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夏漫沈彦之是什么小说在线阅读

夏漫沈彦之是什么小说在线阅读

资讯 秩名 2019-10-22 阅读(45)

夏漫沈彦之是什么小说?这本都市言情小说名字是他住在心上,主要讲述的是谁都以为,沈彦之从队伍出来后,凭借能力履历以及沈父的关系在杭城能青云直上。可他倒好,拐着弯子走最遥远的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认识夏漫,那个打开他新世界大门的女人,真是不一样。

夏漫沈彦之是什么小说全文阅读

>>夏漫沈彦之是什么小说全文阅读<<

夏漫沈彦之是什么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夏漫朝他笑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你怎么不进来。”

沈彦之能清楚闻到自己身上最后还是带了些烟味,他怕夏漫闻着难受嫌弃,当下便站的远远的,“我身上有味道。”

夏漫看他,捂着嘴笑了笑,“你觉得我会嫌弃吗?”

她下床,近似于蹦跳地走到沈彦之身旁,拉着他的胳膊,想要把她往床上带。

只是刚一走近,她敏感的鼻子便好像有些难受。

“你身上有……烟味?”她仔细地辨别,下意识地问道。

沈彦之避讳着想要不同她接触,见她猜到,也爽快点头承认,“嗯,怕熏到你,怪不好闻的。”

夏漫没怎么听他解释,只是心里有些震颤。

他没想到沈彦之竟然也是个抽烟的人。

她从未见过。但夏漫看得出来,沈彦之并不是一个像有烟瘾的人,他也很自律很能克制自己。

能让他抽烟的想必只能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当下,她凑近他,贴在他胸前,体贴地问道:“没事,我会习惯的。彦之,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她看他脸色虽然是笑,但是笑意却怎么达不到眼底。

那双眼神里,似乎包含了太多东西,夏漫一时间有些看不透。

沈彦之摇头,有些闪躲,“漫漫,是有些事情,但是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他不忍告诉夏漫,她所遭遇的一切可能是因为他的存在,她所遇到的危险也全是一个组织的人。

他怕引起夏漫的恐慌与绝望,这是沈彦之所不愿意看到的。

见到沈彦之有自己想法,夏漫也不再说什么。

沈彦之的家中并没有什么能吃的,他一向不在家里开火。

因此,当夏漫洗漱完后,他有些歉意地说道:“我陪你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顺便退个烧吧,然后出去吃点东西。”

夏漫应允,莞尔笑笑,“其实我还不饿,我也有些想回家,怕她们担心。”

沈彦之听她一直记挂着夏母夏音,心理明白她的担忧,也不好阻拦。

他将贺青阳给他带来的衣物袋子递给夏漫,“昨天的衣服脏了,我拿去洗了,现在也没有干,你先穿这个吧。”

夏漫眼神闪烁地接过袋子,快速地瞄了一眼,瞠目结舌,“哪里来的衣服?”

沈彦之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推她进浴室,贴心地替她关好门。

浴室内,夏漫有些窘迫地看着手中的衣物。

她刚刚打开,发现上面连标牌都没撕掉,像是刚买来还崭新的。

夏漫不由好奇地在想,沈彦之是什么时候去买的这些衣服。

但她看了看自己此刻还穿着男款衬衫的样子,也顾不上想太多,只得先把衣服换了。

等到她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沈彦之看她的脸色多了一丝异样。

“很合适你。”他情不自禁地夸道。

宁蓁的身材和夏漫差不多,她选衣服也是有自己眼光,如今这衣服穿在夏漫身上也不差,反而和平日是不同的风格,显得有些新鲜。

“我……没穿过这类型的。”她冬日打扮一向以慵懒舒服为主。

但没想到这衣服却是走的名媛淑女风,夏漫拾得上面的牌子,在久光百货看到过专柜和价格。

她咂舌,没想到昨天看到的衣服竟然今日就穿在自己身上。

“等等……”沈彦之扫视一圈夏漫,打量后才隐约发现哪里有些不对。

他看着夏漫脖颈间有些别扭,当下伸过手,在衣服上摸着,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后,他这才掏出。

沈彦之指着标牌打趣道:“我帮你剪了吧。傻子,这以后就是你的衣服,穿着这个不会不舒服吗?”

还未带夏漫摆手阻止,他便先行上了手,直接将标牌扯断。

夏漫:“……”

收拾完一切,沈彦之直接带着夏漫去了医院,他们出门的时候,逗逗叫唤个不停,仿佛知道自己被抛弃了一样。

夏漫听着这声音似乎有些凄惨,担忧问道:“就这么把逗逗留在家里吗?”

