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你的温柔似苦又甜年与江小说完整版阅读

你的温柔似苦又甜年与江小说完整版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10-21 阅读(48)

你的温柔似苦又甜》小说主角是年与江和甄百合,作者白鱼如舟,又名《抹不去的曾经》。甄百合再见渣男前男友,闺蜜为了帮甄百合镇场子,不惜拿出自己的干爹年与江做挡箭牌。一不小心撮合了甄百合和年与江,谁曾想这个英俊大叔好腹黑!

你的温柔似苦又甜

>>你的温柔似苦又甜甄百合年与江全文阅读<<

你的温柔似苦又甜章节阅读

“这个......要不您跟年书记说一下?”小高有点为难。

“没事,你们快回去吧,别让他久等了。”百合催促了一句,把手里年与江的衣服和江雨霏的匕首小心递给小高,便拉着还在云里雾里的柳小丹转身向与车子相反的方向走去。

“书记,甄小姐说她还有点事,晚一点自己回研究院。”小高坐进驾驶室,小心翼翼地对年与江汇报。

年与江看了一眼靠在自己肩膀上阖眼休憩的江雨霏,冷俊的脸上露出淡淡的不悦,咬了咬牙低声说:“随她吧,我们先回研究院。”

看着黑色的路虎终于疾驰而去,百合嘴角泛起一抹自嘲。

就算自己成为他的女人,也一样是个外人,不是吗?

“百合姐,你的脚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还有你的手,好像在流血。”柳小丹看着一瘸一拐的百合,在低头扫向她的脚的时候,才看见她的手上似乎有血迹渗出,连忙抓起来看了看,惊呼道:“是不是刚才被包间里的碎玻璃弄伤了?他们喝得乱哄哄的,砸了好几个瓶子!”

百合缩回手,轻笑道:“没事,我回去用个OK绷就行了!我们打车回去吧!”

“哦,那好吧!”

回到研究院,在公寓分开的时候,百合小声对柳小丹说:“小柳,雨霏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知道吧?”

“放心吧百合姐,高师傅已经叮嘱过我了,你快回去看看雨霏吧!我先回去了,有事需要帮忙,一定给我打电话啊!”柳小丹叹了一口气,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推开房间门,没有开灯,借着窗外泄进来的朦胧月光,百合只能看见江雨霏已经躺在了床上。

百合轻手轻脚地关门,进浴室清理了一下手心里的伤口,洗了个澡,看着被自己扔在桌子上的已经完全下岗的手机,苦涩地勾了勾唇角,才小心翼翼地躺在了床上,看着对面床上的江雨霏的身影,心,难以自持地疼起来。

她只是一个孩子,到底是谁这么残忍,居然下得了手侮辱她?还是被好几个人一起欺负......

叹了口气,正要上去,对面的江雨霏翻了个身,有点不耐烦地说:“你叹什么气啊,我还没缺胳膊少腿呢!”

“你没睡啊?”百合诧异地睁大了眼看向她。

“睡什么睡,我在想那个王八羔子现在死了没!”江雨霏突然起身打开了手机,屏幕灯光映得她小脸上透出一抹诡异的蓝色。

“谁啊?谁死了没?”百合见江雨霏没睡,轻轻扭开了床头的台灯,不解地问道。

“还能有谁?意图欺负我的那几个傻缺呗!”江雨霏不屑地说着,轻松的语气一点都听不出她刚刚被人欺负过。

“什么意思?你知道他们是谁?”百合坐直了身子,心里一动,要是她知道是谁,这案子就好处理了!

“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我又没吃亏!”江雨霏轻描淡写地说完,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得意的冷哼。

“你,你是说你,你没事?”百合又惊又喜,忙不迭地下床,一时间兴奋地忘记了自己受伤的脚,急忙走过去,坐在了江雨霏床边。

“我能有什么事?”江雨霏扔掉手机下了床,“啪”得打开了房间的灯,从桌上拿起那只匕首,在百合眼前晃了晃,“看到没?这是什么?”

“你什么时候身上藏了一把匕首啊?”刚刚在会所,百合已经被江雨霏突然拿出来的匕首吓了一跳,怎么又拿出来了?

“嘿嘿,看到这上面的血了没?”江雨霏把刀持平,指着上面已经风干的斑斑血迹。

百合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刀尖上果然有血斑,腾得站了起来,关切地问:“你哪里受伤了?”

