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腹黑老公骗婚套路深秦画薄行睿结局完整版阅读

腹黑老公骗婚套路深秦画薄行睿结局完整版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09-11 阅读(33)

腹黑老公骗婚套路深》别名《总裁他倾心已久》是作者薄荷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小说主角名叫薄行睿秦画。小说写到薄行睿本是商业巨鳄,而秦画却是遭未婚夫背叛的秦家女孩,而本互不相识的两人,却因为秦画未婚夫的陷害,使得阴差阳错发生关系的两人,却在没几天就成了夫妻关系,因此让我们看这对夫妻会发生什么样的爱情纠葛吧!

腹黑老公骗婚套路深秦画薄行睿

>>腹黑老公骗婚套路深秦画薄行睿结局完整版阅读<<

腹黑老公骗婚套路深秦画薄行睿免费导读

薛媚芝堪堪稳住了身子,做出一副十分娇弱的样子,“人家是真的爱你啊,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就算你什么都没有,人家也想跟着你,我之所以嫁到薄家,都是为了你啊!你怎么就看不到我的心意呢?”

她自认为看人的眼光不会错,而且薄振风那个老东西身体不好,早晚会把公司彻底交给两个儿子中的一个。

薄行磊虽说挺帅的,但也是个身体不好的,说不定你一天就跟他老爹一样了,兴许那方面还有点不好呢。

但薄行睿可就不一样了,不只是身体很棒,还有着巨大的野心,处事手腕比一般的人都要硬,只是看着就很有安全感,要说选股,当然要选他这样的了。

薄行睿黑漆漆的眸子里满是不屑,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薛媚芝也想要进去,他却很快地把车门给锁上了,看都不再看她一眼,脚踩油门,冲了出去。

薛媚芝一直都扶在车门边拍打,车一开走,她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一脸痛苦委屈地看着车开走的方向,眸子里升腾起一股算计,“薄行睿,你早晚都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

秦画一口气跑出了音乐大厅,看着车流不息的马路,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了。

“唔!”

突然有人从背后捂住了她的口鼻,而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缓缓地醒了过来。

睁开眼就看到了那个无比可恶的人,此刻正冲她笑得一脸灿烂。

尽管长得俊美如斯,却还是很让人讨厌!

“小丫头,好久不见。”

秦画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包间,身边也没有什么人,看来就是他把自己绑过来的。

“别叫我小丫头!”明明才比她大了五六岁而已,这么一副老道的样子,看着就讨厌,“把我绑过来做什么!告诉你,咱们之间没有任何瓜葛!我不认识你!”

男人笑得极为认真,“我亲爱的小丫头,当年我可是救了你,你不仅没有以身相许,现在居然还对我这么凶,真是好令人伤心啊。”

“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秦画一想到当年那件事就有些激动,看了看房门,想着找机会出去,“我离开的时候就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咱们俩人不可能!我不喜欢你,更何况,我现在已经嫁人了!你离我远一点!”

“不喜欢我又能怎样?嫁人了又能怎样?”

男人妖孽般的脸庞满是不在意的神情,狭长的眸子灼灼地盯着她,一头银发极为的扎眼,“当年,可是你教会了我什么是爱,现在,想要逃跑,哪有那么容易?”

“我根本没有教你好不好?”

说的总是那么容易让人误会,秦画气急败坏地瞪着他,“萧业新,当时是你自己体会出来的,跟我没关系!请你不要再缠着我了,还有,不许打扰我的生活!”

说罢,她就起身快步朝门那边跑去,可还没跑上两步,便被那双以前总是缠着她的大手给抓了回来,男人愉悦地低低一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

“小丫头,这么着急逃跑干什么?你可是还有许多东西没教我呢……”

“你为老不尊,还教授呢,我看你就是禽兽!放开我!”秦画拼命地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却被他抱得紧紧的,男人的声音很是好听,“对,我就是秦授,秦画一个人的教授。”

“你!”

秦画气急败坏,张牙舞爪地挠他,“萧业新!你放开我!再这样我报警了!我现在是有夫之妇!你这是骚扰!”

“哦?原来这就叫骚扰啊~”

萧业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大手在她的小脸蛋上轻轻捏了下,“果然是我的小丫头,又教会了我一个词,现在更不想放你走了。”

“靠!”

秦画彻底的被他给逼急了,直接爆了粗口,低头狠狠地咬住了他的手背,疼得他闷哼了声,半晌过后,她松开,他却看着印记笑了。

“小丫头,这就是那个男人说的,在爱人身上留下爱的烙印吗?”

“不是!”

秦画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人,但他现在的思维是跳跃的越来越令人无法难以接受了。

当时怎么就想了报他的课!

都怪自己这双眼,!

看他长得帅,教的又是未来时空方面的,还以为是一个冷酷帅哥,以后上课还能养养眼,后来可算是知道了,这家伙就是一个疯子!

而且还是一个低情商的疯子!

真不知道他怎么长这么大的!

萧业新笑的得意,“我看就是了,那我也应该还我的小丫头一个。”

他说着就朝她的脖子凑近了过去,秦画后知后觉,发现之后,疯狂地想要挣脱,看她这么反抗,萧业新的眸子里一瞬间盛满了落寞,像一个被人丢弃了的宠物。

“丫头,你就这么讨厌我?”

他的嗓音低沉,带着些许颤动。

秦画只顾着反抗了,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他话语中的那股子颤意,下意识的回答,“对!我就是讨厌你!你干什么总是搅乱我的生活!都跟你说了再见的!你就不能离我远一点吗!”

“可是……”

萧业新眸子里的落寞更浓了,抱着她的手也缓缓地松开,秦画听到他似乎又想说什么,快速地打断了他的话,“没有可是!你不要再说什么可是了!咱们之间就当从来没有见过,好吗?”

秦画感觉到他的束缚似乎松了一些,迅速地挣脱,逃也似的冲了出去。

萧业新看着她仓皇出逃的背影,眼底一片荒芜。

丫头,你当年分明是开心的,你当年分明是感谢我的,你当年明明跟我很亲近的……

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那个男人吗?

——

秦画一路坐车回到了家,蹭蹭蹭上了楼,直接把正在客厅里面转呼啦圈的开朗给忽略掉了。

开朗呆呆地看着她的房间,又看了看薄行睿的房门,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一个两个的,都不对劲!

......

全文阅读

标签:现言宠文暧昧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