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总裁的99日宝贝林暮欢厉项臣小说目录阅读

总裁的99日宝贝林暮欢厉项臣小说目录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10-21 阅读(48)

主角是林暮欢厉项臣的小说《总裁的99日宝贝》又名《总裁百恋娇妻》,作者是网络作家欢小欢。厉项臣得知了一个真相,五年前林暮欢真正的“死因”是流产,而造成这一假象的人是一个神秘女人,就算这个人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他也不会放过。太多的真相等着厉项臣去揭开,他眉峰紧拧,无比心疼林暮欢。

总裁的99日宝贝

>>总裁的99日宝贝许念欢厉项臣全文阅读<<

总裁的99日宝贝章节阅读

但是在看到面前这样的情况,她顿时惊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她错愕的望着四下的环境,难闻的气味让她胃里一阵阵恶心,还依然感觉到头晕目眩的她更是眼前发晕……

“你,你们……”半晌,她才挤出来几个字,“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姐姐是许念欢,她是厉项臣的女人,你们敢动我,我姐姐要是知道你们就死定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了,立即出声威胁着面前的众人。

罗竟不由得觉得啼笑皆非,做阴损的事情暗算姐姐一次两次三次,现在危机时候却想到自己的姐姐了,真是够讽刺的。

“小姑娘,你喜欢鳄鱼吗?”

“什,什么?”许念心脸色瞬间煞白,她害怕的立即摇摇头,“我不喜欢!你赶快放开我,放开我!”

罗竟拿起一侧的手电筒,直接打开到了第三档,光线非常亮,直接照在了不远处的帕洛身上。

帕洛的脾气本来就不好,这一下,它顿时就生气了!

许念心清晰的看到了一条巨型鳄鱼,“不,不要!”

“让你陪它玩玩怎么样?”罗竟用手电筒抵着许念心的下巴,“把她关进去。”

“是。”几个保镖一把将许念心从凳子上抓起来,丢进了一个巨型笼子里。

“不,不要……我不要进去,我不要……”许念心不停的反抗着,但是她的反抗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这几个高大威猛的保镖收拾她一个弱女子绝对是绰绰有余,就算许念心有千百个不愿意,也已经被关在了这牢笼之中。

“推下去。”罗竟再次吩咐道。

“是。”保镖们利用滑轮,合力将笼子推了下去。

罗竟打开手电筒再次照射帕洛,帕洛最不喜欢的就是光了!

帕洛以最快的速度挪动起了身子,对着笼子又啃又咬,一次次张开血盆大口扑了上去……

这样的场面,许念心只有在电影里看到过!这一下,她是彻底的傻眼了……

“不要……呜呜呜……啊啊啊!”

帕洛咬住笼子一阵猛甩,许念心七晕八素,吓得趴在笼子中间,动也不敢乱动。

“不……不……”她蜷缩着身子,对于帕洛一次又一次极具攻击性的动作,她早就已经慌乱无措,脸色也跟着煞白。

岸上,罗竟淡定的看着现在发生的一切。

身后的保镖上前几步,小声说道:“罗竟先生,这会不会玩得太过了点?”

“只是吓吓她而已,没打她也没对她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只是吓她,这怎么会过呢?”

“但她好像快被吓死了。”

“真是不禁吓!再过三十秒,等帕洛发泄完了,就把她拖上来吧。”

好歹也是许念欢的妹妹,的确是不能玩得太过了。

罗竟挠了挠自己的寸头,他还没玩够呢,真是太扫兴了,回头这许念心继续作死的话,他就要和主子申请把这场人鳄对战的好戏拉长一点!

三十秒后,早就吓得魂灵头都没有了的许念心被拉了上来,牢笼打开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瘫软了下来,身上的衣服早就都湿透了……

“没吓死吧?”罗竟看着倒在地上的许念心,无奈的笑笑。

“没有,还活着,只是被吓晕了。”

罗竟收回视线,出声道:“把她丢回宿舍吧,别让她的室友瞎咋呼。”

“是,我们这就去办。”

“好了,我也可以去和主子复命了。”罗竟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尘,他估计这许念心估计是不会长记性的,因为她典型就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

……

楼上,主卧室内。

正在看着文件的厉项臣接到了罗竟发来的短信,在得知许念心被吓得不轻之后,他微微扬起唇角,显然没有半分怜惜的意思。

夜深,厉项臣却依然未睡,他将笔记本电脑合上后,直接迈步朝着厉以宁的房间走去。

推门进入后,厉项臣这才发现念欢居然睡在地板上?!