沈彦之正在关门,觑她一眼,“平日里不在家只能这样。不过你提醒了我,漫漫,我这家似乎还缺个专职女主人。”

“啊?”夏漫脸上顿觉有些红,不敢抬头看他。

“就像你说的,或者缺个人喂逗逗,陪……我。”沈彦之低低地笑了,说完也不管夏漫是怎么瞪他,直接拉着她的手走进电梯。

——————————

医院急诊室内,夏漫同沈彦之坐在走廊中。

夏漫没想到沈彦之将一切安排好了,她这一路畅通无阻,在沈彦之的要求下,做了所有检查。

如今,他们正在等报告的出来。

夏漫握着沈彦之的手,微笑道:“应该没什么事情的。”

沈彦之看她脸上还是没有如数恢复往日身材,心疼地摸了摸,“病恹恹的怎么会没事。”

正这时,有个女医生拿着一叠检查单走到走廊,高声喊道:“夏漫在吗?”

夏漫忙应声,拉着沈彦之跟在她后面往办gong室走去。

女医生仍然是昨晚的医生,对昨晚抱着夏漫冲进急诊室的沈彦之有些印象。她低头看了下检查单,解释道:“你的身体还行,除了血糖有些低,昨天晕倒估计太紧张恐惧了。好好休息就行。”

夏漫听着松了口气。

“不过你刚刚的血液检查里白细胞含量很高,你这是有些发烧吧。”她埋首于案前,看着面前一堆检验报告。

夏漫微怔,下意识看了看沈彦之,咬着唇问道:“那开点消炎药吧?”

她还没说完,便被沈彦之打断,“她烧的厉害吗?需要输液或者住院吗?”

听到沈彦之开口,女医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感慨这男人的紧张。

从昨晚,她就对沈彦之印象有些深刻。

这男人外形不错,身姿颀长,俊朗,眉目也好看。

他的穿着似乎很低调,但女医生眼尖地认出他的风衣是巴宝莉今年刚出的男式新款。

这么一个有身材有颜似乎还有钱的男人自然吸引的他多看几眼。

只是,让女医生吃惊的是,这男人似乎很关心身旁的女人,这么紧张。

她失笑,倒也耐着性子说道:“不算太厉害,37度8,这个不需要输液,吃点消炎药好好休息就好。不过如果你们想输液,也可以,这样好的快些。”

她把选择权丢给沈彦之。

沈彦之听她说完,并没有直接做决定,反而把目光投向夏漫,“你要输液还是回家休息?我怕伯母看见会担心。”

夏漫听完心下怅然。

她没想到沈彦之考虑的是这个。这个男人的体贴却是出乎她的意料。

想到夏母,夏漫也不得不思索再三,最后直盯盯地看着沈彦之,“要不,我在这里输液,你先去忙你的?”

沈彦之微微蹙眉,不太喜欢夏漫把自己推开的样子。

她生病的时候,他更应该陪着她。

“你们两位确定好了吗?”一旁的女医生看着面前两人眉来眼去地商量,忍不住想要插嘴打断。

沈彦之收回注视的目光,干脆利落地说:“输液。”

缴费完后又去拿了药,沈彦之扶着夏漫到输液室。

夏漫撸好了袖子,在护士台等着护士将留置针放好。

护士配好药后,举着药瓶和一张薄薄的信封过来,看见夏漫手上的样子,皱眉闷声说道:“哎呀,谁给你打的留置针,还没签字呢。”

沈彦之站在夏漫身旁,接过那张信封,冷声道:“我替她签。”

他拿过笔,在上面的注意事项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夏漫在一旁看着,注意到沈彦之的字其实写的很好,苍劲有力,力透纸背。

她忍不住好奇问道:“彦之,你学过书法?”

沈彦之抬起头看她,嗯了一声,“小时候父亲逼着我学过一段时间。”

所以……这又是一段听起来有些让人难过的往事。

夏漫聪明地不再多说什么,选择闭上了嘴。

————————————

一瓶消炎针,沈彦之怕滴速太快,夏漫难受,便调到了最低。

这一瓶水挂的极为缓慢。

沈彦之也不急,在一旁替她观察着输液的情况。

夏漫戳戳他的胳膊,还是建议道:“如果你今天有事,你先去忙?我这边自己可以的。”

其实夏漫最想说的是:你饿不饿?