“别着急!我怎么会受伤!杨素素派来的那三个小瘪三,被我削了一个!”江雨霏看着刀尖上的血,眸子里放射出阴冷的狠厉来。

“你?你用这把刀捅了......”百合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一下,“你是说杨素素找人去欺负你,你用刀子自卫,捅了他们?”

“只捅了一个,其他两个没来得及教训教训他们呢,他们就夹着尾巴逃了!”江雨霏把手里的刀扔进垃圾桶:“这个就算不是凶器,也沾了那个王八蛋的脏血,看来我得换一把防身的刀了!”

百合看着垃圾桶里那寒光闪闪的匕首,楞了半天才缓缓坐了下去:“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原来是虚惊一场!这个丫头,果真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家伙,什么事发生在她身上最终都可以被逆转!

难怪她死活不肯让报警!

且不管到底是谁找的混蛋去欺负雨霏,只要她没事,其他的事有她那个万能的老爹,还怕什么呢?

想到年与江,百合心中又是猛地一痛,默默地走回自己的床上,躺了下去。

“怎么了啊?好像被强暴的不是我而是你一样,你怎么了?脸色不好,不舒服?”江雨霏看百合突然不说话了,走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

“我没事,就是被你吓得有点累了,早点睡吧!”

“你吓什么啊?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啊?如果他们真的占了我便宜,我还能坐在那里等你们去安慰我?我早就拎着刀枪追他们到天涯海角也得将他们千刀万剐!”江雨霏不屑地说。

“是啊,所以说你不当演员真是演艺界的一大损失!”百合没好气地白她一眼,钻进了被子里。摸着脖子上挂的那只考拉,心里却突然涌起一阵阵凉意。双手扯住链子正要取下来,年与江当时硬给她套上脖子时的情景突然在脑海闪过。

“戴上了就别取下来!”

他那霸道得不可一世的语气,仿佛还在脑中盘旋。

犹豫良久,她慢慢垂下了手,深呼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是星期天,百合睁开眼的时候,发现江雨霏已经不在房间了。想到刚刚过去的那既狼狈又惊心动魄的一天,百合抬手看了看手掌,左手一个伤口,右手两个伤口,虽然已经不再流血,但手只要微微张开,还是疼得她不由地倒吸一口气。

坐在安安静静的寝室里,突然记起手机已经坏了。在抽屉里找出几个月前刚来研究院换手机号码时顺便淘汰的一个旧手机,换上卡,按了开机键。

良久,看着干干净净一个未接来电、一条短信也没有的手机,百合自讽地抿了抿唇,起床给手心贴上了OK绷。

正想把被摔坏了的手机扔进垃圾桶的时候,她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小心翼翼地抓起已经四分五裂的手机尸体,装进盒子里塞进了抽屉。

此时在研究院十五楼,年与江正在办公室里等待着几位不速之客。

昨天晚上送雨霏回公寓之后,他又折回了星空会所。

会所的老板李强接到陈经理的电话,急忙赶了过来,在仔细查看了录像之后,便谨慎又恭维地给年与江汇报到:“5088在只剩下江小姐和柳小姐之后,确实进去过三个流里流气的小伙子,但不足五分钟便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人好像受了伤还是不舒服,被另外两个人搀扶着,极其快速地离开了星空。至于在这之前,经过跟高师傅的核对,跟江小姐一起进包间的都是研究院的职工。”

年与江看了一眼小高,小高微微点了点头,直到回研究院的路上,才告诉年与江:“和雨霏小姐一起进包间的,是杨素素和姜泽。”

“好!”年与江紧握着的拳头狠狠地抓住了坐垫,阴沉的眸子隐在忽明忽暗的香烟发出来的火光里,显得愈发深邃冷峻。

一大早,他竟接到研究院党,委书记吴德义的电话,说有急事要当面汇报。

年与江刚坐定,抽出一支烟还未来得及点燃,就响起了敲门声。

“进。”

“书记,真不好意思,周末打搅您休息了!”吴德义刚推开门,就满脸谄媚,他后面,居然还跟了研究院总会计师姜庆民和他的儿子姜泽。

“书记好!”姜氏父子齐齐恭敬地打招呼。

“嗯,都来了!坐吧!”年与江大手一挥,指了指沙发让他们坐了下来。

“小姜啊,我还没来得及问你,昨天是你跟雨霏一起出去的吧?怎么没把她送回来?”年与江狭长的眸子微眯,扫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各怀鬼胎的三个人,点燃烟轻轻吐出一口。

“年,年书记,对不起,昨天我先去送素素姐了,雨霏说她坐一会就自己回去,我,我就没管了。”姜泽连忙站起来,支支吾吾地解释。

“坐吧坐吧,没事!”年与江淡淡地说。

“可是,书记......”

