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爱妃有礼了蘅芷无弹窗阅读

爱妃有礼了蘅芷无弹窗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08-19 阅读(115)

爱妃有礼了》是一本讲述了女主角蘅芷一朝穿越成为了医女的故事,蘅芷本是五皇子的准五皇子妃,却被人鞭打致死,可当蘅芷被人穿越之后,虽然还是设计的送进了东宫太子府,但是却依靠自己师傅交给自己的医术,坚韧的性格和凌厉的手段,在暗潮汹涌的东宫活了下来,甚至开始了自己的谋算,这让蘅芷有了更大的野心。

爱妃有礼了蘅芷无弹窗阅读

>>爱妃有礼了蘅芷无弹窗阅读<<

爱妃有礼了蘅芷无弹窗小说章节阅读

宋君戍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手轻抚着养了几日的鹦鹉。

“你不觉得她的相貌,似曾相识吗?”宋君戍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陆离。

陆离皱眉,猛然一惊,显然想到了一个人,然后问:“殿下不会是……”

“陆离,别激动,你认为孤是那么容易就上当的人吗?”宋君戍拨弄了一下鹦鹉的翅膀。

陆离松了一口气,然后问:“殿下是为了迷惑送她来的人?”

宋君戍微微一笑,道:“这些年,他们往我这东宫里送的女人不下几十个,如今还剩多少了?”

“如今东宫还有姬妾二十三人,其中两位侧妃,五位良娣,其他都无品阶!”陆离倒是记得很清楚,可以说,他对东宫的一切情况都了如指掌。

宋君戍点头,道:“死掉了那么多啊……啧啧,这女人之间的斗争,比男人之间还要残酷啊!”

“前三任太子妃,最短的只活了三个月!”陆离道,态度冷漠,丝毫没有任何同情之意。

宋君戍勾唇一笑,道:“那你猜,这个能活多久?”

陆离挑眉,然后也笑了,道:“她带伤进府,恐怕会打破前三任的记录,成为命最短的一任太子妃!”

宋君戍眼神陡然变得冷酷起来:“敢算计孤,就要有必死的觉悟!”

蘅芷岂会知道,她满心欢喜,以为宋君戍是个格外温柔体贴的男人,却只是在“捧杀”她而已。

蘅芷进入太子府的第三天半夜,腿上那剧烈的疼痛,让她浑身大汗,从睡梦中痛醒。

明明已经好转的伤痛,怎么忽然变得这么严重起来。

她本身就懂医术,自然发现了不对劲,挣扎着爬起来,喊道:“碧鸢……”

今晚应该是碧鸢值夜的。

连喊了好几声,碧鸢才披着衣裳匆匆进来,点了一盏蜡烛。

“娘娘,怎么了?”碧鸢见她满头都是汗,惊讶地问。

蘅芷道:“帮我拆开腿上的绷带!”

“不能拆啊,大夫嘱咐过,拆了腿就好不了了!”碧鸢劝道。

蘅芷摇头,道:“必须拆!”

蘅芷知道,这种疼痛根本不正常。

碧鸢犹豫地问:“娘娘,您是不是忍不了这种痛?大夫说了,痛是正常的,毕竟伤的不轻!”

“我说拆就拆!”蘅芷疼的已经失去耐心了,口气也有些冲。

碧鸢咬了咬下唇,只能遵命。

等碧鸢拆开了蘅芷的绷带,露出她腿上的伤,才惊呼出声。

又红又肿,还蓄满了脓水,表面已经开始溃烂,触目惊心。

蘅芷紧紧咬住了牙关,天知道,这种疼痛,比当日被打断了腿还要痛一百倍。

“怎么会这样?”碧鸢都替蘅芷感到痛苦,肉都烂了,该多疼啊。

蘅芷咬牙问:“这几日的药都是你和双燕亲自换的嘛?”

碧鸢点头,道:“是啊,都是大夫给的药膏,您是亲眼看着我们从匣子里拿出来,给您敷上的!”

蘅芷的确是亲眼看她们上药的。

她不是没有留心,所以每一次端来的汤药,她都仔细地闻过,确定没有异味,才会喝下去。

但是她却疏忽了敷在腿上的药,那药膏一直放在她屋子里,她以为没人能动手脚。

可现在她的腿伤变成这副鬼样子,明显是药膏被人下了毒。

“娘娘,您怀疑是有人给您下毒吗?不会啊……那药膏都放在您屋子里的,谁能下毒呢?”碧鸢疑惑地问。

蘅芷也想问,究竟是谁这么歹毒,她的存在又威胁到了谁?

“先别说这些,去给我准备一把匕首和烈酒,还有干净的棉花和止血药!”