她这一顿折腾下来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她怕沈彦之却饿了,毕竟他忙前忙后照顾了她一个晚上一个白天。

可夏漫知道自己一旦问出来,沈彦之便只会想到她,反而不会考虑自己情况。

“周日,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沈彦之闲闲地说句。

如果有,那便是去江滨gong安ju处理昨晚的事情。

那个男人按照规定是24小时暂时拘留。

“可是,我总觉得好像你今天好像被我耽搁了。”夏漫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

沈彦之摸摸她的头,笑着轻骂了句:“傻子。”

不过,想到那个男人的事情,沈彦之的神情也有些正经起来。

这家医院离江滨gong安ju并不算太远,他开始琢磨是不是得回去一趟先行处理好事情。

可夏漫这边,他却总是不放心。

“彦之,要不你先去处理你的事情,我这边挂着水也要点时间。”似是看出沈彦之犹豫了那么片刻,夏漫体贴地询问。

她看了看头顶的吊瓶,滴液速度极为缓慢。

急诊室的人有些多,他们坐在最角落。夏漫看着深怕都是三三两两陪伴着来的,她忍不住伸手牵住了沈彦之的手,“我可以等你回来。”

她朝沈彦之微笑,双眸温柔璀璨,沈彦之一时间有些失神,须臾便清醒过来,反手用大掌包裹着她,“我去趟gong安ju便回来。”

夏漫微笑点头。

沈彦之行色匆匆地离开,夏漫从包里掏出手机,想了想给凌念念发了条短信。

“念念,如果我妈问起你,你就说我昨天在你那边睡的。”

看着短信发出去,她准备将手机重新塞回包里。

可忽的,怀里的手机抖动起来,夏漫拿起一看,却是凌念念的连环夺命call。

“夏漫,你昨天没回家?”刚接通电话,便传来凌念念震惊又不敢置信地声音。

夏漫失笑,让自己离手机稍微远离了点距离,待到凌念念冷静下来后,才温声细语回答:“嗯,昨天出了些事情。”

凌念念一副懵逼却又试探性地问道:“那你昨天住在哪里?”

“……”夏漫心理一咯噔,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糊弄着回答,“住一个朋友那里。”

凌念念恼怒,恨铁不成钢吼道:“夏漫你骗鬼呢!你在杭城又没几个朋友。这么犹犹豫豫地不会是男性朋友……”

凌念念下意识地猜测道,但话说出口她自己都有些接不下去了。

好像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夏漫在杭城并没有什么朋友……

夏漫没想到凌念念脑子还能这么灵活,转的那么快,有些尴尬地说道:“念念,这个你别管了。”

凌念念嗤笑声:“别是真被我猜对了。这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你都和向北辰分手那么久了,哪怕有新男朋友又怎么样?”

她是了解夏漫和她的过去的。

这几年,她也曾经劝过夏漫要不再找个新男朋友或者重新开始新恋情,但是总是被夏漫用各种理由搪塞,不是说网店事情忙,就是缘分未到没有心动。

凌念念也没办法强硬着给她介绍男人,也只能偶尔在她旁边唠嗑,建议她努力多去结交。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夏漫默不作声的,似乎进展节奏这么快了。

“念念,我和向北辰真没任何关系,我也没有对他余情未了。”夏漫恼了,有些郑重其事地解释。

她从来不喜欢那种拎不清的关系。

分手了就是分手了,却绝无再回头可能。

“行行行,我知道了。只是我想到上次同学会你们不是还见面了吗,他呀,似乎对你余情未了呢。漫漫,你真的一点也不心动?”凌念念陪笑说道,只是想到数日前那一场同学会,她便有些迷糊。

看那日向北辰的表现,并不是全然忘记夏漫的样子,更多的还是舍不得和怀念,只是夏漫,却比过去愈发绝情。

夏漫听到她的疑惑,心理忍不住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凝滞,嘴角耷拉下来,显得有几分索然无味。

“念念,好端端的何必说到他呢?”夏漫迟疑着回答。

凌念念被她的话堵住了,只能讪讪回答:“那你这是承认你有新男友了?”

