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我本惊华佳人凌婳月慕容止在线阅读

我本惊华佳人凌婳月慕容止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11-17 阅读(74)

我本惊华佳人》主人翁是凌婳月和慕容止,是一本重生言情小说,作者是网络作家云卷云舒。莫桑榆前世活得悲哀凄凉,被奸人活活害死。重来一次,莫桑榆重生在镇国将军凌笑天之女凌婳月身上。传言这个凌婳月丝毫不动礼义廉耻,男侍从群,从来不招女子。

我本惊华佳人

>>我本惊华佳人凌婳月慕容止全文阅读<<

我本惊华佳人章节阅读

缘来,一切如旧,秦殇坐在那张常坐的桌子旁,面前是冒着丝丝香气的茶水。

凌婳月换了一身衣衫,款步而来,“秦公子,许久不见了”。

“听闻缘来几日闭门谢客,今日来也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倒见着月姑娘了”。

“前几日家中有事,我回了趟故居,今日秦公子想吃些什么?”面纱下,凌婳月红唇俏鼻,掩住了她绝代容貌,却多了几分神秘。

“哦,敢问姑娘祖上哪里?”

凌婳月双眼含笑,“这些年我依照师傅之言四处寻找有缘人,故居早已没有了亲人,还提它做什么”。

秦殇微微颔首,冷漠的俊颜,难得的带了几分放松,“今日又要麻烦姑娘了,我突然想吃鱼籽,不知姑娘这里可有?”

凌婳月眼眸微顿,“我这里做菜从来随性,鱼籽没有,不过我可以让人马上去买,秦公子多等一会儿吧”。

“麻烦姑娘了”。

凌婳月招来丫鬟,吩咐她迅速去买最为上等的鱼籽过来,待丫鬟一走,她便也坐在桌前,坐姿雍容大方,优雅若水。

“看姑娘一举一动,似也出身大家”,秦殇端着茶水,轻轻吹气热气,一根茶叶倒竖在茶水中,随着他的吹动飘飘然然。

凌婳月温和有礼,“算不上什么大家,只是家教甚严罢了”。

“听姑娘口音,该是京城人士才对呀”。

“不只京城口音,秦越各地口音,乃至别国口音,我都会一两句,公子想要听听么?”不自觉的,凌婳月语气带了几分凌厉,秦殇自然听得出。

“月姑娘别介意,只是闲聊而已”。

“我自幼随师父四处巡游,口音自然多了些”,凌婳月心中冷笑一声,“秦公子脸带疲色,印堂晦暗,是该多吃些鱼籽,鱼籽性平气中,适合劳神伤心之人”。

秦殇端着茶杯的手一顿,眼眸微抬,“月姑娘还通医术?”

“不通,只是喜欢研究药膳而已,不如,一会儿我便将鱼籽做成药膳,公子以为如何?”

“依姑娘”。

很快,丫鬟买来了鱼籽,凌婳月打开查探了一番,“秦公子稍等片刻”,说完,便拎着鱼籽进了厨房。

院子内,再次静悄悄的,两名丫鬟宛若雕像一般站着不动,风于潇抱着剑,小罗半躬了腰,随时准备伺候。

秦殇将手中茶一饮而尽,清冷的嗓音传出,“小罗,这个月姑娘你怎么看?”

小罗眼珠子迅速转动两下,“识大体知进退,言有界行有度,很有大家闺范,只是却看不清容貌,不过只看那身段和眼睛的话,应该也是极美的”,说完,他小心的查探秦殇的神色,见他没什么表情,这才松了一口气,缓缓退下。

心中却想,这个月姑娘好运气。

“于潇,你说呢?”

风于潇没那么多的细腻心思,“看她走路姿势和一双不沾阳春水的十指,定然是不会武功的,没有人会将一个不会武功的人,费尽心思安排到皇上面前来,皇上可以放心,若是喜欢,收了就是”。

小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眼见儿,非要说的那么明白吗。

秦殇却不再言语,手中的茶杯中,倒映着自己的影子,他却仿若看到了另外一个人,许久,才再次缓缓开口说道:“你们觉得,淮雨会喜欢她吗?”

