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天才俏医妃蘅芷幺蛾子大人全文目录阅读

天才俏医妃蘅芷幺蛾子大人全文目录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08-19 阅读(55)

天才俏医妃》小说是由作者幺蛾子大人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女频小说,小说讲述了世外高人天枢老人曾经救下过皇帝,而当天枢老人云游四方,无暇顾及自己的关门弟子蘅芷,便将蘅芷留在了京城,却不想性格软弱的蘅芷竟是因为皇帝给的准五皇子妃的头衔被人打死,再次醒来已经是异世的一缕孤魂主导身躯,而她的报复也从此刻开始。

天才俏医妃蘅芷幺蛾子大人全文目录阅读

>>天才俏医妃蘅芷幺蛾子大人全文目录阅读<<

天才俏医妃蘅芷幺蛾子大人小说章节阅读

蘅芷依然死咬着不松口,面无表情,却态度恭敬,道:“请王上明鉴,蘅芷没有狡辩,蘅芷绝不会污蔑太子殿下,也绝不敢欺瞒王上!”

宋襄王手指着蘅芷,恼怒地上下甩动,骂道:“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孤王本想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没想到你这般不识好歹,来人……将蘅芷拉入慎刑司!”

蘅芷伏在地上,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宋君戍倒是料得很准,宋襄王果然想要屈打成招。

她虽然答应不会背叛宋君戍,但也不会承认自己写了密信。

宋君戍安的什么心,她也清楚,无非是想要她担下罪名,然后毫不费力地甩掉她这个“太子妃”。

蘅芷对继续当太子妃没有什么兴趣,但目前还不想让宋君戍如意。

“请王上明察,蘅芷相信王上公正严明,是非分明,绝不会让蘅芷蒙受不白之冤,蘅芷没有写过密信,请王上明鉴!”

蘅芷被拖走之前,还是努力为自己辩白,倒不是指望宋襄回心转意,而是要摆明自己的态度。

她没做过的事情,坚决不会承认,宋襄王想要屈打成招,也绝无可能。

“蘅芷蒙师父数年教诲,虽不成器,却也知道礼义廉耻,晓得敢作敢当,但我没做过的事情,就不能乱认,王上若知我师父,岂会不知他收徒最重要的绝不是资质和天赋,而是人品和心性!”

蘅芷最后补充了一句,目光清冷地看着宋襄王。

她想知道,宋襄王究竟对他师父的救命之恩,还记得多少,还有没有丝毫愧疚之意。

“混账,你是要拿天枢老人来压孤王吗?天枢对孤王的确有救命之恩,孤王也没有亏待他,你现在说这话,是何意?莫非怨孤王苛待你?”

宋襄王目龇欲裂,气的直喘气。

蘅芷终于了然了,也放弃了,宋襄王根本没有丝毫愧意,也不是个懂得感恩的人。

“将这个女人拖下去,务必让慎刑司的人仔细审问,务必要查个水落石出!”宋襄王没有耐心继续和蘅芷纠缠,想借由慎刑司的酷刑来达到他的目的。

当然,他本不想这样做,是蘅芷不肯配合他来“揭发”太子。

而单凭几封信,就废太子,肯定会引起朝臣不满,尤其是宋君戍背后,还有兰国人的支持。

必须要有十足的证据,才能废太子,给满朝文武和天下人一个交代。

蘅芷被人拖进了慎刑司,的确是拖进来的,她腿上用来固定断腿的木片都被拖掉了。

好在经过两个月的休养,腿已经好了很多,否则这一路,她这条腿怕是要废掉了。

被人丢进了冰冷的牢房里,四面都是墙,连扇窗户都没有,只有一道厚重的木门,还被从外面反锁了,木门上有个小洞,大概是留给外面人往里观察犯人用的。

蘅芷靠在墙上,淡定地重新包扎自己的腿,不论将要面对什么,她都不能让腿被废掉。

要真一辈子当个残废,还谈什么报仇雪恨?

