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好想住你隔壁出书全文在线阅读

好想住你隔壁出书全文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09-13 阅读(10480)

好想住你隔壁出书了吗?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韩经年夏晚安,小说的作者是叶非夜。好想住你隔壁小说全文讲述的是韩经年夏晚安之间的情爱纠葛,因为家族联姻,韩经年夏晚安两人结婚了,但是夏晚安却是单相思,而韩经年却高冷的如同男神不可接触。平淡过了两年,夏晚安发现韩经年的身边多了不少的绯闻女友,虽然他们在低调的隐婚,但是这也让夏晚安心如刀绞,而韩经年在和夏晚安的相处中发现自己慢慢的爱上了对方,直至宠爱。

好想住你隔壁出书

>>好想住你隔壁出书在线阅读<<

好想住你隔壁出书免费章节

呵,说他蠢还是真蠢,从小到大,只要心虚的事,他都会否决三遍,看来还真是看到了没穿衣服的画面。

韩经年将手机放在一边,轻车熟路的驾着车子拐进商场的地下停车场,然后就一层楼一层楼的开始找夏晚安。

他将韩知谨告诉他的地方,全都找到了一个遍,也没找到夏晚安。

他只好又开车回了家,推开门,迎接他的又是一室的空荡。

这都晚上十点钟了,她还没回来,也没去她最好的那个朋友那里……她会不会回了她父母那里?或者是夏晨安那里?

韩经年边想,边给夏家父母那边去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正好是夏父,韩经年和岳父聊了几句工作上的事,然后正准备侧敲旁击的问问夏晚安,结果岳父就在电话那头开了口:“经年,最近你要是有时间,就带着晚安过来吃个晚饭,我刚托人从国外寄了几只帝王蟹……”

听到这话,韩经年知道夏晚安没在夏家父母那边,便客套的答应了岳父,然后挂断电话,直接开车奔去了夏晨安那里。

按了半天门铃,里面才传来脚步声,隔着门板,韩经年听见了夏晨安的声音:“谁呀?”

韩经年没说话。

透过门口的监控,夏晨安知道了来人,很快将门打开。

“我当是谁深更半夜敲我门,原来是我亲爱的妹夫呀?”

夏晨安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着水,他身上只裹了一个浴巾,勉勉强强的遮掩住了下半身的重要部位。

“来的好巧哦,妹夫,我刚洗完澡……come on,baby~”

韩经年忍着揍晕夏晨安的冲动,面色淡定的开了口:“借个洗手间一用。”

“我的就是你的,宝贝,你随便用!”

韩经年没搭理夏晨安,直接踏进了夏晨安的屋里。

“宝贝,你去的是主卧,不是洗手间,不过你要是喜欢我主卧的洗手间,我也没意见,我允许你用……”

韩经年无视掉跟自己身后不断BB的夏晨安,将主卧和洗手间以及更衣室逐一逛了一圈,然后拿了一个浴袍,丢在夏晨安的身上,就去了次卧和书房。

“宝贝,你干嘛给我个浴袍,我不要穿,你看我腹肌,八块,宝贝,那是次卧和书房,你又走错了……”

已经逛完次卧和书房的韩经年,冲着夏晨安丢了句“闭嘴”,就直奔去餐厅和厨房,看到也没人后,他才去了客用洗手间。

“宝贝,你这次总算走对洗手间了……”

夏晨安的话还没说完,韩经年拿着一个毛巾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然后二话不说的塞到了夏晨安的嘴里,留了句“我走了”,然后就离开了。

将毛巾从嘴里扯出来的夏晨安,追上韩经年:“宝贝,你来就来了,别着急走呀,漫漫长夜陪陪我……”

“砰”的一声响,门甩了夏晨安一脸。

从夏晨安家里出来,韩经年在路边站了一会儿,才开车回了家。

夏晚安依旧没回家。

此时此刻,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了。

这么晚了,她没去父母那里,也没去朋友那里,到现在为止手机也没开机,她一个人去了哪里?会不会还在哭?

想着,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夏晚安的韩经年,彻底慌了也乱了,然后他不管不顾的直接拨通了张特助的电话,说的话也完全没了平日里的理性:“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你现在去给我查,查所有酒店和夜里营业的场所,给我找人!”

已经躺下的张特助,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韩经年到底在说什么:“找谁呀?”

“你说呢?”韩经年冰着嗓音吐了三个字。

“夫,夫人吗?夫人她怎么了?为什么不在家?离家出走了吗?”

被戳中痛处的韩经年,瞬间红了眼:“张、承!”

卧槽!还真被他蒙对了?夫人真的离家出走了?!

无意之间吞了个大瓜的张特助,急忙认怂:“对不起,韩总,我马上去办。”

在张特助挂断电话的前一秒,韩经年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又出了声:“还有,派人把所有的道路,都设个关卡,挨个车辆拦下来盘查!”

他就不信了,一个人,一个他要找的人,他把整个京城翻个底朝天,还找不到?!

“……”

事实证明,韩经年花了巨大的财力人力,折腾了大半宿,真的把整个京城都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夏晚安。

都已经凌晨三点钟了,韩经年还没有罢休的意思。

这样跟疯了一般,不计后果不计损失简直是胡来的韩经年,是张特助跟了他这么久一来,第一次见到。

原本还欣喜自己无意之间吞了个大瓜的张特助,此时此刻已经在心底无数次祷告上天,夫人赶紧回来吧,求您了,再不回来这个世界就塌了……

也许是乞求上天的人太多了,上天并没有接受张特助的祷告,导致张特助陪着韩经年一夜没睡的找夫人。

最后还是张特助一句话,使韩经年冷静了下来,“韩总,今天是周一,夫人要上班的。”

将高铁站机场就连街边的公共厕所都找了的韩经年听到这句话,总算放过那些陪着他折腾了一宿的人,然后直接去了公司。

张特助见韩经年脸色很差,有些担忧:“韩总,您要不要吃点东西?”

韩经年没说话。

张特助又开了口:“或者,您喝点水,休息一会儿?”

韩经年还是没出声。

但是这次,大概过了一分钟后,他突然开了口:“她……有没有吃东西?有没有睡觉?”

他开口的语气有些无力,是啊,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他,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弱小。

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问的张特助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样的韩总,是他从未见过的。

面色苍白,眼窝发黑,下巴上冒了胡茬,看起来狼狈又憔悴。

可他心底念着的不是自己,而是夫人。

办公室里安静了好一会儿,于心不忍的张特助又开了口:“韩总,要不我陪您回趟家吧,您洗个澡,收拾下自己,再来公司。”

全文阅读

标签:总裁专情契约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