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辣手小毒妃小说施妙鱼顾青池无弹窗阅读

辣手小毒妃小说施妙鱼顾青池无弹窗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11-16 阅读(64)

辣手小毒妃施妙鱼顾青池小说已经完结了,是由作者苏月半编写的架空类型的古代言情小说,又名《绝妃无情殇有情》。前夫为了大好前程,竟然将施妙鱼送给安陵王,而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想拿来利用的筹码。重生后回到自己十六岁那年,一切都还来得及!

辣手小毒妃

>>辣手小毒妃施妙鱼顾青池全文阅读<<

辣手小毒妃章节阅读

前世里,林洲将施庆松打了一顿,却丢了自己一条命。今生她绝对不能让林洲再重蹈覆辙!

见这母女都围了上来,施妙鱼更是急切道:“舅舅不可冲动啊,有什么事情咱们商量着来!”

一旁的林思雨也带着几分忧心,问道:“大哥这是要做什么去?切莫胡来啊。”

见她们三人的表情,林洲的理智稍微回笼,再看外甥女儿担心的模样,林洲叹了口气,道:“放心,我心里自有论断。”

可一听到他这话,施妙鱼越发担心了起来,一想到前世里林洲一拳打上去的模样,更带出几分焦灼来:“舅舅,我知道您心中有气。只是此事需要从长计议。俗话说民不与官斗,沐阳候府再不济,您若是贸然前去,只怕讨不得好,倒不如咱们商议出一个妥当的法子来。”

闻言,林洲诧异的看了一眼这个娇娇柔柔的小外甥女儿,又叹道:“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去?放心好了,舅舅不傻,你当我这么多年是吃素的不成?”

这些年,为了让林嫣然在施家过得好,他暗地里不知替施庆松打点了多少银钱进去。如今骤然得知施庆松竟是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林洲怎么能不气?

他此刻虽然在气头上,却不傻。妹妹没有中毒身亡那是万幸,可这账却须得好好清算。当下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便是将那些过去给沐阳候府的助力,全部变成阻力!

不过这话,却是不需跟她们明说的。

若是施妙鱼知道,前世里之所以林洲丧失理智,当场打了施庆松,导致了其后的恶果,全是因为自己的煽风点火,怕是肠子都要悔青了。

不过她也不糊涂,见林洲此刻虽然还生气,却胸有成竹的模样,她当下便安定了几分。

只是今日她随着前来还有别的事情,因此施妙鱼拽了拽林洲的胳膊,便跪了下来,正色道:“舅舅,其实今日,妙鱼有事相求。”

眼见得她这般,林洲连忙要扶她,却不想,施妙鱼拒绝了起来,只是仰头道:“姨母,舅舅,我劝不动娘亲,求你们帮我劝劝她,让她跟父亲和离吧!”

她说完这话,又郑重的磕了一个头。

这些时日林嫣然做的事情,施妙鱼看在眼里,她焉能不明白,林嫣然这是为了自己才不跟施庆松一刀两断的。

纵然这些时日母亲做了许多事情,也让裘映瑶屡屡吃瘪。可是施妙鱼还是不放心她继续留在沐阳候府。

那就是一个吃人的狼窝,前世林嫣然便为了自己丧命,今生她怎么能让林嫣然再次走上那条不归路?

沐阳候府会倒下,可母亲,也必须保下。

所以施妙鱼思来想去,最稳妥的办法,便是让林洲等人出马相劝,只有母亲同意和离了,她才能放开手脚去做接下来的事情。

林嫣然不想施妙鱼竟说出这话来,当下便脸色大变:“你这孩子,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嘛?哪有儿女劝父母和离的,竟还丢人到你舅舅这里了,快起来!”

“我倒是觉得妙鱼说的不错。”

林洲将施妙鱼扶了起来,神情慈爱道:“舅舅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他让林思雨扶着小声抽泣的施妙鱼,这才看向林嫣然,沉声道:“施庆松这个狗东西说的话没一句可信,如今竟还敢给你下毒。依我看,这门亲事就此作罢!咱们林家,还不至于养不起一个女人!”

“不成!”

