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狂妃相忆深俞洛妍赵德崇小说章节阅读

狂妃相忆深俞洛妍赵德崇小说章节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11-17 阅读(55)

狂妃相忆深俞洛妍赵德崇小说是一本穿越重生文,本文作者是沧海遗珠,又名《回到宋朝被夫撩》。张颖和错信良人,最后栽在渣男手上。一朝穿越成南唐妍郡主俞洛妍,也依旧是被心爱之人利用,当自己失去价值的时候,被成为一颗废弃的棋子。俞洛妍这辈子再也不会相信任何男人!

狂妃相忆深

>>狂妃相忆深俞洛妍赵德崇全文阅读<<

狂妃相忆深章节阅读

这下坏了,俞洛妍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连自己的身份都还不是很清楚,被盘问,心悠的提到嗓子眼了。

“回···回大人,奴婢是柴院的丫头!”铃铛紧张兮兮的回答道。

将领狐疑的上下打量两人几眼,见两人没带什么东西,又都是瘦小干巴的小丫头,想来也不是什么刺客,呵斥了几句,“今儿个什么日子不知道吗?不去主子跟前侍候着,还在到处闲逛,不知道什么地方吗!没点眼力劲!”

“噢,奴婢告退!”铃铛急急行了一礼。

俞洛妍见状也赶紧学着铃铛的模样行礼,“奴···奴婢告退!”

两人俩脱身后,慌慌张张的赶紧往回走,七转八转过了几道走廊,回头看看,那个将领没有跟来,才把悬着的心咽回肚子里去。

转了一圈,根本找不到出府的办法。

正急的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茫然间发现一处后院的茅房处,没有官兵把守,而且围墙也不是很高。

“铃铛,快看,那里可以出去!”

铃铛顺着俞洛妍手指的方向看了看,怯声道:“啊?那么高,怎么爬的上去?”

“可以搭人梯啊,爬上去!”

“啊?我,我···!”

“我在下面当人梯,你踩着我肩膀上去,然后把我拉上去。”

俞洛妍拽着铃铛来到墙角处,有一处的墙皮缺了几块砖,相对来说,墙头较矮一些。

俞洛妍撑着墙体蹲下身,摆好姿势,“快,踩着我的肩,我把你托上去。”

铃铛一脸‘不可能’‘做不到’的表情,只往后退,带着哭腔道:“···太高了,铃铛不敢,要不咱们别逃了?”

“滋——,就这么两米多高怕什么,快上!”

“啊···,我不敢!”铃铛带着哭腔磨磨蹭蹭。

俞洛妍故意沉着脸吓唬铃铛,“你不跟我走,我可自己走了,到时那个‘神经病’又打你一百棍,我可救不了你,你现在跟我走,外面天高地阔,咱们姐妹俩怎么都比在这里强。”

“···好吧。”铃铛尽管不情愿,但想想比起被打一百棍,还是跟俞洛妍走好过些。

铃铛战战兢兢的踩着俞洛妍的肩膀,扶着墙站稳。

俞洛妍在底下,晃晃悠悠的慢慢起身,想不到铃铛个子不高,肉倒挺瓷实,还挺沉,压的她肩膀都要碎了。

“妍姐姐我好怕···!”

俞洛妍一边死劲儿往上托她,一边还得不住的安慰她,“别怕,···扶稳了就好,呀——!”

“啊——!”

随着铃铛一声尖叫,俞洛妍肩头一轻,铃铛掌握不到平衡摔了下来。

“真笨呀你···!”

铃铛一脸的为难,不住的揉着还没完全好的臀部,“妍姐姐···!”

“那你在下面托我,我上去后把你拉上来。”

“噢!”

俞洛妍跟铃铛调换了一下,铃铛在下面做人体,托俞洛妍上去。

要不说,什么时候都不能放弃锻炼身体,好的体质可以创造很多奇迹的。

只不过时间有限,加上条件不足,虽然比一个月前的体质好了一些,可还是很虚,这么点高度居然爬的俞洛妍满身都是汗。

不过还好,终于还是爬上去了,俞洛妍先探头看了一下,墙外面是一个大庄园的模样,很旷,也没有什么建筑物,像废

弃的庄园,静悄悄的没有人。

俞洛妍爬上墙头,骑稳后,准备拉铃铛上来。

这时才发现问题,铃铛太矮了,勉强够到自己的手。

可自己根本拉不动一百来斤的铃铛,更别提把她拉到墙上来了。

“铃铛,我拉你,你自己也要蹬着墙用力啊!”

俞洛妍正用全力拉铃铛,耳边传来一声断喝,“什么人?”

