望族,因何会在这里为婢呢?”

宋太祖带着质疑的话音刚落,赵德崇额上的冷汗就淌了下来,神情也变的慌乱起来。

毕竟宋朝是很注重礼仪家风的朝代,尤其他又是晋王赵光义的长子,难免自幼对他寄望颇高,若是被长辈知道他私自在郡王府,强行囚禁扣留降国郡主,只怕会惹得降国旧臣非议,引起轩然大波。

被斥责处罚都是小事,只是这名声若是传出去,于公于私都是极损颜面的事。

李奕朝俞洛妍看了一眼,示意她说出实情。

台上台下几十双眼睛,如匕首一般,全部集中在俞洛妍身上。

“轰—!”一下,俞洛妍脑子乱了,张嘴欲说出实情,却见赵德崇的眼神及其犀利的盯着自己。

“不行,如果我说出实情,赵德崇免不得要受到严厉斥责,就算赵匡胤开恩,准我离去,可还有一年就是他父亲赵光义当皇帝了,到时李煜跟李奕他们只怕自身都难保,又有什么能力保护我呢。以赵德崇的性格及地位,估计不但会让我死的很惨,还会连累李奕···!

“小丫头,无妨,照实说!”

俞洛妍从未如现在这般紧张过,额上都忍不住冒了冷汗,她当然巴不得立即离开这里,可过后呢,常年在生意场上打拼,养成她说每一句话,都要先在脑中过一遍的谨慎个性。

“回···回禀圣上,我我···!”

赵光义身边坐着的李夫人,温和的看着俞洛妍,道:“在圣上面前不称‘奴婢’可是死罪噢,你可要想好该说的每一个字!”

李夫人的语调,尽管很温婉,可俞洛妍已经听出了威胁的意味,显然她是知道儿子赵德崇的所作所为。

“回禀圣上,奴婢前一阵受了伤,过去的记忆全不记得了,奴婢也不知为何醒来就到了这里!”

俞洛妍说完,一旁的赵德崇明显松了口气,而李奕俊逸的面庞之上溢满尴尬跟不解。

“还是臣妾来说吧!”李夫人说着就站了起身,温雅的施一礼,继续道:“去年,臣妾去白马寺敬香,路途中遇见这个丫头,被歹人劫持,臣妾于心不忍,就命侍卫前去搭救,谁知这丫头不幸坠下山坡,把脑子磕伤了,臣妾看她可怜,就带回府上了,想着等她养好伤就送她回去,但这个丫头受了伤后,就没了记忆,臣妾只好将她留了下来,却不想,原来是世子故人!”

赵匡胤闻声,温和一笑,道:“原来如此,那这丫头究竟姓谁名谁,是那家女子?”

李煜神情略悲戚,道:“回禀圣上,是已故之臣俞俭的嫡亲幼女,闺名洛妍!”

赵匡胤愕然的在次打量俞洛妍,带着敬意的口吻道:“是那个誓死不肯降宋,战死疆场的南唐都虞候俞俭的女儿吗?”

李煜面色更是青红交加,很是不堪,想来想起自己的臣子宁愿战死,也不愿降宋,而自己这个国主居然降了大宋,还得了个可耻的封号——违命候!

“回禀圣上,正是!”

“哈哈,有气节,朕喜欢有气节的臣子,可惜啊,无缘做朕大宋的臣子!小丫头,上前来!”