蘅芷并没有多少时间来休息,因为很快就有人来找她了,戴着粗粗的铁链,扣住她的脖子,硬生生拖出牢房,拖进了刑房。

她被捆缚在木架子上,手脚都被铁环固定住,动弹不得。

她的面前坐着一个老太监,头发都白了,皱纹横生,脸皮松弛到耷拉在两侧。

一双恶毒的三角眼盯着蘅芷,蘅芷感觉自己被毒蛇盯上了一般阴森。

宫里的慎刑司是没有男人的,只有太监和老宫女,都是一些极为变态的人。

这种人身体残缺,精神也扭曲,以折磨人为乐趣,每天挖空心思的在想新的刑罚,花样百出,每一种都能叫人生不如死。

所以宫里的人听闻“慎刑司”三个字,就足以害怕到夜不能寐,更有甚者,因为恐惧慎刑司,犯了错之后,宁可自尽,也绝不肯进慎刑司走一遭。

蘅芷虽然入王宫没多久,但这些事儿,还是很清楚的。

老太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打破沉默,用阴阳怪气的口吻道:“咱家不想和太子妃为难,所以呢,咱家给太子妃一个机会,只要你乖乖认罪,把该说的都说了,咱们就免去许多麻烦,太子妃也可以毫发无损地离开这里!”

“进了慎刑司的人,有毫发无损出去的吗?”蘅芷好奇地问。

老太监发出鸭子般“嘎嘎”的丑陋笑声,然后道:“咱家进宫四十余年,负责慎刑司刑罚也有二十年了,倒是的确没有见过这样的!”

“那我怎么能相信,你会让我毫发无损走出去?”蘅芷问。

“陛下交代过,您是太子妃,又是天枢老人的弟子,陛下网开一面,不想让太子妃受委屈!”老太监回道,“我们身为奴才,哪儿敢违背陛下的意思呢?”

蘅芷点点头,又问:“你们希望我说什么?”

“自然是实话实说,那几封告密信,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太子殿下又是如何蓄意谋反,如何勾结他国,如何欺君罔上,这些详详细细地说出来,就可以了!”

老太监苍白而衰老的脸上,挂着扭曲的笑容,眼神放出更加恶毒的光。

蘅芷问:“这算什么实话?实话是,那几封信根本不是出自我手,是有人模仿我的笔迹,恶意污蔑,殿下也没有谋反,更没有通敌叛国!”

老太监听了这话,笑容顿时收敛起来,三角眼一瞪,声音阴沉地问:“太子妃这是打算抵赖了?进了我慎刑司的门,还没有哪个能挺得住酷刑,不招供的,太子妃真的想试试咱家的手段吗?”

“不管你有什么手段,我都不能昧着良心污蔑太子,太子殿下是王上的亲生儿子,又是国之储君,他没必要谋反!”蘅芷依然不改口。

既然进来了,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哪怕受尽折磨,她也认了。

为了这条命能苟活下来,她必须要挺住。

如果死了,一切就完了,没人会在乎她的生死,没人会为她喊冤叫屈,没人会同情她,甚至没人会为她流一滴眼泪。

她会和身体的原主一样,到死也不会引起一点波澜。

蘅芷绝不甘心这样死去,那些人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和羞辱,她一定要百倍奉还。

所以要活下来,无论如何都要活下来,只有活着,才有未来,才有报仇雪恨的机会。

更何况,就算她认了这件事,污蔑太子谋反,坐实了太子的罪,以宋襄王的人品和信誉,恐怕事后也会杀了她。

宋君戍虽然可恶,目前却是她唯一的指望。

老太监嘴角露出一抹残酷的笑容,眼神也变得更加阴鸷,那公鸭般的嗓音,在这静谧的牢房里显得更加可怖。

“既然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咱家怎么能饶过你呢?来啊,钢针伺候!”

