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绝爱逢笙阮慕笙萧小爱全文在线阅读

绝爱逢笙阮慕笙萧小爱全文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10-21 阅读(40)

都市言情小说绝爱逢笙的主角是阮慕笙萧小爱,全文讲述的是在一个大雾弥漫的晚上,因为受不了丈夫背叛的萧小爱来到魅影酒吧,点了一杯很烈的酒,从此,她的人生就改变了。因为一杯酒下肚,她就失身于阮慕笙了。从天堂掉落到地狱的感觉并不好受,还好她身边有阮慕笙的陪伴。

绝爱逢笙阮慕笙萧小爱全文阅读

>>绝爱逢笙阮慕笙萧小爱全文阅读<<

绝爱逢笙阮慕笙萧小爱精彩章节导读

梦醒时身体竟在一张软软的大床上,我缓缓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好像还在梦里,身处豪华宽敞的陌生房间,不是梦是什么。

“小爱姐,你终于醒了。”沈冰冰惊喜地摇晃着我的手。

“冰冰,这是哪里?”我环视着四周精致的家具和摆设,彻底蒙圈。

“我估计是总统套房。”沈冰冰用手托着下巴,显然在我昏迷的时候,她已经四处观察过了。

“冰冰,我刚才梦见和人打架,后来被人救了。”我觉得后脑处很痛,不由得伸出去摸。

沈冰冰摇着我的手臂,“小爱姐,那不是梦,都是真的,救你的人好帅好酷,领了好多人,那些人都叫他总裁。”

不是梦?那我的记忆怎么这样模糊?脑子不是真的坏掉了吧?

“小爱姐,那个帅总裁说你如果觉得不舒服,他马上送你去医院,你感觉怎么样?”

沈冰冰口中的帅总裁到底是谁呢?刚才我真是晕得够呛,居然看不清他的脸,但他身上的味道和那怀抱的感觉,像极了阮慕笙。

不过,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当时现场除了参加丁锐婚礼的人和酒店的工作人员,应该没有其他人。

“他人呢?”我忍不住问。

“你说帅总裁啊?他说在隔壁约了人谈事,但你可以随时去找他。”沈冰冰给我接了一杯水,“小爱姐,今天那个新郎真的是你前夫吗?噢,我没有探听你**的意思,只是觉得他太过分了,对你下这么重的手。”

“让你见笑了,冰冰。”想起方才荒唐的场面,我心里的滋味不知如何形容,而且辛辛苦苦隐瞒自己离婚的事,就此露了馅。

沈冰冰转了转黑呦呦的眼珠儿,“有了帅总裁,你还理他做什么?你不知道,你的头撞在石柱上,我都吓傻了,然后就见帅总裁像天神一般,带领着天兵天将来英雄救美,别提有多酷了。”

我用手轻轻揉着头,“别瞎说,只是认识而已,不熟的。”

沈冰冰的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你是不是摔迷糊了?人在突发事件时的表情是不会骗人的,他见你受伤了,满脸都是心疼,如果他不在乎你,绝不会小心翼翼地亲自把你抱到这里来。”

我努力回忆着他抱着我时急促的心跳,还有他身后那一群人杂乱的脚步声,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景象,总裁抱着一个女人,高管们紧随其后,一行人浩浩荡荡。

我有点不相信这是阮慕笙,无论如何,他总该顾及一下面子吧?这么多员工,人多嘴杂,万一这件事传到他妻子耳中,那他该怎么解释?

其实他可不必处理得这么高调,即便是恰好路过,想帮我一把,完全可以吩咐一个手下看看我的伤势,而自己大可置身事外。

正当我怀疑这人到底是谁时,房间打开,清冽的幽香拂面,挺秀的眉宇间透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担忧急匆匆闯到我面前,真的是他,让我欲罢不能的阮慕笙。

看到我已经醒了,他眉间的阴云稍有疏解。

沈冰冰机灵得很,见他来了,忙把床前的地方让出来,自己闪到旁边很远的地方去。

阮慕笙站在我的床前,目光深邃如海,“还疼吗?”

“这里有一点。”我抚了抚脑后。

没想到他竟然俯下身来,伸手去抚摸我受伤的部位。

他的手掌在我的脑后试探性地游移着,因他的碰触,我身体本能地收缩,其实没有那么疼,只是太紧张了。

“疼得这么厉害,去医院吧。”他轻声说。

“不,不用,不厉害。”我结结巴巴,感觉自己的脸好像红了。

他疑惑地看了看我,“真的不用?”