小罗一惊,身子猛地僵住,脑子里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秦殇的意思,“皇上…这…不可啊,她来历不明,单是进宫倒无妨,那个位子,怕是不合适啊”。

“你想多了”,秦殇深深叹一口气,“今生朕不会再立后”。

小罗顿时送了一口气,却拧起了眉头,不立后,不立后那怎么行啊。

“皇上,如今后宫空虚,皇上子嗣又单薄,皇上正值壮年,前几日朝中便有朝臣谏言选秀,这位月姑娘,不如一起纳入储秀宫如何?”

秦殇冷冷的一个眼神丢过去,下的小罗不敢再言语。

秦越皇室凋零,如今只有一个不良于行的太子殿下,若是以后,秦家皇室该怎么撑起这秦越天下,偏偏皇上没有充盈后宫的意思,这可怎么是好啊,别人的话皇上从来不听,若是,若是皇后还在的话,便好了。

不知不觉间,他便想起了那个华贵雍容,温婉贤淑的女子,如果她在,她一定会劝皇上,可是他不知道,她在,她一直都在。

只是,她不是在劝秦殇,而是在想尽办法的报复他。

一个女人,当爱着的时候,愿意为了这个男人放弃一切,包括尊严,所以她会去劝他为了大局纳妾选秀,但是不爱了,或者恨着的时候,她只会倾覆这个男人的骄傲。

说话间,凌婳月已经领着丫鬟走了出来,身后的三名丫鬟,手上各托了一个托盘,上面放着香气四溢的美食佳肴。

“让秦公子久等了”,凌婳月招招手,丫鬟将手中汤盘一一放下,“除了那鱼籽做的药膳,还有两份,都是利于平心静气,养精蓄锐的,秦公子尝尝看”。

照理,身后的小罗从怀中掏出银针,刚要试针,便被秦殇阻止,“退下吧,月姑娘还能害我不成”。

凌婳月朝他微微笑笑,他拿起汤勺,吹了吹热气,缓缓放入口中,“恩,果然香气四溢,入口回味无穷,月姑娘的手艺,总是让人充满了惊喜”。

“秦公子喜欢就好”。

秦殇抬头看看日头,“快午时了,月姑娘若不嫌弃的话,一起用午膳吧”。

凌婳月微微一顿,莞尔一笑,“也好”,说着,让丫鬟添了一副碗筷,坐在秦殇对面。

“这鱼籽药膳香而不腥,保留了鱼籽的新鲜,却没有半丝腥味,姑娘尝尝看”。

凌婳月微微点头,素手执起银勺盛了一勺,抬起面纱一角,放入口中,“恩,味道还好,但是似乎有些咸了”,鱼籽入口,她几欲作呕,却强忍着咽了下去,面上笑容依旧,让人看不出丝毫。

“无碍,我口味偏重,这咸淡正好”,秦殇也自顾自喝了起来。

很快,一顿饭便结束了,两人均优雅自然,食不言。凌婳月拿过锦帕擦了擦嘴,让丫鬟将碗盘收拾了,“秦公子吃的可满意?”还不走?

“多谢月姑娘盛情款待”,秦殇依旧坐着不动,“月姑娘,在下还有一事相求,不知姑娘可否答应”。

“秦公子请说”。

“我曾说过,姑娘做的饭菜,同我那亡妻做的味道极为相近,姑娘不知,其实我还有一个儿子,他极为思念母亲,所以姑娘,能否改日去我府上一趟,为我的儿子做上一顿饭”。

桌下的一双手紧紧握住,面上却依旧笑若春风,“请恕月不能答应”。

“哦?”秦殇显然一惊。

“我也曾说过,此处是我寻缘之所,秦公子已是破例,我修行在心,并不想同尘世有太多的牵扯,不过,若是小公子想吃,我可以做些东西,公子带给小公子即可,进府,还是算了吧”。