如果再不处理伤口,她就要面临截肢了,不截肢就会死。

碧鸢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建议道:“还是请大夫过来吧!”

“不用了!”蘅芷如今,什么人也不想相信,药膏就是大夫给的,她怎么知道大夫有没有做手脚?

为今之计,只有靠自己了,幸好原主继承了天枢老人的医术,而她身为现代人,恰好又有一定的医学知识储备。

碧鸢只好听她的,赶紧取来匕首和她要的棉花与止血药。

“去打一盆水来,把烛台端过来,离得近一点!”蘅芷冷静地吩咐道,头上的冷汗不断地冒出来,大颗大颗地滚落。

碧鸢迅速地执行命令。

蘅芷将匕首清洗过后,又在火上烤热了。

“娘娘,您要做什么?”碧鸢吓得都不敢动了。

“剔掉烂肉!”蘅芷心想,她从借尸还魂开始,就一直在经受各种疼痛。

身上已经是一块好肉都没有了,哪哪儿都疼的钻心。

此刻,她还要亲手剜去腿上的烂肉,如果处置不当,可能真的就活不过今晚了。

真是悲催的命运,她怎么就不能穿越到一个公主郡主身上呢,好歹有人疼有人爱啊。

碧鸢吸了一口凉气,眼睁睁看着蘅芷将匕首插入了溃烂的伤口,嘴里咬着她被子一角,汗水湿透了衣裳。

她却迅速而冷静地刮着伤口的烂肉。

多疼啊,该有多疼啊……碧鸢的脑子里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念头,头皮都麻了。

蘅芷的身体哆嗦着,疼痛几乎要让她失去意识,可是她甩甩头,必须要撑住,她不能倒下,否则就真的没命了。

一刀,两刀……

她的速度很快,可依然没办法减轻痛苦。

大量的脓血流出来,碧鸢流着眼泪,帮她擦掉,纵然她已经怕的浑身颤抖,可此刻,也鼓足勇气帮忙。

她被蘅芷的坚强震撼到了,这一刻,无论眼前的姑娘是什么身份,碧鸢都无法控制自己想要帮她度过难关的心情。

“娘娘,你要撑住啊!”碧鸢看到蘅芷已经开始眩晕,提醒道。

蘅芷摇摇脑袋,又清醒了一点,剜去了最后一块烂肉,将脓血全都挤出来。

“棉球!”蘅芷松开被角,声音沙哑地道。

碧鸢赶紧递上棉花球。

蘅芷沾上酒之后,开始擦洗伤口,疼痛让她大口大口地喘气,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可她也只当那是汗水一般,不予理会。

碧鸢咬着唇,替她擦去汗水和泪水。

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心狠,也这么坚韧的女子,让人心疼。

上药,包扎,所有的工作,都由她亲自完成,好像那条腿,不是她自己的一般。

等忙完这一切,就听到了鸡鸣声。

天就要亮了。

蘅芷轰然倒在了床上,再也没有支撑住,身上被血水和汗水染湿,头发散乱,湿透了,黏在脸上,看起来狼狈不堪。

碧鸢小心翼翼地将她的腿放好,然后又去重新打了一盆热水,帮她擦干净身体,替她换上干净的衣裳,也同样忙得满头大汗。

等她做完这一切,双燕来接班了。

“怎么了这是?”双燕看碧鸢一身狼狈,又满脸倦容,很诧异。

碧鸢将双燕拉出去,到了角落里,才低声道:“太子妃的药被人下了毒,腿都烂了!”

双燕皱眉,然后不无意外地道:“这种事情,在东宫里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死人都死了那么多,哎……”

“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人,她自己给自己治伤,将烂肉剜去,挤出毒血和脓水,自己上药,自己包扎,明明疼的快要死掉,却还是咬牙撑到了最后!”

碧鸢的眼里只有无尽的佩服。

双燕看着碧鸢,蹙眉,问:“碧鸢,你不会是同情她了吧?你可别忘了,她是什么身份!”

“我知道,可是……可是没看到昨晚的情形,真的太让人揪心了!”碧鸢此刻还觉得心脏一颤一颤的。

蘅芷那惨白的脸,毫无血色的唇,还有那满头大汗的样子,以及越是痛苦越是熠熠生辉的眸子,都让她无比震撼。

双燕没有亲眼看到,自然无法理解,她只是道:“碧鸢,我提醒你,你得注意分清敌我,她可不是我们的主子!”

“我明白,我明白……”碧鸢喃喃地道,尽管明白,还是忍不住同情。

双燕拍拍她的肩膀,道:“别多想了,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他的,都与我们无关!”