俞洛妍左顾右盼了下,忐忑不安的朝台前移了几步,离台前近了。正好吹起一阵风来,将皇后脸上的面纱给吹走了。

皇后下意识的用手挡住脸,神情十分的尴尬,一旁的侍女慌忙去捡吹落的面纱。

只见皇后的面上起了几块儿红斑一样的印记,红肿一片,尽管涂了厚厚的脂粉,还是没有将红斑遮住,甚是影响皇后精致的面容。

作为开美容院起家的俞洛妍,一眼就看出来,这是皮肤严重过敏引起的,过敏的这么严重,更加不应该在用面纱遮面。

见皇后重新要遮起面部,俞洛妍习惯性的犯了职业病,“你的脸过敏的很严重,要保持皮肤的通畅,减少皮肤表层摩擦,更不可以化妆,涂这么厚的粉,会堵赛毛孔,引起毛囊炎,过敏会更严重的。

俞洛妍的话,大部分的人都听不明白什么意思,但都知道是在说皇后的面容。

皇后闻言十分的难堪,面色一怒,将面纱重新遮起,不悦的瞪了俞洛妍一眼。

赵德崇闻声,心都提到嗓子眼,忍不住上前,低声道:“你胡言乱语些什么,还不快求皇后娘娘赎罪!”

“我没有胡言乱语,皇后娘娘的脸过敏了,这是皮肤病,要尽早治疗,越拖越严重,最后会毁容的!”

“还敢胡说八道,不要命了吗?”

赵匡胤愕然的看一眼俞洛妍,又看着皇后,笑道:“听你的口气,仿佛对皇后的病情很了解,你可会治?”

俞洛妍又仔细的观察了下皇后的面容,道:“皮肤过敏不是什么治不了的问题,要花时间调理,在做下面膜补水就会好的!”

赵德崇凶狠的瞪一眼俞洛妍,暗道:“这傻女人疯了吗?满朝御医都没有办法医治皇后娘娘的病,你在这逞什么能,真是嫌命太长了吗!”

“回禀皇伯伯,她脑子不清醒,在胡言乱语!”

俞洛妍厌恶的瞥一眼赵德崇,道:“我真的会治!”

“哈哈哈,小丫头,别大言不惭喔,朕看你小小年纪,不与你当真!”赵匡胤自然也不相信,满朝御医束手无策的病症,这么个脑子不清醒的小丫头能治好。

“你且说一下,你是愿意继续留在南府呢,还是履行你们从前的婚约?”

赵匡胤话一出口,李奕跟赵德崇不由自主的都看着她。

“怎么办?是继续留在这里受这个神经病的折磨,还是嫁给李奕,可是嫁给李奕,好日子也只能过不到一年光景!赵匡胤一死,只怕这些个南唐遗脉都要没有好下场!”

俞洛妍心中又开始忐忑起来,眯眼看了下李奕那张帅的无与伦比的脸,以及那媲美标准男模的身型,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妈蛋,一年就一年,跟这么帅的男人过一年,死也值了!”

“回禀圣上,小女子愿意···呃——,呃——!”俞洛妍正准备说愿意嫁给李奕时,忍不住一阵反胃,弯腰吐了起来!

此举满堂皆惊,这显然是孕吐的反应。

“糟了,不会真的怀孕了吧?”俞洛妍吐的直不起腰,她越是想克制住,胃里越是翻江倒海一般的想吐。

皇后见状,忍不住颦眉道:“这丫头不会是有喜了吧!”

“没没没有,奴婢只是吃坏肚子,呃——!”俞洛妍心中恨不得把邢羽儿,跟那个强·暴自己的野男人碎尸万段。尽管拼命想压制住呕吐,还是忍不住。

加上身体太虚弱又紧张过度,吐着吐着眼前一黑,竟然昏了过去。

“去传御医过来!”

须臾,御医被传了过来,给俞洛妍号过脉后,果不其然,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那个野男人在她体内留得种发芽了,她真的怀孕了。

俞洛妍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睡了多久,梦中一辆卡车失控的撞向自己。

“啊——不要!”俞洛妍满身是汗的从噩梦中惊醒。

俞洛妍睁开眼后,眼前又是陌生的环境,环顾四周,只见自己躺在一张雕花刻纹的檀木大床上,层层叠叠的帷幕很是雅致。

屋子的摆设不说多奢华,可相比起之前住的屋子,要豪华舒适许多,空间也大了好几倍,屋内燃着淡淡的熏香,十分的好闻。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穿越重生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