秦殇心中已有了几分了然,她是拒绝了他吧。

“是我太过强人所难了”,秦殇起身,高大的身子,顿时在她面前形成了一道阴影,“如此,告辞了”。

凌婳月起身相送,望着他离去,眼眸微微冷了几分。

她身后,慕容止缓缓走来,宛若光影中走来的谪仙,一趋一步,衣袂飘然缓带悠扬,飘逸洒脱不惹尘埃。

“他走了?”

“恩”,凌婳月并未回头,“秦越将要大选了”。

“那药膳…”

“我在里面放了七绝花粉,七绝花粉、鱼籽、还有他贤月宫常燃的龙涎香,将是一味很好的壮阳药”,李秋影想要独宠后宫,门儿都没有。

“而且他宠幸的女人,都不会再有孕”

“对”,从此秦殇,只雨儿一子。

“呕…”突然,凌婳月弯下身子,猛地呕吐了起来,那强被咽下的鱼籽全都吐了出来,腥味充斥了整个口腔,她吐得更加厉害了。

慕容止忙上前,为她轻轻的拍背,眉头拧到了一起,“你不吃鱼籽?”

“恩,呕…”

“何必要做到这一步呢?”对自己,她从来下得去手,难道她不爱惜自己,也不知道别人会心疼吗?

“秦殇知道莫桑梓不吃鱼籽”,所以他今日才点了鱼籽,明明已经不再怀疑了的,今日又来试探,她是哪里蛛丝马迹。

丫鬟迅速到了杯清水,慕容止接过来,给凌婳月喝了不少,可是她一直吐,直到胃里吐了个干干净净才算完事儿。

此时的她,脸色苍白,柔弱了许多,让人看了心疼。

“好些了吗?”

“恩,我没事儿了”。

“你方才都吐干净了,有没有饿?”慕容止关心的问道。

凌婳月点点头,“还真是饿了”,勉强的一笑,“突然想起来,你从未吃过我做的东西,我方才在厨房做了一碗面,本来是打算给你吃的,你不介意我分你一半吧”。

本拧了眉头的慕容止突然眉开眼笑,笑容再现,“当然不介意”。

丫鬟将面端了出来,两人坐在桌旁,凌婳月指着面前的面说道,“这叫做白头面,这整碗面只有一根面,你吃那头,我吃这头,怎样?”

“好”,两人相视一笑,拿起银筷挑起一头面,四目相视,情意绵绵。

白头面,一面到白头。

凌婳月没有说,这是洞房花烛夜新婚夫妻两人该吃的面,一人这头一人那头,吃到最后举案齐眉白首同心。

她只是看着他,笑的甜蜜异常,而又诡异异常。而他看着她,满满的宠溺和纵容,明明看到了她眼中的狡黠和得逞后的笑意,他却心甘情愿。

一人一头,面一点一点缩短。一寸寸入口,面却未断丝毫,直到,两人将面拉直,面对面,一人口中含着一端,对方的面庞,尽在眼前。

突然间,空气中弥漫着丝丝暧昧气息,一旁的丫鬟掩口而笑,遮了眼睛红了脸颊,却忍不住偷偷的从指缝里看。

两人的动作一顿,羞红染上凌婳月的脸颊,慕容止含笑依旧,顿了一下之后,嘴巴一动,他顺着口中的面,朝着凌婳月一点点靠近。

近了近了,一尺,十寸,五寸,三寸…

凌婳月瞪大眼,看着他一张俊颜一点点朝着自己靠近,心口处咚咚的跳着,跳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可是,就在他吃下最后一口时,一道戏谑的声音带着几分邪魅,打破了这瞬间的美好。

“听说这里有好吃的,端上来尝尝”。

倏地,仅余一两寸之长面毫无征兆的断裂,落在桌上。

凌婳月心口一滞,失落的看着桌上的面,怒气顿起,“金照夕,你进门前能不能先通报声,进门不打招呼,这是你家吗?”