姜泽抬头看着年与江,还想说什么,被姜庆民拉着胳膊硬拉着坐到了沙发上。

年与江凌厉的眸子将一切看在眼里,轻笑道:“怎么?还有什么难言之隐?既然来了,就说吧!”

吴德义见状,连忙站了起来,“年书记,还是我来汇报吧!昨天小姜走了之后,雨霏在会所的包厢里,用刀捅了一个小伙子,差点伤了要害,幸亏送医院及时,才保住了性命。”

“什么?”年与江一怔,随即了然地渐渐舒展开眉宇间的郁结,眸子睨向吴德义:“她怎么会好端端伤人?”

“这个......”吴德义犹豫了一下,似是不明状况地说:“听说是那几个小伙子喝醉了酒,看到雨霏长得漂亮,一时没把持住,想轻薄雨霏,没想到刚靠近她,她突然抽出一把匕首,直接刺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小伙子的腹部,另外两个吓得先送他去了医院。”

“是么?”年与江拧眉看向一直低头不语的姜泽:“小姜,是这样吗?”

“是的,年书记。”姜泽点点头,却不敢抬头看一眼年与江。

“那你们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雨霏都跟你们说了?”年与江阴沉的眸子里划过一抹狡黠和浓浓的不悦。

眼前的三个人,是什么货色他还能不清楚?

吴德义胸无点墨,凭着他那个能源大师老子的光环混到了如今这个位置。

姜庆民,当年在X市总部财务处任副总会计师,不知道为赵局长洗了多少昧心钱,后来赵局长从副职转正之后,便把他调到这里来任总会计师。既提拔了他,又将他踢远,以免两个狼狈为奸过的人走得太近而引起怀疑。

至于这个乳臭未干的姜泽,上次到处谣传百合的事,处分的决定还未来得及公示,他竟然还敢造次!

三个人面面相觑看了一眼之后,姜泽站起来,像是豁了出去一样:“年书记,我全都招了吧!那三个小伙子确实跟我认识,我也只是刚好在星空遇见了他们,他们本来就对江雨霏仰慕已久,可能是因为喝了酒,才想跟她开个玩笑,没想到差点丢了性命。但是,这也不能完全怪他们,因为......”

“因为什么?”年与江见他欲言又止,逼问了一句。

“因为您女儿江雨霏带了违禁药品进了会所,他们三个人是吃了药之后,迷失了心智,才会犯错......”姜泽说这话的时候,抬眸一直观察着年与江的脸色。

吴德义和姜庆民相对看了一眼,彼此的嘴角俱浮起微不可察的得意,一副冷眼看笑话的表情。

“违禁药品?”年与江捻灭手里的烟,皱眉问道。

“是的,是K粉。”姜泽点头。

“呵呵。”年与江冷笑了一声,径自又点了一根烟:“小伙子,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K粉可是毒品,你亲眼见江雨霏带这些东西了?还是她亲自给你服用了?”

闻言,姜泽无助地看了看姜庆民,又着急地看了一眼吴德义,却见两个人都低下了头,一副思考的样子。

年与江的这话很明显,言外之意就是:你说我女儿携带毒品,有证据吗?

姜泽正在支支吾吾间,一直一言未发的姜庆民站了起来,笑着说:“年书记,小儿虽然胸无大志,但也不至于乱说话。您也是明白人,其实今天我带着小儿来向您认错,就是希望您看在赵局长的面子上,给小儿一个改错的机会,以后再也不交那些不务正业的狐朋狗友了!”

“怎么?这么小的事,这么快赵局长已经知道了?”年与江笑得云淡风轻。

赵局长?哼,你姜庆民胆子够肥,敢公然把赵局长搬出来!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杨素素是他的人,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现在的职位尚不能跟赵局长算总账,他早在得知杨素素陷害百合的时候,就对他毫不客气了,又怎么会忍到现在?

可是,他跟赵局长之间微妙的关系,是他年与江自己迟早都会处理的事。还轮不到任何人用赵局长的名字来威胁他!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