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凤袍不加身大结局目录阅读

凤袍不加身大结局目录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08-19 阅读(53)

凤袍不加身》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宫斗小说,小说已经完结了,小说中萧清雅的父亲是大理寺少卿萧正威,上有一母同胞的姐姐在宫中当纯妃,还有一个庶姐更是皇上恭阅喜欢之人,而萧清雅的出现,是整个后宫里不起眼的一粒沙,却又在之后成为了执掌六宫职权,却凤袍不加身的得意之人。

凤袍不加身大结局目录阅读

>>凤袍不加身大结局目录阅读<<

凤袍不加身大结局目录小说章节阅读

杯香散翠起叶低呷,萧韵蓉抿了一口茶后,突然微蹙眉,装作惊喜之状:“呀,这不是小妹嘛,原来小妹也进宫啦!”萧韵蓉声音见习,她这么一叫所有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萧清雅抽抽嘴角,是该说自己倒霉呢还是该说这萧韵蓉蠢呢。

皇后看了看萧韵蓉又瞟了瞟新小主里面的人,说:“萧美人,你刚才说什么?”

萧韵蓉起身,螓首微抬,秀眉半敛道:“回皇后娘娘的话,是臣妾母家小妹,臣妾未想到自家小妹也会被选进宫,现下见到后甚是惊喜呢。”

“哦,是吗?”皇后低首轻吹漂浮的碧叶,吐气如兰,浅呷一口清茶,恰似秋水的眸子闪过一丝疑虑,“不知是哪位?”

就连皇后都开始感兴趣了,萧清雅也只好站出来:“臣妾才人萧氏,参见皇后娘娘。”

皇后轻敲茶杯,水眸若渊,视人眸深,看的萧清雅心里直发麻,见皇后如此,就连淑妃也多瞅了她两眼。

“是个美人胚子,本宫记得,纯妃也是萧家人是吧。”皇后放下茶杯,撇了一眼萧晴雪。

突然将话题转到了萧晴雪,而萧晴雪只是淡淡一笑,颔首不语。

坐在萧韵蓉旁边的卫贵人轻轻挑眉,讥讽道:“萧美人跟萧才人真是姐妹情深啊,这自古嫡庶有别,萧美人与萧才人还真是不分彼此啊。”

嫡庶有别,这不分明在嘲笑萧韵蓉嘛,周围其他几个低位嫔妃都憋着笑。

萧韵蓉狠狠瞪了卫贵人一眼,便不再说话了。一旁的兰贵人看了看萧才人,柔柔一笑:“姐妹们光顾着说话,到是忘记了萧才人还跪着呢,皇后娘娘让萧才人起来吧,这娇贵的身子可别跪坏了。”

皇后也看了会儿戏,便也叫萧清雅起来了,萧清雅回到座位,旁边的海如铃连忙握住她的手,眼里投射出关心的神色。

萧清雅浅浅一笑,表示没事。然后萧清雅将目光投向了那位兰贵人,兰贵人也看到了,回了一抹微笑给她,兰贵人咧嘴一笑,两个小酒窝便露了出来,好看极了。萧清雅也微微颔首表示感谢。

海如铃小声问道:“清雅,那位兰贵人是?”

萧清雅也不清楚这个人的情况,无奈摇了摇头,这时罄蕊弯下腰,小声的在她们耳边讲到:“这兰贵人出身包衣旗,本宫女出身,只因面容姣好得到皇上宠幸,如今已经孕育了两个公主。兰贵人也是皇上最宠爱的几个妃子呢。”

“是吗?”没想到还是个大人物,萧清雅倒是吃了一惊。

萧韵蓉没整到萧清雅正不爽,偏偏最不顺眼的卫贵人嘴巴又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没办法跟她较起来,就在这时,萧韵蓉看到了袁芊素。心想:这个贱人也进宫啦?这样的相貌和家世是怎么进来的?萧韵蓉心存疑惑。

淑妃颔首目光环视了一圈,道:“各位新妹妹们才刚进宫,凡是又不懂或者需要的都可以来告诉本宫,入宫之后就是自家姐妹,凡事都不必拘束。”

十二位新嫔妃都盈盈福身:“谢淑妃娘娘。”

萧清雅捋了捋头发,这淑妃还真是明目张胆,这皇后娘娘都还没开口呢她到摆起高位架子了,这话说好听了就是淑妃贤良淑德,说难听了就是当着面打了皇后一个耳光,不过是有个协理六宫之权,有什么好显摆的。