该死的!他都舍不得让这小女人睡在地板上!

很好,他妹妹做的真他妈的好!

厉项臣蹙眉走到了念欢身边,她的睡姿不怎么样,睡的四仰八叉的,和平日里蜷缩的睡姿完全不一样。

现在的她想必是放开了睡的,安心的睡觉,睡姿也就放开了……但她平日里在他怀里睡觉的时候,到底是怀揣着多少戒备?

他原本蹙着的眉头倏地紧了紧,而后捏了捏她的脸颊,睡颜也非得这么可爱么?

随后,厉项臣将熟睡的念欢一把横抱了起来,睡得迷迷糊糊的念欢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轻声嘤咛着:“唔……暴君,可恶……”

睡觉还要骂他两句?

这小女人的胆子还真是不小啊!

厉项臣的俊颜瞬间一黑,真是想把她扔下去,把她摔醒算了,他又何必心疼她睡地板、担心她着凉?

床上的厉以宁也是滑稽极了,一样睡的四仰八叉,一点都没有一个大小姐的样子。

这两人是能做朋友的,但是现在却弄得和敌人似的。

他抱着念欢直接离开了厉以宁的卧室,而后回到了主卧室内……

将她放在柔软的King size大床上之后,厉项臣拉起一侧的被子给她盖上,将她搂抱在怀中,微乱的发丝遮住了她白皙漂亮的脸颊,他伸手,修长的手指将她的发丝别在了她的耳后,随后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睡吧,笨女人。”

念欢像是听到有人在骂她似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而后在他怀里蠕动了柔美的身子,睡梦中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样的举动完全就是在挑战面前这个抱着她的男人!

“**!”厉项臣不悦的低咒了一声,强忍着被她勾起的烈火。

这小女人简直会折腾人!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还是这样!

“唔……”念欢嘤咛一声,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睡下。

厉项臣被她折腾的不轻,敢这样折腾厉少的,她还是头一人!

夜,寂静。

室内,是那样的安静,安静之中却透露着丝丝甜意……

第一百零五章那就让你睡个够

隔天一早。

突然,发出了整耳欲聋的尖叫声!

“啊啊啊,哥哥哥哥,大事不妙了!”

念欢被这震惊声吵得耳膜都有些疼了,她微微睁开眸子,光线刺的她眼睛有些疼,念欢揉了揉眼睛,却意识到身上压了个什么庞然大物似的,分量很重……

“醒了?”突然,低沉性感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

念欢顿时睡意全无,原本还有些倦意的她瞬间惊醒,而后脑袋开始高速运转起来!

她明明记得昨天晚上她是睡在厉以宁的卧室里的,她是睡在地板上的,可是现在为什么身下那样软?为什么眼前会出现厉项臣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俊颜?

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你……我……?”念欢一脸懵了的表情,她转头看了看周围的布置,这里是主卧室!

厉项臣忽的扬唇,邪笑着。

“哥!!狐狸精不见了,昨天晚上我还看到她睡在地板上的啊!苏妲己是不是被姜子牙抓走了?!”厉以宁连门都不敲,直接咋呼的风风火火的闯进了主卧室内……

原本惊叫出声的厉以宁,在看到面前的这一幕,这一刻,她瞬间平静下来了。

“原来狐狸精不是不见了,是跑到我哥哥床上来了!真是不甘寂寞!居然半夜偷跑到我哥床上!”亏她还担心害怕了那么一会儿的工夫,真是浪费感情,浪费生命!

“我……我没啊……”她昨天晚上的意识是在地板上中止的,她也没料到自己会睡在这里啊!

厉项臣直接抓起一侧的睡袍披上,而后将光溜溜的念欢用被子裹得很紧,哪怕站在不远处的是他的妹妹,是个女人,他也不允许其他人看到她的美!

“不甘寂寞的人是你哥,不是她,还有话要说么?”