“嗯,不用。”我低着头,声音有点哑。

他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我的会还没有结束,我为你们叫了餐,马上就会送来。”

不等我回答,他就快速离开了。

原来他是在会中抽空来看我的,我的心由衷的一暖。只为这一暖,我真的愿意付出所有。

沈冰冰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个不停,“真好吃,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帅总裁对你有意思吧?我要是你,立马投怀送抱。”

她的话没法接,只得低头吃饭。

沈冰冰继续说:“帅总裁可是给你报了仇了,他当场把那两个欺负你的坏人给赶出酒店了。看到你那个叫丁锐的前夫面如土色的怂样儿,真是解气,对了,那小三儿根本没事,就是装的,我亲眼看见她从地上一跃而起,鲤鱼跳龙门似的……”

那是宁欣怡的惯用套路,在男人面前示弱是她的杀手锏,而我却做不来。

阮慕笙再回来时,沈冰冰一刻也没耽搁,说自己有事风一样地撤了,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良久无语。

我和他之间似乎真的不知应该再说什么,尽管有太多的情绪堵在心口,那也只能任凭其就这样塞着。

我感觉自己快要被他看得化掉,在他的注视下,我每次都主动投降。

“听说他们的婚礼被你清场了,这家明海假日酒店不会也是你的吧?”

我的话像是打破了他的梦境,长长的睫毛颤动了几下,他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有一点股份。”

“今天谢谢你。”我站在离他一米左右的地方,说着见外的话。

“打算怎么谢?”他的长指捏起茶几上小巧的杯子,往里面注入了刚刚泡好的茶水,不慌不忙地品味着,捎带等我的答复。

这可有点难,相对于他的身份,我基本上算是一无所有,拿什么谢他呢?

“早知道你要我谢,还不如让我撞死算了。”我想来想去,干脆说了实话,这样比较痛快,省得兜兜转转,太累。

他果然也没有什么好脾气,听了我的话,原来清冷无波的眸色顿时一沉,“原来你这么不珍惜自己的命,看来我是多余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知是他太多心,还是自己说话太偏激。

“那你是什么意思?”他声音很轻,人却站了起来,样子咄咄逼人。

“我……”我被他问得不知该怎么回答,就像小学时答不上老师提出的问题,心里紧张得要命,怕被批评,只能胡乱蒙一个,万一蒙对了呢。

“我今天不是故意来他们婚礼捣乱的,我根本不知道他们要结婚的事,我真的是偶然路过,其实我是想悄悄离开的,但看见他们在台上扭曲是非,胡说八道,一时气不过,才……”

我极力解释着,担心他误会我是那种动不动就骂街的泼妇,我就是这样在乎他对我的看法。

但我感觉自己说的可能不是他要的答案,所以边说边往后退,直到我的后背贴在了墙壁上。

他的长臂支撑了上去,把我整个人咚在了里面,我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让我不能均匀地呼吸。

他的喉结在我的眼前动了动,上方传来低沉的声线,“怎么,还忘不掉他?”

这个问题反而让我的情绪放松了些,嗤地一声冷笑,“是,我的确忘不掉他,那是因为他太卑鄙,太无耻,太没有人性。”

“这样恨他?”阮慕笙的眼睛黑得像一颗宝石,在我的面前闪着幽暗的光。

“是,我恨,恨杀人抵命,不然我会结果了他。”我愤愤地说。

没想到他的眼神忽然变得虚无缥缈起来,幽幽地说了一句我有点听不懂的话,“其实,有人可以恨,也是件幸福的事,世间最痛苦的事,是你想恨,却不知该恨谁。”

我直直望着他无可挑剔的脸,以及这句极为深冷的话,感觉他内心一定藏了一个神秘而凄清的故事。

良久,他又问:“除了今天对你动手之外,他还怎么欺负你了?”