淑妃的德行皇后还是知道的,有时候要忍的地方还是要忍,扯出一抹贤惠的微笑后便说:“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各位妹妹今日怕是也累了,本宫也不多说些什么,都散了吧。”

终于结束了,萧清雅叹了口气,拍拍胸口。

众人:“臣妾告退。”

宫女们搀扶着各家小主走出了景仁宫,一出宫门就能看见外面淑妃那长长的仪仗队,惹的一些小嫔妃羡慕嫉妒的。

袁芊素站在一旁看着淑妃风风光光的来去,心里不由惆怅,身边的宫女柳春安慰道:“小主莫要灰心了,这宫里的日子长着呢,日后说不定也有机会呢。”

“是吗?可是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袁芊素说道。

“就凭你当然不可能啦。”突然一侧传来戏谑的声音。萧韵蓉扭着腰几步走到袁芊素面前,“就你这个模样居然也进了宫,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袁芊素腿一软,险些跌倒:“萧美人万安。”

萧韵蓉冷哼一声:“万安,有你在本贵人就不会安。别露出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你跟萧清雅一样让人讨厌。”

袁芊素咬着下嘴唇,自己虽委屈却又无处哭诉,只能往心里憋。

萧韵蓉身边的宫女瞅了瞅四周,也谨慎了起来:“娘娘,现在还在景仁宫外,各宫娘娘都还没走远,我们还是……”

萧韵蓉也算是有脑子的,她自然不会在景仁宫外面太过放肆,又讥讽了袁芊素几句就连忙离开了。

这时萧清雅和海如铃才从景仁宫出来了,袁芊素见状赶紧擦掉了还未来得及落下了的眼泪,努力保持好状态。两人寒暄了几句就走了,毕竟延禧宫和长春宫的方向不同。袁芊素没有告诉她们刚才萧韵蓉欺负她的事,也许是胆子小不敢也许还有别的原因。

日子似乎异常平静,不知道皇上是非最近事多,白天几乎也不在后宫走动,晚上皇上也只是召了新入宫的两个美人侍寝,尝完了两个新鲜的就又连续去几天淑妃哪儿,接着就是兰贵人,萧美人这一流。

几天下来,新入宫的选侍、才人似乎被冷落了,这届新人一下子成了后宫的笑柄。萧清雅这些日子极少出门,听罄蕊说,最近萧美人特别得意,仗着皇上的宠爱每天在御花园招摇过市,现下萧美人已经给了好几个小选侍脸色瞧了。

萧清雅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只是冷哼一声,既然这位二姐这么喜欢去御花园,那么自己就少去好了,免得看到了心烦。

“紫月,这天有点热啊,给我倒一杯凉茶来。”萧清雅摸了摸额头,虽然还没有到最热的天气,但总感觉有点闷。

心细的罄蕊将门窗都敞开,让外面的新鲜空气进来:“现在还没有正式到夏季,内务府还没有冰块,到时候有冰块了,奴婢多给才人拿一些来。”

萧清雅笑着说:“罄蕊有心了。”然后伸手接过紫月倒来的凉茶。就在这时一只雪白的小猫从窗外跳进了屋子里,萧清雅着实吓了一跳。

“啊,哪来的野猫。”紫月叫着,便伸手驱赶它。白猫喵喵叫了一声,为了躲避紫月竟然跳到了萧清雅所坐的榻上。萧清雅虽然不怕猫但并不代表她喜欢猫,见着它跳上了榻,便连忙叫奴才将猫赶走。

“雪妞雪妞!”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紧接着便传来了金果向拦住对方却又拦不住的声响。

“怎么回事?”萧清雅正纳闷。只见一位樱桃红绣栀子花蝶苏缎旗装的女子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一边喊着“雪妞”一边推开一直试图拦着她的金果。萧清雅有点懵,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人。

榻上的白猫看见这个女子便喵喵的叫了两声,然后就跳到了她的怀里。

苏慧慧抱着雪妞,惩罚性的揉了揉它的头,道:“小畜生,看你还乱跑。”

“才人,这……”一旁的金果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求助萧清雅。

还是罄蕊最先反应过来,上前几步规矩的行了个礼:“给苏多样请安。”罄蕊礼毕后还不忘瞅萧清雅一眼。

萧清雅看着苏慧慧,虽然早晨已经见过了,但还未如此近距离看看这个人。苏慧慧安抚了怀里的雪妞才将目光转移到萧清雅身上:“嫔妾请您安,才人万福。”苏慧慧行了个不大不小的礼,语气也干巴巴的,听起来没有多顺耳。

紫月看到苏慧慧这般无礼的样子实在气不过,斥责道:“大胆,你怎能这般对才人无礼?”