厉项臣的这一句话让厉以宁瞬间就像是垮了的小草,“哥,你就那么想要她啊?”

“小孩子不需要知道这么多。”

“呜……许念欢也比我大不了多少!为什么她知道的比我多?”

“因为她是我的女人,这个理由分量够了么?”

“哼,那我还是你的妹妹呢!”厉以宁直跺脚,那模样气极了,一大早就吃了一肚子的气,都不用吃饭了,直接都气饱了!

“你可以出去了。”厉项臣毫不留情的开始赶人。

厉以宁委屈的出声喊道:“哥……”这是哥哥对妹妹的态度吗?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对她,她还是个孩子!

“开始不听哥哥的话了?”

厉以宁绝对是胡闹的一把好手,但是还是有些畏惧厉项臣的,到底是自己的哥哥……虽然宝贝她,但威严还是屹立不倒的。

她也不敢继续胡闹了,气鼓鼓的直接瞪了念欢一眼,而后转身直接离开主卧室。

“把门关上。”厉项臣吩咐着。

厉以宁更气了,直接一把抓过门板,随后只听见“砰——”一声响,主卧室的门就这样硬生生的被关上了!

“这丫头,真是太宠她了。”厉项臣抓过散落在额前的碎发,脸色微沉了下来。

“我,我睡醒了,我先起来了。”念欢看着厉项臣如此妖孽的模样,双颊都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她立即移开视线,准备起床。

可就在下一秒,一股外界传来的力量将她直接压倒在了床上……

定睛一看,念欢看到的是一张俊美无涛的脸庞,嘴角上挂着邪佞的坏笑……

“厉,厉项臣……”念欢的声音都在抖,这个男人现在又想干嘛啊?

“在我怀里动了一晚上,你觉得能这么算了?”

“咳咳,咳咳咳……”念欢更加觉得心里苦了,“厉少,我睡在厉小姐房间里挺好的,并,并不是我自己要回来的……”

所以,在他怀里动了一晚上,怎么能怪她呢?

“睡地板这叫好?”

“挺,挺好的。”

“许念欢,你再敢撒谎,我就会让你知道后果!”

“我,我没撒谎啊,是真的挺好的。”睡地板也总比睡在他身边好!

古时候都说伴君如伴虎,这个暴君根本就不是念欢能招惹的,所以还是要尽可能的保持距离,能保持多远就保持多远的距离!

“宁肯睡地板也不睡我身边。”厉项臣的言语之中带着些许怒意,这完全不是一句疑问句,而是一句十足十的肯定句。

他的笃定让念欢根本无力反驳,因为他说的是事实,而撒谎,是念欢最不擅长的东西。

她只能摇头,再摇头,“不是的……”她的语言很苍白,片刻才挤出来这三个字,念欢试图用这种方式撒谎回答。

只是她的眼神一直在飘,不擅长撒谎的她心虚无比。

厉项臣伸手捏住她的下颚,从容不迫的出声,“你撒谎。”

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对于念欢而言都是一种审判,她的生死操控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她妹妹的所有也都操控在这个男人的手里……

念欢咬紧下唇,不知道该说什么,任何的语言都显得那样苍白无力,因为厉项臣已经生气了。

“最不可原谅的就是欺骗,五年前骗我骗得还不够么?!”厉项臣的怒吼声,让念欢整个傻住了。

下一秒,她直接被他粗鲁的推在了地板上,当白皙的美背触碰到地板的那一瞬间,微凉感让她的身子微微一怔。

“我没有……我不是林暮欢,我不是她!”念欢鼓足勇气,出声喊道。

他的眸子猩红,伸手捏着她下颚的手收紧了力道,几乎要将她的下巴捏碎一般。

“不是喜欢睡地板么?那就让你睡个够!”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厉项臣直接将念欢压制在地板上……

随即,听见“撕拉”的声响……

虽然室内开着暖气,但念欢依旧感觉到了丝丝凉意,被套被彻底撕开,原本裹在她身上的被子也被丢到一侧。

她就这样被他压在地板上,滔天的吻如同巨浪般席卷着她……

念欢紧咬着下唇,浑身都在抖,背部和地板的摩擦让她生疼,但她从头到尾都没喊过一个“疼”字。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