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苏女问昔子规小说(已完结) 苏女问昔完整版阅读

苏女问昔子规小说(已完结) 苏女问昔完整版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08-19 阅读(46)

苏女问昔是作者霏霏雪1980写的一部好看的古言穿越小说,小说讲述了来自现代的苏问昔魂穿在古代,魂穿的原主苏问昔是苏府的女儿才八岁,苏问昔一次刚出家门就碰见了一个瘦的像豆芽菜样儿的小男孩子规称为是自己未婚夫,还要待府家当童养夫婿,苏问昔决定坚决不能成了这门婚事她要开始搅黄这门婚约了。

苏女问昔

>>苏女问昔完整版阅读>>  

苏女问昔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这个时候送寒衣?有没有搞错?

苏问昔第一时间去看她家苏老爷。

苏老爷你得罪了多大的人物,这炎炎夏日时候居然送寒衣给你?是要捂死人的意思吗?

苏老爷脸上短暂的诧异过去,沉着地唤过管家:“苏信,你送送乔大夫。”

苏信应着,将乔老头儿让出去。

苏老爷叮嘱苏问昔好好躺着,又着红莺儿和东砚伺候好小姐和少爷,才往前面走。

苏问昔看着她爹前脚出门,立刻就冲子规招手:“你说三皇子给我爹送寒衣是什么意思?他要看我爹不顺眼,完全可以让兵士带我爹走,是不是?”

子规似乎正在想事情,被苏问昔打断,愣了一下神,问苏问昔:“你说什么?”

苏问昔翻个大白眼,没好气说道:“我说,你应该悄悄跟着我爹去前面打探一下。”

子规:“……”

那是你爹好吗,这是你家,不是敌营。

这孩子为什么什么都喜欢打探?

“……还是回头向苏伯伯当面问吧。”

“你以为我不想问?每次家里有事情,不是‘你年纪还小,这不是你操心的事情’,‘万事有爹,你小孩子家不用管那么多’……”

学着苏老爷的口气,板着脸,微皱着眉,倒将苏老爷的神态语气学得惟妙惟肖。

“对小孩子有歧视思想的人,能问出什么来?”质问子规。

难道问不出来就要去打探?

鉴于刚才的惨痛教训,子规当然不可能应允苏问昔。

苏问昔气得翻白眼。要不是自己的脚不利索,用得着他?真是棵不可爱的豆芽菜!

红莺儿一看苏问昔的表情,连忙上前劝道:“小姐,你的脚刚给大夫看过,可别再折腾了。你刚才找不见,老爷都急坏了。咱可别再那般吓人了!”

这边苏问昔郁闷不提。那边苏老爷心事重重赶到前堂,一个管事模样的人捧着一个提盒已候在那里。

“管事大人辛苦了!”苏老爷拱了拱手。

管事笑容可掬:“三皇子听说苏老爷近日有意北上,想及北方朔寒,特命杂家送来御冬寒衣。北地虽寒,民风淳朴,相信苏老爷会呆得乐不思蜀!”

苏老爷赶忙将提盒接过来,恭敬应声:“管事大人请转苏某谢三皇子惦念之意。”

管事笑道:“北地秋短冬长,为免路上辛苦,苏老爷及早上路为益。”

“谢管事大人提点。苏某将家事稍作安排,不日便启程!管事大人请里面喝茶。”

“茶就不必了,杂家受命而来,应速回交差才是。告辞!”

苏老爷连忙从袖子里掏了一块银子出来,塞到管事手里:“礼薄情重,管事大人拿去吃茶!”

管事倒也没有推辞,接了过去袖到袖子里,临出门前说了一句:“三皇子素来对安王爷敬重有加,苏老爷和安王爷交好,三皇子对苏老爷另眼相看也是情理之中。”

苏老爷将管事送走。回到堂中来,稍稍坐了一会儿,才去开提盒。

里面却是平平常常一件绸缎棉衣,并无特别之处,看做工和用料,却是街头裁缝铺所做衣物,他因夫人早逝,女儿不擅女工,一应衣服都是请铺里裁缝过府量尺裁制。

这个时节,夏装未除,秋装未上,应该是去年压底的棉衣。

三皇子当然不可能心血来潮特意让人从铺子里买了棉衣送过来。细细品想管事的每句话,稍坐片刻,便对门外喊:“苏信可在?”

连喊了三声,听见门人苏信慌忙应答着急走过来的声音。

“老爷,你找我?”

苏老爷点点头:“你去把两位姨娘、小姐和子规少爷都喊来!”

苏信有些奇怪,喊小姐过来很正常,为何连姨娘也一并喊来?要知道老爷平时对两位姨娘简直到了不闻不问的地步,好在小姐对两位姨娘和气,因此并未让两人受什么委屈。他当然不会多问,应了声“是”,然后退出去喊人。

苏老爷坐在椅子里,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在的这个屋子。他自来此地十几年,一直住在这个府里,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有他和夫人的回忆。

从来没有想过来,有生之年,会弃此离开。

苏问昔是乖乖坐着轮椅来的,迫不及待要从她爹嘴里探听消息的样儿。

子规嘴唇紧抿,一贯的少年老成。

倒是两位姨娘有些紧张,拿不准老爷喊她们来是好事还是坏事。

某些时候,被冷落也是一种安全。

苏老爷扫了一圈屋里的人,对苏问昔和子规说道:“昔儿,子规,我打算不日北上,你们可愿意跟我一起出去走走?”

