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皇后凌薇皓月柳妃小说在线阅读

皇后凌薇皓月柳妃小说在线阅读

资讯 秩名 2019-11-13 阅读(3685)

讲述皇后逆袭之路,主角是凌薇皓月的小说名为《凤求凰》,是一本非常优质的古代宫斗言情小说。凌薇又名凌薇儿,是丞相不受待见的小女儿,而皓月是她的贴身丫鬟。皇帝微服私访,将凌薇儿带回了宫中,丞相得知后,竟用宫斗逼迫皇帝娶了凌薇,让凌薇成为了皇后。沈羲遥因此恨上了凌薇,再也没有碰过她,于是凌薇就和皓月一起想办法引皇帝的注意,没想到惹来了柳妃等人的明枪暗箭。

皇后凌薇皓月

>>皇后凌薇皓月小说在线阅读<<

皇后凌薇皓月小说免费章节

大羲的皇宫是在前朝的宫殿基础上扩充而成的,在增加了许多宫室之后,曾经一些因位置或者采光或者新皇宫配置的因素,一部分原本的后宫宫室便被废弃,经年累月下来,荒草丛生,罕有人至。

我住的这一间,可能是因为靠着九龙池,位置偏西,整个宫室都是西晒,因此便被遗弃了。

我初来此时,身子因为小产又得不到医治和汤药的调理,只能每日都躺在床上。赵大哥每日偷偷送早晚两餐饭来,因要避人耳目,时间总是不定。遇到他不当值,我便得饿上一天。不过好在他怜悯我,又要为家中母亲筹钱,休息的日子便几乎没有了。这样过了大约两个月,天气寒下来时,我的身子靠自身好了大半,但也落下了头风,身体状况也大不如前了。可是,只要活着,便是万幸了。

长日孤寂,似乎每日的盼望,不过是赵大哥将饭菜送来,与他短短几句话的时光。其余的时间里,我踏遍了这座宫室里一百零八块破碎的汉白玉地砖,看遍了窗上八十一瓣莲花的细致雕纹,摸遍了床头一百零一个小孩的神情动作,数遍了院中十八株梧桐的一万三千五百四十六片落叶。

还有那第一片雪,是从第三格窗子上的缠枝并蒂莲花叶的缝隙间飘进来的。它提醒着我,冬日,已经到来了。

当初皓月拿来的那些棉布,除了我给自己做的那身衣服之外,其他皆让赵大哥送了回去。只说那身衣服给我入殓时穿了。皓月将那些棉布赏赐给了赵大哥,他又悄悄拿给了我,我做了一身棉袍送他,也是为了遮掩皓月的耳目。剩下的却不够缝一床棉被,反正也只有一点点棉絮,我只做了件厚短袄,可以抵御一点冬日的严寒。

冬日本该燃炭取暖,但繁逝的侍卫分到的也不过是一点黑炭,燃起来烟雾极大。赵大哥曾悄悄拿了些给我,因为是藏匿于此,我不敢燃,便又还给了他。他只好将分给繁逝的棉被悄悄拿了一件给我。可是繁逝的棉被里棉絮少且不说,多是陈旧的,但再多又不可能。我只好请赵大哥搜集了些稻草给我,这样,我才不至于冻死在这样的严冬里。

可即使如此,因这间宫室西晒,只有傍晚的短短时间里有阳光滤进来。而这年冬天雪几乎没停过,所以没有几日,那些稻草和被子都变得潮湿沉重起来。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只能靠着燃烧曾经美好的记忆,来自己为自己取暖。

我想起上一个冬天,山里的寒气重,在那僻静的山村里,黑炭都是难得的东西了。屋里潮湿冰冷,毕竟曾是消夏之所,冬日里是不适合居住的。

冬日到来前,黄婶帮我们做了几床厚实的被子,起了烧火取暖的炕头。我为羲赫做了几身新的冬衣,虽然都是民间最普通的料子,可是却十分的保暖。这样,他有时和同村的几位大哥进山打猎就不怕了。

每日的清晨我都会在“噼啪”的劈柴声中苏醒。那是羲赫在院中备柴。即使是现在,我都难以想象一个王爷竟能做到如此,就如同最平凡的村夫,做着最平凡的农事。

那天我醒来得早些,羲赫劈柴的声音停了下,我站在门后看他,他却没有发现我。那天他一定是感到很热了,开始时已是挽了袖子,后来估计是看四下里没人,将上衣脱了去。

就是那一刻,我惊得几乎要喊出来。

虽然羲赫身为将军,常常在沙场上出生入死,可是他的皮肤光洁,观之毫无瑕疵。彼时我看到他的后背,那里有一道长长的狰狞的伤疤。

那伤疤看起来是利物所伤,狭长的一道,暗红色,那么直,是利器一次破坏所成。如今这伤疤都未淡褪,可以想见其时这伤有多深。可我曾经听别人说起裕王身姿明耀,肤无半伤,身经百战实属难得。如今看到这伤疤,隐约猜到了来历,心中泛起波澜。

夜里他坐在灯下看一本手札时我看似无意地问道:“羲赫,你身上有伤?”他怔了片刻旋即笑了:“是战事所留,毕竟我长年征战在外,身上有伤在所难免。”我支吾着点了点头,低头看手上正在缝制的一件棉衣,那银针一闪,我淡然道:“那背上的伤,又是如何来得呢?”

