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沈清辞洛衡虑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沈清辞洛衡虑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资讯 秩名 2019-10-21 阅读(104)

沈清辞洛衡虑小说的名字叫做《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这是一本相当好看的古代言情类型的重生文,小说的作者是夏染雪,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沈清辞原本是侯府的嫡女千金,但是因为没有心机,被前世的所谓丈夫和表姐联手设计,害死了沈清辞,亲人更是无一幸免。重生回到4岁之时,沈清辞只为复仇以及保护亲人而活,但是还是遇到了克星王爷洛衡虑,沈清辞和洛衡虑之间会有怎样的纠葛呢?

沈清辞洛衡虑小说

>>沈清辞洛衡虑小说在线阅读<<

沈清辞洛衡虑小说免费章节

世间因果,自己种,自己尝,是不是苦果,也要看你当年到底是种下了什么,是恩,是仇,还是怨

白竹抽出了自己的剑,她的面色仍是干净,而她的心中此时也是有多了一抹嗜杀,主子不能动,可是那些护士却是可以的。

沈清辞到是给了她一个不错的标记,以后的只要遇到了被金雕抓伤的齐家人,那直接下手便行了。

至于府中的护卫过来了之后,见此时无事,也都是跟着离开了。

不久之后,几个婆子过来了,除了是给沈清辞送来了晚上吃的一些小食之外,也是将金雕的送来了。

几块嫩兔子肉,还有两条小鱼,小鱼都是十分新鲜的,本来他们是来用熬汤的,这不正好,也是给金雕留下了两条。

而金雕一见小鱼,也是不用人喂的,直接就用嘴叼走了那两条小黄鱼,嘴巴一张,便将小黄鱼咽了下去,这才又飞到了沈清辞的面前,也是让沈清辞喂它。

等到金雕吃饱了之后,沈清辞也是在金雕的脖子上面,挂了一个布包让它带回去。

金雕扇起自己的翅膀飞了出去。

到了第二日之时,它再是过来,脖子上面还是挂着那个那个小布包,沈清将布包解了下来,再是从里面取出了一页纸出来,她只是想要确定一下,是不是这只金雕的脚爪子上面真的有毒的,免的他们不小心的话,要是被金雕划破了要怎么的进行处理,而不至于长久不愈,也是留下疤痕之类的。

洛衡虑给她的答案,也就是同她想的差不多。

这只金雕的爪子里面,确实是有些毒的,也可以造成伤口的长久不愈,因此,哪怕是好了之后,也会留下不少的伤疤,所以,他也是叮嘱她,一定要小心,这只雕平日是不伤人的,如若万一哪一天,真的被它伤了也没有关系。

布包里面还有一小瓶的药,白色的瓷瓶,不大,里面装的都是一种极小的药丸,洛衡虑信中所说,如若真的不小心被金雕抓伤,便拿出了一粒出来,用水化开,一半喝,一半用来清洗伤口,一日一颗,只需要三日,伤口也便是可以恢复如初了,当然也不会留下什么大的疤痕。

沈清辞将药瓶放好,再是让人准备些小鱼给这只雕吃,也不知道这只雕是不是真的喜欢吃小鱼,自是吃过了小鱼之后,就连肉也是不怎么爱吃了,到是小鱼很喜欢,这些小鱼都是从结冰的河里捞上来的,到也不是太难弄,只要将冰给砸碎了,就能弄出不少出来,只是捞这种鱼的并不多,主要也是因为太小了,只能是用来熬汤,而且也没有多么美味的,府上的喜欢吃这种鱼的也是少,就只有几个孩子喝一些鱼汤。

而这种鱼的鱼腥味重,大的不好哄,喝了一次之后,就死活也是不喝了,到还是晖哥儿傻气一些,反正只要给他一点的盐,他就喜欢,可是他一个人的小肚子能有多大的,一天给他吃上一条小黄鱼就好了。

所以也就是便宜了这只雕,这小鱼大多的也都是进到了它的肚子里面了。

“姑娘,姑娘……”

白梅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也是不断的拍着自己的胸口。

沈清辞倒了一杯茶,放在了空中。

“谢谢姑娘,”白梅连忙的接了过来,就给自己的嘴里灌了起来。

“姑娘,不好了,宁康侯府的人又是过来了,说是要咱们的炭,国公爷要将人给打回去的。”

“我出去看看,”沈清辞站了起来,也是将自己裹的更严实了一些,当她到了之时,都是可以感觉到里面压抑到了极点的气氛。

“阿凝?”沈定山一见女儿,这红起的眼睛好像瞬间都是退去了一些颜色,当然也是没有那般嗜血了。

“阿凝,你怎么来了,是哪个大嘴巴说的?”

而一边的白梅则是偷偷的揪紧了自己的衣服,心中可是在祈祷着,她家的姑娘可千万不能把她给招出来啊,不然的话,国公爷真的会扒了她的皮。

“爹爹,阿凝不能来吗?”

这清辞眨了一下眼睛,“我是过来看林哥儿和森哥儿的。”

林哥儿和森哥儿两人,现在都是被乳娘给抱到了内室里面,不要说两个小的,就连两个乳娘了都是被吓的不轻,刚才国公爷的那张脸太可怕了,一双眼睛就像在流血一样,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人,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眼睛来着。

而沈定山听女儿如此说,面上也是不由的有些尴尬,当然更是不想让女儿知道,那些人又来了。

他们正在休息,阿凝等到他们醒了再是过来吧。

沈定山忙是催着沈清辞离开,断是不能让女儿又是搅了这趟浑水。

沈清辞却是坐了下来,这哪像是要走的样子,分明就是赖在这里不走了。

“阿凝,”沈定山也是坐了下来,“你先是回去好不好?”

沈清辞端起了杯子,这一杯水还是没有喝进嘴里。

“爹爹是在担心什么?”

沈清辞问着沈定山。

而沈定山却是无法回答,他总能不说,他担心她再是对那个齐远有情吗,再是傻的被他骗一次,他沈定山的儿女怎么能如此的傻气来着。

沈清辞再是放下了杯子,然后在桌上轻轻的托起了腮,一双眼睛也是笑成了弯弧。

“爹爹,他们是要拿银子买炭,为什么不卖,虽然说咱家的银子不少,可是送上门来的银子,为什么不要?”

“本国公还不想卖他们。”

沈定山的性子就是如此,他说不喜,就不喜,他说不愿意不不愿意,他说不卖就不卖。

“为什么不卖?”

沈清辞就知道自己亲爹这性子的,也确实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

“就是不想卖。”

沈定山性子来了,谁也都是没有办法改变,他真是脾气大,又是性子暴躁。

全文阅读

标签:古代言情重生侯府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