“啊——!”铃铛显然也听到断喝声,吓的脱手松开了紧握住俞洛妍的手腕。

她一脱力不要紧,俞洛妍重力不稳,大头朝下翻下了墙头。

“妈呀——!”“完了,完了,死定了。”

俞洛妍只觉落地的一瞬间,身体陡然一轻,感觉被谁接住了。吓的她魂飞魄散,下意识死死抱住手边能够抱住的物体,

双眼好半天对不齐焦点。

“是你?”

俞洛妍缓了一下,没那么紧张了,才抬头去看接住自己的人。

没错,接住自己的是一个男子!

准确的说,是一个美男子!

俞洛妍抬头只看了一眼,便看傻了,瞳孔的焦点再也挪不开。

帅哥自己见的多了,无论是电视上,大街上,网络上。韩范的,欧美范的,英伦范的,可加一块,也不及眼前的男子好看。

这是典型的传统美男子,面如冠玉,曦眉星目,五官真可以用精雕细琢来形容。赵德崇的相貌其实也相当不错,可跟这个男子比起来,还是缺了那么几分精致。

可以说这是俞洛妍见过的最好看的男性,用一句俗掉牙的话来形容,“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偏心,给予了他所有能够给予的完美。

只是这个男子如星一般璀璨的眼中,溢满了忧郁跟惆怅,让人看一眼心都忍不住揉碎一般。恨不得付出自己能够付出的所有,什么都不为,只为了换他一笑。

按说长成这样,应该开心的飞起来,该很得瑟,很自信才对,为什么还一幅死了全家一般的表情呢?

难到是故意假装忧郁装酷呢!不过无论如何,都帅呆了,俞洛妍很可耻的犯了‘花痴综合症’。

“怎么是你?”大帅哥居然主动开口跟俞洛妍说话了。

噢,俞洛妍感觉自己的心在胸腔中都快要融化掉了!

“···你你你你你···!”

完犊子了,不知什么时候落下的隐病,居然一紧张就结巴。

“想不到还能再见到你!”大帅哥眼中的忧郁浓的化不开,几乎把俞洛妍的心都给揉碎了,这一刻大帅哥哪怕让她去死,俞洛妍估计也会立马就去死,只要他眼中的忧郁能够消散。

“···你你你···认···认识我?”越急越结巴,结巴的都想把舌头给咬下来,吐在地上不要了。

大帅哥眉宇紧锁,看着她足有七八秒钟,“洛妍···!”

“啊···!你···你怎么称呼?”俞洛妍抱住大帅哥的脖子不舍得松手。

“你不记得我了吗?李奕。”见俞洛妍没反应,大帅哥又重复了一声,“李重云!”

“李奕,李重云?没印象,这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想必是从前俞洛妍的旧相识。”

慢着,姓李!南唐国主也姓李,莫不会是南唐的吧?

俞洛妍脑中正在串联这些信息,耳边就又传来一个粗旷的男声。

“世子,发生什么事?”

俞洛妍抬头看了一眼讲话的男子,“我去,这么高啊!”

只见离地几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巨塔一般的中年男子,目测起码有一米九靠上。四四方方的大脸蛋子,黝黑如炭,虎背熊腰,一双铜铃一般的大眼珠子,瞪人一眼能把人吓尿的感觉。

不得不再次感叹造物主的神奇,这简直是两个分化极端。

见有人来了,俞洛妍不好意思继续死皮赖脸的赖在大帅哥怀中了,赶紧从大帅哥的臂弯里跳出来。

“妍郡主?你,你怎么会在此?”大高个看到俞洛妍,眼睛瞪的更大了。

“你也认识我?”俞洛妍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你已经失踪快两年了,侯爷···侯爷死前仍放心不下您的下落。”大高个激动的扑到跟前,扑通一声就跪在脚下,将俞洛妍吓了一大跳。

“···啊?我···我,我被人囚禁在这里了,我现在就是想逃出去。”

“嘘!此处不是讲话的地方!”大帅哥李奕伸出手指比了一个“嘘”的动作,而后按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嘴巴。

“噢···!”俞洛妍赶紧乖乖的闭上嘴巴,东张西望下四周,仍好奇此处为什么会有南唐的人士。

“你们怎么在这里?”俞洛妍压低声音,小心翼翼的问。

大帅哥李奕的眸子重新又黯然了起来,满脸的国仇家恨。

“世子,圣上在找你呢,您怎一人来了此处。”一个兵士一样的少年,不知从哪来冒出来。

李奕回身看了下少年,“本世子这就过去!”

“这位是谁?”那个少年侍卫警惕的看着俞洛妍问。

“···我···我!”