碧鸢点头,尽管脑海里还是蘅芷拼命自救的样子,她也不得不狠心选择忽视。

因为蘅芷是敌人,不是朋友。

蘅芷这一昏迷,就整整昏迷了三日才醒来,除了逐渐苏醒的痛楚之外,就是饥饿感汹涌来袭。

“有人吗?”蘅芷已经虚弱地声音快发不出来了。

好在碧鸢和双燕都在。

“娘娘,您醒了啊?”碧鸢似乎松了一口气,她以为蘅芷挺不过来了。

蘅芷道:“嗯,我要吃东西!”

双燕道:“娘娘稍等,我这就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能吃的,已经过了饭点儿了!”

“随便什么!”蘅芷只想填饱肚子。

双燕应了一声,出门去了。

碧鸢这才道:“娘娘,你可算醒了,我们都以为你……”

蘅芷露出虚弱的笑容,道:“多谢!”

她知道,在这东宫里,没有人是真正在乎她的死活的,碧鸢能够替她担心一场,已经让她很欣慰了。

“娘娘言重了,您醒了就好了,我去告诉殿下!”碧鸢道。

蘅芷来不及阻止,碧鸢就去了。

她以为宋君戍是不会来的,没想到,宋君戍真的来了,还带了吃食过来。

“你终于醒了,尹女医,快帮她把把脉!”宋君戍满脸担忧地道。

尹女医上前,蘅芷不动声色地让他把脉。

尹女医问:“是否方便看一下娘娘的腿伤?”

蘅芷征询地看着宋君戍,听从他的意见。

宋君戍道:“让女医看看吧!”

蘅芷点头,十分顺从,她不知道谁会害她,但当着宋君戍的面,至少女医不敢乱动手脚吧?

女医解开蘅芷的绷带,露出她的伤口,烂肉被剜去的地方,依然触目惊心,但没有新的腐肉出现,血也止住了,没有化脓,处理地很好。

女医道:“万幸,没有大碍,娘娘是自己处理的伤口?您的医术也很高明啊!“

蘅芷谦逊一笑,道:“当时是深夜,已经等不了大夫过来,只好自己动手!”

“娘娘真是令人钦佩,当时一定疼死了吧?”尹女医身为医者,自然知道情况有多严重,才会出现这种状况。

蘅芷笑而不答。

宋君戍看着她的伤口,眉头微微动了一动。

倒是个硬骨头的女人,就算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恐怕也未必能够做得比她更好。

宋君戍第一次对蘅芷,有了不同的看法,这个女人……不简单。

至于是好是坏,宋君戍不予置评。

能对自己都这么狠,对别人,肯定不会手软的。

“女医,你看得出那些药里被人下了什么毒吗?”宋君戍问。

女医道:“已经看过了,是腐蚀草,所幸剂量不重,否则娘娘的腿怕是保不住了,也幸好娘娘自己处理得当,否则腿也同样保不住,还会祸及性命!”

宋君戍蹙眉,怒道:“陆离,必须要彻查,究竟是谁敢在太子妃的药里下毒,定斩不饶!”

“是!”陆离应了一声。

蘅芷沉默地看着宋君戍,她在想一个问题,宋君戍……到底是真关心她,还是假关心?

她有些看不清楚,眼前像是被迷雾遮住了一般,所有人的面目都那么模糊不清。

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蘅芷,你安心养伤,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孤一定会查出谁在害你!”宋君戍依然态度温和。

蘅芷点头,乖顺地道:“多谢殿下,我已经没事了!”

是的,她会没事的,她会好好保护自己,她会努力活下去,不管谁要她的命,她都不会妥协。

宋君戍道:“别客气,你饿了吧?来……吃些粥,这是他们替孤熬得粥!”

宋君戍竟然坐下来,亲自端着碗,要喂蘅芷喝粥。

“殿下,还是奴婢来吧!”双燕主动要替换宋君戍。

宋君戍睨了她一眼,眼神冷冽:“不必!”

蘅芷很诧异,宋君戍简直像个变脸王,能够瞬间变换各种气场,时而冷淡如千年冰山,时而温柔如三春暖阳。

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的他?或者说,哪一个都不是真的他?

“殿下,还是让我自己喝吧,我的手……没事!”蘅芷可不想让宋君戍当着这么多人面喂她吃粥。

宋君戍却温柔浅笑,道:“你饿得都没力气了,坐都坐不起来,别逞强了,让孤来喂你吧!”

说着,宋君戍就舀了一勺粥,还小心翼翼地吹了吹,送到了蘅芷的嘴边。

做着一切,他是如此驾轻就熟,像是从前已经做过很多遍那么自然。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穿越医妃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