两个年轻一点的太监从一排刑具中,拿出两根筷子长的钢针,很细,看起来很坚硬,针头散发着冷光。

“让太子妃了解一下,什么叫十指连心!”老太监发出桀桀的阴沉笑声。

蘅芷闭上眼睛,一上来就是这种残酷的刑罚,慎刑司果然名不虚传。

她无力挣扎,只能承受。

那两个太监一左一右,站在她身旁,抓住她的手,钢针稳准狠地刺入了指甲盖里。

蘅芷即便有再大的韧性也承受不住这样的痛。

十指连心啊,真的疼到连心脏都跟着抽搐了,她克制不住地发出了惨叫,一瞬间,汗水就湿透了背脊和头发。

可偏偏这种痛苦却叫人异常清醒,痛到极致,她以为自己会昏过去,却绝望地发现并没有。

疼痛绵延不绝,稍微感觉痛苦麻木了一点,那两个太监又拔出钢针,引发了更加尖锐的痛楚。

当她正要适应这种痛苦的时候,第二针随即又扎了进去。

十根手指,没有一根完好。

她痛的死去活来,喉咙也因为惨叫而破裂沙哑,最后再无力气发出尖叫。

“太子妃,如何?肯不肯说实话了?”老太监声音里有一丝兴奋,好像闻到了猎物的血腥味一般,让他那丑陋而猥琐的灵魂得到了一丝快慰。

蘅芷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了,意识在模糊与清醒之间游走。

痛到这个地步,已经麻木了,她感觉到喉头腥甜,舌尖仿佛也有血腥味。

“实话我已经说过了!”蘅芷虚弱地道,依然不改初衷。

老太监的左边脸颊微微抽搐,似乎很不满蘅芷这样倔强,声音更加阴狠,道:“还真是硬骨头,一般女人可受不得这种痛,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再来点儿狠的了!”

蘅芷不知道,还有什么痛苦,是比用钢针扎进指甲里更痛的。

但很快她就感受到了。

那两个负责执行的太监,端来一盆水,然后又取来一叠油纸。

蘅芷皱眉,不懂他们要做什么。

“这叫贴加官,十分有趣的游戏!”老太监解释道。

太监将油纸浸入水中,待湿透了之后,就强行贴到了蘅芷的脸上。

她的眼耳口鼻,全都被油纸覆盖,此时她才意识到,这是什么残酷的游戏。

完全不能呼吸,舌头拼命往前顶,也无法顶破湿了的油纸。

窒息的痛苦,让死亡离她如此之近。

第二张,第三张……

蘅芷几乎要放弃挣扎了,她为什么要承受这种折磨?为了谁?为了什么目的?

不知道,脑袋完全无法思考,她需要氧气,需要痛快地呼吸,可是没有办法呼吸。

因为缺氧,大脑开始无法运转,她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撒手人寰。

然而此时,纸却被撕下来,她又获得了空气,大口大口的,贪婪地呼吸着。

虽然这牢房里的空气也散发着血腥味和霉臭味,可对她而言,却比什么都珍贵。

能呼吸,原来是这么幸福的事情。

“太子妃?感觉怎么样?现在肯说了吗?”老太监问。

蘅芷眼白往上翻,总算如愿以偿地昏过去了。

老太监见状,哼了一声,道:“弄醒她,继续问,陛下只给了三日时间,若误了时辰,我们都没好果子吃!”

两个小太监应道:“是,吴公公!”

两个人用冷水泼到蘅芷身上,又用针刺她的指尖,一番折腾下来,蘅芷终于醒了过来。

老太监此时倒放缓了语气,道:“太子妃啊,你这是何苦呢?你入东宫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太子对你有什么恩德,值得你为他这样牺牲?”

“他于我无恩无德,我只是不能逼自己做个奸佞小人!”蘅芷的声音沙哑,有气无力地道。

老太监摇头,道:“何为奸佞小人?你揭露太子殿下的罪行,乃是正义之举,你虽然是太子妃,但归根结底还是陛下的子民,如果没有陛下撑腰,你这个太子妃,也当不了几日,你得清楚这一点,知道谁才是你该维护该依靠的人!”

蘅芷脑袋晕乎乎的,差一点儿就觉得老太监说的很有道理了。

在这阴暗的牢房里,只有两盏油灯可以照亮,太子的人真的能够知道她说了什么吗?

又真的能在她开口之前将她杀死吗?

蘅芷的信念开始动摇,她觉得自己受不住了,这种酷刑之下,人怎么能够坚持自己的原则?

只会屈服于痛苦,屈服于折磨,恨不得将这些痛苦全都加诸在别人身上,只要不让她承受,怎么都好的。

宋君戍的脸一次次在她脑海里浮现,他凭什么要自己来承受这一切?

他凭什么逼她替他扛住这劫难?

自己为何要帮他?

她在承受这非人的折磨,他又在做什么?有没有半分怜惜和不舍,有没有想办法救救她?

没有,什么都没有……他让她孤独地承受这一切,他其实等于抛弃了她。

蘅芷在承受酷刑的时候没有哭,此刻却控制不住眼泪滑落。

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眼泪的滋味还是那么苦涩。

“太子妃,别傻了,太子是救不了你的,只有陛下能够救你,你只要乖乖认了罪,再供出太子的罪行,一切就结束了,你会获得陛下的宽恕!”老太监循循善诱,希望蘅芷在经过痛苦折磨之后,能够乖乖服从他。

蘅芷差一点就点头答应了。

可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声音,那个声音竟然阻止她这样做。

“不可以,不可以冤枉他,不可以……请你救救他!”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穿越医妃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