他怎么欺负我了?趁着离婚手续没办,强迫与我发生关系,提前做好埋伏,转移财产,又布局引我入圈套,让我净身出户。

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即使爱情没了,亲情还在,曾经的美好还在,但丁锐对我的种种恶行,怎么也不像与我相爱七年,同我有过四年婚姻的人能够做出来的。

想到这些,以及这段时间来的苦楚,我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

我离婚后,除了李春波之外,这是第一次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的妈妈杨女士和妹妹萧小雪从来没有提及过一句,宋雅晴最近又出差国外。

没有人关心我的难过,我的委屈,以及我被不公平地对待,我只能自己扛着,假装坚强,假装不在乎。

微凉的指尖触到了我的脸颊,指腹轻轻划过我奔涌的泪泉。

真实的脆弱占据了我的内心,这一刻,我不想伪装,只想尽情地、痛快地哭一场。

我的身体随着震颤的心,哭得支离破碎,我感觉到他的双手扶住了我不断抖动的肩,温柔而怜惜,像最初那夜一样。

我扑入他的怀里,脸紧紧地埋在他的胸膛里,让自己完全贴近他,感受来自他的慰藉与安全。

他没有说话,修长的手不停地抚摸我的头发,像是在安慰一个受惊的小猫。

我多么希望他没有妻子和女儿,即便我不能成为他的什么人,但终究可以没有顾及地享受他的宠爱,哪怕只有这不长的一瞬,也好。

我收敛了哭声,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即将要碰触到他的目光时,我又立即移开,那是个无底深潭,一旦落入,便无法自拔。

我有多痛恨宁欣怡,就应该有多理智。我一次次地告诫自己,不能成为连自己都不耻的小三儿。

于是,我慢慢地离开他的怀抱,要知道这有多难。这感觉犹如鱼儿离开水,但我必须如此。

“对不起。”我低着头说。

“明明是我惹的你,为什么说对不起的是你?”他真是个问问题的天才,他的所有提问我都特别伤脑筋。

“不,你怎么会惹到我呢?”我替他撇清。

他好看的嘴角一挑,“听你这话的意思,似乎是我不具备惹到你的能力,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人。”

“当然不是。”我脱口而出。

一丝暗魅的光从他漂亮的眼睛里闪过,性感的唇边扯出一抹戏谑的笑,“那你当我是什么,被你买下一夜又不肯继续再买的一次性用品?”

我自知失言,又被他抓住机会戏弄,不过这次他开玩笑的尺度真的不小,我不由得羞红了脸,伸手去打他,“你胡说什么?”

我打了几下,他没有躲,只是微笑地看着我。

“疼了?”我停下来试探地问。

“嗯。”

我心里一紧,其实我不想打疼他的。

我脸上的表情当然不会逃过他的眼睛,就听他又说道:“我不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的。”

“你说谁是小孩子?”我扬起脸迎上他。

“动不动就哭鼻子的那个人。”

广袤的夜空里,点点星子闪着微光,我和阮慕笙并肩靠在窗前的沙发里,共同看着头顶这一块深蓝的天幕。

在我絮絮叨叨地说完了我和丁锐之间的种种后,已然是深夜,他为我叫了晚餐。

“你不急着回家吗?”我忐忑不安地问。

“你呢?”他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过来问我。

“对一个没有家的人这么问,你不觉得自己很残忍吗?”我自嘲地苦笑。

他把一块剥去刺的鱼放在我的碗里,“把自己喂饱,全家不饿。”

今天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变着法的哄我高兴,动不动还开几个玩笑,有好几次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直以为他就是千年不变的冰块脸,没想到他也会笑,也懂得幽默。

大概看我太可怜太狼狈了,想给我一些鼓励和支持,帮我重新找回一些自信。

我承认,有他在身边,真好。

今天如果没有他及时出现,我在那冰凉的理石柱前躺多久,真的不好说。

还有,我明明还记得,在我昏迷时,他唤我的名字,“小爱,小爱。”

这是我第一次从他的嘴里这样唤我的,以前他不是叫我萧小姐,就是直接说话,不带任何称呼的。

当“小爱”两个字从他口中唤出时,我感觉到了说不出的温暖与感动,我的名字也因他的呼唤而变得比平日更加美妙。

“太晚了,在这里睡吧。”他的语调平静如水。

我抬头看着他,抿了抿嘴唇,“不行,我们……”

我的理智尚存,坚决说了不,尽管很难。

“我不相信我吗?”他的问题有些模棱两可,不知让我相信他什么。

......

全章节目录

标签:都市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