李奕面孔十分的阴郁,如千年寒冰一般,“这是本世子未过门的妻子。”

少年谦谦一笑,道:“既如此,那一同面圣去吧。”

俞洛妍呆呆的注视着李重云,心道:“啊?真的还是假的?难道这就是俞洛妍逃婚的对象吗?”

‘张颖和’心中无比的惊愕,暗叹,“真正的俞洛妍肯定在订婚之前没有见过李奕,倘若她见过李奕,基本就没有赵德崇什么事了。不得不说天意弄人啊。”

侍卫在前面引路,俞洛妍忐忑不安的跟在李奕的身后,一起朝院子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原来这里是南府圈禁的私家马苑,里面的场地主要是用来养马及驯马,旁边挨着的就是天降祥瑞的那处花园。

虽然是挨着的,却也行了小一刻钟光景才转出马苑,出了马苑,眼前是一道弧圆的月亮门,门匾上用修刻成菱形的青石做匾,刻着依兰园。

月亮门的两边栽种着大片的月季花树,虽然没有开花,但可以想象到开花时节,绝对是一片娇艳胜景。

还没有进入依兰园,就已经听园内传出一阵高山流水一般的独奏琴声。

琴声十分的悦耳动听,婉转悠扬,不过想来也是,能够在如此盛典上独奏,琴艺必定非凡。

进入月亮门,远远望去,依兰园里的一片开阔的空地上,搭建了一处一米多高的平台。平台四角各插着的迎风猎响的黄旗,正中摆着一张宴台,宴台左右各站一个侍丛,肩上扛着黄帆圆顶的华盖。

另有两个侍女手中各持着一米多长的孔雀扇,华盖下是两张并列的琉璃卧椅,卧椅上端坐着一男一女。

俞洛妍只望台上匆匆瞥了一眼,心又打鼓一般狂跳不止。

“台上的是宋太祖赵匡胤吗?是吗?是吗?是吗?”俞洛妍感觉自己的脑子像焗桑拿一般的晕乎发热,完全没顾得上朝两边看。

只见台上正中端坐着一位年约五十的龙纹儒袍的长者,生的国字大脸,五官深邃,面貌看起来很随和亲人,但浑身的气场却又让人心生敬畏。俞洛妍此刻深刻的感知了‘不怒自威’这个词语的由来。

在他的旁边坐着一位雍容高贵,仪态端合的贵妇,看衣着扮相,想必不是贵妃就是皇后,只是不知为何,面上遮了一层轻纱,看不真切长相,整张脸只漏出一双细长凤目。

“是不是做梦?天啊,我见到宋太祖了,我的超级偶像···!”

俞洛妍跟在李奕身后,穿过几重守卫朝台前走去。

还没有走到台前,便听耳边响起一声苛责又严厉的声音,“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俞洛妍心一惊,抬眼一看,赵德崇不知从哪来冒了出来,正用冷唳的吓死人的眼神逼视着俞洛妍,“跟我下去!”赵德崇说着神情紧张的欲扯俞洛妍下去。

俞洛妍被突然冒出来的赵德崇吓个半死,下意识的朝李奕身后躲。

李奕看了一眼赵德崇,不卑不亢的揖首一礼,道:“见过崇君王,这个女子乃是南唐的子民,臣下旧识,不知为何流落在此处为婢!”

赵德崇冷傲的瞥一眼李奕,道:“世子真会讲笑话,这里哪有什么南唐子民,包括世子,皆是我大宋子民!”赵德崇说完神情漏出一抹傲居的冷屑。

李奕如冠玉一般的面上瞬间一红,眉宇间忍不住颦成一团。

俞洛妍看到李奕修长的身躯都有些微微颤抖,想来心中肯定如刀割一般的难受吧,作为曾经高高在上的皇亲贵胄,现在沦为亡国降臣,这寄人篱下的落差滋味,只怕比一般人更加难堪。

“下去,马上!”赵德崇的语调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俞洛妍最讨厌别人用这种强硬霸道的口吻命令自己,朝李奕的身后缩了一下,道:“我···我要跟他一起走!”

赵德崇的眼神如刀锯一般,朝旁边一招手,“把她带下去!”

旁边立即上来两个护卫,凶悍的上前架住俞洛妍的双臂,准备拖下去。

俞洛妍慌了,用求救的眼神看向李奕,她知道目前唯一可以脱身的希望只能依靠李奕了。

“崇郡王,臣下有个不情之请,可否将这个婢女赏与臣下!”

赵德崇闻言,鼻翼更加不屑冷笑,对两个护卫命令道,“拖下去,先关起来!”

李奕听后,脸色变的更加难堪,冷郁的几乎结冰。

“是重云到了吗?”高台之上传来一个浑厚而又严慈的男声,随即独奏的琴声也停了下来。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穿越重生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