“果然是你”,金照夕踏着方步走进来,一身金黄色的衣衫瞬间晃了所有人的眼,手中黄金扇一下一下的扇着,几度风流几度潇洒。

凌婳月才想起来,方才吃面的时候摘了面纱,却没想到被他看到了。

“你来做什么?”凌婳月没好气的说道。

金照夕仿若看不见她的怒气般,径自走到桌前,身后四名美貌丫鬟将椅子上垫了金色软垫之后,他才坐下,丫鬟又将他面前的茶杯也换成了金的。

“听说这玄武街上开了家叫缘来的饭馆很是有名,专门过来尝尝,不过好像,我发现了什么秘密”,他桃花眸微微挑起,满是兴味的看着凌婳月。

凌婳月心中一个激灵,眼中顿现杀机,可一旁的慕容止暗地里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慕容止说道:“确实,黄金公子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那公子可要小心了,说不定我们会杀人灭口”。

金照夕反而哈哈一笑,大咧咧的一甩衣袍,“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我有没有这个本事,黄金公子还想再试试么?”慕容止依然面含浅笑,淡然之中带着几分让人不可忽视的冷冽。

金照夕手中扇子一顿,脸色微变,一双桃花目愤愤的瞪着慕容止,慕容止却好整以暇的喝起了茶水。

“好,既然你不怕,那我便将你是这缘来老板的事儿说出去”,虽然不知道凌婳月到底什么目的,但是她蒙面招待秦殇,就说明她有动机。

“好啊,那在下也不客气了,便将黄金公子的秘密也说出去”,慕容止眉目微挑,带着几分挑衅和自信。

金照夕俊颜上怒气更胜,脑海中想起上次见面他在自己耳边说过的那句话,面上一阵抽搐。

狠狠的咬了咬牙,“慕容止,你狠!”

“黄金公子,彼此彼此”。

凌婳月心中暗叹不已,果然能镇住这只金狐狸的,只有慕容止啊。

“还愣着干什么,本公子是来吃饭的,把你们这最好的端上来”,金照夕小孩子耍脾气一样,朝着凌婳月大喊,想要扳回几分颜面,没想到,他找错了人。

凌婳月很不屑的擦擦嘴,“抱歉,午膳时间过了,没吃的了”。

“那就给本公子去做,本公子有的是钱”,该死的女人。

“那更抱歉了”,凌婳月不紧不慢的说道,“缘来有规矩,只有有缘人才送三菜一甜点,金公子可不是那有缘人”。

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凌婳月心中就高兴。

金照夕狠狠瞪着她,“凌婳月,你故意的是吧”。

凌婳月眨巴眨巴眼,我就是故意的。

“好,很好”,金照夕俊美的脸上突现笑容,笑的一幅无赖样,“几日不见,月儿越来越让人惊喜了”,眨眼间,他又变成那个风流不羁邪肆狂放的模样,看着凌婳月的双眼无时无刻不带着挑逗。

“本公子钱多的花不了,也不求什么有缘无缘,一菜一百黄金,如何?”今日他还就吃定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女人笑的那么得意,他心里就来气,还是以前那个,见了他就想尽办法拐上床的凌婳月可爱。

“那好吧,金公子稍等”,有钱不要白不要,凌婳月起身,莲步轻移便进了后堂的厨房。

院子里,只剩了慕容止和金照夕两人。

金照夕对慕容止一向没什么好感,慕容止一向对金照夕视而不见,两人因此就那么干坐着,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凌婳月便领着丫鬟走了出来。

顿时,院内香气四溢,金照夕双眼一亮,“听说这缘来的吃食特别美味,只是一嗅,果然名不虚传,我怎么没发现月儿还有这天赋”。

凌婳月也不说话,示意第一个丫鬟走上前,丫鬟将盘子放到桌上,凌婳月说道:“这第一道菜,叫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慕容止轻笑一声,“金公子该好好尝尝”。

金照夕也不生气,执起丫鬟专门为他准备的金筷,望着眼前的菜,有几分失望,“就这个?”