苏问昔自是欢欣不已。前次跟着子规识字认地图,大约已经了解到外族入侵,北地正是安全之地。苏老爷所言简直是正切中她的心思,再不用担心战火烧及。她前世本是北方人,气候偏寒,稍嫌干燥,却是真心觉得亲切。

立刻笑着应声:“好啊好啊,明日就动身吧!”

苏老爷:“……”

转脸看子规。

子规沉声答道:“我愿跟苏伯伯去北地。”

“爹爹,咱们去北地的话会去哪里呢?”

晚饭后的苏问昔缠着她爹问。乍然去北地的决定被苏老爷当机立断,她虽满心欢喜,但总要详知一二吧。尤其貌似她爹现在搅到皇家的事情里去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苏老爷并不想女儿知道太多,只是含糊说道:“爹爹内宅深居多年,趁着你年纪尚幼,带你出去见见世面难道不好?”

苏问昔“切”一声,对她爹的说辞明确表示嫌弃:“见世面可不是大家小姐做的事情。当然了,虽然我的确很喜欢,可是爹爹您的说辞太拙劣了吧?”

苏老爷瞪了一眼没大没小的他的女儿:“大家小姐就应该琴棋书画俱精、德容言功皆备。”

苏问昔一下子泄了火,却不甘心,指着自己的鼻子:“爹爹,你好好看看你女儿我,聪明智慧,乖巧懂事,细察人心,善知人意。你女儿不是小孩子了好不好?不跟我说,我猜也猜得到,是不是跟弘光主持有关系?是不是跟三皇子有关系?皇家的事情可不是好掺和的。分派站队虽然很重要,站不好队却会要人命哎,那个什么三皇子,是想拉拢弘光主持,也想拉拢你……”

苏老爷吓得伸手捂住苏问昔的嘴,呵斥:“皇家的事情也是你能议论的?小小年纪,不要命了,在这里混说!”

这个女儿恁得没大没小,不知道忌口。皇家的事情是能随便评说的吗:

苏问昔撇撇嘴:“这不就跟爹爹你说么。问你你不说,当然我来说。”

苏老爷斥道:“你何时学学子规的稳重?有些话心里存着就好,何必一定说出来?你是个女孩子,爹爹只盼你早些长大,平安嫁人就已知足,整天鬼精一样操心旁事作甚?”

“嫁人,嫁给豆芽菜?”苏问昔说起来满腹怨言。

苏老爷神情严肃地正言道:“子规人小志大,看人岂能看表相?他日爹爹不在你身边,对子规勿要友爱,有事勿要相商!”

苏问昔不以为意地哼了一声。

苏老爷看了看女儿,知道劝不得,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心里叹口气,说道:“回房去休息吧。明天将行装收拾一二,近日就出发。”

一边喊红莺儿进来推小姐去回房睡觉。

苏问昔什么也没有打探到,不情不愿地道安,红莺儿进来,推着她的轮椅,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一事,回头问:“爹爹,我们这一走还回来么?”

苏老爷愣了一愣,模棱两可地说道:“以后的事情,以后且说吧。”

苏问昔便说道:“倘若我们不回来,爹爹打算如何安置两位姨娘?”

苏老爷随口说道:“家里的宅子总要留人照看,就留她们在此看家吧。”

苏问昔想了想,说道:“爹爹若不打算带两位姨娘走,何不放她们自由身,让她们各觅良人,好老来有靠?”

苏老爷愣了一下,看着苏问昔。

红莺儿吓了一跳,大气不敢出地也看着自家小姐。小姐哎,姨娘是老爷的人,怎么安置是老爷的事情,你掺和个什么哎!

苏问昔说道:“当朝女子,皆可再嫁。两位姨娘人好心善,对我和爹爹多有照顾。与其放她们在此孤独终老,何不放她们自寻幸福?”

苏老爷回了回神,说道:“此事爹爹会安排,你去休息吧!”

从苏老爷那边出来,苏问昔吐了吐舌头。刚刚红莺儿忍不住低声说道:“小姐怎可檀越向老爷提放姨娘自由的事情?老爷没有生气么?”

苏问昔嘻嘻笑:“爹爹才不会生气。不过我的确是大胆了些,吓着爹爹了。”

并不在意的样子,出声让红莺儿推着她向子规的院子里拐。

“小姐你这是……”

“去找豆芽菜说说话!这么早睡得着么?”

红莺儿:“……”小姐你确定你是找子规少爷“说话”而不是“问话”么?

“小姐,你给子规少爷起绰号是不是不太好?子规少爷是小姐未来的夫婿……”

苏问昔翻个大白眼,她未来的夫婿,得顶天立地是个大英雄,当然不可能是豆芽菜!

......

全文阅读

标签:古言穿越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