其实我只是好奇,那时并没有想到羲赫是否愿意告诉我。

他犹豫了很久才轻轻地开了口:“是一次被敌军包围拼杀出来时留下的。”

他说的那么轻松,日常的口吻,仿佛我在问他是否明日里要与黄大哥进山一般。可我的心却被紧揪了一把,他身为首将,战时身边一定有众多的士兵保卫。在我所有听到的关于他的战事里,只有一次他被敌军包围又是孤军奋战,而那次,缘于我送他的那只荷包。

我的手颤抖着伸了出去,想轻抚那伤痛。可是伸到一半还是无力地垂下,泪水模糊了双眼。

羲赫轻轻的环抱着我,他亲吻着我的发喃喃道:“哭什么,没什么的。”那怀抱真温暖,那么踏实,充满安全感。

我茫然地伸出手去,仿佛还能感受到那怀抱的温暖。可是雪花被风吹得落在指尖,我只感受到了冰凉。一颤,将手缩了回来,这冬天,真冷啊。

我抓紧了身边早已不再干燥的棉被和稻草,将它们拢在身前,酸楚的凉意渗透进身体里,我却将它们抱紧了些,只想着将自己用什么包拢起来,让我不感到那么的寒冷。

风依旧吹着,我突然觉得很累很困,手上松了松,斜靠着墙睡去。

睡梦中,曾经的一切突然无比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就好似一个旁观者一般,静静地看着那段往事在时间的大河中流淌,而以旁观者的身份,我终于看清了那一切,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切从眼前掠过,即使,我已发现了真相。

皓月之所以引起我的怀疑,不过是一些细节。

那日沈羲遥那般大张旗鼓地带我回宫,若说完全封锁了消息自然不可能,所以,有些想除掉我的人自然蠢蠢欲动起来。而皓月,是最佳的利用对象。因为她是我自幼的贴身丫鬟,我最信任的人自然是她。所以,她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起疑心才对。

最开始我该是有疑的,皓月第一来看我的那天,恰巧是侍卫们捕蛇的日子。那些蛇不会无缘无故出现,按照罗大哥的说法,应该是有人故意将死老鼠与鸡血弄到我房间中,再将毒蛇放在附近。

我想,刘三也是她们安排的吧。凭他一个小小冷宫侍卫,即使我们是皇帝的废人,但也是皇帝的女人,即使给他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侵犯的。但是,他做了,又恰巧由皓月帮我解了围。在那样的情况下,我只会有感激之情,而不会生出疑虑来。

真是天衣无缝,环环紧扣,让人无法生疑啊。

我应该是完全信任皓月的,可是,坏就坏在那套吃蟹的用具上。

金镶钻的“蟹十八件”只有从妃一级才可使用,皓月此时不过是个贵人,再得宠,以她谨慎的性格,是不会用这样僭越的东西的。更何况,她若真如同她所说,在后宫中没有朋友,只有处处紧盯着她的眼线,她又如何敢用这样的东西呢?无非只有一种情况,那便是,这金镶钻的“蟹十八件”,不是她的。

后宫嫔妃众多,但是从妃一级的却鲜有,不过是柳妃、丽妃与和妃,沈羲遥自然有新宠,但却都未封妃。那么,这金镶钻“蟹八件”,只有可能是那三人中的一人给了皓月,或者说,授意她来此的。

同时,阳澄湖的大闸蟹虽派到各宫,却也是要分了等级。皓月端来的,绝对是上佳的,正常情况下,以她贵人的身份,也是享用不到这样的顶级品。

我闭上眼,不令眼角泪水滑下。皓月,从之前的蛛丝马迹看来,她已不再是忠心于我的那个自幼一同长大的玩伴,已经站在了容不得我的那群人一边,变成了我的对立面了。

那蟹,恐怕也是皓月用来试探我的吧。她发现了那件婴儿的衣服,想来多少猜到我有孕,如果我没有吃,便证实了她的想法,或者,她们的想法。

而酒,我忽略了那双瓣的壶盖,向来是宫中要人命的利器。

但是我喝了,也就此知道了真相。我唯一后悔的是,腹中的孩子代替我去了另一个世界。所以我日夜祷念《往生咒》,只求这个孩子能够早登极乐。同时,我的心底又在隐隐庆幸,幸好,它没有生在帝王家。

那个夜晚,在万籁俱静的时刻,我突然想到了李管家的话,还有他的死,如今看来,我是无知地落入了一个圈套之中了。

沈羲遥身为皇帝,怎会亲自去对太医说下药之事,他虽承认了,可是,李管家看到的情景,却一定是虚构。那么,能让他诬陷皇帝,给他胆量,让他告诉我之后,促使我对沈羲遥反目成仇而得到好处的人,除了皓月,还有她身后的那个我并不知道的妃子。

推我入水的乳母,不过是沈羲遥因我有孕没有杀我后,那些人使出的下一个杀招。而太后知晓我对沈羲遥的刺杀,更是她们的后棋。她们渴望能通过太后的手,将我除掉。

只是不曾想,黄总管竟是父亲的人,悄悄留下了我的性命。

而当她们刚刚松一口气,却发现我竟没死,还被皇帝带回了宫。

我相信她们那时一定是恐慌的,怕我复宠,怕我发现真相。

却不想,从她们的口中,令我知道了真相。

全文阅读

标签:古言宫斗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