林嫣然猛然摇头,看了一眼在旁边的施妙鱼,沉声道:“连翘,将表小姐带出去。”

连翘看了一眼屋内凝滞的气氛,又偷眼看了看自家主子,这才拉着施妙鱼道:“表小姐,奴婢带您去看看花儿吧。”

见房内的气氛,施妙鱼也知他们说的话不想自己听到,因施了一礼道:“舅舅,姨母,娘亲,我先出去了。”

今日,她只是点燃引线,至于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要舅舅跟姨母相劝的。

等到施妙鱼出去之后,林嫣然才擦了一把泪,颤声道:“哥哥,我何尝不想和离,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若我回来,以后妙鱼怎么办?”

那是她唯一的女儿,是她的命根子!和离容易,可是之后呢?

施妙鱼会因为她而被人指指点点,她才十五岁,以后要怎么嫁人?就算是嫁了人,婆家又要怎么看她?

她的人生已经毁了,却不能让女儿也一起毁了!

听得她这话,林思雨也皱起了眉头,叹息道:“这件事真叫人为难,嫣然眼下过得不好,妙鱼这孩子又是个懂事儿的性子,若是让她受到伤害……”

一边是亲妹妹,一边是外甥女儿,两个都是她的亲人,若是可以,林思雨谁都不想伤害。

不想,她这话说完,就见林洲骤然松了眉头,嗤笑道:“你不想和离,就为了这件事儿?”

见林洲竟还笑了,林思雨更是跺脚道:“大哥,你现在还笑得出来?”

“有什么笑不出来的,不就是担心妙鱼日后嫁人的事情么。”林洲弹了弹林思雨的额头,道:“你们两个可是糊涂了,现下不就有一个现成的人选么?”

闻言,林嫣然还在愣着,可林思雨却是眉头一松,拍手道:“哎呀,我还真是糊涂了!”

她们争执了半日,竟然都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个人。

林洲的儿子——林祈风!

“若是将妙鱼许给祈风,那嫣然不管合不合离,都对她没有影响了呀。”林思雨先前还满心惆怅,这会儿已然换成了满脸笑容,握着林嫣然的手道:“嫣然,听姐姐一句话,和离是一定的,至于妙鱼,日后咱们守着,又有祈风在,谁敢欺负了她去?”

林祈风是林洲的独子,比施妙鱼大五岁。虽说年纪大了些,可这孩子却是她们自幼看着长大的,跟施妙鱼又是青梅竹马。

且林洲早年丧妻,林家事务都是林思雨在打理。将来不管是林嫣然和离还是施妙鱼出嫁,来的都是林家,自家亲人守在一处,谁敢给罪受?

林思雨越想越欢喜,恨不能当下便将这事儿定下来。

她往日里只担心女儿日后嫁了人重蹈覆辙,如自己一样过得不幸。可若是妙鱼嫁给林祈风,那这些担忧就不复存在了呀。

毕竟,那可是自己的亲侄子呢。

只是……

“此事还须得问问妙鱼的意见,若是她不同意呢?还有祈风,那孩子一向有主张,若是他心有所属,咱们岂不是撮合了一对怨侣?”

听得林嫣然的话,几个人脸上的笑意也都淡了下来,反倒是林洲摆手道:“我自己的儿子,我做得了主。只要妙鱼不嫌弃咱们林家是商户,愿意嫁过来,祈风这边是不会有问题的。”

见他这么说,林嫣然到底还是有几分不安,道:“这……真的妥当么?”

平心而论,她是愿意让女儿嫁回林家的,虽说林家是商户之家,名声不大好听。可是她这辈子倒是占了一个好名声了,沐阳候府的夫人,多么威风凛凛的名号,然而其实呢?

夫君宠妾灭妻,妄图要毒死她!

念及此,林嫣然的心也逐渐坚定起来:“待得回去我问问妙鱼,若是她不反对,就这样定了吧。”

至少嫁到林家,女儿这辈子可无忧无虑!

“这件事情我觉得妥当的很,反倒是你。”林洲看了一眼有些憔悴的妹妹,心中只觉得无明业火再次燃起,沉声道:“这些年你在施家也委屈的够了,我倒是觉得妙鱼说的很对,和离才是正道。”

他林洲一向不怕别人说三道四,那些闲言碎语,哪有过日子来的重要?

