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都市/顾霆琛和时笙的小说全文目录阅读

顾霆琛和时笙的小说全文目录阅读

都市 秩名 2019-08-24 阅读(224)

顾霆琛和时笙的小说叫什么?顾霆琛和时笙的小说叫《最难不过说爱你》,是网络大神桐哥最新出品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写到顾霆琛本与深爱自己的时笙结婚了三年,可直到如今顾霆琛的心里的女人再次回归,而时笙却提出了在过三个月的恋情,因此本不以为然的顾霆琛却选择拒绝,因此时隔多日当顾霆琛准备结婚时,却意外得知时笙因为癌症去世了!

顾霆琛和时笙

>>顾霆琛和时笙的小说全文目录阅读<<

顾霆琛和时笙的小说免费导读

陈家何时有这么一眼看上去就很大佬的人?!

我没有再问助理,而是看向陈楚的墓碑,上面贴了他的黑白照,我忍不住想起他前天满怀期待对我所说的话,“我和季暖两个人之间隔了太远,我始终无法容忍窝囊的自己占有她的美好,所以我才打算暂时离开她,等我稳定下来再回去找她,希望那时的她还在原地等我。”

那时的陈楚虽然刚到陈家不久,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也刚丢失一个合同,但他有自己的打算,心里带着能回到她身边的希望独自的努力着,哪曾想一到晚上就yy两隔?!

整个葬礼都很顺利,季暖的情绪异常平静,可当合棺的那一刻季暖终于没崩住,她手指紧紧的抓住他的墓碑哭的撕心裂肺。

我赶紧蹲下抱住她安抚她的情绪,她哭的特别悲伤的说“笙儿,我再也没有他了,再也找不到他了,天涯海角都没有他了。”

见她这样我忍不住的流下眼泪说“他在的,他对你的ai还在。你们之间的ai并没有因为他的消失而消失,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季暖泣不成声道“可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是啊,在这个世上她再也找不到陈楚了。

我一时失言,季暖怎么也不愿意离开这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se降临的很快,季暖坐在陈楚的墓前不肯离开,助理送着那些吊唁的宾客下山之后给我们送来了羽绒f。

三月的夜晚很冷,季暖最终没有撑住昏迷了。

助理扶着她的身t说“季小姐两天没有吃饭再加上心里太过悲伤导致的昏迷,我这就让送她去医院。时总,我派人送你回时家。”

我摇摇头说“我去医院陪陪她,她现在需要人照顾。”

“时总你一天都没休息了,我想季小姐或许需要自己冷静一下。”

助理的话让我无法反驳,我自己开车回了时家。

躺在床上我心里一阵疲惫,打开手机看见助理刚刚发给我的资料,是关于白天那个男人的。

他的确是陈家的人,辈分极其的高。

他是陈楚父亲的弟弟,陈楚的小叔。

但他看上去格外的年轻。

我往下翻,看见他今年满三十二岁。

我再翻,越翻心里越佩f这个男人。

他九岁就脱离了陈家,之后一直在福利院长大,大学考了斯坦福金融系,随后靠投资g票发家,二十岁那年就建立了自己第一家公司。

后面他的路j乎是顺风顺水,在欧洲闯出了不小的名气,缔造了自己的商业帝国,我的时家和他创造的陈家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倒不是诋毁我们时家,而是我们做的领域不同,况且我们的目光目前为止都在国内,再说他这样的成就完全都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

陈深,他是一个吃过苦,x格坚韧的男人。

他亦是陈家唯一来看望陈楚的人。

对于这样的男人,我心底不由而然的升起敬佩。

其实陈深和顾霆琛这两人太像。

顾霆琛虽然是从顾董事长手里接过的顾家,但之前的顾家不过是一个不怎么闻名的小公司,是顾霆琛花了多年的心血让顾家成功翻盘的。

如今的顾家与时家齐傲梧城,各大家族都想合作。

况且顾家还有最大的底牌——科技。

这是时家落后于他们的。

我收起手机起身去了浴室洗澡,吹g头发后吃了抗癌y,可吃了y之后一直觉得恶

心,跑到马桶里吐了半天,吃的y都吐g净了。

我目光恐惧的盯着马桶喃喃自语问“这是恶化了吗?”

一旦得知这个信息我全身冷的发抖,似乎我的时间比医生说的一两年更短了一点,想到这我赶紧起身去卧室拿了手机给楚行打电话。

楚行那边接通喊着我,“笙儿。”

我哽咽的喊着,“哥哥。”

似乎察觉到我的不对劲,楚行着急的语气问“笙儿,你怎么了?”

“刚参加完一个葬礼,心里很难过。”

我最终选择隐瞒了自己的身t状况。

闻言楚行松了一口气说“你没事就好。”

“哥哥,嫂子呢?你们休息了吗?”

“她和朋友在外面玩呢。”默了默,楚行忽而说“顾霆琛前两天联系到了我,他派了一个科研队过来,他们每个人都是世界上顶端的专家,在抗癌方面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笙儿,你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自己。”

我怔住,原来顾霆琛这般在意我啊。

他究竟记不记得以前的我?!

我答应道“我会保重身t的。”

“嗯,我处理点事,先挂了。”

楚行挂了我的电话,我怔怔的坐在床上又想起顾霆琛说的那句生命无常。

我心里犹豫不决,其实我很想像他说的那样且行且珍惜。

可至今我的心都飘忽不定。

真的太难了,我压根分不清自己究竟喜欢谁,我每次都能清晰的察觉到自己的心在偏向顾霆琛。

可一旦遇上顾澜之我又溃不成军。

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不再去想这糟心事。

我放下手机打算睡觉,但脑海里总是想起顾霆琛。

想起他最近对我的温柔,以及倾尽全力的帮我,还有他昨晚为了不勉强我y生生的控制住了自己。

而顾澜之呢?!

始终是我九年前追随的一份执念。

我和他其实都没有过什么关系。

出现在我生命里与我纠缠的是有血有r的顾霆琛。

脑海里一直挥不去顾霆琛的身影,就在这时这男人给我打了电话,我有些心虚的接起电话问“你还没睡吗?打电话做什么?”

顾霆琛温润的答道“想你了。”

他的嗓音温柔,随口就是甜言蜜语。

我心口紧缩,故作淡定的哦了一声。

顾霆琛主动问我,“陈楚下葬了吗?”

“嗯,早上下葬的。”我说。

他低低的问道“季暖的状态怎么样?”

“很难过,走不出那个点。”

季暖短时间内是走不出陈楚的回忆里了。

他忽而惆怅道“嗯,我能感同身受。”

顾霆琛能感同身受

我忽而想起我之前的葬礼就是他办的。

那时的他明确的说过ai我。

他跟季暖一样尝过心ai之人逝去的滋味。

我失语,听见顾霆琛突然喊我,“笙儿。”

如今他唤我笙儿朗朗上口。

我淡淡的语气问“怎么?”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腹黑虐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