苏慧慧冷冷的看了紫月一眼,慢条斯理地说:“主子还未开口你一个小宫女插什么嘴。”说完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摸了摸怀里的猫。

“你……”紫月气的直跺脚,却又不能拿她怎么办,“才人,你看她这个样子。”

萧清雅挥了挥手意识紫月不要再说了,随即缓缓下了榻,甜甜一笑,说:“苏选侍为人真是爽快。”

苏慧慧摸雪妞的手一顿,抬头看着萧清雅,眯起双眼:“爽快?其他人见了我都说我性情孤傲难以相处,才人倒是个另类。”

萧清雅倒是不卑不亢:“每个人看人的眼光不同,得出的结论自然也不同。”虽然苏慧慧没有给萧清雅什么好脸色看,但萧清雅还是相适合和她相处,“选侍坐吧,紫月去拿把……”

还未等萧清雅说完苏慧慧便打断了:“不用了,嫔妾过来也只是找猫,既然猫已经找到了,嫔妾就不打扰才人了。”也不等萧清雅在说什么,便直接离开了。

苏慧慧走后,最气的就是紫月了,对着苏慧慧的背影唠叨着:“怎么这样,擅闯才人的寝殿还这般无礼,她也不过是个选侍罢了,跟那只死猫一样野!”

萧清雅拿了一块桌上的糕点吃了起来,看着苏慧慧离开后愤愤不平的紫月笑叹:“好了好了,在背后说人家有什么好的,苏选侍似乎也是个爽快之人,我看着还不错,你也别在这嚼舌根啦。”

既然萧清雅都已经这么说了,紫月只好乖乖低下头。罄蕊看了看正吃着糕点的主子,心中也疑惑为何才人不生苏选侍的气,不过这主子的心思也只有主子自己知道,她们做奴才的又能揣出几分呢。

又过了几日,萧清雅进宫也有一个多月了,除了有时隔三差五的到长春宫找海如铃聊聊就是待在宫里小憩,连皇上的面都没见着过一次。

罄蕊也时常劝她到外面走走,这整天待在宫里也不是个滋味,但都被萧清雅拒绝,因为她就是喜欢待在宫里,到外面要是碰到了个刁蛮的娘娘贵人什么的,那多麻烦啊。

午后,萧清雅用完膳后便开始享受着嫔妃才有的福利午睡,罄蕊也为萧清雅安排好了,能让萧清雅更好的休息,突然,原本安静的午后被紫月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

紫月一路小跑回到延禧宫,高喊着:“才人,才人,不好啦!才人。”

守在外面的小胜子连忙做嘘声的动作,还不时回头往往屋内的动静:“哎哟紫月姑娘啊,才人在午睡呢,你小点声,要是吵醒了才人可怎么办啊?”

紫月跑的气喘吁吁:“呼呼,我是真的有急事,这件事非同小可啊。”

“什么事啊,进来说。”萧清雅在听到紫月高呼她的时候就醒了,现在也没了睡意,不如叫她进来听听是什么事。

见萧清雅已经发话,小胜子也就放紫月进来了。

紫月跌跌撞撞的跑进屋内,十分惊慌:“才人不好了,那选侍要生啦。”

“什么?”萧清雅猛地站起来,瞪大了眼睛,“那选侍要生啦?到底是怎么回事?”

紫月连忙说起事情的经过:“听那选侍身边的宫女说,今日选侍用过午膳后便到御花园散步,不料遇见了萧美人,那选侍因为有身子所以行礼怠慢了,就这样萧美人竟然罚那选侍跪在青石板上一个时辰,选侍身子弱怎么受得住,一下子就动了胎气,现在青石板上已经有一摊血迹了,那选侍也正被送回延禧宫中。”

“居然会有这样的事,金芽你去禀告皇后娘娘。”萧清雅披上衣服,头发随意梳理几下,“罄蕊紫月,你们跟着我看看那选侍。”

“是,才人。”

萧清雅到的时候苏慧慧也到了,两人都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产婆和太医很快也赶了过来,萧清雅默默的在外面等,只听到那选侍痛苦的呻吟声还有宫女不停的端着血盆忙进忙出的。

突然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皇后娘娘驾到!淑妃娘娘驾到!萧晴雪娘娘驾到!萧美人到!”