便是施妙鱼不提和离,他也不会让林嫣然在施家这般受委屈的。在家里娇养了那么多年的女儿,怎么嫁到婆家就成了让人百般欺辱的对象了?当他林洲是死的么!

见林洲又将话题转了回来,林嫣然的脸瞬间便垮了下来,轻声叹道:“大哥,这事儿哪儿是那么容易的?”

先不说施妙鱼的事情她只是隐隐的有一个想法,便说施妙鱼真的同意了,施庆松那一关又岂是好过的?

毕竟,那人现在可是满心都指望着拿女儿来拉拢豪门呢!

……

她们讨论的这些事情,施妙鱼是不知道的。

她出门之后,心知那三人定要讨论一番自己的话,所以便也不偷听,便让连翘带着自己去后花园的暖阁了。

因着林思雨要种药草,所以林家后花园专门盖了一间暖阁,内中满是各色的药材花草。

此时虽然是冬日,但那偌大的暖阁里却是温暖如春。

见表小姐对那些药草格外感兴趣,连翘微微一笑,嘱咐了她几句,便去帮她端茶点去了。

暖阁内一时便只剩下了施妙鱼自己。

今日来林家,让她想起了许多的往事,心情喜忧参半。这会儿见到满屋的药材,反而慢慢平静了下来。

今生所有事情都在向好的方向去发展,她也在努力着,只要舅舅他们劝动了母亲,她就可以放手一搏了。

名声她不在乎,只有亲人,才是她最宝贵的。

这暖阁里种植了十余种药材,每一样都是施妙鱼最熟悉的味道。前世里她没少在暖阁里待,此刻独自一人在里面,更是觉得无比的安心。

眼见得内中一样药材颜色有些枯黄,施妙鱼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打理着那些药材。

她对这些药材倒背如流,打理起来也格外的顺手。却浑然不知,此刻无比专心的自己,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正是初冬时节,积雪消融,日光透过暖阁照了进来,将这水磨方砖上都带出几分金色。

有女子身着桃红色夹袄,外套纯白狐狸毛披风,身材窈窕,眉眼专注。行动之时,脖子上的金玉小锁碰撞出清脆的声音。她垂下头的时候,便露出白嫩耳垂上的那一对耳环。水滴状的碧玉,将她的肤色更衬得如同凝脂。

远远望去,竟像是画中的人物,叫人不敢惊动。

正在这时,那女子直起腰来,抬眼的那一瞬,正与暖阁外的男人隔窗相望。

“表哥——”

她见到窗外的少年,先是微微一愣,继而像是想起了他的身份,扬眉,粲然一笑。

笑颜如花。

林祈风一时看的有些痴迷,直到她从暖阁里走出来,才回过神儿来,带着几分的笨拙,道:“表,表妹。”

时隔三年,他再一次见到施妙鱼。

幼时的记忆都有些模糊,唯独剩下眼前这个绝代佳人,无比清晰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也刻在了他的脑海中。

“少爷,您怎么在这里呀?”

连翘的到来,终于让林祈风找回了自己的理智,他下意识后退一步,又迅速的调整了自己的表情,温声道:“方从外面回来,听小厮说表妹来了,特地来寻。”

他的声音像是被浸了温水的玉,暖的人心头舒适。施妙鱼面上不显,心中却是有些微微叹息。

前世里,林祈风对自己可谓是十分的关照。只是舅舅死后,林祈风接替他跑西域商货之时,途经沙漠经历了一场沙暴。命是保住了,却被那些货物压断了双腿,成了一个再也站不起来的残废。

也是在他出事之后,林家彻底的垮掉了。

她到现在尤记得,前世她去林家之时,林祈风的房间里总是堆着高高的账本。

他是那样要强的一个男人,纵然是身子垮了,却依然靠着自己孱弱的肩膀,试图撑起来林家,替姑母分担重担。

而面对自己时,他也总是一副言笑晏晏的模样,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压倒他。

只可惜……

施妙鱼收回思绪,唇角逐渐勾起一个笑意,行礼道:“许久不见,表哥如今可好?”

前世已然是逝去,那些过往,今生她会努力规避,小心提醒,让那些灾难远离她的亲人。

林祈风不知她心中所想,只是见她温柔的模样,眼中的笑意越发浓烈:“我一切都好。天气寒冷,表妹不如去我的房间一坐吧。”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重生复仇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