一盘菜中,只有三四根笋心,唯一不同的是笋心外面不知用什么渡了一层金黄色,可就这三四根笋心,就值他的一百黄金,这也太简单了吧。

“就这个”,凌婳月点头。

没办法,金照夕夹了一块儿笋心放入口中,顿时,香气四溢,在口中迅速弥漫起来,“恩,果真不错”,笋的脆和鲜全都保留,还有调味的香,只是简单的几片笋心,做出这样的美味,确实不简单,而且这样浓香的味道,也是他以前从未尝过的。

“下一道呢”,不知不觉,他有些期待了。

“这第二道,叫做‘禽兽不如’”,丫鬟端上来,金照夕笑容顿了一下,脸皮厚的当没听见。

那是一盘乳鸽和幼兽做的一盘肉菜,一禽一兽,金照夕执起金筷,“这道菜勉强还能值个几钱”,金筷夹起那幼兽上的一块肉放入口中,“恩,肉质松软鲜嫩,味道极为特殊,月儿,这是什么幼兽?”

凌婳月面无表情的说道:“老鼠”。

“呕…”金照夕俯身狂吐,慕容止微微含笑,凌婳月抬头望天。

今天天气不错啊天气不错。

吐完了,金照夕愤愤的狠瞪凌婳月,“凌婳月,你故意的!”

凌婳月无辜的眨眨眼,“我做菜向来随意,逮着什么做什么,你若是不敢吃,那就走吧,不过金子可要照付”。

金照夕眼眸微眯,半晌,抚平了胸口的怒气,一咬牙,“上第三道菜”。

丫鬟将菜端上来,他仔细的查看了一番,那是几只幼虫,这种幼虫常用来做菜,他吃过,到没什么特别的,幼虫上洒了一层面粉,插了一朵鲜花,怎么看都没什么古怪。

可是他却觉得这第三道菜没那么简单,第一道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算是比较正常,第二道菜“禽兽不如”让他吐了半天,这第三道菜没有名堂才怪。

这次他没有先动筷子,先问道:“这道菜叫什么名字?”

“吊死鬼打粉插花”,凌婳月面无表情的说着。

“恩”,名字虽然有些怪,可还算正常,这种幼虫俗名确实叫吊死鬼。金照夕夹了一颗幼虫放入口中,鲜酥味美,心里不得不赞叹她的手艺了得。

“它还有一个名字”,凌婳月缓缓说道:“吊死鬼打粉插花—臭不要脸!”

“咳咳…”嘴里的菜全都喷了出来,一时间他优雅的黄金公子形象全无。

他狠狠的瞪着凌婳月,好似要把她生吞活剥一样。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没这么简单。

凌婳月事不关己的抬头看天,今天天好蓝呀天好蓝。

“最后点心叫什么,一并说了吧”,什么胃口也没了,该死的女人。

凌婳月招招手,丫鬟端着最后一盘点心走上来,这点心只有一颗,圆滚滚的,在盘子上随着丫鬟的走动滚来滚去。

金照夕戒备的看着凌婳月,“这又叫什么名字?”看起来就是个糯米丸子。

凌婳月指指大门口,没说话。

慕容止却轻笑出声,双目宠溺的看着凌婳月摇摇头。

金照夕更疑惑了,“用嘴说,不会吗?”

“滚!”凌婳月吐出一字。

金照夕倏地起身,面带怒色,“你这女人,你说什么?”他唐唐的黄金公子,她敢让他滚。

“我说,这道点心,叫‘滚’”,凌婳月委屈的眨巴眨巴双眼,金照夕怒火更胜了。

“凌婳月你…你…好,好你个凌婳月!”该死的女人,气死他了。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穿越架空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