萧清雅和苏慧慧连忙接驾:“嫔妾参加皇后娘娘和各位小主。”

“起来吧。”皇后挥挥手,刚走进去就被血腥味呛到了,随即又退了出来,一群便在外面等候。

此时最紧张的莫归于萧美人,那选侍和新生儿要是有个什么好歹,她铁定是跑不了的,刚才看她跟皇后一起来,怕是听到消息后就跑到皇后那求保命了吧。

很快小小的延禧宫偏殿就挤满的人,各宫嫔妃都问询赶了过来,不过又有谁是真的关心那选侍这一胎呢,恐怕多半是来看热闹的。

萧清雅在外也急的盘盘转,海如铃和袁芊素也都来了,她们也陪着萧清雅在一旁看着。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房中传来了婴孩的哭啼声,众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产婆一边擦着手上的血一边出来汇报:“启禀皇后娘娘,那选侍诞下小公主。”

“公主。”皇后明显松了口气,但还是保持着身份,“那选侍如何?”

“回娘娘的话,那选侍刚生产完,身子虚弱,现下已经睡过去了。”

皇后点点头:“好,人没事就好,小公主也赶快送去阿哥所,让奶娘好生照看着。万岁爷子嗣本就不多,这次那选侍诞下公主功不可没,本宫自然会回了皇上加赏那选侍。”后面一句是对伺候那选侍的奴才们说的,“你们主子现在身体虚弱,都好生伺候着,到时候少不了你们的恩赏。”

几个奴才纷纷跪下:“奴才们定会好好伺候那选侍。”

皇后深沉的看了一眼着延禧宫,不禁流露一丝惋惜,说的也是,那选侍怀上龙胎不易,就连生产的时候皇上都懒得过去瞧她一眼,要是个阿哥倒还好,可惜偏偏是个公主,在这后宫里,没有皇上宠爱的女人就如同枯井里的一棵草,永无出头之日。

皇后走了,其他看热闹的人也走了,就连“罪魁祸首”萧韵蓉都还完好无损,皇后也并没有要惩戒她的样子,萧韵蓉得意的瞪了萧清雅一眼,也携着宫女的手端步离开了。不一会儿延禧宫就只剩下萧清雅和苏慧慧了。

萧清雅和苏慧慧走进屋内,此时屋里血腥味还很重,两人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那选侍就躺在那儿,她脸色苍白跟前一个月那个满怀幸福摸着肚子的那选侍完全不同了,这个人憔悴了许多,这个孩子已经榨干了她全部的精力。

“孩子。”那选侍突然张了张嘴,嘶哑的喉咙叫出这两个字。

萧清雅连忙凑上去,握住她的手,安慰她:“没事,孩子已经送到阿哥所了,现在正由奶娘抱着呢。”

“是吗?”那选侍挣扎着想起来,“我……想看看我的孩子。”

萧清雅连忙摁住她:“那姐姐,你现在身子虚弱,别勉强了,孩子迟早是会见到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养好你的身子啊。”

那选侍根本就没有力气起来,就算萧清雅不拦她,她也绝对走不出这宫门。

那选侍用余光看了看四周,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皇上,皇上他来过了吗?”

“这个……”萧清雅不知道怎么回答,怕说出来伤了她的心。可苏慧慧直接脱口而出,丝毫没有顾忌:“这都什么时候啦还想着你的皇上呢,皇上可是连个影子都没出现,就连养心殿的奴才都没来一个。”

“苏选侍。”萧清雅抬头看着她,意识她说话冲了些。

苏慧慧冷哼一声:“我说的可是实话,皇上是真的没来过。”

听着这残酷的现实,那选侍哽咽着哭了,萧清雅抽出手帕擦掉她的眼泪:“那姐姐,你别哭,也许明天皇上就会过来了,毕竟你为他身下了公主嘛。”

“不会的。”那选侍摇摇头,”我能怀上龙种也本就是上天眷顾啦,这段时间,皇上就算再忙他也会抽出时间去看看淑妃,兰贵人甚至萧美人,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来这里看看怀着孩子的我。这么多年我都熬过来了,可是,可是他为什么连这个时候都不愿意来见见我……“那选侍说不下去了,一头扑到萧清雅怀里就是一顿痛哭。

萧清雅抱着这个可怜的女人,嘴里安慰的话都说尽了,剩下的就看她自己了。

苏慧慧看着这般懦弱的那选侍也是感慨万分,后宫里从来都不缺这样的傻女人,那选侍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这就是后宫,失败者注定被踩在脚下,而上位的人也必定要斗一辈子,她的孩子不过是这场斗争中的一个牺牲品罢了。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架空宫斗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