“……”夏漫眼见躲不过,轻声嗯了声。

凌念念听到她的亲口承认,心忽上忽下激动不已,“漫漫,我真的超级开心。”

她看着她这几年一个人孤独地在这座城市挣扎,她虽然没有提,她也不问,可是凌念念还是能感觉到,夏漫其实并不开心,也一直在封闭自己。

如今,眼见她终于能这般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凌念念打心眼里为她开心。

“不过,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男人能让你东西?”凌念念有些憧憬地开口。

能让她承认肯踏出来的男人,她下意识觉得不一般。

夏漫静静地听着,脑海里自动浮现沈彦之的模样和往日里接触的点滴,她回味道:“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自律有责任感,待人接物为人处世都有他的章法和自己的原则,和他相处很舒服。”

夏漫不知道要用多少词形容沈彦之,只是他在她心理是全部的好。

她一时间真找不到他的缺点。

“啧啧啧……漫漫,你这是陷入了热恋了吧。”凌念念听到她的评价,感慨不已,“不过既然你觉得他好,那他肯定很好。”

她倒是很相信夏漫的眼光。

“嗯。”夏漫算是认可地应声回答了凌念念。

凌念念见自己的疑问得到了解答,当下也轻松许多,“如果有机会,我真的挺想见识一下他的。毕竟你不是一个愿意将就的人。”

能让夏漫这么认真地动心,那个男人她也有些好奇。

夏漫明白她的意思,心理不由泛起一丝苦涩。

凌念念毕竟是懂她的。

而她自己更懂自己。

夏漫深知自己触碰了感情,也会变得狭隘自私敏感,她怕这样的感情终究害人害己,因此一直努力让自己习惯孤独。

向北辰的出现,是点燃她最美好年华的一道光。

他让她知道,什么是欣喜,什么是懵懵懂懂的心动。

而沈彦之的出现,却是让她明白什么是怦然心动,甚至何谓是爱。

她很庆幸,人生二十多载虽然经历许多不好的也坎坷,但好歹总没有辜负自己。

如今她能等到沈彦之……

夏漫经常在想,如果人的一生只有三万个日日夜夜,而她已经一个人度过了九千多个夜晚,如果没有合适的人出现,那何不如继续一人熬过剩下两万天。

至少,她也快习惯了……

但现在,似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她开始享受现在的日子,开始慢慢接受身边多了一个人,开始去试着怎么去相处珍惜。

她想让生活过的更好。

夏漫很感激沈彦之的出现,仿佛神祇拉她从这个浑噩的世界里出来。

她这般想着,忍不住陷入在自己思绪中,电话那头的凌念念,久久等不到她的回音,忍不住出声询问道:“漫漫,怎么了?”

夏漫这才想起,自己此刻还在医院挂着点滴。

她看了眼手机,此刻她和凌念念已经通话近半小时了,头顶的点滴才挂了四分之一,而身旁的人搀扶着来来去去,发出走动的声响。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来,你应该是见过他的。”夏漫收拾回自己的思绪。

这下,轮到凌念念吃惊,结结巴巴问道:“我……见过?”

如若她见过,那那个男人必然是她们的共同好友。凌念念怎么也没想起来,会有谁是她们共同认识的。

除了……向北辰。

凌念念要被自己这个猜测震惊的快要咬到舌头了,当下吞吞吐吐道:“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

夏漫扬起头思考了下,回忆着说道:“同学会那天,他送我们回的家。”

“是他!”凌念念立马想起来了。

那个男人!

她不断回忆,脑海里慢慢浮现那一天的情形。她对那个男人倒是多看了几眼。

对待夏漫时候眼神柔和,但是对待向北辰时候却又凌厉得很。

她清楚地记得,那一晚,那个男人挡在夏漫面前维护她,他的气势丝毫不虚向北辰。

只一眼,凌念念便记忆深刻。

“你们……那时候就在一起了?”凌念念脑袋快速转了几个弯,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地问道。

她没记错的是,那一晚,他们还拥吻了。

这让凌念念不得不感慨,真刺激……

“怪不得那一晚他说是你男朋友,我还以为开玩笑的,还这么维护你,原来他说的是真的。”

听完凌念念的感慨,夏漫倒是也想到了这一遭。

当时说的是演戏,做戏也做全套,他抱她亲她,却又克制有礼,努力不碰到夏漫身上某些部位。

他愿意陪她演这场戏,是夏漫所意想不到却又吃惊的。

现在想来,或者从一开始,沈彦之就无形却也无偿地帮助了她许多。

“那时候,没有在一起。”夏漫如实回答。

那时候,她很感激他,不过也仅此而已。

“漫漫,我想起来了,是不是那时候你被骚扰了,我记得有个男人来到你家,是不是就是他?”凌念念脑袋转的飞快,越想越多,更很快把很多事情联系在一起。

“我记得,他是个jing察,可是你出事了他随叫随到……漫漫,那个男人似乎真的很认真。”凌念念总结完所有一切,下了个定论。

她很欣慰,夏漫遇到的人似乎还真的不错,至少能在遇到事情时候挺身而出。

这就够了。

......

全章节目录

标签:都市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